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逃离破解游戏(NP)

修罗场(2)


陈楚楚闭了闭眼,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轻轻扯了扯苏梦的衣袖。

苏梦眉梢轻挑,回过头,以眼神无声询问她。

陈楚楚朝他笑了下,摇了摇头,两人无声胜有声。

方旭尧看着两人一来一往,原本毫无波澜的墨眸,终于泛起涟漪,周身亦弥漫起低沉的气压,脸色一点一滴阴沉下去。

周遭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慑人寒意,压迫得不敢动弹,冷汗涔涔。

苏梦却毫无所觉般,直到确定陈楚楚神色无虞,才往旁站了一步。

陈楚楚上前,低声道:“好久不见。”

说话的口吻仿佛二人从未认识过一般,丝毫不复记忆中的细腻柔美,娇甜软糯。

方旭尧薄唇紧抿,看着她的眼神忽明忽灭,眼底深处闪过痛苦,晦涩难言的情绪剧烈翻涌。

苏梦瞧出方旭尧看着陈楚楚的目光不对,心头一跳,微微笑道:“这位可是方师弟──”

方旭尧置若罔闻,直接走到陈楚楚面前,眸色沉沉,深不见底,“你为何躲着我?”

他垂眸看着少女,只见少女垂着眼帘,浓密卷翘的眼睫微微颤动。

柳絮借着风,于两人头顶不停飞舞,纷纷落在遮挡住他们的肩上。

她盯着地面,轻声道:“没,方才是没看见。”

方旭尧见她这般乖巧模样,回话的语调也没刚才那般冷淡,声音不由自主地温柔起来:“你这段时间去哪了?”

“去其他界做了点差事。”

“嗯。”方旭尧微微低垂着眉眼,目光紧锁着她,

“去了其他界吗..”

“师妹是与我一同去其他界的,接的是门派的差事。”苏梦细心地替陈楚楚开口解释。

方旭尧墨眸一沉,似是此时才终于记起身旁还有人,懒懒抬眸瞥了眼,漫不经心地应了声:“师姐?哼。”

“你这是何意──”

方旭尧瞇了瞇眼。

不待苏梦说完,他便将怀中手炉随意一扔,大掌一拽,朝思暮想的人儿已在身前。

方旭尧俯身,唇落在她耳侧几寸的距离,温香软玉近在咫尺。

一串动作如行云流水,肆意狂傲。少年陌生却又熟悉的气息,将陈楚楚紧紧笼罩住,温热吹拂于耳,她呼吸微微一窒,记忆中曾经的甜蜜旖旎,铺天盖地朝她袭来。

陈楚楚有一瞬恍惚,好似一下子又回到了两人终日缠绵,交颈而卧的时光。

然而少年下一句话,就将她狠狠地拉回现实,“你曾与我床榻缠绵过,却没想到,没过几年已投入他人送抱。”

略带薄怒的嗓音自耳畔响起,陈楚楚抬眸,不自觉的缩了下肩膀,一脸错愕。

目光掠过方旭尧噙着凉薄笑意的唇角,再对上那双布满阴鸷的墨眸,她脑中空白一瞬。

这种熟悉的感觉到底是什么?

陈楚楚敛下长睫,细指攥紧,心底虽多了几分疑惑,原本慌乱的一颗心,倒是渐渐沉稳下来。

“不过是误会一场,请你莫再说出这种话。”她低眉顺眼,姿态柔顺乖巧,挑不出半点错处,语气越发漠然。

方旭尧面不改色,心脏却被狠狠刺了一下,大掌一把攥住她雪白纤细的手腕,将人往前带。少女白嫩的肌肤,很快就被勒出一道红痕。

他眸光幽暗一瞬,痛苦与嫉妒不断翻腾。

她与那人的互动,她对着那人笑,她站在那人身旁的画面,还有对他说话时,那仿佛沾染了落雪寒意,极尽冷淡疏离的陌生语气,所有的所有,都令他难受的快要发疯。

想毁掉任何看见她的笑容,任何站在她身边的人。

让她永远只看他一人就好。

方旭尧一脸云淡风轻,握在陈楚楚手腕的力道却不自觉加重,手背青筋暴起。

心脏更像绞进一把利刃,反复切割凌迟,撕心裂肺一般疼痛。

她为什么想不起来他是谁,他明明放弃了一切来到了这里。

一众侍郎早在方旭尧拉起人便纷纷低下头,丝毫不敢抬眸窥视。

唯有苏梦毫不避讳的看着。

陈楚楚处于风暴中心并未注意,但苏梦却能感知到方旭尧身上那不祥的味道来源于哪。

这人,入魔了。

苏梦垂下眼帘,轻手一带便把陈楚楚拥入自己怀中,道:“虽不知二人有何误会,但请别伤害了楚楚。”

方旭尧偏过头看苏梦,不紧不慢道:“我和她的事,与你无关。”

“那你可想错了。”苏梦微微一笑,“想必你已看出我不是女儿身,那我也在此说了吧,我与楚楚早已缔结情缘。“

“做梦,”方旭尧薄唇微勾,墨眸中压抑着病态的执拗与独占欲,“她是我的。”

他无法忍受少女的目光不在自己身上,更无法忍受旁人觊觎她。

方旭尧此言一出,低垂着脑袋的众人均是一怔,无声地倒抽了一口气。

“你们二人关系不过是从小长大的青梅竹马罢了,她如何就成你的了?”

苏梦心中不禁生出了种荒谬感,好笑道:“你草率的一句话,可是会为她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望师弟自重。”

陈楚楚只想尽快将方旭尧打发走,故不愿与他多费口舌,但听见这话再也憋不住,不敢置信的抬头看他。

“我不是──”刚开口,细腰便被方旭尧一把扣住,陈楚楚陡然一僵。

方旭尧将她按进怀中,擒住她的下颚,强迫她直视自己,“无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我都是洁身自好之人,除你,自懂事以来更未曾被其他女子碰过半分。”

他俯首,缓缓逼近陈楚楚,温热的气息喷洒于她的唇角,手指轻轻摩挲着她的脸颊。

少女肌肤细腻,柔若无骨的玲珑身段在怀。

目光落在娇嫩欲滴的粉唇上,那清甜柔软的滋味犹在心头,压抑了许久,想对她为所欲为的贪婪念想,骤然于血骨中翻涌肆虐。

方旭尧喉结滑动了下,旁若无人般,眸光变得深邃而幽暗,眼尾泛起一抹病态猩红,薄唇与她离得极近。

——————————————————

我肥来了!!!

猜猜方旭尧和楚楚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不会这么快吃到肉的,追妻火葬场预定!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