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综]攻略莫里亚蒂的正确方式

章节目录 第95章

    “什么事儿”纽特还是那副模样, 不咸不淡的, 语气都没变过。

    “喂,”吉姆扯了个笑, “就算分手了,也可以做朋友的吧,语气用不用这么冷淡啊。”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跟你做朋友真不好意思,”纽特回了一个假笑, “你从来都不符合我的交友标准。”

    吉姆抿了抿唇,扯了个笑, 继续说下去。

    “不做朋友好歹也还是同学吧,别这么冷漠嘛。”吉姆瞄了他一眼, 视线落在他的胳膊上,“魁地奇这么剧烈的活动,身上的伤不要紧吗”

    纽特回了他一个笑, 语气倒是挺冷淡, “没事。”

    吉姆咳了一声, 气氛有些略微的尴尬。认识纽特这么久, 这倒是第一次需要硬着头皮跟他对话。不过,哪怕是硬着头皮, 吉姆也选择继续说下去。

    “要不你别上场了,换个替补吧。我闻着这血腥气, 伤口时间应该不短了。你最近那么忙,还是多休息休息,养一养吧。”

    “谢谢, 不过,不用了。”纽特极为冷淡的道谢,转身走了。

    吉姆叹了口气,烦躁的掏出一根烟,点燃了。

    烟雾缭绕,遮住了吉姆的面容。

    整场魁地奇比赛的时候,吉姆特意找了一个靠近比赛场地的位置。

    一双眼睛紧紧的黏在纽特的身上,一错不错的盯着纽特。

    纽特上飞天扫帚的时候,吉姆甚至下意识的攥紧了手里的护栏,生怕纽特出现什么差错。一双深邃的眼睛更是死死的盯着他,唯恐纽特一个不稳从扫帚上掉下来。

    吉姆的眼睛不光瞧着深邃,他的目光也很毒辣。

    他一眼就看出来纽特应该是伤在了胳膊。不过,当时在斯莱特林的长桌周围,他就没有开口细问。

    因为这次的比赛,赫奇帕奇对上的是斯莱特林。如果不是对上斯莱特林,吉姆可能还没有那么紧张,可偏偏,纽特对上的就是斯莱特林。

    斯莱特林在比赛中经常会用一些小手段,无伤大雅的,或者不至于被惩罚的。但是这些小手段,往往能够让一个小巫师在医疗室里躺上几天。

    别说曾经受过伤的胳膊,就算是从未受伤过的小巫师,斯莱特林也能直接用鬼飞球把人给打进医疗室。

    这次的比赛安排已经很明显,朱恩从赫奇帕奇的魁地奇队中退了出来,纽特作为之前接连三年得分最多的追球手,甚至一度超越了曾经的找球手。这种光辉显赫的战绩,足够纽特成为整个赫奇帕奇魁地奇球队的中坚力量。

    斯莱特林肯定会卯足了劲儿的,把纽特给弄下来。今年的赫奇帕奇有了一个新的守门员,只要把纽特弄下来,斯莱特林就有足够的把握能够赢了赫奇帕奇。

    纽特既然已经成了整个赫奇帕奇队伍的支柱,大概也会成为斯莱特林的主要攻击目标。所以,刚刚纽特路过的时候,吉姆才会拦下他,建议纽特换上替补。

    可惜,纽特没有同意。

    吉姆深深的抽了口烟,吐出的烟圈很快在微风中消散。

    一旁的斯莱特林已经开始窃窃私语,他们在谋划着如何把纽特打下来。

    虽然他们只是围观群众,没有本事,也没有权利把纽特打下来。

    不过,他们都是斯莱特林,既然围观群众都这么想,那么他们的魁地奇球队队长,只会做的更加过分。

    哪怕纽特是一个阿特密斯,是不少的斯莱特林少女梦寐以求的对象。然而,只要牵扯到真正的利益纠葛,斯莱特林立马就会翻脸不认人。

    此时此刻,没有人会在意纽特到底姓什么。斯莱特林信奉的规则,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他们才不会在乎到底会被扣上什么样的帽子,他们只要能赢了比赛,别的什么都不会顾及。

