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玄幻 > 雀欢(出轨,高h)

章节目录 100,被操尿了(二更合一,3000字高h)

    100,被操尿了(二更合一,3000字高h。)

    花穴被操入的瞬间,穴壁被撑开到极致,媚肉颤抖着收缩着,紧紧裹住茎身,夹得李臣年一阵舒爽,他从后面抱住秦浓的腰,扭着胯,迎着夹击的压力,深深插入骚心,插得秦浓倒吸一口气。

    “好深……”她低呼一声,这男人简直就是头野兽,鸡巴那么粗那么硬,一插就插到底,不过也因为这种野性的粗暴,让秦浓觉得难受的同时,也得到前所未有的激爽,这一插几乎要将她插高潮了。

    李臣年将她抵在墙上,没等她适应大鸡巴的深度,就开始快速顶弄抽插起来,他从给秦浓洗澡的时候,鸡巴就一直硬着的,这会终于又操进她体内,这股兴奋感是压都压不住,就恨得能将阴囊都塞进她体内。

    “啪啪啪啪……”

    鸡巴快速地抽插着,底下沉甸甸的囊袋一直甩动着拍打秦浓的阴蒂,敏感肿大的阴蒂被这样重复着拍打,没一会就爽得直接高潮了,不过阴蒂高潮并没有被插高潮那么猛烈,  秦浓只轻微地抽搐了一会,又被李臣年按着继续操着。

    “啊啊……好舒服……大鸡巴好厉害。”体内过多的快感让秦浓想放声呻吟,可又怕引起楼下人的注意,最后只能小声地哼哼着。

    两人就这样,躲在楼梯拐角,伴着楼下激烈的3p操穴声,痴迷地做爱,就像一边观看黄片一边做爱一样,格外的激烈刺激。

    不知过了多久,楼下剧烈的性事终于慢慢消停下来,秦浓也被李臣年操到腿软,整个人是靠着李臣年撑着才不至于跌倒。

    “啊啊啊啊……啊……要到了,又要到了……大鸡巴操得好深,操进子宫里了。”秦浓浑身汗湿,难耐地扭着腰,想要逃离男人掌控,她已经被操得高潮好几次了,骚逼都被操麻了,可男人却始终没有射精,持久得吓人,操了这么久,鸡巴还是那么硬挺,公狗腰也一刻不停地摆动着。

    “老公,你快点射吧……骚逼都麻了……”秦浓小声地求饶。

    李臣年一边猛干,一边揉着她的奶子,哑声道:“宝贝,你再高潮一次,我就射。”

    她摇晃着脑袋,惊呼道:“不行了……要尿了……”

    他低笑,“那就尿,边尿边操会更爽。”

    说完,他越发用力地操干起来,一只手还伸到她小腹上,又按又揉,让她排尿的感觉越发强烈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到了,到了……啊……啊……”秦浓难耐地呻吟着,骚穴里开始急速收缩,快感一波波从腿心处涌上来,让她浑身打颤,爽到失了声。

    迅猛的高潮过后,尿意也汹涌来袭,秦浓无力制止,只能任由热流一股股地泄了出来,李臣年被她这副淫荡的模样刺激得不行,搂着她的腰,一阵迅速的抽插后,终于痛痛快快地射出浓精。

    两人安静地享受着高潮的余韵,过后李臣年才抱着秦浓回了房间。

    实在累过头,秦浓被抱进浴室冲了个澡,就回床上睡觉了,这一觉睡得很沉,一直到第二天快中午才起床。

    起来时,床上就剩下秦浓一个人,她摸出手机看一眼,李臣年给她发了信息,说他有事去公司一趟,已经叫了外卖,起床就能吃。

    秦浓想起昨晚最后也不知道姐姐怎么样了,忙下床洗漱,出门去找姐姐。

    姐姐的房门还紧闭着,秦浓抬手敲了敲,里面没有回应,估计还没睡醒,她也就没再敲,自己下楼找东西吃。

    结果到了楼下,大门正好被人从外面打开,秦浓以为是李臣年回来,忙迎了上去,结果进来的却是冰山男顾赫。

    秦浓楞了下,脱口问道:“你怎么来了?”

    顾赫抬了抬手里提着的食物,说:“我来准备午餐。”

    秦浓挑眉,“你会做?”

    顾赫:“嗯。”

    应完他也没多解释,拎着一大袋食材就往厨房走去,秦浓也要去厨房找吃的,就跟在他身后进去,厨房里,保温锅里放着李臣年之前买的餐点,还是热的,秦浓伸手想去端,手指冷不防却被烫了一下,还是顾赫看到了,过来忙她将餐点端到外面的餐桌上。

    “谢谢。”秦浓道了谢。

    “不客气。”顾赫转身回到厨房,继续真理他买来的食材。

    秦浓边吃边偷偷观察顾赫,好奇地问:“你这样,就能追回我姐姐吗?”

