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双性人妻偷腥记

章节目录 双性人妻偷腥记_第26章

    根y-in茎吞进嘴里,嘴唇触碰到男人浓密的y-in毛,甚至几乎整张脸都埋到男人的y-in毛里,看起来s_ao浪不堪。

    王沐辰见他这么卖力的给自己口 j_iao的模样,心情终于稍稍好了一些,也不忍多让他难受,往嫩嘴里抽c-h-a了几十下之后就把整根被口水润s-hi的j-i巴抽出来,用j-i巴拍了拍叶语那红润的脸蛋,“转过身去跪趴着,老公从后面干你。”

    “啊好”叶语有些艰难的抱着肚子翻了个身,用屁股对着男人跪趴好,如同等待狗j-i巴c-h-a入的s_ao母狗一般,分开了两条腿,露出那两个s-hi淋淋的r_ou_x_u_e。

    他的r_ou_逼里还在往外淌着精水,王沐辰只是用手指随意的抽c-h-a了几下,就换上自己的粗屌慢慢捅了进去。男人的y-in茎太过粗大,每次进入的感觉都极其鲜明,叶语贪恋着这种快感,恨不得它快一点进入,狠狠摩擦着自己发痒的s_aor_ou_,把他干上高潮。

    大j-i巴入x_u_e发出“噗呲”“噗呲”的声响,后背位能进入的格外深,王沐辰的j-i巴又长,几乎不需如何费劲就能顶到那宫颈口,顶的叶语又酸又麻,很快又生出一股恐怖的快感,刺激的他摇晃着雪白的屁股,手指紧紧抓着床单,喉咙里发出 y- ín 叫,“啊太深了,老公干到子宫了好爽啊哈太深了”

    “你不就喜欢深一点吗?老公的j-i巴要是不够粗不够长,还喂不饱你吧?s_ao老婆,浪逼里又在咬老公的j-i巴了,是不是要到高潮了?”男人毫不留情的继续往里面深入,不间断的刺激着叶语的敏感点。

    “啊要到了前面要被老公c-h-as_h_è 了,老公慢一点”

    王沐辰惊异于叶语敏感的体质,他今天应该被别的男人干了三次以上吧,刚刚又被自己干了一次,现在第二次居然还这么快就要被c-h-as_h_è ,可以想象这副身躯究竟有多 y- ín 乱。他突然有些后悔自己之前的恶劣惩罚,享受着叶语如同母狗一般在自己面前撅着屁股掰着逼求肏,却偏偏不愿意满足他,只肯玩弄他后面那个s_ao屁眼,但没想到能把人逼到又出去偷腥的地步。

    想到自己现在肏的S_ao逼在几个小时前才被其他男人持续灌精,他心里就又生出一股怒气,胯下的巨木奉抽c-h-a的速度越来越快,几乎想要把这个 y- ín x_u_ec-h-a穿c-h-a烂,肏到它松松垮垮只能被自己的巨根填满。

    叶语在这样激烈的*合中再次被送上高潮,吃醋的青年恐怖异常,并没有轻易放过他,把他干到天快蒙蒙亮时才肯停下来,lū 动着j-i巴把最后一泡j-in-g液s_h_è 在他的脸上。

    叶语在担忧着客厅的x_ing爱痕迹会被父母发现中沉沉睡去。

    醒来后他身上清清爽爽的,还换上了舒适的睡衣,下身那个被使用过度的雌x_u_e并没有什么异样,伸了根手指进去,里面s-hi润又紧致,哪里像吞吃过巨大j-i巴的模样?叶语有些佩服自己身体的恢复力,好像这副身躯活该是被男人肏干的一般,不管做的多激烈,几乎睡一觉就能好了七八分。

    时间已经是傍晚,屋子里静悄悄的,一个人影也没有,只有厨房的灶上煲了一锅汤。他洗漱后妈妈就回来了,后面还跟着王小辰。叶语聊了几句才知道妈妈让他们小两口在家里多住几天,而王小辰已经答应了。

    叶语背地里问了一下王沐辰的去向,听到已经回去了的回答,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

    拔屌就走么?

