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小妻子(双性)

章节目录 小妻子(双性)_第4章

    里抽c-h-a起来。

    陈果完全陷入在情欲中,不管是男人的味道,还是他的气息,他的声音,和他的炙热,对陈果来说都是一剂烈x_ingch-un药,本就有别于寻常男孩子的体质让他即使是后x_u_e在情动时也能分泌出丰沛的汁水,前面那个未经触碰的雌x_u_e也汩汩的流着 y- ín 汁,加上润滑用的蜂蜜,把两人的股间都弄的泥泞不堪。

    抽c-h-a间渐渐带起水声,陈果被撞击的不断吟哦出声,抱着男人的脖子软软的叫着老公,又渴求着还要更多,把男人招的乱了节奏,几乎是狠命的往那s-hi润的后x_u_e里鞭挞着。y-in茎将肠r_ou_磨的通红,x_u_e口的皱褶早已被撑平,男人每一次深入,陈果那平坦的腹部就显出了男人x_ing器的形状,敏感点不断被摩擦的感觉让他爽到口水都流了出来,很快前面的r_ou_木奉抖了抖,也喷出了j-in-g液。

    萧齐见他s_h_è 了,没有再莽撞的深入,而是缓慢抽c-h-a一边用手lū 动着那根秀气的y-in茎来延长他的快感,注意到那朵r_ou_花的缝隙里喷出了一股水液,眼眸暗了暗,但又忍住了其他动作。

    陈果s_h_è 精后全身都有些软,抱着男人的脖子索吻,吻着吻着y-in茎又硬了起来,忍耐不住的晃了晃,“老公,换个姿势。”

    萧齐笑了笑,“好。”

    粗壮的y-in茎从s-hi哒哒的后x_u_e里拔了出来,那个x_u_e口却一时之间还合不上,红艳艳的能看到里面不断蠕动的肠r_ou_。陈果转了个身,直接跪趴在料理台上,翘起了白嫩的屁股。他身上就穿了一件围裙,此刻普通的围裙倒像一件情趣服,刺激的男人忍不住握住他的腰肢,直接将y-in茎捅了进去。

    “啊……好大……老公顶的好深……”

    萧齐听出他语气中并没有痛楚的意思,才放心的继续往里面深入,一边戏谑道:“宝贝不就喜欢老公肏深一点吗?”

    陈果听到“宝贝”这两个字,刺激的狠狠夹了一下后x_u_e,又摇着屁股渴求更多,“呜……老公用力一点,肏坏我的s_aox_u_e……好喜欢老公的大j-i巴……啊……啊……啊……”

    萧齐简直受不了他的ji-ao 床声,任何一个音节都能让他的克制力崩溃,他额头上都冒出了青筋,忍耐不住的狠狠往那个s-hi透了的r_ou_x_u_e里抽c-h-a,“好,老公就用大j-i巴肏坏你的s_aox_u_e,s_ao宝贝好好品尝老公的滋味。”

    “嗯……老公肏我……”

    激烈的x_ing爱在厨房中上演,萧齐挺动着精壮的腰,用比寻常人好一些的耐力努力的满足怀里的人,屁股明明撞的通红,r_ou_x_u_e也被肏干的合不住,陈果却还是在哭喊着想要更多,直到再一次被c-h-as_h_è ,声音才软下来,“老公……老公……给我……想要老公的j-in-g液……”

    肠道里又吸又夹,陈果的声音又软又诱人,萧齐难以忍耐的松开精关,往那s-hi热的r_ou_x_u_e中痛快淋漓的s_h_è 了出来。

    第六章 一起回家

    事后萧齐用纸巾将陈果身上的体液擦拭干净,也没有要抱着他一起去洗澡的意思,陈果想再做一次,让他肏自己的女x_u_e,萧齐却温柔的摸了摸他被汗s-hi的头发,低声道:“下一次吧,你今天累了。”

    陈果确实是累了,可是还是想将自己完全的交给这个男人,仿佛害怕自己给予的不彻底,就会被这人抛弃一般。但萧齐既然拒绝,他也不好意思再提,自己跑楼上去泡了一个澡,再乖乖睡觉。

    结婚三天后都有回门的习俗,陈果以为他们关系特殊,萧齐不会遵守,没想到到了第三天一大早,萧齐就收拾妥当,叫他起床。

    陈果看着男人穿着一身极为合身的高级西装,衬的整个人愈发帅气,忍不住朝他张开手臂撒娇,“老公,抱抱……”

    萧齐无奈的看着床上的人,凑过去抱了他一下,“还小吗?这么爱撒娇?”

    陈果其实在旁人面前不会这样,就连在父母面前都没这么爱撒娇,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特别想在萧齐面前撒娇,不过他也不敢过度,抱了一下就赶紧起床,刷牙洗脸将自己收拾妥当,下了楼吃过萧齐准备的早餐后,才回过味来,“我们今天要一起出门?”

    萧齐点点头,“回你家。”

    陈果上了车还有些发懵,萧齐凑过来给他系安全带,有些疑惑的看着他,“怎么?不想回去?”

