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扶竹待清归(双性)

章节目录 扶竹待清归(双性)_第4章

    盖子揭开。

    “下面煮的粥”苏竹归拿着小碟子给叶清欢蘸酱。旁边的大橘子一直汪汪汪地叫。“他能吃吗?”叶清欢拿着一个大虾,“只能吃一点”苏竹归随即转头对着大橘子“吃了这个你就不能再吃了。”

    叶清欢替他剥了虾给他喂上去,大橘子喜滋滋地趴在地上吃。

    “别管他了,快吃。”

    苏竹归不假人手地伺候着叶清欢进食,两人虽说是一起吃饭,但主要是伺候叶清欢,虾熟了给他剥好,“秋葵,秋葵。”叶清欢嘴里叼着虾还在指挥。

    如此这般,叶少爷自然是被喂得极其满足。

    “吃饱了?”

    叶清欢闭着眼睛点头懒洋洋地躺在椅子上。苏竹归伸手去摸了摸叶清欢的肚子,肚子都微微有些鼓,他笑呵呵地十分自豪,就像老农家养了一头能吃能喝的小猪,过年就拉去杀了。

    “我的肌r_ou_啊……”叶清欢lū 起袖子展示自己的肌r_ou_,他的肌r_ou_看着简直就是开玩笑,又白又嫩。苏竹归嗤地笑出声。叶清欢回头,原来胳膊上沾了几个吻痕。“你属狗吗?”

    “我也有肌r_ou_,”苏竹归挑挑眉毛把衣服解开,的确长得很结实,一块块的,看上去更加货真价实。

    “有机会华山论剑,保证让你哭。”叶清欢一口气喝光碗里的粥,吐出长长的一口气。

    “我还一直以为你就是个弱j-i,要不要我模仿你。”说着叶清欢便做了一个抱头大哭的表情“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苏竹归微微一笑“甜甜,别皮,我那是让着你呢。”

    “渣渣。”叶清欢笑着露出酒窝。

    狭路相逢勇者胜,两位大侠自然是要找时间比个高下,比如眼下。

    “呵呵,我就从没服过输。”叶清欢c-h-a手撇苏竹归。

    “彼此。”苏竹归笑得云淡风轻,仿佛一袭白袍便可如同深山修士。

    “三局两胜速战速决。”

    “行。”

    “石头剪刀布!”

    叶清欢屏住呼吸睁眼,苏竹归是个石头而他是个剪刀。

    “再来。”

    如此这般叶清欢三局三输,他也不想想,市长之所以能成为市长,肯定智商比你高啊!

    “甜甜,我做饭你洗碗天经地义。输了不光洗碗还要听我指挥知道吗?”苏竹归拿着茶杯幸灾乐祸地去看新闻。留叶清欢咬牙切齿地在厨房洗碗。

    “啪嗒!”人算不如天算,就算苏竹归如此天资过人也算掉了他的苏夫人是个四体不勤的家务渣渣。

    叶清欢握着手指看打碎了的盘子,苦兮兮地说“我就是把它放在这里一会儿洗的,结果就掉了。”他举着流血的手指给苏竹归看,苏竹归真是悔不当初,这就是个祖宗,还是个请进门的祖宗,怎么能让他做事呢?

    可怜叶清欢头上还贴着纱布,手上现在也开口见了血,真是祸不单行。他连连叹气,抱着大橘子窝在沙发里,大橘子昏昏欲睡,被他一遍遍顺着毛极其舒服。洗完碗的苏竹归出来看见这一幕顿时眼热,把那傻狗打醒赶下去,自己上沙发把人抱着。

    “你还要和只狗争宠,朕最爱的还是你,今晚翻你的牌子。”叶清欢用手挑着苏竹归的下巴一脸猥琐,苏竹归露出标准的微笑“皇上,臣妾刚刚才把碗洗了,想要点奖赏。”

    “曰(yue),哎,你手放哪儿呢,大胆!”叶清欢红着脸被人摸到了r-u头,苏竹归面不改色地说“臣妾这是来伺候皇上啊。”

    “嗯,你,你出来,嗯。”叶清欢软着身子瘫在苏竹归身上,胸前衣襟大敞,两个r-u头被人一手一个地捏着,粉嫩的皮肤与深蓝的沙发形成鲜明的对比,看得苏竹归小腹一阵发紧。他恶劣地用指腹不断摩擦那粉红的小r_ou_球,其余四指紧紧握着白皙的r-ur_ou_,看着小馒头被捏成各种形状。

    叶清欢扭头想去控诉,结果却被逮个正着,一口吻住,被吸得舌根发疼。这,这个神经病!

