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辣激情 > 成为厨神要从养猪开始

美食格格党-美食笔趣阁(58)


成为厨神要从养猪开始 作者:作者:一击
美食格格党美食笔趣阁(58)
后面的话阿q没说完,被大红姐的死亡视线盯的咽了回去。
对了南洲,上次电影一起合作的女二亲自来找我要你的联系方式。大红把视线从胳膊肘往外拐的小助理身上撇回来,转头和霍南洲说。
霍南洲头也没回:合作完了就结束了,有什么加联系方式的必要吗?不给。
他以为又是那些想要攀上来的狂蜂乱蝶,直截了当的拒绝。
额不是。她说想要林棣棠的联系方式来着,但棠棠嘛你知道,除了店里就是家里,找不到认识的机会,看你帮人家拍了好几条零食广告,才来试试看你这里有没有突破口。大红说完,像是在憋笑,猛地低下头:看来咱们大明星的抢手程度也就一般~
旁边的阿q更是直接噗嗤出了声:哈,之前铃铛姐也找我问了林小哥电话号码呢,我骗她说不知道来着。
要棠棠的更不给!霍南洲用力拉了两下领口,觉得百万高定还没他洗猪圈时穿的老头衫舒服。
这些人哪是想要林棣棠的联系方式,她们更想要洗手作羹汤的小林老公!全都在想屁吃!
唉唉唉,这是不是快要结束了?林哥关小火了。还有倒计时十分钟,东道主国家率先接受评测,按照拼音来排,应该是第三个上台!这时间掌握的刚刚好~阿q发出激昂的鹅叫。
镜头里的林棣棠把蒸锅下的火关小,去收拾台面,剩下的面粉收拢、单独放到小碗里;食材没有多的,只有几个盆盆碗碗要洗;干净的抹布从里到外擦上一遍,整洁如新!
他是大热门,不知被多少双眼睛紧盯,看这还有闲心收拾桌面的样子,让不少人慌了手脚。
叮!比赛结束,请各位选手停手。穿着立领中山服的评委按下金色的比赛结束按钮,环顾场内,用鹰眼扫描着、看有谁不听话。
边圆好不容易赶在最后一刻给自己的成果盖上了盖子,尘埃落定时,她攥紧了手指头,左抠抠右挠挠,紧张的直想抖腿。
她是第一个接受评判的选手,平时也就算了,此时此刻却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东道主国的脸面,万千观众都在看着,自己丢人就丢了,万一把师兄拉下水,接下来的几十年里,怕是要被钉在耻辱柱上
想到这,边圆直接用腿在料理台后原地抖出了一场踢踏舞。
cn边圆,作品:锤丸。
带有暗龙纹的金色盖子被掀开,露出一个约莫婴儿头颅大小的火红色丸子,表面油光锃亮,在天花板卤素灯的映衬下,反射着诱人的光。
礼仪小姐小心翼翼的碾开那颗丸子,一分为二的瞬间,一小团翻滚着的、火焰虚影从中间轰的爆发,像是那颗丸子自己给自己放了个烟花,古灵精怪、可可爱爱。
工作人员中传来小小的嘈杂声,应该也是在惊叹年少女孩所掌握的非凡技艺,边圆没有留意到这一点,她此刻的五感中,怕是只有视觉还能勉强运转。
她紧紧盯着一溜评委,看着他们依次取用、看着他们细细咀嚼、看着他们被辣的满头大汗、看着他们到处找水喝。突然想起来,评委里是不是有好几个南方人来着?
吸溜、吸溜
有点辣,但味道还是很新奇的!在口腔里像是在跳一场战舞,火热浓烈。我看网上有很多人想要出礼盒,这个作品就很值得被加进去嘛,嗜辣的人怕是要把它列入人生清单。一个穿着正红色套装的女性评委给了很高的评价,成功引出了观众们的口水长河。
她旁边拼命往肚里灌水的胖胖师傅也张口点评:对我来说实在是有些辣了,不过鉴于我本人吃酸菜牛肉面都觉得辣,也不配代表大众的口味,摒弃辣味的话,这道锤丸的各方面都能凭上个甲等!