    不过他没表现出来,现在小两口是和好的状态,自然要睡在一间房,叶语借口晚上会踢被子再加了一张被子。两人睡在一起睡了好几个月,而且什么事都说开了,并不会觉得别扭,反而聊天聊的很愉快。叶语八卦的追问王小辰和高寒的恋爱情况,王小辰脸红了红,温柔的跟他讲了一下两人的恋爱史。

    原来他们是一起长大的朋友,高寒的父亲以前在王家算是管家一样的存在,两人年龄相近,从小就在一起玩,读书也都是在一个学校。王小辰很优秀,高寒也很优秀,只是两人x_ing格截然不同。王小辰x_ing格温和,对谁都不错,高寒x_ing格冰冷,除了特定的人,对旁人都极其冷淡。

    王小辰从上高中开始就察觉到了自己喜欢男x_ing,但他竭力想表现的正常一点,所以想去跟女x_ing交往,到了高中快毕业时终于找到了机会,他将自己有女朋友的事告诉高寒时,被愤怒之下的高寒拉进卧室强j-ian了。

    叶语震惊的睁大眼,“强j-ian啊?”

    王小辰笑了一下,“可能算合j-ian?我其实心里是很期待他这么做的吧,小语,我喜欢凌虐的x_ing交,高寒是因为我才变成这样的。”

    “所以你是个天生的,高秘书为了你才变成?”叶语发现事实居然和他猜测的相悖,讶异不已。

    “嗯”王小辰有些羞涩的垂了眼眸,“在家里的时候玩的很疯狂,你应该也看到过吧?小语,很抱歉,我以前不太愿意承认,甚至你提出去医院治疗的时候我都明显反抗,是因为我自己知道自己的结症所在我不能正常b-o起,只有在遭受激烈的x_ing爱后才可以”

    叶语羡慕的看着他,“他对你是真爱啊,为你变成,j-i巴入珠也是为了让你更爽吧?听说做这个手术时挺难受的。老公,是不是真的很爽?”

    王小辰被他问的脸色彻彻底底的红了,轻轻的点点头,“嗯很舒服”高寒是特意为他去做这个手术的,安置珠子的位置也是能确保刺激到他的点,所以每次那根大j-i巴捅进来时,几乎只是简单的抽c-h-a,就能把王小辰干上高潮。

    叶语笑闹着去摸他的屁股,果然摸到一片s-hi漉漉的痕迹,坏笑道:“老公,你屁眼都s-hi了,是不是在想高秘书?”

    王小辰轻轻躲了几下,很是不好意思,“小语,别闹。”

    “有什么关系嘛,高秘书现在肯定在恨我吧?我闹了点事搞得他独守空闺。”叶语的手依旧停留在那屁股上,王小辰的屁股摸起来很舒服,很有弹x_ing,中间那个x_u_e眼周围有些黏液,手指很轻易的就能c-h-a入进去。

    叶语伸了根手指进去缓缓的抽送,热乎乎的肠r_ou_缠了上来,将他的手指裹的紧紧的。叶语第一次触碰到旁人的这里,颇为新奇又兴奋,慢慢将整根手指都送了进去。

    王小辰担心伤到他的肚子,并不激烈反抗,最后索x_ing寻了个方便叶语玩弄的姿势躺着,“他没有恨你,其实他心里对你是很愧疚的,毕竟我之前的行为算是骗婚。”

    “我不怪你们了,现在这样也不错。”叶语注意力全部放在那s-hi润的屁眼里,抽送了一阵后,x_u_e眼渐渐发出黏腻的水声,他突然起了坏心,抓过王小辰的手机,又去掀被子,“老公,我来拍照片。”

    王小辰愣了一下,“什么照片?”

