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B L 同人 > [阴阳师]给大佬递火

章节目录 第65章

    只剩下骨头渣了呢?”

    黑晴明攥住她的手。

    “你扯疼我了。”八百比丘尼用另一只手取下内丹,往前一递:“要不我还给你,你自己想办法把他弄出来?”

    黑晴明放下手,八百比丘尼这才笑了,她伸出手,凤凰从天而降,叼起内丹。

    “放下!”

    虚空中一声大喝,许君骑着黑豹凭空出现在屋内,扔出的妖刀化成人形一把捧住内丹。

    八百比丘尼猝不及防被许君撞到在地,伸手一挥,蓝色的光随即将许君弹开。

    黑晴明扶住他,满眼紧张:“你没事吧。”

    “没事!你你你干嘛把内丹给她?”

    “他怕你被吃得骨头渣都不剩,这才求我救你出来。”八百比丘尼翻身站定,她扫了眼躲在后面的源稚名:“连个畜生都搞不定。”

    许君安慰似地挠挠黑豹下巴:“以后跟哥走,吃香的喝辣的,还不用被人骂。”

    说完他起身:“把晴明的内丹给我。”

    八百比丘尼:“做梦。”

    下一刻她双手举过头顶,蓝色风暴在手尖汇聚,浓雾夹杂着腥臭弥漫整个内厅。

    许君一看这架势:“该不会是……”

    八岐大蛇瞬间挤塌整个屋子,房檐不堪重负砸在地上,许君骑着小黑直奔晴明而去,好在在他赶到之前,纸人们已经替晴明挡掉了掉落的砖块。

    许君刚挨上晴明冰凉的手指,就觉得身后一阵劲风划过。侧眼,三角型的蛇头朝他袭来,红色的信子就要挨上他的脸。

    黑豹跳起一爪子拍向八岐大蛇。

    许君:“干得漂亮!”一边将晴明从屋内拉出来。

    “黑晴明,快召式神啊!”

    黑晴明的脸此刻真的很黑:“说了我很虚弱了!招不出来!”

    许君一刀砍向蛇头,抽空回了句:“啊,真没用。”

    八百比丘尼站在八岐大蛇旁,手轻抚着蛇身,笑:“你不知道吗?离开内丹,黑晴明根本活不了多久。”

    许君身形一顿,什么意思?

    他转头看黑晴明,后者的脸在夜色下看不清楚。

    “小心!”

    风声从身后袭来,许君勉强转身躲掉,但仍被那股劲带到地上,胸肺剧震,疼得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他在虚空中早已消耗掉自己的元神了,能活到现在还不是靠着内丹撑着?先下内丹离体,你觉得他能活多久?”

    “当然,本来也不至于这么惨的,还有一样东西同样能支撑他,”八百笑:“你肚子里那颗妖种。”

    “本来我两约定,等他拿到你的妖种,就把内丹给我,可惜他实在太没用了,囚禁了你那么久,竟然一直没下手。”

    许君茫然地去看黑晴明,后者一直站在原地。

    “还真是让人感动呢。”说道这,八百比丘尼漂亮的脸竟有一丝扭曲,她的不到的东西,总是让这个人轻易得到了。

    不给许君思考的空间,八岐大蛇向他袭来。

    许君就地一滚,起身拉着黑晴明就跑:“你傻啊,站那不动。”

    “小君……”

    “别废话,先干掉那女人,我真的是烦死她了。”他站定,用妖种的力量张开结界。

    “真的没办法召唤式神?”

    黑晴明:“我灵力流失的太快,大约还有一成。”

    许君咬着牙,难道今天就交代到这了?早知道来之前就请冥王一起来好了,总好过孤军奋战。但依照冥王沉溺游戏的尿性,恐怕也不会来吧。

    游戏、游戏!

    许君想到这,脑内顿生一计,既然黑晴明召唤不出式神,那么他们就把八百比丘尼引到式神那不就行了。

    如果他没记错,之前式神们可是一直住在游戏里的。

    “把他们引到游戏里?”

    黑晴明:“她已经拿到了内丹,怕是不会轻易跟你进游戏的。”

    许君站起身:“八百比丘尼,你想不想要妖种?”

    八百比丘尼笑:“你真当你那妖种是什么宝贝,人人都想要吗?”

    许君:“别人我不知道,但你一定是想要的。”

    八百比丘尼咬着唇,只听许君道:“如果你不要,在你稳赢的情况拿着内丹直接走就是,何必又招来八岐大蛇。”

    许君其实也是瞎蒙的,但越说越觉得有道理,再加上八百比丘尼确实没有反驳他。

    仿佛已经看透了一切。

    可把他牛X坏了,叉会腰先:“你要是想要,就来取呗。”

    说完拽着晴明从黑晴明布好的结界进入游戏,连忙去了式神录:“酒吞,茨木!别睡了快起来打架了。”

    山兔揉着眼睛:“怎么了?”

