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辣激情 > 重生:病娇孽徒又黑化了

白子琰夜荒小说-小说(57)


重生:病娇孽徒又黑化了 作者:作者:文黛
白子琰夜荒小说小说(57)
话是这么说的,他其实只是不想看到夜荒的眼泪。
好在对方这一次是格外的听话,用最快的速度擦干净了的才刚刚涌出来些许的眼泪,夜荒用力的点了点头。等重新看向白子琰的时候,他脸上已经绽放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他说:师尊,我发誓,我以后一定向我保证的那样,我再也不会骗你了,也不会做让你不开心的事情了。所以咱们两个就好好的在一起,你也别再躲着我了,好不好?
不好。白子琰否定的干脆利落。
夜荒愣住了。
不是已经和解了吗?为什么还要拒绝他?
他一时间有些摸不清白子琰的思路,委屈巴巴的看着白子琰,他觉得自己简直要可怜死了。
好在只是几秒钟的沉默过后,白子琰就忍不住噗嗤的笑了出来,他说:当然不能好好的在一起,因为你除了我道侣的身份之外,还有一重身份是我的徒弟。所以至少在门派里,其他人的面前,你得给我表现得规矩一点。就像是小兔子平时表现的那样就可以,不要显得太过亲密,让其他人产生误会。
夜荒眨眨眼:所以咱们两个之间的关系,还是不可以告诉别人吗?
白子琰竖起眉毛,又敲了一下他的脑袋:当然不可以告诉他们,你别得寸进尺。
夜荒嘿嘿一笑。
罢了,能有一点进步,他就已经非常的开心了。就像是白子琰说的那样,做人应该学会知足常乐,不能得寸进尺。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又重新笑了起来。
这一次是发自内心的放松,夜荒提了一晚上的心也总算是放了回去。
白子琰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夜荒在一旁问道:师尊,我现在还需要回去医馆躺着吗?讲道理来说,三师兄给我的那一下,不应该这么快就恢复才对。
白子琰撇了撇嘴,心说这么重要的事情,你现在是想起来了。
一晚上都没有在医馆待着,现在再回去,多多少少有些欲盖弥彰的感觉。就算是医馆的陈卜丰不是一个好事的人,这种事情让别人看到,也多少有些说不过去。
摆了摆手,白子琰说:用不着回去了,如果有人问到的话,就说是我给你涂了些灵药,让你提前恢复就是了。
毕竟这修真界里好东西多了去了,每一样到底有什么功效,大家也都说不清楚。所以这个理由非常的合适,也绝对不会让别人想太多的。
夜荒用力的点了点头,果然师尊还是最宠他了。
白子琰继续道:不过就算是这样,你也老老实实的在屋里躺上一天。今天最好是哪儿也不要去了,就算是神药,也不应该让你恢复的有这么快,该装的样子还是要稍微的装一下。不过这种事情以后,我不希望再看到。尤其是对付同门,居然用这种方式给我使苦肉计,你还真能想的出来。
夜荒嘿嘿一笑,略有些尴尬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白子琰瞪了他一眼,就打算起身出门。
夜荒赶忙追了过去:师尊,你这是要去哪儿呀?
去给你锻剑,白子琰说:虽说小兔子和狼崽子变成了一个人,但是你手中拿的那把剑中,也到底是不如这把。那块石头确实是上品中的上品,如果能用它给你打上一把剑,你以后会变得更厉害的。
夜荒听到他的话,只觉得心里面一阵柔软。
那种温暖又让人幸福的感觉冲的他有点儿失去理智,伸手过去抱住了白子琰,蹭到对方耳边,他小声问道:师尊,虽然我非常的开心,但是锻剑的事情,要不要明天再说?
为什么?白子琰有些不解。
夜荒笑声又更低了一些,他说:咱们两个算是重归于好,难道不应该做点什么,稍微的庆祝一下吗?
第139章 不只是你一个人在努力
庆祝个屁!