一片其乐融融的场面里,一道尖酸刻薄的声音插了进来,翻译尽职尽责的转述:口味先不说,这火焰虚影是不是抄袭啊,我记得其他选手先做出过类似的。
林棣棠认得他,和之前的花孔雀同国籍,那位选手被淘汰时,还狠狠地剜过他一眼,再看这评委若有似无撇他的样子,是一副想要挑起国内厨师内部矛盾的嘴脸了。
台上的华夏评委们瞬间拉下了脸,有脾气爆的、更是直接把头顶的厨师帽拽了下来,攥紧了怒瞪着他。
导播适时把镜头对准林棣棠,剑拔弩张之际,他不慌不忙的开口:可能有些历史浅薄的国家不理解,但华夏人的传承皆有迹可循、有史做参,饮食中出现虚影也不是一回两回,几千年前就流传了杯弓蛇影的历史典故,当然这也不怪金评委,今人用漫画编出的历史和古籍竹简上记录的、应是略有差别。
现场鸦雀无声,然后是哄堂大笑,同声传译用各种语言告诉大家杯弓蛇影的意思,大家也都听过邻国搞出来的奇葩事,本来还紧张兮兮的边圆笑眯了眼,全场除了铁青着脸的金评委,一片其乐融融。
第83章
林棣棠可不是什么退一步海阔天空的软心小饼干, 虽然从小到大没吃过亏,但压腿的痛、开背的苦、当中上台被抽手心的各种经历共同塑造出了一个钛合金小甜甜,毕竟是能吃得了厨师这行饭的人, 棠棠和林妈在家拥有着不一般的话语权。
浅浅的怼完烦人精, 他微微扬了扬头, 大家适时把注意力重新移回到评审台, 边圆眨巴着亮晶晶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他。
阿q悄悄扭头看自家老板,果不其然, 原本因为小林哥的发言而神采飞扬的脸上,醋意四散的眼睛悄然眯了起来。
看来这次回国后,又要半个月找不到这俩人的人影喽
边圆的锤丸开了一个好头, 姓金的评委作为一个分母,破防后小心眼给的低分并不能左右些什么。其他评委因为这出好戏反而给天才少女加了些印象分。
等到林棣棠上前一步的时候,几乎是万众瞩目。
直播平台自不用说, 开播前的宣传大图都是他的卷毛帅哥超清艺术照, 弹幕里糖粉、洲粉、西皮粉更是把一个厨艺比赛舞出了选秀总决赛的热度, 在某个方面来说, 角落里没什么存在感的冲田里司提前完成了人生目标。
我紧张到血崩,谁能帮我冲杯红糖水!
天使脸蛋林棣棠!今日厨神林棣棠!哥哥快在我的胃上开一枪~
前面的, 控评词太奇怪了吧?
小边好厉害啊,梁女士也不输, 就看糖糖接下来能拿到什么评价了, 一想到这世界上有这么多好吃的, 我却连我们省都没吃遍, 就就太开心了!咋说也要活到99才算完。
老粉了, 还记得第一次抽奖吃到的玛瑙包子,这次还是面点, 也能说是有始有终了。
弹幕红红火火,自媒体们也开始过大年。
作为一个前爱豆、现名厨,林棣棠的热度横跨美食圈时尚圈,偶尔还能进美妆圈搏一搏。此刻他在那比赛,博主们纷纷像见了血的食人鱼、从头到脚,从技术层面到国际社会关系一通分析。
技术层面来看的话,林棣棠还是挺有优势的。但比赛、尤其是国际比赛,总是会带上一些别的色彩,比如说这次,国内评委6个,国外一共12位,想要打破壁垒,一定要关注我,下期带大家分析林棣棠背后的资本们。
宝宝们,今天要教的、是来自林棣棠上场比赛的作品。当然啦,是简化版的,大家也可以自己在家学着尝试一下~
摄影师操纵着百万机器,小心翼翼的摇近餐台,盖子被掀开,先是滚滚雾气、云蒸霞蔚扑腾起来。
然后有声音从那个方位低低浮起,像是儿童的欢笑,像是刺激的尖叫,像是黏腻的低语,像是激动的抚掌,也像是都纠结在了一起,声音有点熟悉。
菜市场?
