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会坏的,轻点!

章节目录 会坏的,轻点! 第19节

    “你们想干什麽,快放开我!你们这两个超级大色虎,放开我……”男孩望著两个站在床前长得一模一样,俊美邪魅的东方少年,惊慌地叫道。

    这两个大坏蛋一进房就把他脱光绑起来,自己都答应和他们做了,他们何必这样,不知道他们要怎麽欺负自己。

    “你别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我们只是想和你玩点特别的。”邵大虎笑得温柔极了,行为却很难让人相信,他和弟弟分别把男孩的两只脚拉到最大绑在床柱上,让男孩的下体完全张开,露出神秘惊人的奇特花园。

    男孩漂亮的小玉柱下,有一朵女生才有的雌蕊,红豔豔、娇滴滴的小花让少年们猛吞唾液,还有雌蕊後已尝过少年们滋味的菊蕾,也非常的吸引人,让少年们胯下的欲根纷纷激动起来。

    “好美丽的风景,要照下来留恋。”邵小虎蹲到严小小下体前,拿出手机把眼前让人喷鼻血的美景照下来。

    “不要……不准照……”严小小羞死了,可是他手脚都被绑在床柱上根本无法抢情人的手机。

    “放心,我们不会给别人看的,我们只会自己欣赏。”邵大虎坐到床上,迷恋地轻轻抚摸情人的每一寸肌肤,觉得情人的身体真美,好像造物主的杰作一样。

    “唔……别乱摸……啊……别捏我的乳头……”严小小摇头嘤咛,邪恶的大掌让身体迅速燥热起来,尤其当情人的姆指和食指夹住左边敏感的小乳头时,胸前传来一阵酥麻。

    “有感觉了!”像星星一样耀眼漂亮的眸子瞅著他,邵大虎取笑道。

    “我们的小骚货老婆永远都这麽敏感y- ín荡,我们做老公的真是‘性福’!你让我们这麽‘性福’,我们当然也要让你‘性福’,我们今天为你准备了特别礼物,我们相信你一定会喜欢的……”邵小虎像变戏法一样,突然变出一个盒子。

    “你知道这里面装著什麽吗?”邵大虎继续玩弄他的乳头,把可爱的小红点变得坚硬挺立,让人想咬一口。

    严小小摇头,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盒子里肯定不是什麽好东西!

    邵小虎邪笑著,把盒子里的东西全部倒了出来,里面竟然装著两个巨大吓人的黑色电动按摩棒,其中一个还有可怕的小凸点,最重要的是上面沾著已经干涸了的奇怪白液,不用想也知道那白液是什麽。除了电动按摩棒外还有一支熟悉的黑色苍蝇拍,镶著宝石的白金草莓乳夹,玩SM用的蜡烛、皮鞭,和一些水果、百合。

    “这是……”严小小害怕地问,他总觉得这些东西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这些是我们家老头子惩罚我爸爸用的,你昨天见过了,水果和百合是你昨天买的。”邵大虎拿起按摩棒和苍蝇拍在情人眼前晃了晃,笑答。

    “看你昨天偷看我爸爸被老头子惩罚,我们想你是不是也想被这样惩罚,所以特别把这些东西偷来。”邵小虎拿苍蝇拍y- ín秽地打了下严小小,空中立刻响起奇特色情的拍打声。

    (17鲜币)《会坏的,轻点!》64 高H双性3P生子

    “我什麽时候想被这样惩罚了,你们真变态!快点放开我,不然我就再也不理你们了……”严小小哀叫一声骂道,用力挣扎。他们竟然想用那些打过、插过邵伯父的东西欺负自己,真的太变态了!

    “竟然敢骂我们变态,真是可恶,一定要好好惩罚。”邵小虎又打了严小小几下,其中一下故意打在他的雪胸上,正正击中两颗漂亮的乳头。

    昨天看到老头子y- ín秽下流地惩罚爸爸,似乎非常爽,他们当时就想试试用同样的方法玩弄惩罚小小。所以他们今天故意把小小带来酒店开房,准备大玩特玩……

    “你的两个小骚穴几天没吃东西了,肯定很饿吧!我这个大老公疼你,把插我爸爸骚穴的按摩棒借你插。”邵大虎拿起有小凸点的凶兽,就朝严小小完全张开的雌花插去……

    “不──”严小小张大红唇发出一声长长的尖叫,冰冷可怕的异物侵入的强烈冲击和压迫感,让他全身发抖。如果不是他经常被男人们插玩,小穴已经成熟,被这麽恐怖巨大的按摩棒进入,他一定会被撕裂的。