白子琰毫不犹豫的给了夜荒一下,然后趁着对方揉脑袋的时间,他头也不回的转身走了。
夜荒可是委屈死了,坐在房间里看着人远去的背影,为了不惹人生气,他也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乖巧的不敢再跟出去了。
两个人都以为,他们安排的这么妥当,应当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可让他们都没想到的是,白子琰才刚刚离开没多长时间,屋子的房门就被人从外面敲响,陈明斐的声音传来,他说:小师弟,我刚刚去医馆,看你不在里面。陈老说你有可能回来了,你在屋里吗?我带你三师兄来给你道歉了,你别害怕,他今天绝对不会再欺负你了。
听到这声音,还有这个热情的台词,夜荒就觉得无比的头疼。人家都已经上门来道歉了,自己如果再拒绝的话,就显得气量实在是太小了。
叹了口气,夜荒先是把自己的身材又缩小回了小兔子的样子,然后整理了一下衣着,让自己看起来狼狈一些。确定没有问题了,他才走到门前,打开房门看向外面。
果然就像是陈明斐说的那样,除了他之外,还有昨天打伤夜荒的那个李青。但是夜荒也能看得出来,这明显就是陈明斐强迫着对方过来,要不然李青脸上的表情也不会难看成这样的。
见到夜荒出来,陈明斐立刻到了他面前,一脸关切的问道:阿荒,你感觉怎么样?昨天那个情况,确实是把我吓了一跳。如果不是你一直反对,我肯定会留在那里,和师尊一起陪着你的。
夜荒摆了摆手,他摇摇头说:大师兄你不要太担心了,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伤口的问题,师尊已经帮我处理好了。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所以就不需要再在医馆里面待着了。
大师兄,你看我就说了不需要太担心吧。听着他们两个之间的对话,李青忍不住摇摇头,他说:昨天我打的时候就有感觉,我绝对没有把人伤的那么严重。所以
所以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觉得我们的小师弟在演戏?陈明斐一脸愤怒的问道。
李青张了张嘴,这一次他没敢回答。
虽然他真的很想说,他心里确实是这么想的。他就是觉得夜荒是在演戏,可是也确实是他动手伤了人,以至于这种话他自己说出来相信,别人是绝对不会信的。
李青深知这一点,也同样知道他们这个大师兄脑子不太好用,还犟的不行。所以干脆放弃了解释,朝着夜荒虚伪的抱了抱拳,他说:小师弟,昨天的事情确实是我不对,是我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忘记了咱们同门之间的情谊。以后一定不会发生同样的事情了,所以我也希望小师弟不要跟我计较,咱们还是同门,平时还是要多多照应。
夜荒心里想到的全都是拒绝的话,一点儿都不想跟这些无效人类互相照应。毕竟愿意和他们见上一面,也完全是看在了白子琰的面子上。现在第一面给双方的印象都这么差,他是真的不想再和这些人有什么过多的接触了。
可惜他也知道,白子琰肯定不会这么觉得。
和白子琰一样,他这个大师兄也同样不会这么觉得。
所以再三思索,就算是心里有一百个不情愿,夜荒也终究还是撇了撇嘴,做出了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摇摇头说:三师兄这样说,就实在是太见外了。你们都是我的师兄师姐,我怎么可能会跟你们生气?况且这一次的伤确实是不怎么严重,我说话也确实是有点冲了。我也得给你道歉,咱们还是师兄弟,以后互相照应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啊。
两人对视一眼,然后露出了相同的、敷衍的还假的不行的笑容。
他们其实都很清楚对方心里在想什么,只有一旁的陈明斐看不明白,还哈哈笑着拍了拍两个人的肩膀,做了一个总结,他说:就是应该这样才对,大家都是同门的师兄弟,哪有什么过不去的仇啊!