学校?
街心公园?
游乐场?
对!是游乐场没错!
哗然一片。
头顶的麦克风记录下最轻微的声音,精密的镜头自动对焦,齿轮和反光镜协同运作,拍下了宝藏在烟雾散去后的第一眼真容。
在繁华声中,几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圆球软乎乎的墩在银色托盘中,说平平无奇倒也有失偏颇,因为随便从大街上拉来一位面点从业者们看到它们、都会啧啧称赞。
林棣棠的厨艺很大程度上火在网络世界里,倒是没营销过,不过他的绯闻对象霍南洲本就是个移动的服务器,串联着大大小小营销号们的手下键盘。他本人作为被唯一承认过的官配、外卖屋作为逢年过节的公关指定礼物,知名度便很是在血雨腥风中成长起来,一寸长一寸强。
而现实中,出了省,他在美食圈的知名度便要狠狠地打一个折扣了。
林棣棠?谁啊?网上做饭很火?小网红啊,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可不了解。这是很多厨艺大拿们听到安利的第一反应。在以前,餐厅搞出名堂了是要拜码头的,论资排辈分个清楚,你是什么菜系,师承哪位大家,都很是有讲究。
本以为也就是惯常的分猪肉比赛,没想到在大赛上突然杀出个程咬金,把美食圈这潭水炸了个人仰马翻。
尤以鲁省的胡建华最是惊叹,作为退休很久的老泰山,他现在的日常就是寻找小苗、培养传人。看见边圆的手艺便已足够惊艳了,再看林棣棠,那就像是枯木逢了春、猪八戒发现了人参果、上大号翻出了最后一张卫生纸通体舒泰!脸上的褶子看起来都平整了些许。
江山代有才人出,英雄少年啊~这手艺,只要有把锅铲子,那就饿不着!
爷爷,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哪怕没有锅铲子,但凡有口气也饿不着啊。杠精大孙子一身嘻哈破烂风、晃荡晃荡的在一边插嘴,挨了一记大大的白眼。
你个小瘪犊子懂啥,跟你一样三两天回家打秋风的饿不着?说着话,胡建华扯起自家孙子身上的链子,又嫌弃的扔到一边。
饿不着人家怕是能吃上金碗乘的饭呦~一声感叹伴随着电视中的开盖b同时响起。
包子的外形像是Ai建模,没有传统包子聚集在顶部的褶,而是像纹样一般均匀的攀附在每寸表皮,精细的不像凡物,似是被最精细的刻刀量过。而随着镜头的移动,则反射出了如瓷器一般的油润感。颜色素雅,贴个标加个木盒,怕是可以直接送进奢侈品配货名单。
评委们跑的都很快,同从节目开始就一直端腔拿调的克制感不同,几个人俱像是被关了两个月紧急出来放风的小区邻居,瞪着眼抿着嘴团团围住评审台。
我盘了二十年的核桃也没这花样好看!有人凑近盘子仔细端详后发出这样的惊叹,明明用的是最普通的食材,却次次都做出了非同一般的惊艳之作。
包子拿在手里,倒是没有了乘在眼里的冷硬瓷玉感,不像大师打造的摆件了,温温热热的,让众人不约而同的想起了一种神话果实西游记里的人参果!
