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综]攻略莫里亚蒂的正确方式

章节目录 第96章

    “啧啧, 瞧瞧, 我听见了什么啧啧,这出息, 要是传出去,还以为你有受虐倾向呢。”

    “你不懂,”吉姆没有跟他计较,笑着从怀里掏出一瓶魔药, 递给了医疗室的大夫。

    “把这个一起混在魔药里。”

    “我是不懂,不过, ”医疗室的大夫晃了晃手里的魔药瓶,抬头问吉姆, 神情严肃,“你真的要搁置在巫师界的计划”

    “嗯。”吉姆敷衍的应了,连视线都欠奉, 深邃的眼睛一直黏在纽特的身上, 不肯离开一丝一毫。

    “啧, ”大夫摇了摇头, 拿着魔药瓶子再次出去,倒是没有继续说什么。

    纽特又睡了一个下午。

    吉姆一动不动的坐在他的床脚, 就那么望着他的侧脸,神色莫名, 一个人不知道在琢磨着什么。

    纽特醒来的时候,吉姆猛地从床边站起来,“饿了吧, 我去给你拿吃的。”

    “嗯,”纽特坐起身来,揉了揉额头。

    吉姆端着食物回来的时候,纽特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瓶不知名的液体。

    “喝了它。”纽特将手里的瓶子递给他。

    吉姆笑着接过纽特手里的瓶子,连问都没问,甚至连瓶子里装的是什么,都没去分辨,直接干净利索的一仰头,喝了下去。

    “你倒是信任我。”纽特扯了个假笑,“不怕我在药里给你下毒”

    吉姆笑了笑,“哪里还用得着下毒。你本身就是我的毒,句句致命,招招见血。”

    纽特嗤笑,没有接他的话,倒是解释了刚刚的魔药的作用。

    “现在,你可以摆脱石膏了。”

    “嗯,”吉姆没有多问,直接单手把石膏给拆了。

    “这药的效果还不错,”吉姆动了动自己的手臂,“医疗室的大夫说,最少要等一个星期才能长好。”

    “一个星期”纽特愣了一下,“粉碎性骨折”

    “咳,”吉姆莫名其妙的被套了话,有些尴尬,现在只能干巴巴的转移话题,“那个,斯莱特林最后赢了比赛,你别太难过”

    “嗯,”纽特随意的应了,“粉碎性骨折,可以的啊,我还以为你是怎么着了,没想到,啧,我是不是应该感动的以身相许啊,吉姆”

    吉姆抿了抿唇,没说话。

    虽然他此刻很想说,是的,你当然需要以身相许。

    不过,纽特现在正在气头上,他还是把嘴闭上吧。

    “我他妈迟早有一天让你活活气死,”纽特叹了口气,“你就没想过,如果当时我压着的不是你的手臂,而是别的什么地方,你还有命活吗”

    “当时,没想那么多,”吉姆干咳一声,“就看见你从飞天扫帚上掉下来了,心里一着急,就跟着跳下去了”

    “打住,打住,”纽特制止了吉姆的话,“别说了,你再说下去,我怕我直接在这里打死你。”

    “咳,”吉姆再次干咳一声,不过,这次嘴角的弧度翘的更大了。

    “说说正事,”纽特拿着床头的魔药瓶子,晃了晃,瓶子里的魔药尚且一丝没动,一滴没少。

    那是刚刚医疗室的医生给纽特配的药剂。

    当然,吉姆让医疗室的医生混杂了别的魔药的药剂。

    “你在我的魔药里加了什么”纽特面无表情的问吉姆,“迷情剂致幻剂”

    吉姆脸上的表情崩了,他知道纽特可能会察觉,但是完全没想到纽特会这么说。

    迷情剂,致幻剂。

    呵。

    吉姆冷冰冰的笑:“我加了夺魂剂。”

    纽特当然不会信,他抬头看着眼前的黑发男孩儿。

    吉姆跟他对视两秒,带着一肚子的火,干净利落的转身走了。连解释都懒得解释。

    纽特拿起一旁的魔药瓶子,闻了闻味道,又尝了一口。

    深深的叹了口气。

    魁地奇的比赛,最终还是斯莱特林赢了。

    不过,吉姆与纽特之间的互动,已经抢过了魁地奇冠军的风头,在整个霍格沃茨,得到了万分的关注,几乎已经成了本周话题最热。

    无论在哪里,都能听到大家在议论纷纷。

    “你们看见当时的场景了吗我的梅林啊,纽特从扫帚上掉下来的时候,我看见吉姆的脸都变白了。”

    “何止脸变白了啊,他不是直接从看台上跳下去了吗”

    “我的梅林,如果这都不是爱,那我就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就是啊,纽特昏迷不醒,吉姆不是还在医疗室里守了他一下午吗”

    “可不是说吗这两个人,唉,说是分了,可我瞧着,比没分的那会儿,还默契,还黏糊呢。可怜了斯莱特林的那一堆小姑娘哟。傻兮兮的,往上凑。”