夜荒和李青对视一眼,都冲着他们这个脑袋不太好用的大师兄露出了笑容。两个人纷纷附和,明显是想让这场无聊的见面赶紧结束。
可是让他们谁也没想到的是,陈明斐居然在停顿了一下之后又继续说道:既然你们两个人都和解了,小师弟的伤口也没什么太大的问题,那要不要再跟我去见见你其他的师兄师姐?他们因为昨天的那件事,也确实是很担心你。大家都想知道一下,你的情况怎么样了呢。
夜荒嘴角一抽:这就不必了吧?我伤口虽然是上的药,但还没有好彻底。师尊他让我好好的在这里休息,我也不敢不听他的话呀。
陈明斐摸了摸下巴,觉得夜荒说的好像是有点道理。于是点了点头,他选择了让步道:那既然是这样,小师弟,你就好好的休息。等你恢复过来之后,我再来找你。说实话,我也想找你好好的切磋一下呢。
可是我一点儿都不想啊!
夜荒在心里不停的吐槽,陈明斐倒是心情愉快的带着李青离开了院子。
等到两个人完全离开,夜荒才收回了看向门口的视线,抬头看着头顶的蓝天,思索着那些无聊的、可似乎又必须要做的事情。
就这样一直到下午白子琰回来,夜荒还在院子里坐着没动。
挑眉看了看他,白子琰开口问道:我让你一个人在这里休息,你是又开始想什么坏主意了吗?
那当然没有,我都已经给你保证了,以后你说做什么,我才做什么,那我还能有什么坏主意啊?夜荒听到白子琰的声音,脸上的表情立刻就换了一个样子。堆满了讨好的笑容,他说:师尊,今天的锻造进行的不错呀?看起来你心情挺好的。
白子琰点点头:确实是比较顺利,那是个好东西没错。不过我比较关心的是,你刚刚在想什么?
夜荒挠挠头:我只是在想,我到底有没有必要去维持,我和师兄师姐之间那些无聊的关系。
当然是要维持的。白子琰说:那些也不是无聊的关系,是对一个正常的小徒弟来说,非常正常的关系。你不是一直想要变成小兔子吗?那就应该像小兔子一样,有一个正常的生活才对。如果你做到了,你就算一直留在我身边,也不会有人说什么的。
夜荒眼睛一亮,随即却又暗了回去。他说:可是就算是我保持了小兔子的样子,咱们两个之间的关系还是得保密。那就没有什么区别了,不是吗?
不是的。白子琰否定了夜荒的话,他说:阿荒,你要记住一件事。从我答应和你做道侣的那一刻开始,就不只是你一个人在努力了。
第140章 全文完
白子琰这句话说的实在是太过隐晦,夜荒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等明白了对方是什么意思,他立刻瞪大眼睛,满脸不可置信的说道:师尊,你这是打算昭告天下,让那些老东西全都知道,你和你徒弟在一起了?
怎么可能那样做!白子琰翻了个白眼,他说:这种事情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改变的,但是我会用我能做到的方法,让他们慢慢接受。我知道你之前想的是什么样,你想杀了所有站出来说不支持的人,然后让剩下的人被迫接受。可是那样做的话,你还有回头的机会吗?你怎么可以保证自己永远都是最强?一旦有更强的人出现,你就是所有人的敌人。到时候又该怎么办?
他一口气说完,眉宇间写满的都是忧虑。
夜荒听得出来,白子琰是真的在担心他的。
可是他担心的这些问题,在夜荒看起来又都不是什么问题。
摇了摇头,夜荒笑道:师尊,其实在这方面,我一点儿都不想逼你。或者说让不让其他人知道咱们两个人的关系,对我来说并不是那么的重要。我爱的人是你,我想要好好的过一辈子的人也是你。既然和别人没有任何的关系,那他们知不知道,其实也都无所谓的。
白子琰皱眉:但是你不是很想在大街上跟我牵手,在别人找我麻烦的时候,以道侣的身份站在我面前吗?
确实是很想啊,夜荒笑了笑说:但是如果从长远角度来说,以徒弟的身份做这些事情也没什么不好。总之我是觉得,师尊你答应和我在一起,对我来说就是最完美的事情了。别的我不想奢求,毕竟人啊,要知足常乐。
白子琰看了看他,终究是轻叹了一声。
罢了,未来的路还很长,夜荒能想通这一点,已经是进步很大了。
至于之后的事情
他们两个人一起努力,总归会有好结果的。
全文完
恋耽美
白子琰夜荒小说小说(57)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