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于我(短篇合集)

【六】违背(h)


“嗯……”

她的呼吸急促起来。

沉因用手指轻轻揉摁少女的花唇,然后借着吐出的淫水又伸到穴口,来回绕圈,周尹姝底下都泛滥了,沉因这么一弄一下子就有了令人羞耻的水渍声。

她的手抓住沉因的手腕,有些紧张地嘤咛两声。

沉因虽然脸上带笑,心里的欲望早就开始咆哮了,直到现在他的分身还没有要休息的意思呢。

“没事的,很快就好了。”

他找到了她最敏感的花核,开始上下摩擦,周尹姝浑身颤抖,一下子就泄了些水出来,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原来她会流这么多水,更何况还是当着沉因的面,这种羞耻感瞬间席卷了她。

沉因的手指不停地揉弄着通红的豆豆,偶尔会有两根手指顺势滑进甬道,周尹姝就立即夹紧双腿,甚至会无意识地扭捏起来从而寻求更多快感。

“沉因……我……”周尹姝咬唇,半张脸都陷进了被褥里,她实在是不好意思直视沉因,只敢拿手去拉拽他的衣袖。

“怎么了?”沉因见状,脱了上衣,他的声音平稳又温柔,好像正在给予她鼓励。

周尹姝清楚地知道再这样下去她就会变得奇怪起来,于是撑起上半身往床头挪了几步,沉因也没着急,停下手里的动作,有些无辜地看向她。

“是不舒服吗?”他问得理所当然。

周尹姝不知道怎么回答,整个人都有点轻飘飘的。

“我……我有点想上厕所。“

她的脸都要被点燃了,半晌才憋住这句话来。

沉因了然,凑过去亲周尹姝的面颊,“原来是这样。“

她还以为自己说明白了沉因就能让她走,刚要起身下床就被沉因压了回去,还没反应过来自己的大腿就被抓住,紧接着一根滚烫如烙铁的东西贴了上来。

“咿呀!”她惊叫出声,只觉得腿间一片滚烫。

没有了衣料的阻隔,这回是切切实实地触碰到了彼此,沉因喉结攒动,有些吃力地撑着,这种温热柔软的触感简直就能分分钟要他的命。

他掐住周尹姝白嫩的大腿,将她翻成侧身的姿势,性器就恰好被紧紧夹住,从她的腿间冒了个头,纵使性欲和贪念想驱使沉因直接插入,他也很好地保持了理智,选择了退而求其次的方法来缓解自己的焦躁。

“一一,夹紧腿……”他用几乎恳求的语气说道。

周尹姝默不作声地调整了一下姿势,红着脸点点头,这对沉因来说是一种刺激,对她来说又何尝不是,沉因的性器贯穿了腿间的缝隙,正黏黏糊糊地顺着花唇推移。

“嗯……”那根粗壮的性器从花核上摩擦而过,一下子让她软了身子。

沉因调整好呼吸,终于俯身抽插起来。

明明没有插进去,却还是给了他极大的刺激,几下不经意的抽动中还意外捅到了穴口,前端的龟头在感受到无尽柔软的包裹后又急匆匆地退出来,意犹未尽地磨蹭了几下。

而周尹姝的大腿也逐渐变得湿润起来,简直就像在真的做爱。

她抓紧枕头,声音都没在了被褥中。

沉因低头去吻她的脖侧,又伸舌头吮吸她肩膀上的软肉,留下一个玫红的痕迹,“一一,不要藏着好不好,让我听一下你的声音。”

“就算……你这么说……”她的身子软的不行,侧躺让她的身体弧度更加曼妙蜿蜒,又被一下一下地顶撞这,根本就没心思去迎合沉因的恳求。

周尹姝的小乳顺着少年的顶撞一晃一晃的,她低头瞥到,又连忙用手去挡,被沉因一下子挪开,反手扣到腰后,“那看一下都不行吗?”

“你……”她都有点被气笑了。

沉因怎么在这种事上还有点倔呢?

周尹姝有些使坏地夹紧双腿,让沉因“嘶”了一下。

他无可奈何地拍了拍她的屁股,力度很小,但是也发出了声音,“你要是这样,我就进去了哦?”

周尹姝一下领会他是什么意思,“沉因!你是不是在欺负我?”

她的声音软软的,跟沁过水一样柔,听得沉因心痒痒,好像那点龌龊心思都无所遁形了似的,沉因觉得自己真是又可怜又狡猾,周尹姝这样一讨饶他就心软,最后还得自己和自己较真。

他有没有吓到周尹姝,有没有让她讨厌了,早知道刚刚就不那么冲动了云云,不管沉因怎么犹豫,最后还是会臣服于周尹姝的身体下。

她说自己过分了,那肯定就是过分了。

他的唇从周尹姝的脊背上滑过,在她的蝴蝶骨上落下好几个吻,又慢慢地动起来,“我不会欺负你,你别欺负我就好了。”

周尹姝一头雾水,“我哪里欺负你了?”

沉因笑笑,没说话。

诱人不自知,还要问我为什么,这不是欺负是什么。

他被折磨得狠了,想全部发泄出来,但又怕弄疼周尹姝,就都只好自己憋着,沉因觉得自己哪天憋出病来了,那十有八九都是周尹姝的错。

周尹姝转头看向沉因,平日里那样一副谦谦君子的形象,到了床上好像还有别的一面,她哼哼两声,转过身来,两条长腿盘在沉因的窄腰上,“那你进来好了?”

