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玄幻 > 橙汁

章节目录 chapter37

    “你太理智了,有时候也许不是件好事。”

    同住在一个房子的法国舍友chloe听了程栀的恋爱故事,这样形容她。

    彼时程栀正在收拾行李,外国的圣诞,亚洲留学生也跟着一起放长假。

    “也许。我知道,但是改变很困难。”

    “竟然有能让你觉得困难的事情?”chloe玩笑般道。

    程栀对她笑笑。

    人的思维习惯能改变一切外在表现,却不能改变习惯本身。

    她无法改变自己人生的侧重点。

    只带了常用的东西,轻便行李,背一个黑色双肩包。

    出门前和chloe拥抱道别。

    “新年见。圣诞快乐。”程栀说。

    chloe贴脸吻了一下她的脸颊,“新年快乐,程。祝你回家玩得愉快。试试偶尔放下理性,生活需要一点‘不可控’的浪漫。”

    程栀轻颔首,表示自己收下她的祝福。

    程栀一年多没回国,本来是想两年时间不长,读完再回也是一样,视频通讯这么发达,既省了机票钱又免得来回奔波。但今年刘叔叔做生日宴,逢十的岁数,香港人很看重,程芸要求程栀回来参加。

    她倚靠舷窗,航行地图显示他们现在正在太平洋上空,饼干块似的玻璃外却只能看见蓝色浓重的夜空。

    因为出发前与chloe的闲聊,也因为即将踏上故土的如潮情感,海水一样漫开的夜色里,她想起张越。

    为什么会分手?

    和张越在一起,不稳定如程栀,却也愿意试着相信世界上有永恒的爱,考虑过两人的以后。

    chloe说:“他提分手,是想让你挽留。”

    她不知道吗?

    难道没有存了想断舍离的心情吗?

    精神世界诸多差异的两个人在一起总是互相消耗。

    *

    送张越出国的那个夏天,程栀自己的生活节奏也如战斗般紧锣密鼓,一边上课实验,一边陪伴还要安慰孤身在外不安焦躁的人。

    可仍旧有疏忽,张越的脾气因异国而见长,程栀有时候还没把他哄高兴,自己就已经在电话这头累得睡着了,剩下他独自闷气。

    实话说,会很累。程栀将于次年出国,各种需要准备的东西压得她喘不过气,人到疲惫处,顾不上语言的冷热,有时候一些未加控制语气的话,落在张越耳朵里就是患得患失的刺。

    几次大小矛盾后,张越坐不住,从澳大利亚飞回来,程栀正在忙手上项目,见到他,惊喜之余,开始训斥。

    “你不是在考试周吗?怎么就回来了。”

    是程栀忙到将日子记岔了,考试周已经结束,张越只不过提前了几天回来而已。

    但他没为自己辩解,脸色刷变。他期待着程栀见到自己会满脸惊喜,可是没有。

    程栀气他翘了考试,语气略硬地嘱咐说:“你先回家,我晚上下课再来跟你算账。”

    然后抱起背包往实验楼跑。

    张越望着她背影消失在北京白茫茫的雪色里,从欣喜到委屈失望的巨大落差淹没了他的身体。

    他坐了这么久的飞机,只是想抱抱她。

    男生嘛——宽容一点,栀栀只是太忙。

    张越如是安慰自己。

    他拖着行李箱往程栀离去的方向走,轮子与地面摩擦,发出声响,引来一些目光。

    高挑俊朗但比去年多了些成熟气的男生走在雪地里,是一幅清新亮目的水彩画。

    张越对程栀的学校很熟悉了,穿过小路,前方一栋白色建筑。张越出国前,好几次就站在这幢建筑前的杨树下等程栀下课。

    那时的心情一直是雀跃的,而今却不同。

    张越冷眼看着眼前一幕。

    该怎么形容他现下的心情——

    化雪一样冷,难以呼吸。

    程栀站在实验楼前,身旁是张越也眼熟的一个男人,他想起来,高中来他们学校开讲座那个,叫什么路宇。

    他低头温声和程栀说话,手里抱着程栀的包。

    让张越呼吸凝滞的是程栀被他握着的手臂。

    世界上向来不乏想象力丰富的人。可是这样的景象又怎么不叫人多想。

    当下张越也没说话,直接掉头回机场,飞去厦门。

    他需要一点时间来缓冲自己惊惶的心。

    *

    程栀深夜到家,屋里一片漆黑,白天因为低血糖摔在雪地里的腿隐隐作疼,开了灯撩起裤腿,仍是可怖的青红色。

    心急就出错,程栀叹口气,可是一想到张越回来了,烦乱的心又平静下来。

    唔,张越呢?按他的习惯早在听见门响的一刻就会冲出来。

    程栀知道张越别扭,以为他在屋里生闷气,白天她着急确实有点凶了。她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揉揉脸缓和表情,走进去。

    “张越?”

    推开卧室门,也是暗的。

    不在?

    又到外面找了一圈,依然不见人影。程栀愣住,想起些什么,门口没有张越的鞋,家里也没有他的行李箱。

    她立刻拿出手机打电话。

    张越生气到连她电话都拒接。

    幸好微信没有拉黑,程栀也不给他打语音了,发了个“你在哪”的文字消息。

    没回,又发第二条——“张越。”

    顶栏出现“对方正在输入”的状态,分明是看到了,却不肯回复她。不过这次程栀再打电话过去,好赖是通了。

    “你在哪里?”

    北京这么冷的天她想不到他能去哪。

    电话里短暂的安静,知道他在听,似乎也能听见他的呼吸声。

    然后,他才开口。

    “厦门。”

    “厦门?”程栀重复了一遍,“你去厦门干什么?”

    “你不是不想见我么?”他冷淡地问。

    声音里浓郁得溢出来的情绪,程栀语塞,思考该从哪里开始哄他。

    “我没有。”她先否认,免得他多想。

    但该想的不该想的都已经想完了。

    “没有么?”他反问。程栀还听见电话里的一声轻笑。

    她敏锐地察觉,“你……是不是喝酒了?在酒吧?”

    “你关心我吗?”他刺她。

    “……”

    不等程栀回答,那边又挂断。

    这一晚程栀实在太累,洗澡抹了药水出来,手机安安静静的,她无法,给张越发了一条微信。

    “少喝酒,明天睡醒了给我电话。”

    她想让他清醒了再谈,却没想到,第二天接到的是张越酒驾,人在医院的消息。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