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小妻子(双性)

章节目录 小妻子(双性)_第6章

    还一副旧情未了的样子。

    他昨天一点也不敢询问,整个人处在惊慌害怕之中,跟萧齐做了 y- ín 靡的事后心情才松懈下来,回家后已经完全忘了那件事,现在又想了起来。

    他犹豫着要不要问一下,蹙着眉盯着萧齐看,看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下定决心,倒把萧齐的目光引了过来,“怎么了?”

    陈果仓皇的低下头,摇了摇头,又抬起头,有些无措的看着他。

    萧齐将书放下,走了过来,坐在床边,声音更柔和了一些,“宝贝,怎么了?”

    陈果将提着的心放下,微微笑了笑,“没事。”

    被磨肿的花x_u_e擦了两天药才好,擦药的工作一直是萧齐在做,陈果每次看到他修长的指尖挑起r-u白色的药膏往自己下体上抹,整个人就跟煮熟的虾一样红,但是他即使再羞耻,也没有拒绝萧齐的帮忙,因为他求之不得。

    不管是怎样的方式都好,他能碰萧齐,或者能让萧齐碰他,他都不会躲避。

    这两天晚上他们自然而然的都是纯睡觉,陈果发现自己现在饥渴的厉害,总想着要让萧齐占有自己,每天等的心急火燎的,有时候只要稍微想象一下,身体就发热,前面的r_ou_木奉硬挺挺的翘着,自己lū 动也不会觉得太爽,只想要那双干燥的手。

    好不容易等花x_u_e的肿消下去,陈果开始计划着怎么诱惑萧齐。他白天去最大的超市买了最好的牛排,回来的路上还买了九朵玫瑰,然后一下午都在研究怎么做牛排。

    他觉得自己做菜的天分还不错,做出来的东西还有模有样的,就是味道不是特别好吃,不过也足以营造气氛了。他将玫瑰花用花瓶摆好,还用上了烛台,以及冰了一瓶红酒。

    萧齐晚上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家里黑灯瞎火的,还以为陈果不在家,心里有一丝失落。

    即使他们结婚还没有多久,他却已经习惯了每天晚上回来有人迎接的日子,只要看到陈果的笑脸,一整天的疲惫都会消失,让他心里也暖暖的。他不知道一个人要沦陷起来居然这么快,短短几天就可以形成一种习惯,一旦惯x_ing被打破,就会有些无所适从。

    除了不适应,更多的是担心,陈果要去哪里都会跟自己讲,这么晚都还没有回来,是去哪里了?

    萧齐在下车到家门口这一段路程脑子里想了很多,他刚想掏出钥匙去开门时,门从里面被打开,露出陈果的笑脸来。

    萧齐松了一口气,“家里停电了?”

    陈果羞涩的不敢回答,拿着拖鞋给他换上,整个人都透着紧张。屋子里很暗,但并非完全没有光亮,萧齐看到餐桌上的两支蜡烛时,才明白自己的小妻子原来是在给自己准备惊喜,嘴角忍不住上扬,“宝贝,今天晚上准备了什么好吃的?闻着味道很香啊。”

    陈果声音很低,“牛排……”

    “果然是牛排,我很期待。”萧齐快步走到餐桌边,看到摆盘精美的牛排,边上还点缀着几颗西蓝花,而餐桌中间不止有蜡烛,还有火红的玫瑰花,花瓣上还沾着水珠,看起来非常的漂亮。他注意到陈果还站在玄关的那边没过来,疑惑了一下,“宝贝,怎么了?”