    不光霍格沃茨的大厅炸开了锅,就连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也炸了。

    吉姆与纽特的互动,简直就像是一块扔进黑湖的石子,激起了整个斯莱特林的反应。

    戴娜甚至再次不知天高地厚的跑去问吉姆。

    “你跟纽特,这到底是分手了,还是又复合了”

    吉姆不咸不淡的看了她一眼,眼神跟看黑湖的一条章鱼没有什么两样。

    “我从来没承认过我们分手。”

    戴娜愣了一下,刚想张口说什么。就被吉姆打断了话头,吉姆一派淡然的说下去。

    “不过,你们倒是用不着担心我,想追就去追。”

    追到手算我输。

    于此同时,在赫奇帕奇,关于纽特对吉姆的态度也流传出来。

    “你不是说你们两个人没有关系了 ,让我随意下手吗”六年级的赫奇帕奇找上纽特,话里话外全都是调侃,“现在这是怎么回事,你倒是给我一个准话啊。”

    “你如果真的喜欢他,大可以放手去追,我不会成为你们的阻碍。”纽特面无表情的瞄了他一眼,冷冰冰的扔下一句话。

    “啧,还说两个人没什么,连反应都一模一样,这还叫没有复合。”

    吉姆与纽特的反应,倒是同时减少了不少麻烦。除了那些死忠的狂热粉,剩下的那些想要凑热闹的小巫师们,已经看清楚了现在的情势。

    吉姆与纽特只怕在彼此心中的地位都不低,不然的话,没有谁会这般笃定的说,尽管放手去追,能追到了他就认输。

    两个人虽然都没有明说,只不过,话里话外,透露出来的,都是一个意思。

    他们对彼此的感情很笃定。哪怕已经分手,对方只怕也宁可单身一辈子,都不会再去找别人。

    纽特跟吉姆照旧没有怎么交流,只不过,关于两个人复合的消息,跟长了脚似的,跑的满地都是。

    圣诞节很快就到了,纽特却照旧忙的脚不沾地,每天都跟在提修斯的身后,四处乱窜。

    之前因为经常使用时间转换器,导致精力不济,差点发生重大安全事故,所以,校长已经停了他的时间转换器,他只能在各种零碎的时间里找补回来。

    说到这儿,他就不得不对邓布利多咬牙切齿。

    如果不是这个混账,他哪里用得着遭受这个罪。

    吉姆也没有像往常一样粘着他,圣诞节放假的时候,吉姆一个人拖着行李箱,早早的就踏上了霍格沃茨特快,甚至都没有跟纽特打招呼。

    伦敦的某处酒馆,隐蔽而又安全。藏着公共电话亭的地板下,曲曲折折,绕过四五个下水道,才能走到地下二层的目的地。

    “来了啊,”酒吧的老板站在柜台后,望着刚刚推门进来的少年,热情的打着招呼。

    十五岁的少年,如今已经名镇一方。在这个地方,或许有人从未听说过莫兰,有人从未听说过福尔摩斯。但是,提到教授,整个伦敦街头,没有一个不知道的。

    这个少年,在五年的时间里,迅速的成长。他的势力,已经渗透到了各个领域,甚至已经遍布到世界各地。

    只不过,地位再高,势力再大,也需要盟友。

    这次,他来到自己的这个小酒吧,为的就是寻找英国外的势力联盟。

    酒吧的老板擦了擦桌子,笑着招呼黑发少年。

    “伏特加,白兰地,红酒,啤酒,来点儿什么”

    黑发少年冷淡的看了一眼桌面,上面零零散散的摆着很多的酒。有的贴了标签,有的没有。不过,无一例外的,这些酒都没有开瓶。包装非常精美。

    吉姆随意的拿起一瓶来,仔细的打量着外面的包装。

    “最新进的一批酒,是什么”

    “哦,”老板笑着回答,“最新进的,可不是酒,是披萨。”

    黑发少年冷笑了一声。

    “加热过的剩饭,那也是剩饭。别的还有吗”

    老板笑呵呵的在心里把意大利的名字划去,而后将几瓶酒推过去。

    “伏特加怎么样这个也是最近新推出的,保证质量”

    “嗯。”黑发男孩儿挥了挥手,身后跟着的保镖立马会意,将桌子上的伏特加拿在手里。与此同时,一张支票出现在酒吧老板面前的桌子上。

    “还有什么”

    “这个,”酒吧老板将另一旁的啤酒与红酒推了过来,“这都是最新的口味,您选一个”

    吉姆掏出一只烟,立马有人上来给他点上了。

    “我不喝啤酒,”吉姆弹了弹烟灰,抬眼看酒吧老板,“何况,这箱红酒,是我一早就定下的。”

    酒吧老板陪着笑:“是,是,是我疏忽了。”

    吉姆从酒吧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他做了选择,手底下的人,自然就要去跑腿。

    保镖站在电话亭外,打开了那瓶伏特加。

    瓶盖的内侧,写着详细的地址与时间,保镖恭恭敬敬的将瓶盖递给吉姆,吉姆没怎么在意,随便的扫了一眼,便示意他们该干什么干什么。

    “都辛苦点儿,干完这个,”吉姆弹了弹烟灰,“这个世上的地下势力,就会彻底的洗牌重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伏特加是俄罗斯的。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