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原则崩坏(1v1)

别…我疼…


关砚北的生物钟向来都很准时,一个人住久了,还经营着纹身店,所以也没有赖床的毛病。

和纪南闹不愉快的这段时间,他作息不规律的厉害,经常半夜叁四点了都毫无睡意,白天更是昏昏沉沉,稍微清醒点就出门和对面水果摊的老大爷晒太阳思考人生去了。

美名其曰给自己放个假,其实就是在逃避现实。

今天难得睡的舒服,他醒来的时候都已经十点多了。

伸了个懒腰,往旁边一搂,没想到扑了个空,被子里也没有温热的感觉,关砚北的心蓦地慌了,衣服也没穿就跳了起来。

几乎是瞬间清醒,脑子里不停的回忆着昨天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惹得纪南不高兴了,余光撇见纪南的鞋还在,这才松了口气。

纪南刚从浴室里出来,就看见关砚北一丝不挂的杵在那里,吓了一跳。

早上醒来身上粘腻腻的很不舒服,挣脱了他的桎梏就轻车熟路的溜去淋浴了,下面磨的有些疼,她小心的洗了很久。

“你怎么跟个鬼似的,还不穿裤子…”

眼前的男人肌肉分明却毫不夸张,身上不着寸缕,腿间茂密的丛林中垂着那半软的凶器…她的目光都不知道该落在哪才对,最后索性侧头不去看他。

关砚北看见纪南穿着自己的白t,头发还用毛巾包着,一脸娇羞的怒斥,心情如同拨云见日般灿烂,直接上前就把人抱进了怀里。

“好不真实的感觉…”他呢喃着说。

“什么?快放开我去洗澡,臭死了你。”

“亲我一下。”

她敷衍的抬头去亲,他却猴急的低头吻了过来,气氛有点不对劲的时候,纪南才按住他在腰间作乱的小臂,挣扎着说:“别…我疼…”

关砚北强忍着心里的躁动停下来问:“哪疼?”昨天也没打屁屁啊。

纪南瞪他一眼,又不好意思的说:“下面疼…”

“我看看。”

他把人抱到沙发上躺着,她下面没来得及穿衣服,双腿被他的大掌分开,露出又红又肿的花穴来。

“是有点肿,我下次不弄这么久了。”两片花瓣都大了一圈,穴口还红红的。

纪南被他看光很多次,却还是有些脸红。

关砚北转身穿了衣服就要下楼,被她叫住:“干嘛去?”

“买点药,很快。”

她嘴里那句梳梳头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人就已经消失了。

对面的商铺尽头就有一家大药房,关砚北顶着乱糟糟的鸟窝头,哼着小调就进去了,还顺便买了几盒套套。

路过水果摊时,大爷摇着蒲扇,笑眯眯的问他:“心情这么好了哇,老婆追回来啦?”

关砚北咧个大嘴回应说是。

上了楼纪南还躺在沙发里,接过药,又被他按倒了。

“我来。”

她只能红着脸叉开腿,没想到手机响了。

是赵文瑶打过来的。

她犹豫了一会儿,心想他们也不是在干什么坏事儿,就接起来了。

“什么意思啊纪南,居然敢夜不归宿,你说迎新会结束就搬走不会是要搬到那个狗崽子家吧?”

“不是…”她话还没说完就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关砚北指腹沾着药,沿着花唇抹了一圈,又挖了一些,直接将手指插进了穴里,怕药上不匀还转动了几下。

“怎么了?”

“没没没事!我已经联系好中介了,事儿太多没来得及去看房而已…唔!”

她的敏感点被他怼到,腿跟着抽搐了一下,话被打断,纪南眼里带着一层薄怒抬眼瞪他,没想到关砚北像故意似的,又对着那个地方戳弄了几下。

腿间突然变得湿粘,她都不知道是药还是自己的生理液体。

“哇靠…你你你们不会是在内个吧!尼玛,我知道你一直把我当亲姐妹,但是有些事情不必与我分享!拜!”

赵文瑶嚎了一嗓子就挂断了电话,纪南欲言又止,羞红了脸把气撒到关砚北头上,抬起脚就要去踹他。

关砚北握住她伸过来的脚踝,往旁边一按,腿又分开了一点。

“要找房子?”

他问话的时候手指还一进一出的刺激着敏感的小穴,纪南只觉得快感连连,呼吸的节奏都变得急促了一些。

“嗯…对…别弄了!”

“住我这儿不好?…不舒服吗,水流成这样,还疼?”

“呃啊!”她被他的手指插的频频抬腰,他太知道怎么让自己舒服了,穴口还有些泛红,她整个人又疼又爽的,没一会儿就抖着身子到了高潮。

“哈啊…”

她大口呼吸着空气,小死一回的感觉莫过于此,老实说,手指比他本人进来要更舒服一些,灵巧又不会让她撑的慌,更不会进到更深的地方害她像失了魂一般狼狈。

“舒服吧?和我住一起能天天让你这么舒服。”浑话中带着一丝揶揄。

纪南还没缓过劲,他也不急,拿纸擦了擦她腿间的狼藉,又重新上了一遍药。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