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变态怎样都不算ooc【NPH】

兰泽芳草(19)终结


即便对九百年前的往事并不知情,这番话的信息量也极大。

谈霏和薛双霜什么时候有了接触的?

正当场面凝滞之时,谢明非也不知从何处大步走了过来,笑道:

“哟,都在这呢。”

看着长得一模一样的谈霏与谢明非,即便是一直有所猜忌的秦莫凡都感到惊讶,更遑论始终蒙在鼓里的徐千羽与苏苏了。

“你们……?”

“如你所见,我是谢明非啊。”

他散步一般晃到了谈霏面前,伸手揩去了薛双霜眼角的泪,又转过头看了眼谢明敬,有些疑惑地歪了歪头。

“你居然还不杀了他,难不成是又发善心了?”

眼前突然出现了两个谈霏,薛双霜却并没有露出一丝不解,谢明敬心中陡然有了诸多猜测,眼睛也红的滴血。仿佛带着巨大的驯服的苦痛,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你一直和他们在一起?”

薛双霜平时最怕的就是她的几个攻略对象凑一块,而现在形势显然已经变成了她最不敢面对的修罗场。

“谢明非是我的心魔化身,”谈霏知道她为难,主动解释道,“他不会伤害双霜。”

“哎呀,行了,解释那么多干什么,我喜欢双霜——”

“他们叁个都知道。”

谢明非朝站在暗室外的秦莫凡叁人扬了扬下巴,语气颇为得意,是毫不掩饰的挑衅。

果不其然,在场的男人们均是握紧了拳头。即便是仍然抱着薛双霜的谈霏,也蜷起了手指,将她更紧地护在怀里。

“系统,他们不会恼羞成怒撕了我这个渣女吧……”

见气氛越来越僵硬,薛双霜是真的心里没底,即便知道他们都很好,可是她这样四处留情,根本就是个典型的负心女。就算他们要群起而攻之,都显得十分合理。

“宿主,你好像低估了他们对你的容忍度。”

系统话音刚落,薛双霜就感到后颈一麻,失去了意识。

谈霏转过了身,转而将她交到了苏苏怀里。抬手之间,一把通体银白的宝剑现于手中,将传说中坚不可摧的剑冢直接辟出了一道宽可通人的裂缝。

他望着紧闭双眼的薛双霜,目光眷恋而柔软,低声道:

“带她离开剑冢。”

即便是还没反应过来的苏苏,也猜到了他打算做什么,迟疑一瞬,便抱着怀中人事不省的少女从缝口一跃而下。

“谢明敬,我们之间的恩怨,是时候了结了。”

谈霏和谢明非二人站在一起,气势极强,一人使鞭一人用剑,若是配合起来,谢明敬根本不会是他们的对手。

可谁知谢明敬听完,只是仰起头笑了起来,握住剑放声道:

“求之不得。”

秦莫凡他们今日进了剑冢,十有八九是入了谢式的陷阱,可形势所迫,也不得不这样做。发现薛双霜不见时,叁人皆是慌张无措。

剑冢不比别的地方,在这里走散,便是落入了任人宰割的境地了。

就在四处查寻无果之时,传说中失踪了的谈霏却突然出现在第九层塔内。他们还来不及说些什么,谈霏便转身劈开了一处平整的墙面,救出了被谢明敬钳制住的薛双霜。

就在双方明显僵持着的关口,徐千羽却是恍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拉过秦莫凡就往下一层去。

“如今剑冢被师尊劈开了一道口子,禁制也已解除,我们必须要趁现在找到更多证据。”

“什么证据?”

