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玄幻 > 狭路相逢(1V3)

章节目录 23“姐姐,我会一直在。”

    狭小的空间内,吴仁感一直藏在心中的那些秘密被掀开,如同疾风暴雨般,没有给她留任何准备的余地。

    吴仁感瞳孔紧缩,尘封已久的记忆泛着灰尘浮起。既然他都知道了,再演下去也没有必要,眉头一挑,她双手抚上切萨利的脖子,一把将他带到眼前,两人的睫毛几乎就要触碰到。

    “什么时候知道的?”

    “刚才,你进门的时候,”切萨利的语气带着几分调戏,似乎是猎人对猎物的玩弄,“我很早就知道,埃德温是那个差点收养我的人,”顿了顿,“我就是想知道,他到底是不是收养了你。”

    “你想做什么?”她用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说一些实际的解决方案,时光不能倒流,就算再来一次,我也会一摸一样的事情。”

    代替他,来到朱迪、埃德温家,成为他们的孩子。

    “我更不会后悔。”

    话音落,切萨利的情绪被调动,像一只要即将把吴仁感吞噬的猛兽——来自遥远的东方的野兽——看到了猎物时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吴仁感左手紧握住右手,掐在自己的手背上,因为切萨利的手握住了她的腰,很用力。他们僵持了一小会儿,突然,切萨利猛地将吴仁感推开,她往后退了一步。

    她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我要是说,我根本不在意那些呢?”

    情绪几经流转,切萨利眼中的火熄灭,变得平静。漂浮在大海中的一叶扁舟,上一刻还是疾风暴雨,这时雨过天晴。

    “如果我根本不在意那些呢?”切萨利又重复了一遍,他紧盯着吴仁感。

    吴仁感看着切萨利,愣了几秒,不知是喜是悲,她这辈子没做过什么伤害别人的事,除了对切萨利。这是她潜藏在心里中最阴暗的秘密,曾经设想过很多次再次见到他该怎么办。

    那场景在脑海中上演了千千万万遍。

    也一边想着,一边对着上帝祈祷千万不要再见到他,这样她良心的谴责就不会来找她,也不用去思考该如何应对这一切。

    可,可真的遇到了,听着那人说这一切他都不在意的时候,这一切压在自己心底的石头似乎就要烟消云散。但是这种感觉很快又消失了,石头加倍地压下来:他的话还没说完,他的不在意不过是谈判前的退让而已。

    “那你想要什么?你说,我能做到的,我都会补偿你。”吴仁感严肃地说,“我对不起你,我知道。现在也没有任何办法去弥补过去的事情…….”

    “我不需要你补偿我,”切萨利打断了她的话。

    “那你想要什么?”吴仁感声音提高了一些,略微气急败坏。她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手指握成拳放在两侧,侧过身子,胸口不断起伏,“切萨利,我和你说,今天你可以提出任何条件,过了今天,”她斜视他。

    “过了今天,什么条件我都不会答应你的。”

    切萨利看着她,目光移动到她紧握着的双拳上,笑了一下,“简单,把你的联系方式给我。”

    吴仁感的手机响了几声,然后挂断。切萨利把手机放进兜里,抬头看了吴仁感一眼。“不用紧张,吴仁感,”他慢慢地念着她的名字,“吴仁感……无人敢?中文?”

    吴仁感侧头看他,“你接近埃德温有什么意图?”

    “他是我的老师。”

    “偏偏来耶鲁读书?你不是不知道他是那个、差点收养你的人?”

    切萨利笑了,手插在兜里,“是他看好我,主动栽培我,”他走近,微微弯腰,近距离看着吴仁感,“有些事情就是很奇妙,他就算没有成为我的父亲,也把我当做他的得意门生,绕来绕去,他还是喜欢我。”

    对上吴仁感冷漠的目光,切萨利直起腰,“等着我的电话,只要你配合我,朱迪、埃德温不会知道当初的事情。”

    就算知道了,也没有关系的,吴仁感冷笑一声,“他们知道后会怎么样?你以为我是贪图埃德温的人脉、朱迪的势力?切萨利,他们给了我快乐的童年,良好的生活环境,优渥的家境,精英教育,这些够用一辈子。”

    “这些,是你永远都得不到的。”

    “你的那些威胁不算什么。”

    “你不在乎那些,”切萨利突然说,“你在乎他们怎么看你,”他的眼睛黑得摄人心魄,好像会说话,已经将吴仁感看得一清二楚,他看着吴仁感,“我们都是这样的,从一个寄宿家庭到另一个,生怕他们不喜欢我们然后将我们扫地出门。吴仁感,我们是一样的,我懂那种感觉。”

    “就算是长大了,我们有了决定自己的人生的时刻,那种丑陋的感觉也会如影随影。”

    “这些话以后再说吧,”吴仁感走到一旁,“我累了。”她背对着切萨利站着,两人就这么站着,一个不想离开,一个不想交流。

    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埃德温的声音,“切萨利?切萨利?”

