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玄幻 > 每天都想被操

被肏昏(浴室y)


花洒打开,温热的水流淋下来,星河无力的躺在浴缸里任由他把水放满,放满之后尚风也不由分说的躺了进来“姐姐没力气我抱着姐姐”他在身后环抱着她,一只手轻轻的揉着她的后腰,星河被他揉的浑身发软,舒服得轻哼,也没制止他

摸着摸着他的手不安分的顺着水流摸到了星河的腿间,手指在阴户打转,星河害怕的抓住那只大手“恩……你别……别再来了,我好累”,年轻人体力和性欲都旺盛,星河害怕再来一次激烈的性爱自己承受不住

“我帮姐姐把精液抠出来,刚刚射得太深了,下面的小嘴都吃进去了没有流出来呢”一本正经的说着下流的话,星河被他气的扭了他的胳膊一下,尚风笑出了声,轻轻啄了啄她的侧脸,

经常打球的手指有一层薄薄的茧子,滑进小穴带起一阵粗粝的快感,手指伸入里面扣弄,时不时刮过她的敏感点,却又不满足她一直戳弄,浴缸里的水流也顺着动作被一丝一丝带进去,水流轻柔的抚摸小穴里的褶皱,是一种温柔的满足感,星河被扣弄的淫水一股股的流,又被水流带到小穴里,一阵阵饱胀的感觉从小腹传来,但是又矛盾的带来了陌生的快感,星河沦陷其中,在撑的痛苦但是又空虚的快感里哆嗦的流水,她成了暴风雨中飘摇的小船,尚风是他的锚点,她随着水流和快感摇晃,节奏全凭他在主导

星河咬着他的胳膊,难过的快要死掉,不自觉地挺动身体想让他扣弄的更加里面,尚风却是怎么也不插进去,只用手指在外围轻轻扣弄,星河难过的要命从来没体会过这种感觉,“里面……恩……尚风……里面好难过呜”

尚风兴奋的阴茎都跳了两下,大拇指在穴口摩擦阴蒂,阴蒂被磨的发红肿大,星河哆嗦着大腿又喷出一股淫水,他像是得尝所愿的猎人,偏要装出无害的样子引诱猎物自己送死“手指不够长进不到里面,用大肉棒好不好姐姐”

“什么都可以,呜呜……好胀好难过”星河难受的用力抓住他的小臂,回头去索吻,尚风噙住她的嘴巴,舌尖扫着上颚和她唾液交换

粗热的阴茎直直插入小穴,穴内的水流被压迫的四处流窜,把小穴里每个缝隙都填满,星河爽的直要翻白眼,小穴被熨烫了一样,每个缝隙都填的满满的,每一处敏感点都被刺激到,电流从小穴穿到头皮,爽的她发麻,直接哆嗦的到了高潮

尚风没有任何停顿,扶着她的后腰挺跨肏弄着她,星河被顶的在水中来回漂荡,敏感的小穴被毫不留情的肏弄,她感觉自己烧起来了,小穴里面好烫,烫的她发抖,她仰头伸出舌头舔着他的嘴角,和他交换唾液缓解自己的热度,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臂,像溺水的人抱住一块浮木,“慢点……尚风……啊啊”

嘴里断断续续的哼叫,脖颈仰起,小嘴吐出一截舌头追随着唯一的水源想和他交换津液,模样淫荡的不可思议“姐姐好美,好喜欢你”

尚风被她刺激的厉害,浴缸里不方便着力,把她从浴缸抱出往卧室走去,一路上不停歇的肏她,一下又一下,顶到最深处,星河感觉自己要被钉在他的身上,悬空的自己他是唯一浮礁

这个年纪的少年重欲,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满到溢出的荷尔蒙,被他抱到卧室不知疲倦的做了一次又一次,一股又一股的浓精射入小穴,小腹被撑的都鼓起了一个小包,边肏她还要说一些姐姐好美,好喜欢,小穴好骚之类的诨话,星河昏昏沉沉的任由他肏弄,不知过了多久,只记得日落西沉,才昏睡了过去。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