    想到情人竟然用插过他爸爸那里的按摩棒来插自己,他要羞疯了,按摩棒上还有情人爸爸的春液……

    “小骚货,很刺激吧!这还是你第一次插按摩棒,是不是非常爽!”邵小虎拿著苍蝇拍打向他的分身,让情人痛得皱紧柳眉。

    “坏蛋……快住手……疼啊……”乌溜溜的大眼睛瞪著他们,严小小可怜地叫道。

    小鸡鸡被打得火辣辣的疼,比被捅了一刀还疼,那里可是男人最脆弱的地方,还有他的小花穴,按摩棒上的凸起磨得他的小穴又疼又痒,从未感受过的冲击和压力让他几乎喘不过气……

    “疼痛是暂时的,等下你会爽飞天的,相信我们!”邵氏兄弟一起对他微笑道,邵大虎拿著按摩棒一直往小穴深处插,让情人发出更可怜也更诱人的呻吟。

    邵小虎一直用苍蝇拍打情人,把情人雪白的娇躯打得全身通红,不少地方留下鲜明的苍蝇拍印子,看上去有些惨又有些色……

    严小小很能吃,很快就把整根按摩棒完全吞进去,只留尾端在外面,邵大虎满意地点头,又拿起另一根脏污的按摩棒捅入情人後面的菊蕾……

    “别再插了……啊──太胀了,不行,拿出去……呜……别拿插过你们爸爸的东西来插我……太下流了……”严小小拼命摇头哭喊哀求,他们真的坏死了,要用按摩棒插他也不会买新的,竟然用插过他们爸爸的,多y- ín秽啊!

    “你嫌脏啊!好啊,你竟然嫌弃你的未来婆婆,一定要好好教训。”邵大虎佯装生气,拿著按摩棒的大手用力一推,一下就把刚进去头部的按摩棒插到底,顶到情人的菊心……

    “啊啊啊……好深……顶到了……噢啊……坏蛋,你们是超级大坏蛋……”严小小被激得再次放声尖叫,下体抽搐,熟悉的快感像海浪般一波波汹涌地袭来,可是过度粗壮的异物又让他的肠道被撑得酸痛,还好後面的按摩棒上没有小凸点。

    前面花穴里的按摩棒上全是坚硬的小凸点,顶著他的阴道摩擦他柔嫩无比的黏膜,清晰的刺痛中带著酥痒,好折磨人……

    “呀!你不知道悔改向我们道歉,还敢骂我们,真是反了……”邵小虎叫道,没有再拿苍蝇拍打他,而是抓起他胯间的小玉茎揉搓,不知道有什麽可怕的阴谋。

    “噢啊……唔嗯……啊噢……”随著小玉茎在邪恶的大掌中迅速勃起,严小小的呻吟声变得娇媚无比、y- ín浪诱人。男人最爽的地方就是那命根子,只要一被碰那根就会爽得不行,同样的如果那根受到伤害,也会痛苦无比……

    见情人已经硬了,邵小虎拿起放在床上细长的红色蜡烛,朝玉茎中间的小孔插去,这些蜡烛是昨天老头子惩罚爸爸时没有用的。

    “啊啊──拔也来,不准插……好痛……天啊,痛死了……我的肉棒会坏的,会坏的……”严小小自然受不了,哭得死去活来,小脸上挂满了泪水。

    从未插过东西的尿孔被插入东西,虽然蜡烛非常细,但仍旧让他痛得撕心裂肺,情人还残忍地越插越深,他觉得自己要死了……

    “你又不用这根,坏了也没有关系。”邵小虎不以为然,拿出打火机不管情人的苦苦哀求,把蜡烛点然。和父亲一样,他们兄弟俩身体里都隐藏著虐待欲,有S倾向。

    邵大虎把两根按摩棒插好後,就按下按摩棒尾端的开关,原本像死物一样不会动的两根按摩棒马上有了生命,自己转动起来,发出机械特有的声音,听起来异常情色y- ín秽。

    “噢啊啊……停下……唔呃……喔哦……拜托你们……快……停下……啊啊……呀呀呀……救我……好可怕……求你们救我……我不要……我……不……要……啊啊啊啊啊……”严小小简直要发狂了,两个小穴被按摩棒激烈地转动,痛和爽同时缠绕著他,让他的灵魂快分成了两半。

    最要命的是两个按摩棒在小穴里狂野地转动,让下体很自然地扭动起来,玉茎跟著摇动,插在尿孔里的蜡烛也跟著玉茎摇晃,发出吓人的火焰燃烧声。滚烫的蜡油滴在娇嫩无比的玉茎上,痛得他凄惨地哀嚎,他好不可怜!