    苏竹归念着小东西下午才做过,晚上就不打算要他。只是捏着两个小馒头拉着人逗,随后又把人转过来一口吸住。

    这酥酥麻麻地感觉让叶清欢一下子站不住脚,花瓣微张呼噜噜地一直吐水,眨眼间就s-hi透了内裤。他双手无力地圈着苏竹归的脖子小声哼哼。苏竹归顺势把人压在沙发上一点点吮吸,另一只手下去捏着花瓣轻轻拉扯,待摸到那小花核后又重重碾压,叶清欢僵着身子随后便是一阵颤栗,小小的花x_u_e吐出一股水柱。苏竹归感觉到自己手上满是液体后,他便把手拿上来,把手指c-h-a到叶清欢嘴里。

    叶清欢闭着眼睛觉得嘴里咸咸的,这是……!他立马睁眼,一对黑白分明的桃花眼愤怒地盯着苏竹归,苏竹归心里大叫不好,这小东西的洁癖他怎么给忘了……

    “我Cao,你干嘛呢!”叶清欢张嘴大骂!看来择日不如撞日。他气急败坏翻身而起利落地把苏竹归一腿扫落在地。

    顺手超着个花瓶砸向苏竹归,苏竹归连忙躲开。

    好啊,果然也是个熟手,还在我面前装弱j-i。叶清欢越想越气,想到下午苏竹归受他那一拳时弱弱的装逼样,顿时怒火滔天。他随手扯了一张纸把刚刚吃的东西吐上去,随后顺着就把旁边的小竹椅扔了过去,可怜天花板上的水晶灯明明是个莲花状,现在一下子被砸得缺了一个角。

    苏竹归越看越心惊胆战,他一边躲着叶清欢胡乱砸东西,一边护着他不要摔倒,但躲来躲去他又不敢动手。眼见着叶清欢把桌上的水晶杯扔了过来,苏竹归心头一硬:死不了。

    叶清欢白着脸见苏竹归闷哼一声连连后退了几步,“你怎么不躲呀!”他气急败坏,立马停手上去撩开苏竹归的衣服,没有流血,但这都黑了!

    “没事,擦点药就好了。”苏竹归撇了一眼,随手抱着叶清欢“甜甜不生气了,是我不好。”叶清欢红着眼睛骂他“你这个傻逼!”

    苏竹归舒服地躺在浴缸里,一边皱眉装可怜,一边感受着叶清欢张牙舞爪地按摩。

    “你就该死!”叶清欢黑着脸,手上却轻得不行,他抹着药油一点一点按摩,“嘶。”苏竹归可怜兮兮地叫。

    “你还装!”叶清欢破口大骂,但手却又是温柔了几分。

    苏竹归一边装着可怜一边扫着眼睛到处看,空着的另一只手不自觉地乱摸,摸着摸着便到了叶清欢那私密柔软的地方。

    “你干嘛呢!”叶清欢瞪着眼睛一掌拍下,苏竹归心里闷哼:我家甜甜真的是很厉害啊……

    不过老话说:狗改不了吃屎的x_ing。

    没过一会儿,药油瓶便被放倒在凳子上淅淅沥沥地流了一地。浴缸里的叶清欢被人抱着一点点冲撞。

    “这里舒服吗?嗯?”苏竹归顶着花心里的软r_ou_色情地问,“嗯……嗯。”叶清欢闭着眼睛圈着苏竹归,小x_u_e紧紧含着欲根,双腿缠着他的腰死死不放。

    苏竹归发疯似的一阵疯顶,弄得到处都是水花。然后双手把着叶清欢的腰把人举高,一下子吸住一枚小r_ou_球,用力舔舐,张嘴包住半个r-u房,一阵吮吸。叶清欢垂着眼睛呻吟,r-u头上酥麻的快感让他一下子s_h_è 了出去。他喘着气环着苏竹归,这人还抱着r-u尖在舔。不知为何觉得苏竹归有点烦躁,他攀着手一点点摸到苏竹归的头发,就像给大橘子顺毛一样一点点顺着。