    话还没完,便见世界频道疯了一样的刷屏:

    玩家甲:BUG吗?

    玩家乙:八岐大蛇出现在探索界面?

    玩家丙:会不会跟章鱼一样?爆金币?

    玩家丁:更新预告里没说啊。

    叮!——系统公告:亲爱的阴阳师们,由于出现不可预见问题,十分钟后紧急维护,稍后寮办会补偿大家哦。

    玩家:辣鸡游戏,迟早药丸。

    许君在世界频道疯狂刷屏:“大家别听GM啊,我刚刷大蛇了,掉6号位暴伤啊!大家快打啊!”

    于是一波人轰隆隆去刷大蛇,最终大蛇败在人民币玩家一拳八万血的脚下。

    八百比丘尼:特么的都是套路。

    她转身从游戏中出来,抓着内丹便准备闪人,她转生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本打算拿到妖种快速帮她融合内丹,但眼下来看,一时半会恐怕是不行了,反正黑晴明时日不长,晴明又昏睡不醒,等他们都不在了,许君自然无法命令式神,那时她再来取也不迟。

    想到这,她便不再多做纠缠。

    回到现世,残败的屋檐下,凤凰躺在地上哀叫,似乎受了很重的伤,八百比丘尼脚步一顿:“谁?”

    源稚名从断墙边绕出来,手中赫然是晴明的内丹,他举起来:“你要跑吗?”

    八百比丘尼垂眸:“倒是小看了你。”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晚上去看了绣春刀……

    所以……我错了大哭TAT

    第94章 源稚名

    鲜红跳跃的内丹被源稚名一把捏碎:“想不到吧。”

    八百比丘尼脸色一变:“你到底要干什么?”

    源稚名甩了甩手:“我不过是个小人物, 你还有晴明,黑晴明, 甚至连许君也从未把我放在眼里。”

    “关键时候被我坏了事,一定很惊喜吧。”

    八百比丘尼眼神一暗,事情发展到现在,已与她预想的差十万八千里, 实在没有再磨下去的必要, 但她还是不死心, 脑子飞快转着, 或许还有别的补救方式:“你根本不喜欢晴明……他只是个幌子?”

    “不,我喜欢他。”

    源稚名垂下眼, 但那又怎样, 那人眼里永远不会有他的:“但比不上我源氏一族的荣耀。”

    安倍晴明的光芒太耀眼, 即使在源氏最为鼎盛的平安京时代,也不及其分毫。这个光芒一直影响到现代, 即便这几代安倍家连一个像样的阴阳师都没有, 也仍被奉若神明。

    他从小到大, 背负着父亲的期待, 家族的兴衰, 一直勤勉,丝毫不敢行差踏错,然而,明明比他差的人却得到天皇的宠信,只因那人姓安倍。

    那些得祖上庇佑的人终将被他踩在脚下, 他坚信被晴明光环所支配的时代终将过去,源氏一族在他的带领下得到天皇的重用。

    然而他多年来的期望却被晴明的出现碾得粉碎,安倍晴明竟然活了。

    他假意接近,一边被吸引一边又暗藏祸心。内心也曾有过煎熬,如果那人的目光在他身上停留过,或许他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只是晴明从没看过他。

    与八百比丘尼合作也是一时兴起,那个蠢女人为了得到内丹不惜一切,他伺机夺走,也不失为一个方法。

    八百比丘尼:“还是男人的心狠,我以为你至少也对晴明有情。”

    他们都知道在晴明重伤的情况下,内丹对他有多重要,她不过是想借去用一用,但源稚名竟然要他死。

    游戏内,许君刚准备追八百比丘尼,黑晴明却忽然拉住他的手。

    “怎么了?”

    “说了我很虚弱的。”

    许君心里急:“大哥,你别在这时候掉链子啊。”

    黑晴明拽着他拢了他耳边的头发:“跑不动了,给点妖气呗。”

    许君还没反应过来,被按着后颈亲了下,一时间脸上一红,都什么时候了这厮还占他便宜。

    他没好气的把黑晴明推开:“你不走我走。”

    黑晴明笑得有些虚,身上的黑雾散开来:“真没力气了。”他握着许君的手递给他一张黑色的符纸。

    “收好了,万不得已时可以召唤式神。”

    许君接过:“那你在这休息下,我先出去,记得藏一藏,万一一会让别人看见,把你当BOSS刷了那就亏大了。”

    “嗯。”

    许君觉得他有点怪怪的,但心里着急,并没有多想,把符纸往怀里一揣,拖着晴明直接跳出游戏。

    哪里还有八百比丘尼的人影?