    陈果看着站在那边身材高大长相英俊的男人,紧张的牙齿都有些颤抖,又强逼着自己冷静下来,可是脸颊上的热度仿佛要燃烧起来一般,他犹豫了好一会儿,在男人专注的目光之中,一点一点的靠近他。

    萧齐多少猜到了他羞涩的原因,但没想到真正看到,心里的震撼还是非常的大,原本平静的心忍不住也躁动起来,此刻才深刻的感受到蜡烛玫瑰和牛排套餐所透露出来的旖旎。

    陈果穿着那件他没穿过的黑色的睡裙,吊带的样式将他胸前大片肌肤裸露了出来,即使他没有女x_ing丰满的胸,但看着还是格外诱人,那条睡裙又薄又透,还有些修身,凸显了他的细腰,以及两条白嫩的长腿,睡裙掩盖下的地方,隐隐的透出那已经b-o起的y-in茎和一团浓密的黑色毛发。

    萧齐眼神幽暗的盯着看了一会,声音已经情不自禁的带了沙哑,“宝贝,转过身去给我看看。”

    陈果羞怯的看了他一眼,乖乖的转了个身。

    露背的设计将他漂亮的蝴蝶骨露了出来,他背脊白皙,上面一丝瑕疵都没有,黑色的布料堪堪只裹住那丰满的t.unr_ou_,显得腰很细,屁股很翘。

    陈果紧张的站着,似乎能感受到男人灼热的视线,然后耳边听到脚步声慢慢靠近,不多时一双强劲有力的手臂抱住他的腰,男人温热的呼吸刻意的吹散在他的耳边,给他带来一阵颤粟的痒意。

    萧齐用舌尖舔弄着他的耳垂,声音低沉有磁x_ing,“宝贝,你这是在诱惑我吗?”

    陈果呼吸急促,红着的脸倒比玫瑰花还要娇艳,萧齐忍不住舔上他的下巴,继而吻住他的嘴唇。缠绵的s-hi吻还未结束,陈果就感受到t.un缝被硬热的东西抵住,还色情的在t.un瓣上画着圆圈。要不是男人揽住他的腰,他几乎要站不住了。

    萧齐吻完后即使想马上将怀里的人吃拆入腹,却也不想浪费他精心准备的晚餐,带着他到餐桌边,给他拉开椅子让他坐下,自己再去开红酒。

    一顿晚饭吃的优雅又带着情色,陈果的心思不在食物上,萧齐的心思也不在食物上,两人却还是将食物吃了个干净,然后萧齐收拾餐盘,将它们洗干净。

    出来时他注意到给陈果倒的大半杯红酒已经喝了个干净,酒瓶里的酒也少了一小半,无奈的笑了笑。他坐在沙发上,将那个已经有些醉意的人抱在怀里,吻他的嘴唇,吻他的眉眼,低声戏谑道:“怎么喝这么多?醉了的话要怎么z_u_o爱?”

    陈果立即瞪大了眼,声音也大了些,“我没醉,老公,可以做的。”

    萧齐并不打算放过他,小妻子这样精心的准备,即使他真的醉了,萧齐也不打算收手。他的情欲已经被挑起到最高处,即使在洗碗的过程中,硬胀的东西也没软下来。

    萧齐低低笑了笑,“真的可以吗?已经消肿了?”

    陈果重重的点头。萧齐凑在他耳边,声音带着令人迷醉的笑意,“宝贝,给我看看。”

    第九章 雌x_u_e开苞

    陈果离他坐开了一点,朝他张开双腿,把裙子也撩了上来。萧齐紧紧的盯着那一处,没有内裤的遮掩,那里的风光完全的显露了出来,即使蜡烛的光不够亮,但也足以萧齐将它看得清清楚楚。

    被磨肿的痕迹全部消散,那里又恢复成粉嫩的颜色,两片r_ou_唇羞怯的绽开着,中间的缝隙已经控制不住的在流着透明的汁水,有股特别的味道在空气里散发开来。

    陈果的脸很红,眼睛里水光潋滟,带着羞怯和期待,看到萧齐只是看着,忍不住软声叫道:“老公……”