    “老头子真是变态,竟然想出用肉棒点蜡烛这种折磨人的方法。”邵兄弟望著被折磨得濒临崩溃的情人,不约而同地感叹,他们其实更变态。

    邵氏兄弟没有停止折磨情人的行为,邵大虎拿起两个镶著宝石的草莓乳夹给严小小戴上,这两个乳夹也是邵爸爸戴过的。两个娇小的乳头戴上乳夹後,让严小小胸前立刻像长了两个草莓一样,非常可爱!

    “好可爱的草莓,让我看了好想吃水果!”邵小虎说著把严小小昨天买来的水果,一样样放到他已经布上一层薄汗的嫣红娇躯上,红色的草莓、紫色的葡萄、绿色的青果,让漂亮诱人的娇躯变成一个巨大的水果拼盘……

    “好漂亮!”邵小虎看著自己的杰作满意极了,拿出手机再次拍下来。

    “你还忘了一样东西。”邵大虎笑道,拿起一支美丽的百合把长长的绿茎摘了,剩下白色的花朵插在了严小小的发际。

    “好美!”邵小虎望著情人吹了个口哨,戴上花的情人美丽极了,好像一朵真正的百合花,他用手机又拍了几张情人戴花的样子。

    严小小对他们的行为无力反抗,他被蜡烛和按摩棒折磨快神智不清了,连骂他们的力气都没有。他的肉棒被蜡油烫得超疼,尿孔也越来越疼,他感觉已经肿了。

    该死的男人们,如果他的肉棒真的废了,他一定不会原谅他们的!

    “唔啊啊……噢哦……别转了……噢呀……会转……通掉的……噢啊啊……哦喔……”阴道和菊道被两个恐怖的猛兽不停地转动,让他有种两个小穴随时会被转坏的错觉,身体害怕地缩在一起,两个小穴可耻地开始流出y- ín乱的蜜汁……

    “我最喜欢听这种可怜y- ín乱的叫床声了,光听就让我血液沸腾,能马上射一发。”邵小虎脱掉鞋爬上床,靠在情人身旁欣赏他迷乱痛苦的表情,伸手从他身上拿了一颗草莓放进嘴里。

    “好甜!”

    “这麽吃不够甜,要这麽吃才最甜。”邵大虎也脱鞋上床坐到严小小另一旁,把放在情人肚脐眼上的葡萄拿掉,放到情人正被按摩棒乱干流水的雌蕊外,沾了一些情人的蜜汁然後放进嘴里。

    看著他猥琐的动作,严小小羞得想马上自杀,他们兄弟真是一个比一个更下流变态,他为什麽会和这种人交往,他真是悔不当初啊!

    “我也要这麽吃!”邵小虎马上也拿了一颗放在严小小雪腹上的葡萄,沾了些他的蜜汁放进嘴里细细品尝。

    严小小正想骂他们,两个小穴里的按摩棒突然加速,按摩棒冷硬壮硕的顶端同时撞到了他的两个花心,使他激动地大叫,好像疯了一样。

    “呀呀呀呀呀……撞到了……撞到了……啊啊啊……”过於强烈的快感让他忘记对情人们的恼恨,杏眸湿答答的睇著情人们。

    “什麽撞到了?”邵氏兄弟故意问,两人不断拿下他身上的水果沾著他的春液吃得津津有味,完全不管自己的行为有多y- ín亵。

    “按摩棒……啊啊……噢啊啊……按摩棒撞到花心了……啊噢噢……”严小小老实回答,按摩棒一直顶他的花心和菊心,让他的眼前闪过一道道炫目的彩光,两个小穴越来越湿,没有想到被按摩棒操会如此有感觉。

    如果能没有前面的蜡烛折磨他的肉棒就好了,前面的剧痛像毒蛇一样紧紧咬噬他的心,把毒液注满他的心脏,让他无时无刻不处在痛苦中。肉棒感受到的尖锐剧痛和两个小穴得到的不断增加的快感,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让他真的快发疯了,他现在终於了解昨天被如此对待的邵伯父是什麽感觉……