    许君扶着昏迷的晴明靠在一边,这才摇醒地上的源稚名:“你怎么样了?”

    源稚名看起来伤得不清,说话断断续续道:“八百比丘尼她……吞了内丹,朝凤凰林去了。”说完便昏了过去。

    许君挺无语的,没见过这么失败的笑喽啰。

    他起身追了出去,蓝色的血迹蔓延在鲜绿的苔藓中,看不真切,许君沿着血迹转身,忽然发现地上蓝光一闪。

    这是……冰凤凰?

    凤凰唉叫着在地上挣扎,原本光亮的羽毛变得灰扑扑的,翅膀扭曲拍打着地面,似乎十分痛苦。

    下一刻,淡蓝色的火苗窜起,空气中到处都留存着一股烧焦了的味道。

    火焰将凤凰完全吞噬,火球般的凤凰痛苦地到处乱飞,许君循声望去,只见八百比丘尼身上满是火星,翻滚着朝远处跑去,惨叫声不绝于耳。

    她……

    许君忽然反应过来,转身朝屋内奔去。

    八百比丘尼如果真的吞了晴明的内丹,那么便可以利用天象更改浴火重生的时间,也就是说她不可能现在转生。

    源稚名在撒谎!

    破败的残垣下,源稚名一步步爬向晴明,他身上的伤并不是假的,八百比丘尼给了他沉重的一击,不过那又怎样,她还不是没有得到内丹。

    晴明安睡的眉眼这么美,让他有些恍惚,他第一次得以窥见他容貌的时候,是在家里的书房。那是祖父的画,画中人眉眼满是清冷,但仔细看却能瞥见眉梢间的一丝柔情。

    他知道祖父在画艺上有很高的造诣,但除了那副画之外,从没见过祖父其画的其他人像。

    一瞬间,仿佛窥得了什么秘密一样,也许是从那时起,他便对这人有了不一样的想法。

    后来见到真人,才发现画不及其人的万分之一,天人之姿或许才能形容其一二。

    他握住晴明指节分明的手,却发现掌心里是与别人的契印。

    这个男人再怎么优秀,也不属于他。

    那是不是可以就这么毁掉呢。

    “住手!”

    许君踏进屋内,心神俱裂!妖刀脱手而出直直没入源稚名胸口。

    但已然来不及。

    即使源稚名的手已无力的垂下,刀锋还是没入晴明的胸膛,在曾经他给予的伤痕下,又添一笔。

    许君瘫倒在地上,全身的力气被抽空,脑子一团乱麻,不,不会这样的,一定可以救活的。

    他抖着手抽出那张黑色的符咒,黑雾缭绕在空中,久久汇聚成一个人影,那人明明笑得邪魅,眼神却带着一丝不舍。

    黑晴明的声音空旷,缥缈,他轻轻抚着许君的脸:“骗了你,对不起。”

    许君茫然地看着他,不是说好了可以召唤式神的吗?为什么为什么?

    “我的力量早在内丹被取出后就开始流逝了,本以为能多撑一会,没想到那么快就不行了。”

    “小君……”

    黑晴明的眼眸由黑色变为淡蓝:“我一直都看着你,在你不知道的地方,不曾注意的时间里。”

    “不要讨厌我……”

    风吹走最后一丝黑雾,一切都仿佛不曾存在过一样。

    许君的眼里没有泪,只剩空洞。晴明的尸体就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他却伸不出手了。

    血撒了一地。

    “呵,你到底喜欢晴明还是黑晴明?”

    “还是两个都喜欢?”

    源稚名拔出胸口的刀,鲜红的血溅了许君一脸。

    “你一边讨厌他,一边又享受他带给你的一切,转身又觉得辜负了晴明……”他喘着粗气,撑着那把木刀晃晃悠悠站起身:“你很喜欢他们玩弄你吧?嗯?”

    “还真是下贱。”

    许君夺过妖刀,源稚名应声而落,倒在地上。

    他笑,血染红了牙齿:“怎么,要杀我?你身为天师,理应知道杀人是重罪。”

    是,杀人是重罪,所以他刚才那一刀才有所犹豫,只是擦着心脏过去,并未伤及要害。

    但……是罪又如何,他犯的罪他来赎就好了。

    刀尖对上跳动的心头,许君木着脸,直直戳了下去。

    眼前一片红色,血腥味与怨气萦绕着他久久不肯散去,血雾后冥王惨白着脸说:“我来晚了,你终究还是走上这一步。”

    他被收押在冥府最深的炼狱中,身上的筋骨全部被打断再愈合,日复一日。

    孟婆来过几次,劝他饮忘川水,入酆都,但丝毫没有回应。他也曾向冥王抱怨,得到的是冥王木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