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B L 同人 > 高中同学聚会之后的奇怪展开(np)

暧昧


也许是昨天工作太久,回去又太过劳累,我这一闭眼,迷迷糊糊就睡到了下飞机。
卫决明早就醒了,他直接来摇我的肩:“Mia,该下飞机了。”
我这才从梦中醒来,先揉了揉眼,没摸到眼屎,这才伸了一下懒腰,解开安全带起身。
咦,好像忘了什么。
我转眼看到正往舱外走的长发男人,才终于清醒过来,懊恼地捂住脸,真糟。
卫决明也没让我帮忙,自顾自地就把两人的行李搬下来,带我往外走。
我们入住的酒店是客户提供的,因为客户就是该酒店。这个项目主要目的是为了帮助酒店完成高端化整修,所以定期需要工作室这边派人过来检查进度。虽然设计方案是早就做好的,但在实际项目中,总是会有偏差,临时改动也在所难免。
我们先收到了例行的体验问卷,然后入住靠近顶层的一间总统套房,这也是这个项目间接的福利。
这间套房明显已经根据后来的方案做了一些改动,我巡视房间的各个细节,然后在心里点点头。
“你睡主卧,我睡对面这间。”我干脆地分好房,提着行李就走进去。
“不好。”他拦住我要合上的房门,“你睡主卧,我睡这间。”
“你今天怎么了?”我满脑子问号。
“总是睡在主卧,就没办法考察次卧是否整体设计和谐。”卫决明一本正经的说。
“那这样,不睡觉的时候你来次卧仔细观察,自己看看这里是否整体设计和谐。”我快速反驳他,嘭地一下关上房门。
下午休息片刻就要开讨论会,所以我只来得及换了个衣服,洗漱一番,就赶快和卫决明出门。
他也换上了稍微正式的西装,头发梳定型。说实话,这样包装精致后的卫决明看起来可顺眼多了,就像是他原本就应该成为这样子似的。
客户这一次不出意料地又提出了几个不切实际的要求,我比较沉着地没有一开始否定,只是说还得回去研究一下再来给答复。卫决明在旁边已经处在暴躁边缘。身为设计师,他最讨厌的就是那些自以为是的非专业建议,然后脾气又是一点就爆,我连忙给他递了个小蛋糕,示意回去再说。
两边都给着笑脸,第一天的讨论会算是圆满结束,接下来就得根据之前给出的材料进行实地考察,有漏补漏,新的意见也尽量安排上。
我们回到套房,等我打电话叫服务台送餐完,一旁忍着怒火的卫决明就开始倾泻积压一下午的怒气:“完全不按原计划自作主张,他这么临时涂改以为是什么小学生作文吗?已经完工的事情现在重推,这是什么智商,建议预算是他给的,到时候超出预期难道还要我们买单?”
他霹雳啪啦说一大堆,越说还越生气,拳头紧握着,好像恨不得把客户吊到眼前当沙袋击打。
我叹了口气,给他倒了杯水,他果然口干了,喝口水继续说,我“嗯,没错”地表示认同,等他怒火全都倾泻完。
还好这怒气值不是对着我,要不然也真是够呛的。
晚餐送来了,卫决明停歇一会恢复到常态,我把一道特意照他口味点的萨赫蛋糕递给他,他一勺一勺吃着蛋糕,身上又开始洋溢起来那种好像有长长尾巴在跟着咀嚼左右摇摆的满足气息。
所以我才这么不理解他为什么还喜欢养猫,明明自己就像一只大猫了,得小心顺毛撸才行。猫怎么还会喜欢养猫呢?真是奇怪。
吃饱后,我们出去随便逛逛。说是随便,也不尽然,首先是要去酒店沙滩考察一下灯光设计的适用效果,然后是客户要求的舞台、绿化、泳池、水族馆、音乐喷泉等改造部分。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大堂,这里是酒店的门面。
有些许瑕疵的地方我都拿相机拍了照,晚上整理好传过去,让工作室相应的专员来负责细节的解决方案。大体的思路还是在于卫决明,毕竟,他是总设计师。
海滨的天变得很快,方才还和善的天空顷刻就是狂风暴雨,我皱着眉把阳台的窗关好,这才去洗澡。
卫决明还在看设计图稿,他早就洗好了,我怕他看到我逮过去一起加班,连忙溜走踢鞋上床。
没坐一会他就找上来。
“咚咚咚—”“Mia,睡了吗?”
“睡了。”我很大声地喊道。
他没被我骗到,直接扭开把手,提着电脑走进来。
“你看一下这个怎么样?”他坐到床上来,床肉眼可见地往下沉了许多。
我只好叹了口气,凑过去看,他虽然嘴上不满,冷静下来还是仔细思考了客户提的几个要求,把流线型和奢华都加入了考量,不过嘛...以我浅薄的个人之见,高端整修还是不要整奢华那一套地好。
卫决明认真地问着问题,讨论预算和改动的平衡,大致决定完,我还是觉得没有记录不太方便,起身去拿床头柜上充电的平板。
我是绕过他后面去拿的,被他察觉到了。
“拿什么?”他转身制住我的手,一下子变成我好像要扑到他怀里一样。
“平板,先放开我。”我挣了挣,他那只手却好像炙热的枷锁,怎么都不解开。挣扎间床也跟着晃动一下,卫决明却突然松开了,这下子我反倒只能随着惯性往他那边倒,真正的“投怀送抱”。
该死,就不应该在床上讨论工作的。真切扑进卫决明怀里的时候我如是想。
他扶上我的手臂,本来应该是把我推开的动作,大掌在触及肩背的时候却停留得有些久。
他怀里热气腾腾,心跳乱了,我听着耳边越来越快的砰砰震动,也不自觉跟着脸热起来。膝盖撑着身体发力,没能起身成功。
“你...这个角度我起不来,能不能扶我一下?”我抬头看他。
他眼里好像有光,我以为他生气了,直接主动道歉:“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他捉住我抵在他胸膛前的手,声音低沉地说:“不用道歉。”
他手上用力,低头看向我,我被他看得脊背颤颤,莫名紧张起来:“那,那你快放开我。”
他向下的动作一顿,还是把我扶起来,放开:“我帮你拿吧。”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