    萧齐下一步的动作是凑了过来,伸出舌头舔上那两片诱人的r_ou_花。

    “啊……”陈果没有预料到他会这样做,双腿反s_h_è x_ing的夹了一下,被男人的大手握住。热气像是要灼烧那娇嫩的地方,粉色的r_ou_唇被男人温柔的含住吸吮,带着“滋溜”的色情声响,传在陈果耳朵里,几乎要焚烧他的理智,让他喉咙里忍不住发出声音,“啊……老公……”

    萧齐也没有想过自己会这样做,他从未给人做过这样的事,但是当看到那双腿间的花瓣,就想好好品尝它的味道,给它带来最愉悦的感受。听到陈果喉咙里发出的呻吟,他知道自己做对了,更卖力也更温柔的包裹住嘴里的y-in唇,将两片y-in唇舔的又s-hi又润,舌头才转战到那已经冒出头的花蕊上。

    “啊……”被舔到那里的快感让陈果忍不住发出更大的呻吟,双腿无力的挣扎了一下,感受着那灵活的舌头带来的快感,眼睛里很快盈出了眼泪,“老公,好舒服啊……”被舔这里感觉比lū 管还要舒服,这种快感是直接的,没有任何迂回的,陈果大张着腿任男人舔弄,很快就达到了高潮。

    未曾被人造反过的r_ou_道里急速的收缩了一阵,喷出一股透明的汁水,陈果不得不拨开男人的头,“不……不要了……”

    萧齐放过那颗r_ou_蒂,开始进攻那道粉嫩的细缝,他将流出来的汁水都舔进嘴里,低声笑道:“宝贝好甜。”

    陈果脸色潮红,眼角还有泪痕,嘴唇也是红润润的,“老公骗人……怎么可能是甜的……”

    “老公没有骗你,我的宝贝全身都是甜的。”萧齐朝他笑了笑,伸出舌头继续往那r_ou_缝里进攻,将艳红的x_u_e口一点一点的舔开,舔出更多的汁水来,舌头钻了进去,感受着媚r_ou_的挤压,舌头仿佛陷在温泉池里,又温暖又舒适。他开始模仿x_ing交的方式让舌头c-h-a进拔出,耳边听到陈果急促的呼吸,忍不住加快了速度。

    陈果未曾感受过这样的快感,他从不知道前面的雌x_u_e竟这么敏感,只是被男人用舌头舔而已,欲望就已经漫过了他的理智,让他只想将腿张开一些,让男人再舔深一点。他声音里已经带着泣音,“老公,再深一点……”

    萧齐将舌头完全探了进去,紧致的媚r_ou_纷纷被打开,直到触到一层阻碍物,他才停了下来。将舌头拔了出来,萧齐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上的汁水,低笑道:“老公的舌头太短了,宝贝,把更粗长的东西给你好不好?”

    陈果经历过x_ing爱,自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东西,红着脸点点头,又去抱男人的脖子,“老公,给我……”

    萧齐被他叫的欲火高涨,抓着他的手去磨蹭自己已经硬起来的y-in茎,“那宝贝帮我把它掏出来,好不好?”

    陈果自然是觉得很好,他赶紧去解男人的皮带,不知道是喝多了酒或者是着急的原因,总是解不开,磨蹭了好几分钟才泪眼盈盈的看着男人,“老公,帮帮我……”

    萧齐眼睛里带着浓厚的笑意,陈果恍惚觉得里面还有深刻的爱意,看着心脏砰砰跳动的厉害。萧齐对上他的眼睛,语气带着温柔的诱哄,“乖宝贝亲我一下,我就帮你。”

    陈果脸色已经变成了酡红的颜色,他凑过去,往那光洁的额头上亲了一下,接着是眉毛,鼻子,眼睛,下巴,脸颊,最后才是那中间他最喜欢的嘴唇。唇瓣刚贴上去,就被萧齐狠狠的吻住,舌头伸了过来,灵活的在他口腔里搅弄,缠上那根羞怯的s-hi润的舌头共舞。

    皮带“啪”的一声被解开,陈果一边接吻一边去拉拉链,手指胡乱的摸到那根硬热的y-in茎,将它从内裤里掏出来,手指几乎圈不住它的柱身。

    萧齐依依不舍的放开他的嘴唇,抓着陈果白嫩的手为自己的x_ing器上下lū 动了好一会儿,“宝贝,想要吗?”

