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沉沦(NPH)

21我可以摸摸你下面吗


苏桃的子宫口又一次被撞开,灭顶般的快感袭来,冲刷的苏桃彻底失禁。

她发出一声绝望又无力的尖叫,尿道口喷出一股透明液体,然后头一歪,昏死了过去。

苏慕宸胸膛被尿冲刷也不躲不避,借着高潮痉挛翻绞的媚肉和子宫口的吮咬,再次抽插了几十下,才释放了自己。

他精夜又多又浓,射了足足两分钟,将苏桃饱涨的肚腹灌的更涨了。

苏慕宸精力旺盛,射完了也不见他有所疲软,紫黑色肉棒依旧膨胀,粗长,牢牢霸占着苏桃的花穴。

裴承越不愿意了。

不过如今叁个人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他也没法在用视频威胁苏慕宸,就只好抱怨道,“哥,我还没射呢!”

苏慕宸淡淡瞥他一眼,发泄过后,怒火已不如当初那般炽烈,足够他冷静下来思考。

他还记得面前的少年,夺去了苏桃的第一次,这就像一根扎在他心口的刺,不致命却叫人难以忽视。

“奉劝你一句,最好先别做。”他漫不经心说道,“又短又细,你还没发育好。”

裴承越瞠目结舌,他都二十厘米了,已经超过了平均值很多了好吧!

可如果没见过苏慕宸的,他还能说服自己本钱雄壮,但此刻和苏慕宸一对比,就像粗长茄子碾压细短黄瓜一样,格外惨烈。

他简直无脸见人。

“我还会在长的。”

裴承越涨红了脸,羞恼的套上裤子,摔门而去。

回到自己房间,他努力忽视跨间的肿胀,因为怀疑自己没苏慕宸那么粗长,可能是平时撸多了,这时候也不敢在碰,只好郁闷的拿出手机打游戏。

苏桃房间里,苏慕宸将昏迷的苏桃的脸摆正,握着她的脚踝,面无表情,再次大开大合挺起了跨。

她能吃的下自己就好,其他的不重要,不管她是醒着还是昏迷,都不影响他肏她。

正如前五年那样。

苏桃那自小被苏慕宸特意为做哎,调教的身体格外柔软,就像一条没有骨头的鱼,能被苏慕宸翻转成任何他能想到的姿势,被他用力的肏着。

苏桃睡过去前苏慕宸在按着她猛插,醒来他还在压着她顶弄,酥爽入骨,如狂风暴雨席卷全身,而苏桃被迫承受着,

在快感里爽醒过来,又在快感里晕死过去。

浮浮沉沉,晕晕醒醒,却一直漂浮在天上。

而苏慕宸仿佛永远没吃饱过的饿狼,如今开了荤,却仿佛更饿了。

他像不知疲倦的永动打桩机,压着苏桃猛肏,从傍晚到入夜,从凌晨到黎明,从头到尾,由始至终,苏慕宸的肉棒都再也没有脱离过苏桃的花穴口。

最后,苏桃彻底昏倒。

她的小腹鼓胀的如同待产的孕妇,里面装满了苏慕宸的精夜,甚至能看到肚皮上淡紫色的血管,才心满意足释放了最后一次。

然后以小孩把尿般的后入式,抱着昏迷的苏桃去了洗手间。

对着马桶,苏慕宸拔出了自己的肉棒。

哗啦啦。

这一下好像酒瓶拔了塞,被蜜水稀释后的精夜呈乳白色,液体稀里哗啦全流进了马桶里,画面糜艳不堪,好半天才停歇。

苏桃的小腹又扁平了下去,恢复了平坦的模样。

苏慕宸仔细为苏桃洗澡。

他做的太久,她下面被磨破了皮,连花蒂也红肿的破皮了,穴口因为长久被插入肉棒,此刻还闭拢不住,透明的清液时不时沁出,娇花惨遭蹂躏的可怜样,看起来更可口了,真想含住好好吃一顿。