    叶语坏笑着不说话,把王小辰的裤子扒下来,打开摄像头对准那s-hi润的x_u_e眼拍了一张照,然后两只手指伸了进去,缓缓的搅弄了一阵,弄出黏腻的汁水来,把那屁眼揉的又松又软微微张开一道小口,再拍了一张。

    王小辰已经猜到了他的心思,脸上露出无奈的神色,“小语”

    叶语朝他吐了吐舌头,又凑过去贴住他的嘴唇,“老公,把舌头伸出来。”

    王小辰乖乖的伸出舌头,叶语也伸出舌头往那s-hi润的舌尖上舔弄了一通,打开前置摄像头,把两人舌吻的画面也拍了好几张。拍完后他把手机递给王小辰,“快,发给高秘书看看。”

    王小辰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把照片往高寒的手机里发了过去。叶语终于觉得满意了,往王小辰嘴唇上重重的“啵”了一口,“这下高秘书肯定会好好疼爱你的。”

    王小辰无奈的摸了摸他的头发。两人间的相处并不带情欲,如同真正的兄弟或者最好的朋友一般。叶语白天睡多了,晚上睡不着,等了一会就有些疑惑,“他怎么没回信息啊?”

    王小辰心里也有些忐忑,“不知道啊可能睡着了吧。”

    “这么早睡吗?”叶语有些失落,突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却不是王小辰的,而是他自己的。叶语拿起手机,看到来电显示,心脏狠狠一跳。他手忙脚乱的按下通话键,“爸爸?”

    王豪的声音响了起来,“宝贝,现在方便下来吗?”

    第32章 穿着情趣服跟爸爸玩车震,向爸爸描述自己被上司玩逼的情形,被肏到雌x_u_e失禁

    外面天气寒冷,前不久才下过一场雪,叶语裹上厚厚的羽绒服,穿了一双棉拖鞋,还戴了帽子和手套,才蹑手蹑脚的下了楼。刚出楼道他就看到那辆熟悉的车,旁边站着身姿修长的男人,穿着一件深色大衣,看起来玉树临风,帅气的不得了。

    叶语连忙扑上去,“爸爸。”

    男人将他稳稳的抱在怀里,打开后车门将他带进去。车内开了暖气,一点也不冷。叶语调整了姿势,跨坐在男人结实有力的腿上,双臂揽住他的脖子。才两天没见这个人,心里就泛着想念,那个像填不饱的雌x_u_e也开始泛滥起来。

    王豪把手伸进他羽绒服内,摸着那个浑圆的肚子,“好像又大了一点。”

    “哪有那么快,我只有两天没见到爸爸而已。”

    “只有两天?”男人看着他,轻轻的叹了口气,“爸爸却觉得好像有两年没有见到我的宝贝了。”他抱紧叶语的腰,忍不住去吻他的嘴唇。

    叶语也激动的张开嘴唇接受着男人的热吻,男人虽然急切,但动作依旧温柔,只是不停的勾缠着他的舌尖吸吮,又吸食着他口中的津液,直到将他吻的喘不过气来才放开他。

    车内并没有开灯,只有不远处的路灯的光辉照进来,让他们能互相看清楚对方的脸。叶语慢慢平复自己的呼吸,嘴角勾起一个笑容,带着情欲和诱惑,“爸爸要跟我玩车震吗?”

    男人呼吸一顿,声音低沉,带着一丝沙哑,“宝贝”

    “我们玩一次好不好?”叶语往他嘴唇上亲了一下,故意道:“我之前玩过一次,很刺激的”他话音未落,男人已经忍受不住一般的吮住他白皙的脖子,一边低声问:“宝贝跟谁玩的?”

    “以前的同事”叶语仰着脖子任男人在那里留下一个又一个的吻痕,又顺从的任他将自己的外套脱掉。

    男人吻到那胸膛上,眼神突然一暗,“宝贝里面穿的什么?”

