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他所念

8.虚实


小巷昏暗,此时黄昏斜斜,天色青灰,很快就暗下来了。
贺野松开白瑞曦的唇,他低头看她,目光里有探究。
“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我只是做了个假设,这个假设也是有可能存在的,我没说错。”她的眼睛看向别处。
“你前男友把你当作别的女人了?”
白瑞曦猛然惊讶地回头看他。
贺野嗤笑。
“他是他,我是我,别把我跟他混为一谈。怎么?这口黑锅还想让我背?”
白瑞曦愣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贺野也面无表情地回望她。
白瑞曦低下头,“他没有把我当作别人。”
“嘁,那你对我的指控倒是想象力丰富。”贺野回味了一下她的话,瞬间脸色阴沉,“你还帮他说话?还喜欢他是不是!”
“我喜欢你。”你就是他。
“哼。”
贺野也不想跟她聊别的男人,抓着她的手就走。
“我的菜呢?”
贺野拎起来,结果发现袋子破了个洞,里面的菜在他跑的时候掉了。
“你……”
“我赔给你行了吧。”
他一边往前走,还是忍不住一边碎碎念。
“你年纪小,遇人不淑,像他那种渣男你就应该离远点,他是哪个学校的?”
“咳,他工作了。”
贺野转头,“工作?他比你大多少啊?”
“没多少……就八岁而已。”
“八岁?!白瑞曦,你小学没毕业他都上大学了!这叫没多少?你才多大?你……”贺野恶狠狠地看着她,“这种男人你怎么看得上的?只会用花言巧语骗你。”
“幸好你现在遇上我了,算你悬崖勒马,及时醒悟。”
白瑞曦低着头,强忍着笑意,忍得很辛苦。
“还有啊,那种渣男……”
“好了好了,我们去这边看看吧,这个东西好像挺有趣的。”她随便指了一处说道。
这条街上有个小集市,他们来到一个摊位前,摊主是一个道士,后面令旗上写着断姻缘八字,他们一走近,那个道士笑眯眯叫住他们,白眉白须,露出一张极不靠谱的笑脸。
“两位,随意看看啊,我这什么都有,定情,结情,忘情,尤其是这块忘情石,拿着它许愿,包管你想要忘记谁就能忘记谁。”
白瑞曦撇撇嘴,这年头真是什么招数都有,拉着贺野就要往旁边走。
“你说的是真的?那能帮别人许愿吗?”
那道士看了看白瑞曦,笑道:“那当然了,百试百灵,小伙子买一个来试试嘛。”
“多少钱?”
白瑞曦看着贺野,不会吧他真想买啊?
道士伸出了五个手指头,“这个数。”
白瑞曦皱眉道:“五块?”一块在路边随手捡的石头他卖五块?
他摇摇头,“五千。”
白瑞曦睁大了眼睛,拽着贺野,“你走不走?别告诉我你疯了。”
贺野低头沉思着,那模样好像在想着给钱了。
“贺野,你脑子没毛病吧?上赶着去当冤大头?”
“诶诶诶,小姑娘,你怎么说话的?我是正经给人算命的,可不是什么旁门左道。这要是别人,我就要原价五万了,我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只要五千。”
白瑞曦气笑了,他真敢开价啊,“那我还得谢谢你?”
“哎,别这么客气,毕竟像姑娘这样的人还是挺少见的。”道士笑呵呵的。
“我什么样啊?”
“小姑娘,我看你这么年轻,像是一觉醒来年轻了好几岁似的。”
白瑞曦看着这道士的目光一凛。
贺野道:“行,老板,我买个这个。”
道士立刻说道:“微信支付宝扫这里,刷卡请在这里付款,加我好友帮我转发朋友圈,可以给你打个九五折哟。”
白瑞曦连忙制止贺野,强硬地拉着他走。
那道士看着他们的背影摇了摇头。
没过一会,白瑞曦让贺野帮她买菜,自己又悄悄回到这个摊位前。
“哟小姑娘,你怎么又回来了呢?”
“老板,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我知道什么?”
白瑞曦忽略他这句反问,正想继续问什么。
那道士慢悠悠说道:“小姑娘,真假虚实都是根据自己所看到的来下定论的,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什么时候是虚,什么时候是实,都要自己来辨认。有人说梦境是假的,现实是真的,可要是梦境和现实相互结合,相互错乱呢?”
他又笑了笑。
梦境和现实相互错乱?他是什么意思?
“小姑娘,回家好好看着你的时钟,你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他说完就收摊了。
回到家,贺野贴上白瑞曦的后背,从后面揉捏她的胸,贺野将她的裙子掀起来。
“诶,你先别动,我们先吃饭吧。”
“我想吃你。”
白瑞曦笑了一声,“吃完饭再说。”
她今天穿着针织开衫和长裙,头发半扎着,模样十分贤妻良母。
贺野将她转过来,拉低她的衣领,奶子跳跃着,他一口吃了进去。
雪白嫩乳在他嘴里化开,他情不自禁咬了好几口,胸脯上面出现了好几个牙印,乳头硬挺,跟她下面流水成对比。
“嗯哈…”
贺野咀嚼啃咬着奶肉,她更动情了,没一会,奶子一片通红。
正当他要抱起来时,手机响了。
贺野抬起头,接了电话。
白瑞曦整理好衣服,去厨房准备晚饭。
过了几分钟,贺野来厨房抱住她,“我妈要我今晚回去吃饭。”
“噢,那你回去吧。”
他咬着她的耳朵不松口,惹得白瑞曦发笑,她去掰开他的脑袋。
“你干什么呀,你回去呀。”
“那我先走了。”
她也没非要他留下来,听到他关上了门,白瑞曦把煲汤的食材放下去。
她再把菜都切好,此时天色早就黑了,她往客厅看了一眼,再回头,汤已经滚了。
她有点惊讶,刚刚时间过去很久了吗?
就在这时,玄关处有响动,有人正在换拖鞋。
白瑞曦笑了笑,他怎么又回来了?
她跑到玄关处,看到了贺野的背影,上前抱住他,顺便蹭了两下,胸脯一荡一荡的。
“你怎么又回来啦?舍不得我做的饭吧?”她娇笑道。
眼前的男人身材挺拔,气质孤松,他渐渐转过身,鼻梁上的金丝眼镜禁欲清冷,他手指上的男士结婚对戒更衬得他沉稳。
白瑞曦的笑容僵了几分。
他朝她微笑,镜片后的眉眼温柔但也锐利,他语气温和。
“瑞曦,你说什么?”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