他一顿,嗓音沙哑,“一一,别勾我。“

到底是谁勾谁啊?

周尹姝有些上头,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勾着沉因腰的脚一使劲,穴口就抵上了那根热乎乎的东西,沉因低喘了一声,所有动作戛然而止。

“别冲动。“沉因努力遏制住那股即将迸发的欲望,对周尹姝说道。

其实这句话不仅是说给周尹姝听的,也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身下的人目光灼灼地盯着他,沉因觉得自己都要被烧出个洞来了,是他打破了和周池的约定,做了那个为了私欲违背守则的人,现在事态似乎有些超出预想了。

沉因口干舌燥,龟头抵住穴口的触感仍旧撼动这他的理智。

“你不……冲动一下吗?”

她樱色的唇一张一合,说出的话犹如魅音绕耳。

箭都搭在弦上了,绷得紧紧的。

周尹姝看不清沉因的表情,以为自己玩过火了。

“沉因……唔!!”

他竟然真的进来了。

粗壮的性器贯穿了她的身体,一层一层地推进,逼仄紧致的穴口被强行撑开,周尹姝忍不住扬起头轻叫了一声,脚趾头整个都蜷缩起来了。

好涨,好痛。

但周尹姝只是叫了一声,就没再出声,她的指甲嵌入沉因的手臂和肩膀,沉因也就闷声受着,伏低身子好让她抓着自己,他其实不比周尹姝好过,未经开发的花穴毫无章法地紧紧吸着自己的性器,好似要绞断他似的。

“唔……没事的,放轻松点。”沉因憋着汗附耳过去。

周尹姝小口小口地呼吸,尝试放松,沉因这才敢慢慢往里推进,最后冲破那层阻碍,得以彻底结合。

他们都知道,事情已经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但是谁都没说。

周尹姝环着沉因的脖子,只觉得小腹里有异物感,塞满了她的身体,渐渐地才能从那阵撕裂般的痛感中恢复过来。

然后沉因才敢小幅度地抽动起来,这种被紧紧包裹的感觉让他爽的都要失去理智了,只想掐着周尹姝的腰狠狠冲刺,可沉因不敢,他只能一点一点地退出来,插进去。

穴口翻出粉嫩的软肉和淫靡晶亮的淫水,还带着几滴扎眼的殷红,沉因一边亲吻周尹姝的身体,一边轻轻耸动自己的窄腰。

“我没事的,你可以动……”

他摇摇头,“骗子。”

周尹姝泄了气,直言,“你要不要看看自己现在的表情?“

都难受得要哭了。

他忍俊不禁,被周尹姝的话逗笑,于是也起了点小心思,“那一一什么时候会喘了,我什么时候开始动。”

“你……沉因,你是不是有点不要脸?”

沉因不敢答应,只在心里回答。

能操到你我还要什么脸面。

话虽这么说,沉因也渐渐加快了速度,这次前戏做得很足,抽动起来其实顺滑很多,因此周尹姝也适应得快些。

细碎的嘤咛从周尹姝的嘴里溢出来,无异于给沉因打了一剂催情剂。

他撑着上半身开始在她的身体里进进出出,两人交合的地方泥泞又滚烫,沉因简直都要怀疑自己是在做梦,但身体传来的真实触感又告诉他这是现实。

这种膨胀的满足感充斥着他的大脑,敲打着他的理性。

好想就这样一直抱着她。

沉因目光沉沉,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还是被周池看出了他对周尹姝的执念和占有欲,事后要是被周池知道他对周尹姝做了这种事,怕是要被追着砍九条街。

但眼下……

“嗯……啊……”

他只想听周尹姝因快感而发出的娇喘和浪叫。

沉因耐心地放慢频率,又猛地往里一送,把周尹姝顶的泪水涟涟,她的背像张拉紧的弓,挺起又重重地瘫回去,好像在斥责沉因太过激烈。

房里的声音只剩下两人的喘息声和水渍声,偶尔会有囊袋撞击花唇发出的“啪啪”声。

那一点思考能力,都要被身体深处传来的快意给消磨干净了。

因为先前射了好几次,所以这次沉因格外持久,眼见周尹姝已经能逐渐习惯性器在自己体内肆意进出,他就将她翻过身来,让她趴在床上。

没次没入周尹姝的身体,小腹撞击她柔软丰腴的臀肉,就能看到一层涟漪,紧接着少女的腰肢也会跟着弯起,久违地迎合他的动作。

“太快了……沉因……沉因……”

周尹姝有些失神地去唤他的名字。

沉因俯身压在她的后背,张嘴去咬周尹姝的通红的耳垂,舔舐她的耳廓,连同温热的气息一起打在她的耳后。

“再坚持一下好不好?”

沉因哄着,不自觉加快抽插的速度。

周尹姝被顶的溃不成军,整个身体都软如烂泥,随沉因处置。

“我要不行了呜呜……”

她的下体涌上一股从未有过的异样的感觉,周尹姝的泪水打湿了枕巾,双手紧紧抓住枕头,有股冲动就要喷涌而出。

沉因再次抽送的时候才发现周尹姝高潮了,底下一片水渍。

周尹姝的脑袋里炸起小烟花,整个人被带入短暂而又极致的快感中,整个花穴都开始痉挛,紧紧地抓住体内的肉柱。

沉因吸了一口凉气,实在是受不了这刺激,在射精前急忙抽出来,离开的瞬间乳白色的浊液就喷洒而出,弄脏了床单——

尒説+影視:p○18.run「run」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