    “你的骚心被按摩棒顶到是不是非常爽,我记得你只要骚心一被碰到,就会爽得要死。”邵小虎又拿起苍蝇拍抽打他,怕弄脏了水果,他专门照著严小小身体的侧面击打,那都是很少被碰触的地方,非常的敏感。

    严小小的身体抖了一下,扭动身体想躲开他的苍蝇拍,却忘记了他的分身上还插著正燃烧的蜡烛,随便动一下都会让蜡油滴得更快,果然一大点蜡油马上掉在了尿孔旁边的嫩肉上……

    (16鲜币)《会坏的,轻点!》65 高H双性3P生子

    “啊啊啊──”严小小痛得差点昏厥,他再也受不了望著情人们大叫道:“拿掉它……哦啊……马……上拿掉……啊……噢……只要拿掉它,让我做什麽都行,让我当你们的母狗随便你们操都行……”他再也受不了这种折磨了……

    邵氏兄弟知道他已经到极限了,他不像爸爸经常玩SM受过训练,再这样玩下去,他的肉棒可能会坏掉。

    “说你爱我们!”邵氏兄弟开出条件。

    “我爱你们了……啊啊啊啊啊──”严小小赶紧叫道,同时又有一滴蜡油掉了下来,让他再次惨叫哀嚎。

    邵氏兄弟终於大发慈悲,不约而同地伸手拔掉那根把严小小折磨得生不如死的蜡烛,可怜的小玉茎上已有一半粘著蜡油,好几个地方都被烫伤了。最惨的是插著蜡烛的尿孔,原本精致漂亮的小孔变得红肿无比,幸好没有流血……

    没了蜡烛的折磨严小小的分身虽很痛,心却一下轻松了不少,该死的蜡烛终於拿掉了!看著那恐怖的火苗在自己的小肉棒上晃动,他真担心如果蜡烛烧下来,烧到他的小肉棒怎麽办,现在总算不用担心了……

    “我们如你所愿拿掉蜡烛,你该怎麽回报我们!”邵大虎说著,已经脱光衣服露出巨大的雄根,想要的回报是什麽不用说也知道。

    “你下面的两个小嘴都有东西插,就用你上面的小嘴伺候我们吧!”邵小虎也脱得光光的,拿著自己雄纠纠、气昂昂的大肉棒就放到情人红豔美丽的朱唇前。

    严小小想拒绝,可是又怕情人们会把才拿走的蜡烛重新插到他的分身上,只能含泪伸舌去舔眼前和按摩棒一样粗大吓人的猛兽。

    “我也要!”邵大虎赶紧把自己的大肉棒凑到情人唇前,让情人一起舔。

    严小小自然不敢拒绝,只能伸长舌头,舔舔弟弟又腥又浓的龟头,又舔舔哥哥的,把两个丑陋狰狞的兽头逐渐舔得湿答答的,他突然莫名地觉得口干舌燥起来。

    “是不是想吃!”邵大虎发现他的喉结动了一下,扬唇笑道,故意拿著自己的大龟头在他唇前磨蹭,肮脏的雄液从马眼里滴出来把他漂亮的红唇弄得脏兮兮的。

    “想吃就求我们,我们会马上喂你的!”邵小虎“好心”地笑道,大肉棒迫不及待地想插进情人美妙的小嘴里尽情地插干操玩。

    “求你们……啊哦……喂我你们的大肉棒……唔……小母狗想吃大肉棒……拜托……啊……噢……”下面两个小嘴被按摩棒喂得好饱,上面的小嘴不自觉地也“饿”了起来,y- ín荡地想吃东西。

    “真是只y- ín荡又可爱的小母狗!马上総-u,n鼓悖还阆胂瘸运模俊鄙鄞蠡⑶崆崤牧讼滤暮旒铡?/p>

    “是啊,快说你要先吃谁的,是不是我的!”邵小虎说著已经等不及把大龟头塞进情人嘴里。

    “小虎,你好奸诈!”邵大虎微微皱眉,这个臭小子!