    乖,顺顺毛,顺顺毛……

    苏竹归顿时愣住,随即慢慢缓下来埋在r-ur_ou_上噗嗤地笑了起来,热热的气息喷在柔嫩的r-u房上,让叶清欢微微有些舒服。

    “对不起啊……”他小声道歉,用手指一点点按摩苏竹归的太阳x_u_e,市长的工作一定很累了,回来后还要挨打……

    r-u头上紧密的舔舐慢慢变成细细的亲吻。“所以你不可以打我,我好疼的。”苏竹归埋在双峰之间可怜兮兮地开口。

    这话说得叶清欢一下子就心软了“你以后也不能那样了,好脏。” 他微微放松花x_u_e,让那欲根入得更深,眼见着肚子上的凸起越来越长,一种似乎被顶穿的感觉让他喘不过气。

    苏竹归温柔地顶进宫口,抬头叼着叶清欢的嘴唇“知道了。”

    “嗯……”随后的话就被亲吻密密地吞噬而光。

    6

    叶清欢从来都是一个大着胆子直来直去的人。

    “许哥,你可以和我在一起吗?”叶清欢红着脸专注地看着大汗淋漓的年轻男子,那人一下子愣住尴尬地摸了摸头“清欢,你还太小了……”叶清欢眸中一片萧瑟,落日余晖让人诉不清他额间的一片荒凉。

    叶清欢从早上起床就状态不好,苏竹归悄悄地感受到了这一点。

    “我想喝果汁。”叶清欢瘪嘴看着牛n_ai。苏竹归拿着橙子去给他榨汁,“不舒服?”他小心翼翼地把果汁递过去,“没睡好。”叶清欢垂着眼睛小声开口。

    “汪!”大橘子吐着舌头看叶清欢的牛n_ai,叶清欢顺手就倒在了他的碗里。

    “怎么不高兴了,嗯?”苏竹归喂饱小东西后把人拉到怀里一点点亲,大手握着他的小手,柔声问话。

    “没睡好……”叶清欢不自在地看向别处。

    苏竹归有些受不住他这有苦憋在心里的x_ing子,干脆把人面对面地抱在怀里,伸手进去解开缠着的布袋。叶清欢闭着眼睛顺从地圈着他的脖子“心里不舒服……嗯……”苏竹归探下一根手指刺进那柔软私密的花x_u_e中,两指夹着花核温柔碾压。

    叶清欢微微睁眼看见的就是大橘子一双纯洁的狗眼一眨不眨地盯着他,“把,把大橘子叫走!”他紧张地缩了缩小x_u_e。

    “橘子,回自己房间去!”苏竹归皱眉下命令,可怜的大橘子呜咽一声乖乖进屋。

    叶清欢放心地张开大腿缠着苏竹归精瘦的腰。“轻点啊……”

    苏竹归上手揉着两朵柔嫩,感觉到渐渐s-hi了,下身便缓缓刺了进去。叶清欢此时的姿势让他入得极深,那欲根一进去便戳到了温软的宫口。

    叶清欢软着身子把睡衣脱掉全身赤裸地抱着苏竹归,嘴里小声地叫着“竹归……”声音绵软至极让人浮想联翩。“宝宝,甜甜。”苏竹归情难自已一下一下顶弄,双手托着叶清欢的腰往上举。“舒服吗?”

