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摄政王府的性福日常(1v1,高H,甜宠)

章节目录 王爷勃大茎深(一)误用求欢膏(情节)

    王爷勃大茎深一误用求欢膏

    成亲后,陆宸有了空就和自己的新婚娇妻欢爱。祝瑶初尝情欲,常常半推半就地被他压在身下肏的淫水泛滥。

    新婚第三日回门是习俗。陆宸和祝瑶从祝家回来时已然半醉,祝瑶扶着他,皱着眉头轻斥道:“怎么醉成这样”

    “瑶儿莫怪。”陆宸仗着酒意靠在娇妻怀里,吐息间的热气全喷在祝瑶脖颈上,眯着眼笑道:“回门酒为夫自然要多喝几杯。”

    祝瑶唤人端醒酒汤过来,一面要推开他,陆宸偏偏抱着她的腰,耳鬓厮磨一般说道:“瑶儿,你知道酒后该做什么吗”

    见娇妻望着他,他邪笑道:“乱性。”说着拉起娇妻回到新房。

    一口喝下醒酒汤,就搂着娇妻上床去好一番疼爱。直到把她的蜜穴肏得红肿求饶才勉强放过她。

    给娇妻擦拭完,吻着她的背与她温存。这时门外侍卫禀报道,边关奏折。

    陆宸交代娇妻“瑶儿,床边有消肿膏,自己涂。为夫忙完政事再回来陪你。”然后去了书房。

    祝瑶躺在床上渐渐呼吸平稳,才爬起来打开床头的暗格拿出药膏羞涩地涂在蜜穴口,感觉蜜道里也有些刺痛就用手指挖了一些药膏伸进蜜穴里面均匀涂在褶皱上,又涂了一些在红肿的乳尖上。这个大色狼,总是含住她不放吃奶一样吸吮。祝瑶羞愤欲死,涂完药膏就躺在床上休息,不知不觉睡着了。

    半梦半醒间,祝瑶觉得痒麻难忍,她扭着腰夹起腿,好难过,手无意识抚上自己的胸部摸起来碰到乳尖,“嘶...”好痛,却减轻了一些痒感。

    她睁开眼睛坐起来,看到自己的蜜穴流出水来。她睁大眼睛...

    怎么回事

    她失措的眼神扫向门口,夫君还没有回来,她不好意思问别人。躲回被子中抓着床单强迫自己忍着。

    越是想忍,注意力却被蜜穴处吸引,忍不住缩了一下感觉更湿了,她脸红的能滴血,乳尖上的痛褪去又痒了起来。她啜泣着在被子里坐立难安,扭着身子时不时夹着腿翻身。

    陆宸处理完奏折,回到卧房,想着娇妻快步走向床边掀开床幔。

    “瑶...”只见薄薄的丝绸被子上显出一个女人的身体形状,女人紧闭着双腿扭着腰,私处被子渗出水渍,胸部剧烈起伏着......女人翻了身露出如墨的发丝。

    陆宸只看得口干舌燥,掀起被子忍不住扶着娇妻的腰肢,哑着声音问道:“瑶儿,你怎么了”

    祝瑶见到夫君回来,湿润的眼睛望着他。“我...”应该怎么说

    见到娇妻显然哭过的样子,陆宸把她裹着被子抱起来放在自己怀里,“怎么哭了”

    “我...那什么...”

    “什么我之前弄痛你了”是因为这个哭吗

    祝瑶坐在他怀里扭捏着,“我...就是...”

    陆宸的手摸上娇妻的胸,耐心的问着“是什么”

    “嘶,痛。”祝瑶皱着眉,想要推开他的手。

    陆宸打开被子见娇妻乳尖红肿着。

    “怎么没涂药这么久你都忍着痛难怪要哭了。”

    “我涂了呀。”祝瑶随口敷衍他,她痒麻难忍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告诉他,根本没心情和她讨论涂药的事情。

    感觉大腿湿了,陆宸眼神一闪,抱着娇妻长臂一伸打开暗格,问道“你涂的是哪一瓶”

    “只有一瓶啊,左边那瓶是空的。”祝瑶指着药瓶说道。

    陆宸吻着她的小嘴“对不起,消肿膏上次用完,新的在我书房,我忘了拿过来。”

    “那这瓶是什么”

    陆宸吻着她的锁骨“这瓶是...求欢膏。”

    听到名字,祝瑶脸更红了,“你放这个在床头做什么”

    “怕你承受不住为夫,准备给你养身子用的,没想到瑶儿的小嘴弹性十足就放置在一边了。你刚识得情爱,蜜穴就算没有受伤也经不起过多的抽查,我准备过几日再给你用的。”

    见娇妻瞪着自己羞愤的样子,他忙道歉“是为夫的错,你在这里等等,我去拿消肿膏。”说完揉了一下她的臀瓣,把她放在床上,一个闪身出门了。

    想起自己给自己涂了春药,祝瑶气的捶床,下面更痒了。钻进被子里不愿意出来。

    很快陆宸拿着瓷瓶回来,见娇妻又缩回去。

    抓着被子想给娇妻涂药,但是娇妻紧紧抓着被子不愿意出来。他怕伤到她只能轻轻拽着被子劝着“乖,先出来,涂完药再回被子里。”他自信她忍不了多久了,所以哄骗着她。

    祝瑶还是不松手,让她一辈子躲在这里吧,她不想见任何人。

    陆宸玩味的笑着,瑶儿撅着小屁股抓被子的行为好可爱。

    他的手拽住祝瑶脚边的被子掀起来,“那为夫先给你的小嫩屄涂药了。”

    挖出消肿膏轻轻涂在娇妻的蜜穴口。被清凉的药膏弄的更痒了,祝瑶情不自禁用蜜穴够着他的手指。

    陆宸邪笑着。祝瑶的声音传来,里面也涂。

    他没听清楚“什么”头凑近娇妻的小脑袋附近。

    “我里面也疼,所以我把那求...求...药膏也涂里面了。”

    如此说来她蜜穴口到深处都痒了陆宸丹田一阵酥麻,身下的巨物听从召唤苏醒了......

    又挖了一些药膏,陆宸温柔的把药膏推进去,用手指在内壁旋转一下。

    “唔...”祝瑶咬着唇抑制着声音。但是蜜穴对陆宸是诚实的,此刻蠕动着吐着汁。

    陆宸眼神黯下去,继续掀着被子,瑶儿奶头还肿着,得快点涂上药膏才行,“别躲了,都是为夫的错。”

    蜜穴刚被他用手指插进去,祝瑶自暴自弃的松开被子,转过身来。

    陆宸一本正经的在娇妻整个乳晕和乳尖都涂上药膏。好似谪仙般正人君子。

    祝瑶的乳尖舒服的直颤抖,低着头不看他。涂完就缩回被子里把自己盖的严实。

    “你去忙奏折吧。”娇音闷闷地。

    “我忙完了,在这里陪你。”陆宸褪下衣衫,躺到床上搂着不敢露面的娇妻,隔着被子眼神中笑意漫延。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