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小妻子(双性)

章节目录 小妻子(双性)_第1章

    《小妻子(双x_ing)》作者:向日葵

    第一章 嫁给曾经的准姐夫

    陈果刚出了实验室,就接到了他爸的电话,电话里叫他回家,说有重要的事要跟他讲。陈果听他的语气那么严肃的样子,也不敢耽搁,抓了外套和背包就往家里赶。

    学校离他家里只有二十分钟的路程,他跑了十二分钟就到了,不过因为不是经常运动,还是累得他有些气喘吁吁,站在门口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陈家的房子很大,从外面的铁门进去还要经过一个花园,再进去才是主屋,主屋的大门边立着两根很豪华的柱子,上面还雕刻着两条龙。陈果从装修的时候就很吐槽,觉得放这么两根柱子真的是活生生的土大款,一点品味都没有。不过那时候他还小,他的意见根本不予采纳,所以家里还是一派欧式的豪华装修。

    他进去后才发现家里有客人,他没敢多看,径直走到父亲和母亲身边叫了一声,然后在父亲旁边坐下。陈父脸色不太好看,摆出一副明明愁的要死还硬要挤出笑容的表情,陈果不明所以,低声问了一句:“爸,这么急着叫我回来什么事?”

    陈父干笑一声,让他看对面的客人,“果果,还认识这个大哥哥吗?”

    陈果这才往对面那人看去,那人三十岁左右的年纪,眉眼俊俏,眼神凌厉,整体长得非常帅气,陈果微微愣了一下,瞬间福临心至,脱口道:“姐夫?”

    他这两个字叫出来,倒惹来一屋子的人的异样目光,连对面那人都挑起了眉头。陈果说完后也察觉自己说错了话,连忙改口,“萧哥哥,好久不见。”

    萧齐朝他笑了一下,“好久不见。”他顿了一下,又道:“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陈果应对以微笑,想到人对自己的第一个暗恋对象,哪里那么容易忘记?他不知道萧齐为什么会来家里,虽然家里的事情他不怎么清楚,但也知道当时萧齐从陈家离开的时候是颇为狼狈的,按理来说,他这辈子都不会再踏入这扇门才对。

    他用眼神询问父母,父母的目光却躲躲闪闪的,脸色一个发青一个发白,相同的是都在蹙着眉,一副苦恼的神色。陈果弄不明白,萧齐却开了口,“我是来提亲的。”

    陈果心里一惊,睁着眼睛无措的看着他,迟疑了一会,才道:“可是姐姐已经……”

    萧齐笑了笑,“不是陈倩。”他下巴扬了扬,“是你,陈果。”

    陈果不知道萧齐和父母用了什么手段,在一周后,二十岁的陈果就成了三十一岁的萧齐的妻子,有法律认证的那种,很自然的,他们没有婚礼。

    陈父给陈果办理了休学手续,陈母帮他的行李整理好,在领证的当天晚上,陈果就带着自己的行李住进了萧齐那位于半山腰的别墅,成为他正式的妻子。

    陈果坐在主卧的地板上看着自己的行李箱有些发懵,直到有脚步声传来才稍微清醒过来。他看着身高腿长的萧齐,愣了一下,嘴巴张了张,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

    萧齐站在他面前,似乎看清了他的纠结,开口给他做了选择:“叫老公吧。”

    陈果听到这两个字,细嫩的脸颊上爬上了两朵红云,眼中含着羞怯。萧齐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我希望你尽快适应自己的新身份,这样的话,我才可能有点空闲跟陈家好好交流交流。”

    胸口的炙热在听到这句含着讽刺的话语时迅速褪去,陈果这才想到自己是因为什么原因才跟萧齐结婚的。因为七年前陈家看不起萧齐,因为姐姐陈倩在约定跟男友萧齐私奔结果又撕毁了诺言,反而让陈家将萧齐毒打了一顿,所以在萧齐功成名就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打压陈家,压到他家不得不来低头认错,赔礼道歉。

    而他,就是陈家赔给萧齐的那份礼物。

    陈果想明白了,他对着萧齐露出一个轻浅的笑容来,“老公。”

    萧齐挺意外他居然这么乖顺,盯着他多看了几秒钟,才丢下一句话,“收拾好就下来吃饭。”

    陈果不发懵的话办事效率挺快,而且主要是萧齐的卧室设置的挺好,衣柜的一边是满的,一边是空的,陈果就将自己的衣服放在空的那边,还有些小物件摆在床头和书桌上,等弄完后就下去吃饭。

    萧齐的别墅很大,比陈家的还大,但是装修是简约风的,哪里都透着舒适。他下楼的时候萧齐已经坐在餐桌边了,桌子上摆了三盘菜,一盘牛r_ou_炖土豆,一盘虾一盘青菜,看着挺不错,闻着也很香。萧齐看他下来,去厨房装了两碗米饭,递了一碗给陈果,陈果道了声谢,又好奇的四处看了看,“没请阿姨吗?”

