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快穿:论逆袭的正确姿势

章节目录 第36章 冰川末世(36)

    听到身后传来的熟悉声音,所有老兵倏地挺直了身子,然后让开了位置。

    裴慎之越过人群走近,他看了星芸一眼,将视线落在李教官身上。

    李教官将事情说了一遍,裴慎之用若有所思的目光打量了星芸几眼,让其他人继续训练,然后示意星芸跟他走。

    星芸望向苏皓,给了他一个让他放心的眼神,让他不要担心,然后跟上了裴慎之。

    上了车后,一路上裴慎之没有开口说话,星芸也很安静,默默地坐在后座上。

    裴慎之带着星芸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坐在办公桌后撑着手打量她。

    星芸身子挺得很直,面对裴慎之审视探究的目光并没有任何不适。

    裴慎之那天批准星芸入伍后,并没有将其抛之脑后,而是时刻关注着。

    通过这一个星期的训练,他知道眼前的这个女孩应该以前有过短暂的体能训练,但是时间不长。

    毅力和心性都是上佳,天赋很好,学习能力很强。

    用李教官的话来说,就是天生是当兵的料,绝对的好苗子。

    裴慎之查过星芸的资料,不过因为她从小是在锦安市长大,现在北方地区基本失联,详细的资料并不多。

    今天的打靶表现又超乎常人,加上不知从哪学来的格斗术,这个女孩浑身上下充满谜团。

    如果是今天之前,说不定他还会很疑惑。

    不过现在……

    裴慎之坐直身子,问了一个星芸意料之外的问题

    “你怎么认识裴义昌的”

    裴义昌

    星芸愣了一下,暴风雪前一天,她发了一条信息给裴义昌,是关于暴风雪后比较安全的路线,还提前告知了他一些危险的地方。

    按照他们的速度,现在这个时候应该也差不多快抵达青云安全区了。

    难道他和裴慎之说了关于她的事

    星芸不知道裴义昌会说什么,她脑海中闪过数个念头,最后回答道:“之前我报过警,是裴叔叔处理的。”

    裴慎之仔细观察星芸的神色,但是却没有任何发现,这个女孩神色坦然,半点也不心虚。

    “没有其他的了”

    “没有了。”

    裴慎之又问了几个问题,但是星芸都没有直接承认或者否认。

    裴慎之沉默了会,再次开口说话时,语气中带着悲伤。

    “裴义昌是我小叔,他让我如果看到了你,好好照顾你一家人。”

    星芸拧了拧眉心,心中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他怎么了”

    “他……牺牲了。”

    怎么回事

    星芸怔住了,原主的记忆里,裴义昌一直带着他们抵达了青云安全区,后来还分管整个安全区的巡视。

    这一次她还告诉了他路线,怎么就死了

    看着星芸似乎不相信的样子,裴慎之又说道:“我不知道你和我小叔之间有什么样的关系,但是我小叔的遗言里提到了你。他说他很感激你的帮助,让我们家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照顾一下你和你的家人,你现在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星芸没有说话,她到现在还有些不敢相信,裴义昌死了

    那么多人因为她的提醒活了下来,为什么他会死

    裴慎之没有催促,而是耐心地等着星芸的回应。

    星芸定了定神,望着裴慎之说道:“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现在直接下部队。”

    “可以,你的新兵训练各项都达标了。”

    “我下午想请假出去一趟。”

    “可以。”

    等星芸离开办公室,裴慎之身子向后一倒,靠在了椅背上。

    他不知道星芸和他小叔到底什么关系,小叔的遗言说得言语不详,传话的人也可能会听漏信息。

    他现在怀疑星芸会的东西都是小叔教的,毕竟他们在同一个市,而是她还和堂妹一个学校。

    不过他相信他小叔,既然小叔让他照顾人,那个这个孩子就没有问题。

    星芸走出军区的时候雪还在下,她发现安全区多了不少人,而且巡逻的警察和士兵也增加了。

    应该是其他地方的幸存者过来了,而且她在军营也听说了,因为各种原因,政府也在不断派人前往北方搜寻幸存者

    积雪被踩在脚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星芸也不知道自己要干嘛。

    她一开始只是脑子有点乱,所以想出来。

    现在吹了这么久的冷风,她也想通了。

    世界上的事不是一成不变的,她不能预测到所有人的命运。

    有人活着,有人死了,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星芸决定回家看看,不知道苏父苏母这一个星期过得如何了。

    当经过一条偏僻的小巷的拐角时,星芸看到有两个人拖着一个不断挣扎的人往巷子里走,那人一闪而过眼睛让星芸有几分熟悉。

    卢霓心中充满绝望,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遇到这种事情。

    不是说这里是安全区么

    为什么还会有人做出这样的事情

    卢霓的嘴被人紧紧捂住,她喊不出任何的声音,甚至呼吸都有些困难。

    卢霓双眼满是泪水,她希望有人能来救她,可是眼看着地方越来越偏僻,卢霓绝望了。

    她脑子晕乎乎的,眼前一片模糊,感觉到有冰冷的雪花飘落在她脸上。

    她要死了么

    明明躲过了暴风雪,经历了极寒,却要在安全区丧命

    卢霓放弃了挣扎,她觉得自己的头越来越晕。

    忽然,她听到身边一人发出一声惨叫,然后捂着她嘴和鼻子的手松开了。

    卢霓身子一歪,直接摔倒在了雪地里。

    卢霓用力喘了好几口气,她猛地抓起一把积雪擦在自己脸上。

    刺骨的寒意冻得她打哆嗦,但是同样她混混沌沌的脑子也庆幸了几分。

    她撑起身子,就看到一个穿着军装的背影将那两个人打翻在地。

    看着对方利索地将两个人打晕并捆在一起,卢霓终于趴在雪地里放声大哭了起来。

    哭了好一阵子,她才意识到自己还没有和救命恩人道谢。

    卢霓从雪地里爬了起来,她拍了拍衣服,抬起头正想和救了自己的“兵哥哥”说谢谢,却发现眼前的人有几分面善。

    “苏……苏雪!”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