    吉姆的视线一直紧紧的围着纽特打转,纽特在场上追逐游走球,扫帚晃了一下,吉姆觉得自己的心脏也跟着晃了一下。

    每次斯莱特林的击球手挥舞手里的棍子,吉姆的魔杖总是下意识的握紧,恨不得马上给对方一个恶咒。

    然而,哪怕吉姆盯人盯的再紧,也没有什么用处。

    因为,这次斯莱特林简直是下了血本,他们根本就不是用鬼飞球把纽特打下扫帚的,他们直接把人撞下来的。

    这已经算是犯规了

    纽特从飞天扫帚上掉下来的时候,吉姆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懵了。

    他的脑袋里空荡荡的,甚至都没想到要给纽特施加一个漂浮咒。在纽特从飞天扫帚掉落的那一瞬间,他也跟着直接从看台上跳了下去。

    看台距离地面的位置不高,但是也不算矮,好在吉姆在伦敦跌摸滚打这么多年,身手总是比普通人要敏捷的。

    吉姆比纽特先落地,他抬头看着纽特的位置,下意识的伸出手臂。

    可想而知的,人的手臂都是肉做的,巫师的也是。

    吉姆甚至没有来得及多想,他下意识的用手接住了纽特。

    大家涌上来的时候,吉姆只来得及飘过一丝念头。

    纽特瘦了。

    医疗室。

    “你真该庆幸,你是一个巫师,不是一个麻瓜,”医疗室里的大夫数落着吉姆,喋喋不休,“不然的话,你的胳膊就要彻底废了。你说你一个巫师,那么关键的时刻,为什么不用一个漂浮咒,或者别的什么召唤咒你竟然直接用手去接你的胳膊还想不想要了”

    吉姆的一只手臂打着石膏,被迫躺在床上,表情十分平静。

    “一时情急,忘了。”

    医疗室的大夫看了他一眼:“你们俩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他最近在躲着你,你这又是何苦呢就算是废了两条胳膊,他也未必能再跟你复合。”

    “我没这么想,”吉姆没什么表情,“就是不想看他受伤。我宁可摔下来的是我。也不希望他出事。”

    “他倒是没事,人家比你好多了,”医疗室的大夫冷笑,“这会儿在隔壁睡得香呢。”

    吉姆露出一个真心的笑,带着许久不见的温柔;“让他睡吧。对了,他胳膊上的伤口,你帮忙处理了没”

    “没,”医疗室的大夫没什么好声气的说,“处理什么啊,他那是被神奇动物抓伤的,国际傲罗司都没办法的事情,圣芒格也治不好。你还指望我小小的一个校医,我能给他治好”

    “神奇动物”吉姆面无表情的重复,“神奇动物”吉姆抬头看着眼前穿着白大褂的医疗室大夫,“不行,我得去看看。”

    “快滚快滚”医疗室的大夫听他这么说,火气立马上来了,“想去哪就去哪儿,快滚”

    吉姆果断的从床上下来,滚去了隔壁。

    纽特没怎么受伤,看着全须全尾的,吉姆掏出魔杖,对纽特用了几个检测咒。

    精力耗尽,过度疲惫,但是身体健康程度没有问题,也没有在比赛的过程当中受伤。

    吉姆满足的笑了,纽特没受伤就好。

    他做了肉垫,伤了胳膊,但是纽特没出事。

    只不过

    神奇动物

    吉姆从兜里掏出一只烟,随手点了。

    会不会是兰德尔与格林德沃的计划,已经开始实施了

    吉姆的烟抽了一半,纽特竟然醒了。

    “你,”吉姆一时竟然也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话,只能用了最通俗的一句,“感觉怎么样”

    纽特眯着眼看了吉姆三秒钟,而后语气不怎么好的开口。

    “把烟熄了。”

    吉姆愣了一下,而后笑了。他不怎么在意的将烟随手在一旁的栏杆上捻灭,而后站起身来,替纽特掩了掩被子,一只手动作有些吃力。

    纽特似乎刚注意到吉姆的手臂,他有些诧异,挑高了眉眼。

    “你胳膊怎么了”

    “没事,”吉姆笑了一下,“你再睡会儿吧,医疗室的大夫说你睡眠不足,所以才会昏过去。”

    “嗯,”纽特不咸不淡的应了,闭上眼。这才想起来,他刚刚是在魁地奇场上,而他跟吉姆,已经不是情侣关系了。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

    “以后别让我看见你抽烟。”

    “嗯,”吉姆低低的应了,望着纽特的侧脸,嘴角忍不住的扬了起来。

    金色头发的男孩儿侧头躺在被子里,而黑发男孩儿坐在床脚,虽然吊着一只胳膊,不过眼里眉间的,全都是笑意。

    哪里还能看得出来,这是一个颓废了小半年的人。

    医疗室的大夫过来的时候,吉姆正盯着纽特,目不转睛的看着纽特熟悉的侧脸。

    “这样也能睡过去,看来这个赫奇帕奇也是累的够呛的。”

    “嗯,”吉姆抿了抿唇,示意大夫小声些。

    “看你乐的这个样儿,你们和好了”大夫笑着将手里的瓶子递给吉姆,打趣这个黑发男孩儿。

    “没,”吉姆扯了个笑,“他刚让我把烟熄了。”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