    萧齐“嗯”了一声,朝他扯出一个笑容来,“所以让你爸爸给你休学。”

    “诶?”陈果愣了一下。

    萧齐看到他的表情,笑容真心的愉悦起来,“就是你想的那样,我娶你,需要你当全职太太,还有生孩子。”

    萧齐似乎想看到对面的人更多的惊愕或者难堪的表情,但是很惊讶的,陈果也只是愣了那一下就恢复了原状,毫无异常的吃起了饭菜,不过越吃脸皱得越厉害,像万圣节时雕刻粗糙的南瓜灯,俊秀的五官都显得有些扭曲。

    萧齐心里快慰了一点,面上却毫无表情,“怎么?不愿意?”他还在盘算着怎么说话才能吓到对面这小孩儿,却见他摇了摇头,语气难过,“你要是早一年来就好了。”

    萧齐挑了挑眉,“怎么说?”

    陈果狠狠的嚼着嘴巴里的土豆块,“那样我就不用没日没夜的学习准备高考了,亏我还考了个不错的学校呢。”

    萧齐听到这个答案,脸上露出意外的神色,心脏猛烈一跳,突然觉得眼前的人似乎非常有趣。

    陈果并没有萧齐看上去那么轻松惬意,他的紧张都埋藏在心里,特别是想到晚上就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而他讲过要自己生孩子,所以等下必然是要做那件事的吧?

    陈果拿着浴袍走到浴室的这段路程都紧张的有些同手同脚,看到镜子的时候才恍然自己的脸色竟然这么红,红的像是要滴血一般。他拍了拍自己的脸,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然后开始脱衣服。他身材瘦削,r_ou_却不少,特别是肚子上有一层软软的r_ou_,穿着衣服看不出来,要摸上来后才能感受到。他喉咙有喉结,胸口也是平的,上面点缀着两颗粉色的n_ai尖,脱掉裤子和内裤,r_ou_木奉比普通人尺寸要小一些,颜色也是粉嫩嫩的,下面围着一圈短短的黑色毛发,然后在蛋蛋的下面,隐藏的一条女x_ing才有的细缝,被两瓣花瓣温柔的包裹住,颜色也是粉嫩的,此刻正泛着s-hi意。

    陈果一直不太愿意面对自己的这个缺陷,却也是因为这个缺陷,他的出生证明上写着x_ing别“女”,到了高中才改了过来。父母曾经要让他去做手术,但被告知他身体里两套器官女x_ing的相对来说比较完整,有可以孕育生命的子宫,反而男x_ing的有缺陷,虽然能正常b-o起,但是没有造精的功能,所以如果做手术的话最好建议选择去掉男x_ing器官。

    陈果当了十几年男的,心里也认为自己是男的,一直都是站着撒尿,想到自己以后要变成蹲着撒尿的人,平日乖巧的人第一次执拗了起来,死活都不肯去医院,这件事才作罢。

    为什么萧齐会知道他有女人的y-in阜这件事?

    陈果不敢去深想,他现在只能把自己洗的尽可能干净一点,让老公享用起来更舒服一点,所以他还笨拙的灌了肠,确定两个x_u_e洗的干干净净香喷喷的,才直接穿着浴袍红着脸走出浴室。

    第二章 初夜,学习给老公的大j-i巴口 j_iao

    陈果走出浴室,看到萧齐已经坐在床上,鼻梁上架着一副金边眼镜,手上正拿着一本厚厚的书在看。陈果看到他换了浴袍,头发也有些s-hi,想必是在另外的浴室洗了澡,不禁有些窘迫,“抱歉,我占用浴室的时间太久了。”

    萧齐将书合上,唇角露出一个上扬的弧度,“没事,这里总共有五个卫生间,卧室里这个是我特意留给你单独用的。”

    陈果听到“单独”两个字,又想到浴室里那尺寸超大的浴缸,心里微微失望,脸上却没表现出来,身体有些僵硬的朝他走过去。

    萧齐一眼不眨的盯着他的脸看,他几乎能确定这个许久没见的“弟弟”还是处子,漂亮的脸蛋上泛着红晕,眼睛里水汽氤氲,像是要泛出泪花来,看着惹人怜爱。他的五官跟陈倩有五分相似之处,萧齐恍惚的总觉得像是回到了好几年前,只是陈倩总是笑的肆意张扬又灿烂,不像眼前这个人,沉静中带着一股掩藏不住的羞涩。

    他还未回过神来,陈果已经走到他面前,仔细端详着他的五官,看了好一会儿,才轻轻感叹,“你戴眼镜很好看。”

    萧齐回过神,拉住他的手臂,本来只想拉他到床上,谁知青年主动的很,上床后跨坐在他腿上,小心翼翼的坐了下去,有些不安的问:“这样会很重吗?”