    他依旧看着她,吴仁感没动,低头看着地毯上的黑点。

    埃德温的声音越发的近,脚步声杂乱,应该是他们叁个人一同上来了。切萨利转身开门,就在手搭在把手上的时候,他转头看向吴仁感。

    “姐姐,我会一直在。”

    吴仁感风一般地转过身去,随手拿起什么东西朝着切萨利扔过去。

    他赶忙接住,霎那间,他背后的门推开了。

    埃德温和朱迪见状很是惊讶,陈粒惊讶后神情变得冷漠。

    “是我叫他进来的,”吴仁感先开口,“他就是你说的好学生?连美联储扭曲操作和量化宽松都分不清!”

    朱迪张了张嘴,“女儿,他…….”

    “他就是个蠢货,还是什么天才,”吴仁感手抱胸,带着轻蔑的目光看向切萨利,“你,出去!”

    切萨利把手里的抱枕轻放在一旁,笑着说,“姐姐,你对我的理论不认可,大可不必如此动怒。没见到那个学术讨论会上有人打起来的,对吧?”

    吴仁感冷眼看着他,没说话。

    埃德温干笑,“既然这样,那……切萨利我们出去说吧,吴仁感她累了,需要休息。”

    四个人退出了吴仁感的房间,朱迪走在最后。关于切萨利和吴仁感,她有些想问的问题,看着女儿不想谈的表情,她忍住了。

    “你要去高盛实习没什么问题,推荐信我会帮你写好,”埃德温对陈粒说,“你之后是打算留在投行吗?”

    陈粒点点头,“是的,在投行工作之后,我想自己创业,这几年算是经验积累。”

    埃德温赞同地点头,再看向切萨利,他出神地看着茶杯,似乎没有听到他们讲话。“你呢?不去投行实习,打算忙自己的公司吗?”

    “嗯,我这个性子,可能比较适合当老板,”切萨利转头看着他们说,“对冲基金玩法新鲜,花样多,而且没什么大的约束,我想试试。”

    “拉到多少钱了?”

    “算上目前狗狗币和比特币赚到的钱,差不多五亿美金。后续可能还要出去找资金,现在就是要建立公司,招募员工。”

    “好,如果你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来找我解决。”埃德温说,手指了指朱迪,“也可以找她。”

    朱迪勉强一笑,目光一沉,“我工作忙,可能没有那么多时间。而且,吴仁感是检察官,我觉得你们需要避嫌,因为认识,所以工作上更要注意。”

    切萨利笑着点头,“谢谢您。”

    离开埃德温教授家,两人坐上切萨利的车,他把蓝色妖姬放在车后座。陈粒瞥见,眼神中满是冷漠,“怎么,她送个花你都要这么宝贝?”

    切萨利启动汽车,没在意她的话。

    “你们见过面?什么时候?”陈粒问,“你做这些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

    车子开出社区,两旁快速向后退去的树丛在暗夜中带着几分诡异。

    “我为什么要想你?”切萨利看着前方的路,漠然地问,“我的事情与你有什么关系?要不是你说要埃德温教授的推荐信,你以为我会来?不是你,我怎么会知道她就是吴雅丽?”

    陈粒抬脚踹在车上,眼中满是怒火,“你这个狗娘养的,她怎么看你的你没有感觉吗?无论是之前,还是现在,你就是喜欢像狗一样跟在她身后,对不对!”

    车子猛地停下,两人身子前倾。切萨利十分生气,手握成拳,看着前方无人的公路,“下车。”

    车内是两人急促的呼吸声,都处于爆发的边缘。

    “切萨利…….”

    “我再说一遍,下车!”切萨利红着眼,看向陈粒。

    陈粒暴躁的情绪突然消失,泪水在眼框中打转,她一边哭,一边推开车门,走下车。

    她一下车,车子迅速启动,想着远处开去,没有一丝留恋。

    所有委屈、不甘、悲伤,一股脑地将她淹没,环视四周,一个都没有,绝望渐渐也冒出头,哭声越发的大,她缓缓地蹲下身子。

    “你他妈居然把她一个人扔在公路上!你知不知道有什么人会去!”吉米握着拳十分愤怒,“这不是一个绅士应该做的事情!”

    切萨利对着镜子揭开扣子,“别他妈拿绅士给我扣帽子,我就是狗娘养大的,”他转身看吉米,黑色眼眸中充满怒火,一步一步朝着吉米走过去,“你要是想去找她就去,别在这里抱怨,不然我把你一起扔出去。”

    吉米从未见过切萨利如此动怒,震惊之余,他衡量,去找陈粒比较重要。“你等着!等我找到陈粒回来,我在和你算账!”

    切萨利冷笑,脱光了衣服走进浴室。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