剑冢关窍失灵后,塔内便陷入一片深沉浓郁的黑暗中。

徐千羽的声音冷静而坚定,“双霜似乎是回到了九百年前,就在刚刚,我突然接收到了原主新的记忆。”

只有他们二人在场,他便再没有任何顾忌。

“谢式的剑冢,以妖族含恨而亡的生灵铸剑。这次失踪的弟子,想必也是这个用途。”

秦莫凡虽然心中仍有疑惑,但也知现在不是追问的时机,跟着徐千羽就往各层的边缘摸索——那些地方都是他们路途上见到的骸骨。

他们要找到有力的证据,一举将谢式的腌臜事迹广告天下。

苏苏抱着薛双霜,心中又是疑惑,又是担忧。

剑冢如今裂痕越变越大,谢明敬与师尊他们显然是在进行一场恶斗。

从来到热泽开始,他心里就一直被一层浅淡不可察的薄雾笼罩。

为什么谢明敬不仅也对姐姐有心思,还表现得像是早就认识她一样?

为什么谢明非长得和师尊一模一样?

他直觉这些事情薛双霜都知道,甚至秦莫凡和徐千羽知道的也比他多——他是唯一一个全程被蒙在鼓里的人。

这个认知让他心焦,可又无能为力。

和这些人比起来,他除了那更早相遇的叁年,什么优势都没有。可现在,就连那叁年,好像也显得微不足道起来。

谢明敬胸口被贯穿的伤口不断往外涌出鲜血,可他仍然恍然不觉一般,随意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笑道:

“要杀我就趁现在吧。”

谈霏收回了剑,眼瞳微微向下,像是在透过他看着九百年前那个意气风发的谢明敬。

曾经人人艳羡的天之骄子,如今满身疮痍,嘴角勉强拉起的弧度,几分自嘲,几分寂寥,只有他自己知晓。

而当初那个几乎被逼上绝路的少年,却成为了当之无愧的强者,他白衣不染一分尘埃,亭亭立于废墟之中。

“你的命,不归我。”

谢式滥杀无辜妖族的罪孽,需要由谢明敬亲自讲清楚。

“这个时候倒是看起来有点厉害,刚刚不知道谁见了双霜就哭了……”谢明非一边用鞭子捆住重伤的谢明敬,一边声音不小地吐槽道。

可谈霏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急切地想要再见到薛双霜。

不知为何,他心神不宁。

徐千羽和秦莫凡找到的骸骨上,皆是毫无伤痕,且从时间上来看,这些人可以说是突然暴毙。

能够做到如此程度的,必然是超出修士攻击能力的阵法或咒语。

而谢明敬也承认了。

谢式闻名天下的剑冢,这么多年其实都是靠吞噬妖族亡灵来锻造剑器的。可随着妖族逐渐进入俗世,无论是修士还是人族都对他们容忍度提高。

“妖族必诛”的概念,再无法唬住天下人。

因此谢式便只能依靠捕猎妖鬼,再将其送入剑冢中炼化的方法继续保持剑冢的威力。

可近年来,天山派的迅速壮大,让谢式地位不复往常。再加之谈霏的名号越来越响,谢明敬需要一个能够与之抗衡的筹码,他最终做了一个决定:

通过献祭活人来炼出一把真正的绝世宝剑。

本想神不知鬼不觉地完成这个过程,可大部分不知情的谢式弟子反而因此恐慌起来,还想到了找天山派寻求帮助。

那正好,天山派的修士,生祭的效果想必更好。

可没想到,在那一群人里,出现了他魂牵梦萦九百年的人。为了抓住她,他没有在他们一进入塔内就启动献祭之法。

功亏一篑。

他好像就是注定无法得到她。

薛双霜一直没有醒来,谈霏一再探查她的灵脉,又找来了大夫,确认她只是惊吓过度再兼之劳累奔波而陷入沉睡,众人才松了一口气。

谢式犯下如此滔天恶行,就连魏国朝廷那边也受了惊动。

傅知林带着宫人出现时,视线先是在他们中找寻了一圈,没见到薛双霜,虽有些失望,但也仍维持基本的礼仪,向他们寒暄慰问了一番。

在登上帝位之前,他就已经知道了母亲的想法——她想要以他做傀儡,得到真正至高无上的权力。

可惜,父母皆是如此冷血虎狼之辈,他傅知林又怎么会是毫无爪牙的孝顺皇子。

在傅景明被下药的同时,他也给他那陷入狂喜而降低防备的母亲投了毒。登基大典时,本该出现的太后,忽的染了风寒,无法出席。

“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昔日张扬艳丽的皇后,本该位及太后,如今却是被关在潦倒破败的沉香殿中。无论她如何声嘶力竭的辱骂他,都无法改变现实。