想起昨晚还没喝的甜美蜜水,苏慕宸舔了舔下唇,垂下眸压下躁动的情绪。

天亮了,他八点还有个会,不能在继续了。

苏慕宸给苏桃花穴上了药,为这一天苏慕宸等了太久,所有能想到的突发情况等他都准备了,光药膏都带了一行李箱。

上完药,苏慕宸又喂苏桃喝了点水,今天苏桃喷了太多水,他怕她脱水,在做的时候,就逼着苏桃喝了不少,当然后面苏桃又因此失禁了好多次。

而因为这次的疯狂的经历,让苏桃在现实里的身体产生了一段时间的后遗症,养成了但凡潮喷就憋不住尿尿的坏习惯。当然,这个习惯,遇到另一个更变态的人时,才被改掉。

将苏桃抱到隔壁,盖好被子,倒好水,苏慕宸才关灯离开。

原先的屋子已经不能住了,自然有人去收拾。

苏桃这一觉直睡到下午才醒,她是饿醒的。

醒来后下体很不舒服,又疼又麻的,可周身干爽,应该是洗过的。

不过苏桃来不及看自己下面的情况,她随便套了个碎花连衣裙就下楼了。

她快饿死了。

佣人说苏慕宸一早就去了公司,苏桃没有多问,她吃过饭才感觉自己活了过来。

懒洋洋躺在沙发上,苏桃刚伸个懒腰,手机就来了电话。

是傅嘉衍。

想到昨天在教室被跳蛋肏喷的事,苏桃脸就红了。

当时因为恐慌害怕,她没想太多,现在有时间了,只觉得羞耻又尴尬。

“桃桃,身体好些了吗?下午竞赛班还要考试,你能来吗?”

傅嘉衍的声音温和有礼,没有任何异样。

苏桃心里松了口气,也恍然想起,今天是周五。

玛利亚贵族学院,学费昂贵,教学资质也是最上等的。学院除了普通班,精英班,还有竞赛班,能在一年内一直流在竞赛班的学生,可以不参加高考,直接保送华大,京大等各名牌大学。

但竞赛班只有叁个,每年级一个,难度最大,还是流动的班级,每周一,叁,五下午和晚自习授课,每班只有十个名额,每月一考,如果到不了达标线,将会自动被扣掉竞赛班名额。

苏桃前几年一直困于苏慕宸,没有时间参加,直到高叁才好不容易进了竞赛班,她不想才待了一月不到就被赶出来。

“我去!”她毫不迟疑。

“那我等你。桃桃,我给你占好位置了,你到校门口了和我说一下,我去接你。”傅嘉衍轻笑,“别忘了哦!”

苏桃又不好意思起来,“谢谢你,不过我可以自己走过去的。”

高叁开学一个月,她和傅嘉衍虽说是做了一个月的同桌,但真算起来,两人几乎没有交集。

她晚上九点下了自习就要回家,苏慕宸从不让她在外多逗留,回到家要被苏慕宸玩弄两个多小时,洗漱睡觉时差不多凌晨了,而她早上八点又要去学校上课。

以前苏桃都是从各种传闻里听说着傅嘉衍,除了上次,他帮她遮掩难为情的事。

“我们是朋友,桃桃别跟我客气,我还有事想请你帮忙。”傅嘉衍苦笑道,“你这样我都不好意思开口了。”

苏桃闻言,也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反应过激。

傅嘉衍好像都忘了上次的事。

“这世上竟然还有你搞不定的事?额,你放心我一定帮忙!”她笑道。

挂断电话后,苏桃赶去了学校。

傅嘉衍早就等在了门口,他穿着白衬衣黑裤子,身子清瘦修长,立在自行车旁边的样子,干净温和的像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俊美少年。

玛利亚校内不让车进,苏桃要自己走到教学楼,因为下体的不适,她走的很慢,姿势还有点怪异。

傅嘉衍一眼就看出来了,他脸色难堪,温和的眸子里有冷冽的光一闪而逝,快的会叫人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桃桃,快,时间要来不及了,我载你过去。”他举止大方,眼神清亮的指了指自行车后座。

苏桃没想到他真的过来了,盯着他温柔坦荡的脸,她只好咬唇道谢。

时间也确实来不及了,两人匆忙赶到甲一楼最顶层7楼的竞赛班,刚坐到最后一排。

老师就带着试卷过来了。

“考试了,希望各位同学都认真对待。”

考场里一共有四十人,其中叁十人是竞赛班学生的预备成员,若是有人不达标,就会从剩下的人里选。

竞赛班考试和别的考试不同,每个人的试卷都不一样,不仅有老师监考,同学也是两人一桌,互相监考对方。

苏桃和傅嘉衍坐一起。

她的试卷刚拿到手里。

傅嘉衍的小纸条就传了过来。

桃桃,我好像病了,你能帮帮我吗?

苏桃忙写字回他,“可以,怎么帮?”

傅嘉衍上次帮了她,苏桃也想尽力回报他。

傅嘉衍顿了顿,又递过来一张纸条。

桃桃,我可以摸摸你下面吗?

苏桃瞳孔地震,表情裂开。

“什,什么?”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