    “你让我们的小母狗帮你用手弄,小母狗的爪子也很厉害的,保证很快就让你爽射。”邵小虎呵呵一笑,对哥哥建议道,下腹动了起来。无论是上面还是下面,他对情人又湿又热的“小嘴”最没有抵抗力了,一进去就不想出来……

    “听到了没有,还不快点用你的爪子让你的大老公快活。”邵大虎拉情人两只漂亮细嫩的小手抓住自己的巨根揉搓起来,自己也小心翼翼地搓弄情人被蜡烛弄得萎缩无力的分身。他和弟弟不同,他是个“知恩图报”的人,自己爽了也会回报对方的。

    “唔……呃……嗯唔……”严小小现在的模样已不是普通的y- ín秽下流能形容的了,小嘴被

    “小老公”塞得又满又胀,龟头凶狠地撞击嘴里细嫩敏感的湿肉,让里面又疼又痒。他的小手抓著“大老公”抚摸搓弄,让可怕的阳刚涨得像大铁棒一样,自己的小肉棒也被抓著玩弄。两个小穴里的按摩棒像不会累一样,分秒不停地转动捣干,y- ín乱美丽的蜜汁流得到处都是……

    无限的快感把严小小紧紧包裹,让他的理智完全消失,剩下的只有欲望,他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人形欲兽,他又变得除了欲望什麽都不知道……

    “超级y- ín荡骚浪的小母狗,被老公们这麽玩,开不开心?”邵小虎在情人的小嘴里插得十分舒爽,看著自己丑陋的阳具在漂亮的红唇里进进出出,心里升起无限的满足感,还有虐待欲。

    邵小虎又拿起扔在一旁的苍蝇拍抽打瘦弱漂亮的身体,对哥哥使了个眼色,只见邵大虎从衣服里拿出一个小巧可爱的草莓摇控器按了一下。夹在严小小胸前的两个乳夹马上动起来还放出轻微的电流,插在两个小穴里的按摩棒也放出轻微和电流……

    “唔唔唔……啊唔……唔呃……唔唔……”杏眸瞪得比铜铃还大,严小小像一条离开水的鱼激烈地扭动,身体被乳夹和按摩棒发出的电流电得全身麻痹,恐怖的木痛中又有种奇异的酥痒感,他从未有过这种恐怖的感觉,让他害怕得快……失禁了……

    发现自己竟然爽得想尿,严小小羞得不行,他赶紧夹住下腹,他绝不可以尿出来,不然一定会被情人们笑死的……

    可是身体根本不听他控制,越来越恐怖的电流使身体麻痹得越来越厉害,每一个细胞都被电得痉挛,全身所有汗毛都竖了起来。快感全部涌到了肉棒上,肉棒一热淡黄色的尿水喷了出来,抓著他肉棒玩弄的邵大虎被射个正著……

    “骚母狗,你竟然把你的狗尿喷在我手上,真是可恶!”邵大虎看著自己满手的尿水,微微一怔,有些生气地捏了下他丰腴的小屁股。

    “呃……”严小小有些痛地叫一声,但大肉棒一直塞在他嘴里,让他想叫都叫不了,发出的是自己都听不清的嘤咛。

    “大虎,这骚母狗竟然敢尿在你手上,我们也在这骚母狗身体里尿惩罚他好不好?”邵小虎取笑地勾了勾唇,随即说道。他在情人身体里射过很多次,但从来没有尿过,光想想就很刺激。

    “这主意不错!”邵大虎马上关了在小花穴里转动放电的按摩棒,把按摩棒拔出来後,看了眼肚子上的草莓和葡萄灵光一闪,竟然在插进去前拿了几颗草莓和葡萄,塞到湿得一塌糊涂的小花穴里,这样才更好玩。

    “呃嗯……呃……呃呃……”严小小听到他们想尿在自己身体里吓坏了,拼命扭动挣扎,但他们把自己绑得非常紧,无论他如何奋力挣扎都完全没用。

    他只能眼睁睁看著邵大虎把像小鸡蛋一样大的草莓和葡萄,一颗颗放进他的小花穴里,草莓和葡萄没有按摩大进去不会疼,却让他非常羞耻。他们把自己的小穴当什麽了,什麽都放进去……

    邵大虎把草莓和葡萄放进去後,大肉棒对准被按摩棒操得翻开流水的花缝用力一顶,里面非常非常湿热,肉棒一进去就爽得颤抖。大龟头把草莓和葡萄顶得一直往里面跑,很快就碰到被按摩棒干得肿大的花心……

    严小小爽得双腿乱踢,快叫破嗓子了,可嘴里的大肉棒一直不停地插干,让从喉咙里吐出的声音又吞了回去。这两兄弟是魔鬼,竟然如此玩弄折腾他,看他以後怎麽收拾他们……

    在邵氏兄弟的操玩下,才失禁的小肉棒迅速再次挺立,发现自己又勃起了,严小小羞耻至极。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