“母后,您还是省点力气,不然——您的风寒说不定又要加重。”

“我的母族……”

“哦!”傅知林一拍脑门,笑得更开心了,“您不过一介女流,而我已成九五之尊,是个人都知道该选哪边吧?”

“所以,您最好搞清楚形势。”

才经历过一场大火的沉香殿,这一次居然又燃起了火光。

沉香殿,当真是荡然无存了。

谢明敬被捏碎了灵窍,已经成了普通人都不如的废人,一夜白发不谈,就连修炼所维持的清俊相貌,也一瞬苍老。而其他参与过相关计划的谢式众人,也难逃此等下场,皆是扑倒一片,哭求饶命。

得知要将这些罪人押送至天山派,傅知林二话不说就拨出一队官兵来担任此任务。

自古以来修仙之人独占一隅,凡人敢怒不敢言,却是觊觎已久。

经此一役,热泽便算是魏国城邦了。

谈霏知道他心里的算盘,但俗世的纷争与修士无关,他主动提供帮助,也没有拒绝的必要。

谢明敬被押上囚车时,薛双霜仍然没有醒来。

人群中不见那道清丽的倩影,谢明敬不禁有些庆幸。不然他这副落魄丑陋的模样,可能会把胆子本就不大的小兔子吓得更厉害。

“我为什么醒不过来?”

“宿主您的身体近期负荷过重,需要休息。”

薛双霜虽然思绪活络,却怎么都无法醒过来,无奈之下,只好和系统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说起来,为什么徐千羽也不记得我?他也被下了锁情咒?”虽然这样怀疑了,但是薛双霜却是不信的。

徐千羽身上的违和之处太多了,他曾经就说过早就认识她,可若是九百年前这一次相识,他没必要遮遮掩掩。

“额……宿主您再等一等,马上就可以为你解答了。”

“……”

“就知道你没什么用,那当年苏玉晚带着徐千羽一起出逃,顺利吗?他们后面怎么又分开了?”

当时用了系统给的路线,让他们一狼一兔逃走,可薛双霜心里还是有些担忧的。

或许是进度已经到了一定程度,系统也不纠结是否剧透了,答道:

“他们成功逃出去了,但是在热泽外的驿站等了你许久,一直不见你来,才彻底离开了热泽。”

“至于分开……他们一起流浪了一段时间,徐千羽到底年纪还小,更习惯于山林之间的生活,而苏玉晚想要留在俗世,便分道扬镳了。”

“另外,宿主,我想有一件事需要让你知道:你给苏玉晚的包袱里,有记载着血杀咒的那本书。”

系统没有直说,可薛双霜却如遭雷劈,这样说来,苏玉晚能够对苏苏施下血杀咒,也是因为看过那本书。

又来了,那种一步一步踏入命运中的无力感。

她到底在做什么?

她在攻略吗?还是不过是在填补既定的剧情?

心中正百思不得其解,系统机械的宣告声再次响起:

“宿主,恭喜您完成此次任务,剧情进度65%,当前好感度如下:”

“徐千羽80%

秦莫凡80%

苏苏100%

谈霏100%

谢明非80%”

如果这样她都还看不出问题,那就真的对不起系统如此明显的提示了。

苏苏和谈霏各自占据了一个副本,经过生死与共的相处,他们成功被攻略,这是符合常理的。

而另外叁人,她本质上什么都没有做,甚至就稀里糊涂的被他们缠上了。

与其说是她在攻略他们,倒不如说——

是他们在攻略她。

“恭喜宿主,当前任务进度70%,进入解锁记忆模块。”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