    “可能会痛。”

    “也想要。”

    萧齐并不愿意让这隆重的一刻发生在这张沙发上,可是他没有办法忍耐,他觉得自己仿佛变成了一个毛头小伙,一刻也等不及的想要将眼前的人完全占有,特别是当陈果主动又乖巧的掰开双腿,将s-hi淋淋的r_ou_花展现在他面前,目光中含着期待的时候。

    萧齐握着自己的x_ing器往那r_ou_花上戳弄,龟*一触碰到那微微开口的x_u_e缝时,所有的理智已经崩溃,他吻了一下陈果的嘴唇,“宝贝,我进来了。”

    “嗯,老公进来。”陈果眼睛里没有丝毫害怕的情绪,努力放松自己,等待着自己最喜欢的东西的光临。

    硕大的龟*挤开那艳红的x_u_e口,一点一点的往里面深入,那些才被抚慰过的媚r_ou_被巨大的y-in茎撑到极致,大半个龟*进去,已经抵到那一层薄薄的阻碍物。萧齐停了停,像是在犹豫要不要冲破它,陈果心里生出一股害怕,害怕萧齐反悔,他抱住萧齐的脖子,双腿缠住他的腰,狠狠往那粗壮的y-in茎上一送,那一瞬间的疼痛几乎让他晕过去。

    萧齐吓了一跳,y-in茎瞬间冲破窄小的r_ou_道,几乎能听到裂帛撕裂的声音一样,他想将y-in茎拔出来,陈果却缠紧了他的腰,脸色苍白带着汗珠,“不要出去……老公,肏我……”

    萧齐眼睛里泛着心疼,他吻了吻陈果的嘴唇,“我不是要后悔,我只是怕你痛。”

    陈果定定的看着他,有些难以置信,“真的吗?”

    “嗯。”萧齐又觉得好笑,“真是个莽撞的乖宝贝。”他一边去抚摸陈果那因为疼痛已经软下来的r_ou_木奉,一边去舔他的r-u尖,双重夹击之下,陈果的痛觉慢慢散去,身体火热起来,被y-in茎填充的地方觉得有些痒,他忍不住摇晃了一下屁股,小声的道:“老公,可以了……”

    萧齐感受到他的r_ou_木奉已经重新b-o起,自己的y-in茎被那s-hi热的r_ou_x_u_e紧紧裹缠,也有些忍受不住,稍稍退了一些,又继续往里面深入。未曾被造访过的r_ou_壁一点一点被打开,吸夹着欢迎进来的巨物,x_u_e口艰难的吞咽那粗壮的y-in茎,龟*即使顶到了宫颈口,依然还有一小截没有完全进去。

    陈果忍不住用手去摸两人结合的地方,摸到那还裸露在外的根部时,感叹道:“老公的大j-i巴好长啊。”

    听到红润乖巧的人嘴里说出来的 y- ín 话,萧齐只觉得自己欲望又强烈了一些,恨不得不顾一切的将整根y-in茎送进去,直接c-h-a到那子宫里。他低声笑道:“嗯,可以直接c-h-a到宝贝的子宫里。”

    龟*只是顶到宫颈口,已经让陈果又酸又麻,他根本想象不到如果c-h-a进子宫里会是怎样的感觉,可能会有痛感,可是他忍不住的很期待,“那老公进来,我想把老公的大j-i巴完全吞进去。”

    萧齐被他刺激的根本克制不住,抽出大半跟y-in茎,又狠狠的往里面楔入,龟*快速的撞上宫颈口,把陈果撞的浑身一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