小孩模样有些许吓人了,仙家的宝物大抵应该是这样才对,温热的如同心跳,纯洁又像不染凡尘的玉胎,吃上一口延年益寿,会被各路妖魔鬼怪竞相争抢
想到这里,托着包子的评委悄悄往四周看了一下。果然,原本除了参赛者就没有什么人了的场周,挤挤挨挨一小撮工作人员,正三两成群的盯着他们,眼里直冒绿光,吓得他赶紧站直了身板,还往摄像机前凑了凑。
那咱们就开始吧~围绕成一圈的评委们纷纷举起手中的包子,像是鼹鼠在开战利品大会,有两个不正经的、还做了个干杯的碰碰。
像个弥勒佛似的刘林林迫不及待的先行下嘴,他本是替补评委,还一直不情不愿挂这个名头来着,没想到几期节目下来,愣是被馋的口水从眼角留下来,幸亏上头有人,浅浅的运作了一下,这才在今天顺利的和手中小宝贝会师。
随着包子往口中靠近,表面繁复的花纹随着角度变换,像是活了似的慢慢移动。刘林林的舌头最先品尝到滋味,其实也没什么特殊的味道,外皮就是一个香字,像是被暴晒过的大麦、蒸制后的酒糟、烤完了的香草面包。很温暖,整个人如同被包裹在早上七点的阳光里
然后和味蕾相碰撞的是馅料,刘林林惊讶了一下,这次倒不是因为林棣棠的鬼斧神工,而是平凡。
是最普通不过的馅料了,广场舞群里随便拉出来个大妈都能来两手的肉馅,里面有些蔬菜,味道当然没的说,雅致的香气在口中蔓延,汤水适中,不需要特地用手接着,被牢牢的锁在馅料中,咀嚼一下,口舌生津。
但和以前的作品可差太多了,无论是刚出道的玛瑙包子,还是后来在节目里声名鹊起的龙凤呈祥,亦或是走进千家万户的零食袋,有评论家说林棣棠的手艺哗众取宠,故意迎合网络世界。
当然这种言论很快就被骂了,大家翻肚躺平、大喊快让别人来迎合我们吧~是不想迎合嘛~
刘林林还有些纳闷,这是返璞归真了?但紧接着、如同翻涌海啸般袭来的滋味让他不禁瞪大双眼!
稚童的第一根冰激凌!战场老兵的一口家乡味!隆冬腊月的一碗红豆汤!死刑犯的最后一顿饭!刘林林第一次觉得自己书读的不够,话到嘴边,熟悉的文字一个也迸不出来,就是满足感,十成十的在心中漾开了
难怪叫《游园会》,他还寻思真的搞一堆摩天轮旋转木马的小景呢,俗了俗了!
刘林林嘴里咀嚼着,脸上挂着傻笑,突然想躺着吃,脑子里空空的、这人径直睡在了光可鉴人的演播厅地面。
这一行动直接把现场的人给整不会了,干嘛呢,吃困了?给您现搭一张架子床好伐?
没等场务动作,其他的评委们也开始了各种花样。
平时都穿着款款西装的某金主大佬,拉把椅子坐下就开始要小咸菜。吃包子没咸菜,滋味减一半!不要甜口的啊,整点腌干子来。一口方言地道的让人想现场拉两曲山歌。
还有就地蹲下的豪放派,那条被崩的紧紧的裤子、于今天承受了过多它不应承受的姿势。
五花八门,像耍猴戏。
整不会的除了演播厅的人,还有守在直播间里的观众们。
举报,基金绿的又疯了一批。
我吃开心了也喜欢蹲着,顺便说一句,家学渊源,我家餐厅用矮桌,没椅子~
你要是说好吃,我还逆反,你要是开心的给我翘脚,那爷就控制不住下单的小手了啊,上链接!上链接!
@迷惑行为大赏,《电视里的神经病》栏目再添一员猛将,快来剪辑。
待一个包子吃完,这些平日里位高权重的大佬们、俱是把自己的食僻暴露的一干二净,要咸菜、变姿势的都还算正常,蹲到演播室角落、垃圾桶旁边吃饭的那大哥应该有很多事情需要解释
评委们再凑成一堆时,现场已毫无紧张气氛,大家挤眉弄眼的互相嫌弃对方,还是主持人轻咳一声、把钉在评委身上的目光重新拉回来,让大赛得以继续。
想必大家都已经有了自己的决断,很多人接下来的人生道路都会或多或少的受到影响,也希望各位能公平公正的投出自己宝贵的一票!
恋耽美
美食格格党美食笔趣阁(58)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