    萧齐愣了一下,摇摇头。陈果才放下心来,双手有些僵硬的去搂男人的脖子,搂住后眼睛难以控制的去看那两片薄红的嘴唇,萧齐的唇形丰润,他看过它接吻时的模样,在绿意盎然的桃树下。他那时候才十三岁,本是嘴馋想去摘还未完全成熟的桃子,刚爬到树上,就看到姐姐带着男朋友过来,两人言笑晏晏。陈果有着自己的心思,没有出声打扰,反而将自己隐藏的更深一些,他听着小情侣间的笑谈,突然一切声音戛然而止,让他忍不住好奇从密叶中探出头去,就看到他们在接吻。

    俊男美女拥吻的画面非常的浪漫,陈果的心思却全部放在这张嘴唇上,看着它被液体染s-hi,看着它变得更红,看着它吸吮着另两瓣涂着艳丽口红的唇瓣。

    而现在,它们在自己面前,还是一样的饱满,一样的最能吸引他的目光。

    萧齐看他盯着自己盯了近乎两分钟,有些不解的朝他挑了挑眉,“怎么了?”他话音刚落,陈果就凑了上来,用那软软的唇r_ou_吻住他。

    陈果没有接过吻,他只是按着自己的设想将那两片唇瓣吮住,又试探般的伸出舌尖往上面舔了舔,见萧齐没有躲开,才大胆的用舌头往那唇线上面描绘,让这双一直在自己梦里出现的嘴唇好好用舌头感受了一遍。他来回舔弄,吮了有半分钟,却又不知道该怎么继续,正羞耻的想要退开,萧齐的手按住了他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灵活的舌头缠住那根犹豫着要收回的嫩舌,交缠着吸进自己的口腔吮了一阵,又顶开对方的口腔,往上颚和黏膜甚至是牙齿都舔了一遍,最后是带着它激烈的吮吻。

    陈果被动的感受他的初吻,萧齐的口腔一点异味也没有,微微有股清凉的薄荷味,他被对方渡了些口水过来,慌乱中咽了下去,自己口中的津液也被对方吸食了个干净,吻到后来他已经有些喘不过气了,萧齐才放开了他。

    分开的唇瓣间还连着一根 y- ín 靡的银丝,萧齐舔掉后又舔了舔他饱满的唇珠,低声道:“初吻吗?”

    陈果有些不好意思,点着头承认了。萧齐往他唇上又吻了吻,声音沙哑,“那我会温柔一点。”

    陈果羞红了脸,萧齐想去摘眼镜,被他阻止了,大着胆子问:“可不可以就这样做?”

    萧齐顿了一下,摸了摸他红透的脸颊,凑在他耳边,吮了吮那白嫩的耳垂,“拿什么来交换?”

    陈果被舔的脸色更红了,呼吸急促,发出轻轻的喘气声,他睁着绯红的眼眸,好一会儿才想出来,“我……我可以舔……”

    被口 j_iao的快感几乎每个男人都拒绝不了,特别是萧齐这种实际上已经禁欲很久的人,他本身并没有多少被舔的经历。他看着还像个大男孩的小妻子将他的浴袍带着解开,手都还在颤抖,在看到那已经完全b-o起的x_ing器撑起的帐篷时,微微愣了一下,但还是毫不犹豫的把内裤脱下,将那根x_ing器完全的露出来。

    “好大……”陈果即使对x_ing爱知识接触不太多,但也明白萧齐的x_ing器比平均值来说要高出太多太多了,至少比自己的大了很多。他的手有点小,握上去仿佛圈不住一般,他红着脸看了萧齐一眼,继续夸奖,“也好长,是不是有20多厘米了?”

    萧齐笑了一下,故意吓唬他,“21.5厘米,大概可以直接干进你的子宫里。”

    陈果听到这句话,脸红的更厉害了,咬了咬嘴唇,眼睛里带着羞怯的期待,完全没有一丁点害怕,“那肯定很舒服。”

    萧齐想自己的小妻子大约可能会是一个在x_ing事上非常有能力的人。

    陈果含羞带臊的看着那根笔直的有点吓人的x_ing器,上面青筋虬结,龟*像j-i蛋般大,颜色是紫红色的。陈果凑过去,试探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并没有什么异味,就又继续舔了上去。

    萧齐低头看着小妻子伸出r_ou_红的舌头舔弄着自己的y-in茎,有点大胆又有点小心翼翼,时不时的还抬起眼看他一眼,复而又紧张的垂下眼睑,像小猫喝水一般舔着他的j-i巴。

    陈果有些后悔自己刚刚为什么不用手机查一下正确的口 j_iao方式,他觉得只用舌头舔男人好像也没有多舒服的样子,神色依旧是平静的,但好在y-in茎并没有软下去。他将整根x_ing器都舔s-hi了,注意到那龟*顶端的马眼,联想到男人平常都用这里撒尿,但也只犹豫了一瞬,就舔了上去。

    唔,味道有点腥有点咸,不过他很喜欢。

    陈果几乎有些沉醉的开始舔弄着男人的马眼,将黏腻的汁液都舔进口腔里,舌头打着转扫弄着那敏感的龟*,在他没注意的时候,萧齐的脸上慢慢起了变化。

    好舒服,舒服的恨不得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