    “嗯……”叶清欢哑着嗓子小声答应,尽力松开自己。眼见着那花x_u_e被欲根撑开最大,旁边的嫩r_ou_被撑得微微透明。他难受地伸手去摸上面硬硬的小嫩芽,苏竹归眼疾手快地把他擒住,把那小手带着摸到微微鼓起的小腹,“摸到没?”说着他便恶意地顶了顶,小腹上的欲根一下子跟着动了动。

    “嗯。”叶清欢潮红着脸哼哼。“摸到了。”

    “甜甜喜欢吗?”苏竹归声音沙哑魅惑,诱得叶清欢差点便泄了身。

    “喜欢。”叶清欢乖乖地回话,双手双脚加大力气缠着身下人,“你别亲……脖子,我要穿T恤。”说着叶清欢便缩着脚趾s_h_è 在苏竹归身上。

    苏竹归把头埋在两团小馒头之间,柔柔的吻着r-u尖。声音有些郁闷“宝宝,我想s_h_è 进去。”

    “我不想这么早生孩子啊。”叶清欢也郁闷地回话,x_u_e里面的那根东西越来越大了,眼见着顶得他微微不舒服了。这对小夫妻就这样惨兮兮地抱着对方就着相连的姿势探讨要不要s_h_è 进去的问题。

    “就这一次好不好?”苏竹归抬头红着眼睛说话,叶清欢之前就说过不要s_h_è 进去,不要s_h_è 进去。可如今他这一眼看得叶清欢心软,眼睛都红了啊,“就这一次”叶清欢噘嘴咬住苏竹归的耳朵。

    苏竹归得了令便立马虎头虎脑地拐进宫口,戳着软软的内壁一下子尽数s_h_è 出。他狠狠吻住叶清欢,拉着手摸着小腹一点点鼓起来。大舌头卷着小舌头在里面打架,打得叶清欢被迫吃了一大杯口水。

    叶清欢抱着苏竹归的脑袋让那人吃着r-u头,失神地讲“我那个时候还很小,那么小的小孩最喜欢的就是比自己厉害的大孩子。”

    “进球了!许源做得好!”篮球场上人声鼎沸,叶清欢愣头愣脑地路过,“小心!”

    啪

    “同学你没事吧?”白衣黑裤,挺拔清秀的少年焦急地看着一片迷糊的叶清欢,金黄的光晕一圈圈散开在他周围,他伸出左手“同学?”

    叶清欢拿着本蓝色的《小王子》跌坐在地上,傻傻地想:我可不可以要一只小羊?

    “小羊?噗”苏竹归一下子笑出声,连着欲根软软地颤动。“我给你画一只好不好,我画画很好的。”

    “我,我那是发傻,知道吗!”叶清欢脸红拍了一下苏竹归的坚实的后背,“怎么这么硬啊!”

    “我硬不硬,你还不知道?”那欲根跟着便又大了些。

    “你……”叶清欢软着嗓子生气,“不要弄了。”r-u头上传来s-his-hi的感觉。

    “不就是只小羊吗,他不给我给啊,小王子。”苏竹归擒着叶清欢的嘴巴仔细地亲上去。

    “煞笔……”叶清欢闷闷地开口,紧了紧圈着的双手。

    这样一番折腾时间难免就紧了些,苏竹归伺候老婆穿好衣服拉着人赶紧上车去老丈人家吃饭。

    叶家依旧是老式的四合院,旁边便是古色古香的言明书局。

    “甜甜回来了!”顾朝闻有些高兴穿着家居服兴冲冲的出来。

    “妈”苏竹归谦逊有礼地开口叫人,随后提着礼物进屋。顾朝闻是个温柔沉稳的双儿,气质内敛温润如玉,一辈子只生了叶清欢一个宝贝。开口闭口都叫甜甜,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叶明笑着出门“宝贝回来了!”苏竹归连连叫人,叶明眉目俊朗虽是中年人,气质却不输苏竹归。收到女婿的一方紫云砚,上面刻了字,叶清欢半天没看明白,立马交到叶明手上。叶明收了后却十分高兴拿着东西进屋去看了。半许探出脑袋“竹归,你进来下。”

    叶清欢有些疑惑,有什么事不能让我听啊?顾朝闻扯着叶清欢问长问短“你x_ing子不好他知道吗?你早上起床还打人吗?生气不能乱砸东西知道不!”

    叶清欢汗颜,他知道,经常打人,昨天还拿杯子砸他了,砸了个大包呢……

    “结婚了,就不能由着小x_ing子来,要互补。”顾朝闻看他这傻样就知道该犯的事一个不少,肯定都犯了。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