    陈果连忙摇头,拿出手机来给母亲发微信,“那我跟妈妈说一下,她可能不知道我们要回去。”他刚编辑了几个字,萧齐已经摇了摇头,“不用了,我已经通知他们了。”

    陈果看着他英俊的侧脸,默默将手机收了起来。车内气氛有些压抑,陈果其实并不太愿意跟萧齐一起回去,总觉得两个人一起踏入那个家里,会让他想起很多不好的事,比如两个人其实结婚是因为一场交易,或者说是报复。

    而且,他不知道姐姐陈倩是不是也会在家。

    到了熟悉的别墅楼前,陈果还是一样紧张,手脚都有些僵硬,他下了车,看到熟悉的保姆阿姨迎了上来,拼命挤出笑容打了招呼,又看到父亲和母亲出来,等看到他此刻最不想见到的人时,一颗心荡入了谷底。

    他对姐姐的感情其实虽然算不上特别亲厚,毕竟年龄差距在那里,但关系还是不错的,可是现在他没有办法坦然面对姐姐,所以脸色不免有些难看。

    父母看到他的脸色却误解了,以为是萧齐对他不好,或者他怨恨家里人,脸上不禁都带着一点小心翼翼的讨好。母亲更是拉住他的手,小声询问:“果果,还好吗?”

    陈果点点头,看到另一头萧齐和父亲在寒暄,姐姐陈倩也凑了过去,连忙仓皇的低下头,又忍不住想去听他们在聊些什么。

    陈倩跟萧齐分手后没多久就一直在相亲,最后找了一户门当户对的人家嫁了过去,生活过的还算富足。她婚后第二年就生了女儿,第三年生了儿子,可谓儿女双全,但时间一久,丈夫渐渐露出花心的本色,开始还遮遮掩掩的,后来就是明目张胆,包了小三小四,又勾搭小五小六,甚至还带人回家乱搞被陈倩捉j-ian过。

    陈倩也是从小被宠大的,哪里咽的下这口气,拍了照片视频搜集证据,没多久就起诉了离婚,孩子房子都抓到了手上。对方对她倒没丝毫留恋,只是想争取两个孩子,见一个都没争取到,恼羞成怒,也对陈家的公司出了手。

    所以之前陈家财务上的危机,算不得是萧齐一个人的手笔。

    此时陈家经济上的负担减轻了许多,但也被狠狠的扒了一层皮,行事大不如前,但也比普通人好了许多,若不是把陈果推出去嫁给萧齐,大概眼前这套房子都不姓陈了。

    陈果支着耳朵听那边的动静,听到姐姐说的是老套的一句“好久不见”,语气里的深刻含义,大概站在这里的几个人都听的明白,陈果紧张的等待着萧齐的回答,似乎等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才听到萧齐平平淡淡的“嗯”了一声,然后声音提高了一点,“宝贝,过来提东西。”

    这声“宝贝”让几个人都呆住了,陈果震了一下,强烈的欢喜从脚底迅速蔓延到头顶,让他走路都有些踉跄。他脸上闪现欢喜的神色,快步走到萧齐身边,去提后备箱里萧齐准备的礼品。

    陈家父母和陈倩这才回过神来,目光复杂的往两人身上看了看,才记起来要客气一点,连忙去帮忙拎东西。

    萧齐准备的礼品特别多,燕窝人参之类的都是给中老年人补血补气的东西,陈母道了谢,又亲自去泡茶,连着陈果的份也没落下。一屋子人表面看起来很轻松平常,但其实除了萧齐,每个人脸上都透着紧张和无措,陈父找话题跟萧齐聊天,萧齐沉稳的应对,慢慢的倒聊的比较融洽了。

    陈果坐在萧齐旁边,心里有些惴惴不安,看到姐姐给他打眼色,就跟着她一起进了房间。一进房间后,陈倩整个人都松懈了下来,脸上含着内疚,“果果,姐姐对不起你,让你受苦了。”

    陈果心里发苦,他现在不愿意面对姐姐,特别是她的道歉,这样更让他清楚的意识到自己为什么能站在萧齐身边。

    陈倩拉着他的手坐在床边的小沙发上,“上次爸妈答应的特别匆忙,连我都瞒住了,我昨天才知道这件事,果果,你放心,我会去跟萧齐说清楚的,我知道他这次是冲着我来的,他意难平,但是不能牵连到无辜的你啊,姐姐真的对你非常愧疚。”

    陈果张了张嘴,想说不用愧疚,自己非常愿意嫁给萧齐,不管是以哪种方式,他又抱持着怎样的心思。他还没说出来,陈倩又道:“他知道你身体奇怪,故意想来羞辱我们陈家,但你是无辜的,我会去好好道歉的,当年的事我也会去跟他讲清楚,果果,你有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陈果心里只觉得特别难受,摇了摇头。

    陈倩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那就好,我知道他的个x_ing,是我当年对他的伤害太深了,所以这么多年他还念念不忘,他想报复的话就冲着我来啊,扯上你是怎么回事。”