    顾赫关上冰箱门,穿上围裙去处理活鱼,闻言顿了顿,才说:“她太瘦了,给她做点她喜欢吃的。”

    秦浓哦了一声,没再说什么,姐姐的幸福还得她自己把握,不过不管姐姐做什么决定,秦浓都会支持她的。

    一直等到顾赫做完四菜两汤,姐姐才睡眼惺忪地从楼上下来,见到顾赫在,她也很意外,随即不悦地说:“我现在是暂住在我妹妹家,你这样直接进来,是非常没礼貌的。”

    秦浓刚想说一句没关系,却被姐姐瞪了一眼,瞪得她没敢吭声。

    顾赫说:“很抱歉,下次不会了。”

    姐姐见他道歉态度良好,也没再怪罪,只是说:“下次别给我做饭,我不想吃。”

    顾赫道:“你要是不喜欢我过来,那去我那边好不好?房子让人布置过了,跟你在h市住的一样,你应该会喜欢。”

    姐姐冷着脸说:“不了,我哪里也不想去,更不想看到你们,你们回h市吧,别来打扰我我会很高兴的。”

    秦浓在一旁看着,心想姐姐昨晚一个电话把人叫来,现在又说不想见他们,果然是个善变的女人。

    顾赫看着冷酷,在姐姐面前却格外顺从,被她这样说也不反驳,摆好餐桌就离开了。

    男人离开后,姐姐自顾生了一会闷气,才招呼秦浓吃饭,边吃边说:“这兄弟两是在跟我打迂回战呢,顾煊容易惹我生气,就不敢出现,派顾赫来接近我,顾赫这人,不止是冰山脸,他还脸皮厚,根本不怕我骂。”

    提起这两兄弟,姐姐就是一阵咬牙切齿,表情无比生动。

    秦浓抿着嘴偷笑,问她:“姐姐是不想和他们好了吗?”

    姐姐叹气,“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之前发生太多事,我实在不想太过轻易原谅他们。”

    秦浓说:“那就不原谅,继续冷着他们吧,哪天想要人陪睡,再一个电话把他们叫过来就行。”

    姐姐尴尬地捂着脸,闷声道:“昨晚只是个意外。”

    姐妹两边吃饭边聊天的,很快就聊到秦浓和李臣年的事,姐姐问她:“他还没跟你求婚吗?”

    秦浓红着脸,摇摇头,“没有。”

    “那他准备什么时候求婚?”

    “我也不知道。”秦浓说,她之前也以为李臣年会在和姐姐离婚后,就立刻跟她求婚,没想到等了这么多天,对方楞是一点动静都没有,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这一等,就等到正月十五过去,秦浓收拾好行李,准备进组拍戏,李臣年还是没有跟她求婚,秦浓心里多少有些失落,不过这种事,她也不好主动去问,只能收拾收拾心情,让司机送去隔壁市的影视城。

    这还是秦浓第一次正儿八经进组,之前她也有参加过演出,不过都是些不太重要的角色,这次进组,杜娟也特地赶过来,作为她的经纪人,为她安排各种事宜,还给秦浓带了一个生活助理来。

    秦浓有些不好意思,问杜娟:“杜娟姐,我不是公司的签约艺人,你这样帮我安排,会不会太为难你了?”

    杜娟笑道:“放心吧,只要是你的事,公司没人敢轻视,李总可是亲口承认了,说你是我们的老板娘。”

    秦浓红着脸说:“你别听他乱说。”

    杜娟对老板的话,却是深信不疑,“李总不会乱说的。”

    因为有这层特权,秦浓进组后,住宿条件和待遇,都被安排到和男女主演一个级别,对于剧组这样的安排,很多人私底下会议论,觉得这个新人估计是来头不小。

    娱乐圈就是这般现实,不仅要比名气,还要比后台,只要你后台够硬,说话都有底气。

    杜娟在娱乐圈混了几十年,人际关系非常好,跟着秦浓进组后,就忙着张罗请客,拜托剧组其他人多照顾照顾秦浓这个新人。

    老朋友见到杜娟这副态度,私下底开玩笑,问杜娟:“你们公司是准备把这位捧成一姐吗?”

    杜娟笑了笑,说:“这位的地位,比一姐高多了。”

    朋友还要再追问,她也不再说了,只道:“以后你们就知道了。”

    其实也不用等到以后,在开机仪式的当天,除了剧组主创人员都到场外,跟着一起来的,还有这次投资方的大老板。

    星宇传媒这两年在娱乐圈里很有名,因为它投资了很多叫好又叫座的电影电视,不过还从来没有人提起这位星宇老总,他好像也从来不涉及娱乐圈的事,万万没想到,这位神秘的老总,居然会亲自来到片场。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