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五胡明月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卷草席

    “嘭”的一声

    小草手上紧握着的棍子竟是突兀地掉在了冰冷的地面上

    众人错愕地看着眼前颤颤巍巍,喘着粗气的小草,简直难以想象鲁克竟然会被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不点给活活砸晕

    “嘿嘿真有你小子的啊平时看着以为是个怂货,关键时刻倒是真下得去毒手啊哈哈哈”

    “你他娘才是怂货”

    “哈哈哈刘黑子你听见没有人家小不点骂你是个怂货呢哈哈哈”

    “啊呸张伟你小子是不是他娘欠揍啊”

    “够了你们两个有完没完要不是小草及时出手,恐怕咱们四个人再加上皇甫司马也摁不住鲁将军这疯劲”

    “嘿真没想到鲁将军发起疯来,力气这么大”

    “你小子是没看清楚鲁将军受的那伤狗爪子都快掏进脑子里了换了谁都得疼疯”

    小草顿时浑身打了个寒颤,满脑子都是哈萨尔偷袭鲁克得逞后,突然扫向他们众人的狰狞目光

    “小草”

    “啊皇甫司马”

    “你这是怎么了发什么楞呢”

    “我我没事我先去帮他们把鲁将军抬到草席上”

    小草赶紧帮着杜曼和毛宝等人,一起把鲁克抬到了早已铺好厚被褥的草席上

    皇甫阳对着小草的背影,轻轻地皱了皱眉头,然后又忍不住朝着昏迷不醒的鲁克,露出了极其担忧的神色

    刘遐眼神里立时却闪过了一丝难以察觉的狡黠,赶紧又是烧水,又是拿自己的衣袖给满脸是血的鲁克擦拭

    皇甫阳看着刘遐这样忙前忙后,欣慰之余更是忍不住一阵长吁短叹

    若是鲁克真的有个三长两短

    那下邽城这么多的兵马和百姓又该由谁来统领

    还有临晋城那边随时都有可能攻打过来的匈奴大军

    皇甫阳忧心忡忡地扫了一眼在场的众人,最终却是停在了那看似弱不禁风的小草身上

    小草也抬起头看向了皇甫阳,丝毫没有任何要逃避的意思

    可皇甫阳却是忽然轻轻地摇了摇头,然后眼神闪躲地避开了小草那让人难以直视的坚定目光

    如果只是为了安抚下邽城内的百姓,或者防止军队哗变

    那明月公主的身份,确实可以做到立竿见影的稳定效果

    可这样一来,临晋城的匈奴人也一定会闻风而动,甚至不惜一切地攻击他们

    皇甫阳不敢冒着险,但又不得不赶紧未雨绸缪

    否则一旦鲁克突然身死,那就真的一切都晚了

    “你们都不要太过担心,鲁将军虽然受了重伤,但应该还并不致命,你们继续留在这里也做不了什么,小草你留下,其他人都去各忙各的吧,千万不要耽误你们自己手里的正事,也不要对外胡乱说话,否则必定军法处置”

    众人齐声应诺之后,就相继离去了

    但只有刘遐还守在鲁克的草席边,那一脸的哀伤与不舍

    “刘遐你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刘遐目瞪口呆看了一眼没好气的皇甫阳,不解地问道“皇甫司马不是你说让我和小草留下的”

    “你娘的老子说的是“留下”,不是“刘遐”你他娘这是在故意嘲笑老子的关中口音是吧还不快给老子滚蛋”

    “娘的一会要是鲁克死透了你他娘自己给他卷草席”

    片刻之后

    小草忍俊不禁地看着被刘黑子气得还没缓过劲来的皇甫阳,真是差一点就要忍不住在这种场合笑出声来

    幸好

    只要多看几眼那个让人触目惊心的鲁克,这心也就自然凉了

    皇甫阳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然后看了眼那个仍旧静立一旁的小草,忍不住赞许地点了点头

    小草也不说话,只是眼观鼻,鼻观心地站在原地

    皇甫阳却是走到了大帐的外面,仔细吩咐了亲卫们几句后,就再次回到了大帐之内

    “马,草”

    “皇甫司马要是没有什么要吩咐的,那马草就先告辞了”

    “你就不想问问我之前想跟你说些什么”

    “我现在只想先回去一趟”

    皇甫阳脸色顿时显得有些不悦,但又没法真的对着小草发作,只能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如果”

    “皇甫司马就真的那么希望鲁将军出事我那边还有一瓶大帅留给我的伤药,不知道对鲁将军的伤势有没有用,但我还是想尽一点力”

    “那万一呢”

    “不管鲁将军最后怎么样,只要他还有一口气,我就不会不管他如果真的到了必须承担责任的时候,我司马明月也不会退缩但现在真的已经到了必须要说这些的时候了”

    小草瞪了一眼欲言又止的皇甫阳,竟是头也不回地直接走了

    皇甫阳心情复杂地看着甩帘而去的小草,竟是有些莫名的感动与惆怅

    “哎鲁克啊你没想到吧,我竟然还不如这个小丫头关心你”

    皇甫阳怅然若失地慢慢走到了鲁克的身边,却是不想才定睛一看

    那张已经完全面目全非的丑脸,竟是破天荒地划过了一条晶莹的泪痕

    不久之后,下邽城外远处的一个树洞里

    大黑抵触地别过了头,看也不看那条被丢在它眼前的断臂

    哈萨尔不仅没有动怒,反而还饶有兴致地舔了舔它的狗嘴

    那新鲜而又刺激的血腥味,不断地诱惑着饥肠辘辘的大黑

    它不是没有闻过这种气味

    更不是没有见过同类吃过

    大黑突然撑起了摇摇欲坠的身体,然后用尽全力往树洞深处,艰难地退了几步

    可它还没退上多少步,还没再离那该死的断臂再远一点,一阵让它根本难以支撑的头晕乏力就袭上了全身

    “扑通”一声

    哈萨尔目光复杂地看着大黑无力地倒在了树洞之中,那凶残的眼神里竟是微微带着一丝动容

    一秒记住 海岸线小说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