    陈果想到一种可能,心脏紧紧的拧在一起,格外难受,“大概是舍不得……”他说完这句话,看到姐姐眼中有一丝认同般的欣喜,心中顿时有些绝望。

    吃饭的时候他有些食不知味,明明母亲准备的都是他爱吃的菜,可是嚼在嘴里却什么味道都没有。陈父想跟萧齐喝酒,萧齐说要开车所以拒绝了,陈父连忙道:“喝多了可以睡在这里嘛,反正明天是周末。”

    萧齐看了一眼陈果,没有再拒绝。陈父喜欢喝酒,看到他肯陪同,脸上露出真心的笑容来,翁婿两喝了近两个小时才散,陈父直接喝醉了,嘴里喃喃的念着胡话,被陈母扶着去房间休息。

    萧齐喝的也多,但他喝酒不上脸,外表看起来跟没事人一样,只有眼睛有一点点迷醉。陈果坐在他身边,刚想去泡杯浓茶,陈倩已经端了一杯蜂蜜柠檬水来递给萧齐,“快喝了吧,不然等下该吐了。”

    萧齐将杯子接过,喝了一大口,尝到熟悉的味道,抬头看着依旧漂亮的陈倩,记忆恍惚回到了好多年前,“倩倩,谢谢你。”

    这样亲昵的一声称呼,让姐弟俩都有些怔忡。陈果感觉自己呼吸有些不畅,害怕的事情一件一件发生,前两天的甜蜜时光像一场绚丽的梦境,不过短短时日,就让他清醒过来。

    陈倩笑了一下,“谢什么啊,我……我这些年觉得挺对不住你的,但是当时压力太大了,我……我……”

    萧齐定定的看着她,眼睛眨也不眨,里面饱含的意味陈果有些看不懂,又隐约能猜测到。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上了楼回了自己的房间,似乎觉得自己再待在那里有点太不识抬举了,做电灯泡什么的,他以前早就当够了。

    他情愫启蒙的早,在萧齐从铁门外递了一个木奉木奉糖在他面前时,他抬头的那一刹那就已经陷入了情网之中,过了这许多年他都没有挣脱开来。

    当时当他知道自己一见钟情的大哥哥是姐姐的男朋友时,心里是绝望又酸楚的,那时候他喜欢看一些青春疼痛文学,学着上面的文风每天写日记,现在回头看那些字眼,都是一些难以言明的思念,别人的暗恋可能还有开花结果的一天,他从不觉得自己能等到结果。

    他爱做梦,有时候总想着自己年龄再大一些就好了,抢在姐姐面前认识那个大男孩,主动出击,不管是写情书也好,送早餐送礼物也好,死缠烂打也要把他追到手,让那双干净修长的手触碰的是自己的脸颊,漂亮的薄唇亲吻的是自己的唇瓣

    现在梦想似乎实现了,可是他为什么还是这么难受?

    萧齐跟陈倩叙了会儿旧,他喝多了酒,开始面对陈倩还有些恍惚,一会儿就清醒了过来。陈倩的话题一直围绕在自己的愧疚和不得已上,又道:“我知道你心里是恨我的,但是你可以对着我来,果果年纪还小,实在没有必要成为我们之间的牺牲品。趁现在还没有太过火,把这个错误结束好不好?如果你不满意,我可以……不管怎么样都可以……”

    未言明的话两人都知道那代表的是什么意思,萧齐看着眼前的人,跟他同岁的年龄,保养的非常好,皮肤紧致光滑白嫩,上面一丝皱纹也没有,眼睛画过眼线,也涂了眼影,嘴唇上涂着艳红的口红,整个人看起来还是那么青春靓丽。

    却跟他心里的那个人已经差了一番模样。

    他脑海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浮现出早晨陈果的模样,惺忪的睡眼,张开手臂软软的要抱抱的样子,心脏狠狠跳动了一下。

    萧齐长舒一口气,露出一个笑容来,“不用了,我已经放下了。”

    陈倩明显一副不相信的神色,萧齐却不想再跟她单独相处下去,站起身往楼上走。他不太记得陈果的房间是哪个,稍微凝神想了一下,脚步笃定的打开了其中一扇房门。

    第七章 被子下的口 j_iao,求老公用j-i巴磨s_aox_u_e

    入目是亮眼的浅蓝色,墙壁搭配的书桌和床,包括被套之类的,都是深深浅浅的蓝夹杂着白,让整个空间显得很干净。屋子里没有多余的装饰物,书柜里除了书外就只有一些动漫手办,而且都是些非常阳刚的人物,萧齐眯着眼,他不爱看动漫,顶多认识拍着篮球的樱木花道。

    陈果正陷入在软软的被子里沉睡,嘴巴紧紧抿着,眉心也发皱。萧齐靠过去,犹豫了一下,没有吵醒他,脱掉外套和拖鞋,直接挨着他睡了过去。

    五六月的天气睡午觉正是特别舒坦的时候,因为不至于太热,也不会冷,陈果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时还有些懵,然后他就看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