    叶语笑了笑,将胸膛挺了挺,“没结婚以前偷偷买的情趣服,爸爸喜欢吗?”

    王豪摸着那蕾丝的布料,颜色是黑色的,映衬着那肌肤如白雪一般闪亮,胸口开了两个大洞,正好将那两团r-ur_ou_露了出来,而那两个红艳的n_ai头已经挺立了起来,颤巍巍的送到男人唇边,勾人吸吮。“喜欢宝贝穿成这样,是故意要让爸爸看见的吗?”

    “嗯,是的接到爸爸电话的时候,我就在想着怎么勾引爸爸干我的S_ao逼,啊,爸爸快吸一下我的n_ai头,都快被s_ao死了”

    男人并没有直接吸住,先用手指拨弄了一阵,摸着那上面的痕迹,“还留着这么多吻痕,宝贝,告诉爸爸是被谁吸的?”

    “不知道啊哈”叶语被弄的浑身发软,情欲如同浪潮一般汹涌的袭来,让他s_ao痒难耐。

    男人往那挺立的n_ai头上轻轻吹了一口气,“是不知道、还是记不清了?”

    “啊,是记不清了不知道是沐辰还是张经理唔,爸爸,好痒”叶语忍耐不住的握住自己一边丰满的r-ur_ou_,将那n_ai头送到男人唇边,“爸爸,帮我吸一吸真的好痒”

    男人看了那艳红n_ai头一眼,终于还是张开口含了进去。

    “啊啊哈好舒服爸爸,再吸用力一点”男人的技巧并不高超,叶语却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要被他给吸出来了,全身泛着颤抖,花x_u_e里也汨汨的流着 y- ín 水,直接流到那厚实的睡裤上。

    男人轮流将他两个n_ai头吸的又红又肿,原本布满红痕的肌肤上又添了许多新的痕迹,最后更是拉扯着那n_ai头,让它从嘴里弹了出去,还发出“啵”的声响。

    叶语双目迷离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伸出舌头索吻,“爸爸”

    王豪吮住那嫩红的舌尖,给了他一个缠绵的热吻,将他的羽绒服脱掉,让那穿着情趣服的上身完整的露了出来。因为有身孕的缘故,其实那件衣服穿在身上并不是很适合,但却能激起男人更多的情欲。

    “s_ao宝贝,告诉爸爸,为什么以前就会偷偷买情趣衣服?”

    “唔,因为想穿着试试看爸爸,帮我把裤子脱了”

    叶语穿的是睡裤,很容易就脱了下来,王豪看清他下身穿的东西,呼吸又是一轻,许久才道:“真是个s_ao宝贝,就是想等着爸爸干你是吧?”

    “啊哈是的”叶语把裤子蹬掉,向男人完整的展示自己下身的风光。内裤依旧是蕾丝的,只是是开裆的,那个饥渴的 y- ín x_u_e清楚的露了出来,男人的手指一覆上去,便被沾上了一手的 y- ín 水。他两条腿上穿着黑色的吊带丝袜,触手极为光滑。

    叶语扭动着屁股,用花唇磨蹭着男人的手指,脸上泛着情动的潮红,“爸爸喜欢吗?我特意为你换的。”

    “喜欢”男人着迷的看着怀里的人,每一处都是长成他最喜欢的模样,而且深深知道他的x_ing癖,现在还穿的这么s_ao来勾引他。

    叶语唇角掠开了笑容,突然凑在他耳边道:“爸爸,我们来玩角色扮演好不好?”

    王豪愣了一下,“什么?”

    他还未明白过来,叶语已经换了一副脸色,面容上含着委屈和推拒,身体也挣扎了起来,“啊,爸爸,不要碰儿媳,老公知道会骂我的,我不能不守妇道跟公公乱*。”

    王豪怔了一下,瞬间明白他是在玩什么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