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玄幻 > 艳娇娘    [骨科姐弟]

章节目录 25,来意(微h)

    “嗯……轻些咬……嘶……”少年低沉沙哑的喘息听的人面红耳赤,他的手扶着少女的脑袋,面上表情似哭似笑,大滴大滴的汗珠顺着他如美玉一般的脸庞流下。

    乔蔓显然比第一次要熟练许多,她含着龟头研磨舔弄,一手套弄着棍身,一手抓着两颗囊袋揉弄着。

    听着乔至臻抑制不住的喘息,她的内心居然升起一股莫名的满足感。

    就是这样,让乔至臻臣服在她的裙摆之下,到时候也叫乔茵看看,她那宝贝弟弟居然拜倒在自己最看不上的人裙下。

    最好是骗得乔至臻一颗真心,然后狠狠扔在地上,弃之如敝屐,让这个清冷矜贵的贵公子为她魂牵梦萦,夜不能寐。

    这样想着,乔蔓含着蟒首重重一吸,乔至臻被吸的腰身一软,差点泄出来,他咬咬牙,摸上乔蔓的乳肉,狠狠的捏着。

    乔蔓吐出嘴里的东西,愤愤的瞪着乔至臻,抓着两颗囊袋的手也下了力气,乔至臻受不住,松开了抓着乔蔓乳肉的手,爱怜的摸了摸乔蔓绯红的面颊,低声道:“轻些……弄断了还怎么疼你?”

    “没正形!”乔蔓埋怨道,复又低下头,舔舐着棍身。

    乔至臻脸颊眼角好似染了胭脂一样红,他看着埋在自己胯间的少女,黑漆漆的眼中满是爱怜之意。

    乔蔓实在是太合他心意了,若不是因着两人是堂姐弟的关系,他定是会娶了她的,八抬大轿,十里红妆,正妻有的,她一样也不会少,在与她生一双儿女,和和美美的过一辈子。

    “怎就让人如此的爱不够呢?”乔至臻轻轻的抚摸着乔蔓的背脊,呢喃着。

    乔蔓听着,身子轻颤,垂着眸子,没有回应乔至臻,而是更加卖力的舔弄着那狰狞的欲根。

    乔至臻终是忍不住,将巨物狠狠顶向乔蔓喉咙深处,感受着喉壁紧致,按着乔蔓的脑袋不让她离开。

    乔蔓被顶的泪眼朦胧,想吐却吐不出来,只能被动的吞咽着乔至臻的欲望。

    抽动许久,乔至臻抵着乔蔓喉咙最深处射出,浓精射了乔蔓一嘴,那些来不及吞下的,顺着乔蔓嘴角流出,淫乱至极。

    乔蔓努力咽下嘴里腥檀的白浊,看着乔至臻那样,乔蔓实在气不过,凑到乔至臻唇边索吻。

    乔至臻哪里能不依乔蔓,吻上去,也算是尝到了自己的味道。

    乔蔓浅尝辄止,离开乔至臻的唇,含笑望着乔至臻,打趣道:“阿致,味道如何?”

    乔至臻无奈的望着乔蔓,追过去要亲她,却被乔蔓躲开,不肯让乔至臻得逞。

    两人闹了一会儿,篝火差不多灭了,衣裳也差不多干了,两人穿带整齐,乔至臻看今日天色已晚,就带着乔蔓回到望仙居,准备先今日先休整一番,明日在带乔蔓去山林里打猎。

    乔蔓身子不爽利,小丫鬟带着她去到一处香汤池中沐浴。

    却说那头乔至臻正准备随乔蔓到香汤池中共浴,却被一小厮叫住,说是大公子找他。

    乔至臻内心疑惑大哥是如何知晓他在青山的,却也没有犹豫,去了会客厅。

    几日不见,乔至州似乎清减许多,却更加的温和俊朗,他本坐着喝茶,看见乔至臻,含笑起身,道:“致之,多日不见了。”

    “几日未见,大哥好似清减许多?”乔至臻温和道,见乔至州到来,问道:“大哥前来找我所谓何事?”

    乔至州垂着眸子,表面上却还是谦和有礼的模样,他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交给乔至臻,道:“前些日子你想去拜访齐老,碰巧齐老不在,故留下拜帖,如今齐老归家,见了你的拜帖后,特命家中小厮来府上请你去齐老居所一聚。”

    “大哥此话仿真?”乔至臻面色一喜,他早些日子之所以回到祖宅,除了端阳公主的事情外,还有就是想要拜访一下隐居在延州的鸿儒齐老,只是齐老性子古怪,早些时日又不在家中乔至臻前前后后去了好几次都未曾见到过齐老,没想到今日齐老居然要见他。

    乔至臻高兴之余却又想到还在此地的乔蔓,自己已经答应了乔蔓这几日都陪着她,如今自己一走,乔蔓那边可如何是好?

    乔至州见乔至臻犹豫,出声询问:“致之可是有何难处?说与大哥听听。”

    乔至臻没有把乔至州当外人,他道:“不瞒大哥,今日我是带着蔓娘出门的,若我现在去了齐老那里,却是无法带着她一起前去的。”

    乔至州适时的露出吃惊的表情,道:“原来蔓娘也在?我还到蔓娘去了何处,原是到了这里玩耍,致之你尽管放心,蔓娘有我照顾,不会有事的,你且放心。”

    乔至臻有些羞赧,嗫嚅道:“我原是诓外祖母我与蔓娘是去青云寺礼佛几日的,如今事发突然,还请大哥为我圆这个说辞。”

    也是他时运不济,头次说谎诓人,才短短一天就被看破,还是自己说出来的,这多少让他有些不好意思。

    乔至州理解的点头,道:“放心,大哥已经知晓了,会为你们保密的,待你从齐老那处回来给我捎个信,我在带着蔓娘归家就好。”

    乔至臻自然是感激涕零,道:“多谢大哥,我这就去与蔓娘说清楚事情缘由。”

    乔至州哪里能如了乔至臻的愿,他深知若是让乔蔓知晓自己也跟着来到青山,恐怕会央求乔至臻送她归家,到时候要再见她可就困难的多。

    于是乔至州拦住乔至臻,道:“齐老性子古怪,最不喜等人,你若在晚些去,只怕他就改主意了,你且先去,蔓娘那边,我自会与她说清楚的。”

    乔至臻没有怀疑乔至州都说辞,再叁思索,还是决定立马启程,十分放心的把乔蔓留在青山了。

    乔至州含笑将乔至臻送走,转身就去了乔蔓沐浴之地。

    来到香汤池,乔至州也有些犹豫,前几日是他孟浪了乔蔓,让乔蔓开始有意无意的避着自己。

    他这几日也是在思索如何跟乔蔓解释抱歉,如今好容易乔蔓离了乔府,且乔至臻也被他支走,他是无论如何都要把握住这个机会的。

    他告诫自己不要生气,要温和,要拿出乔蔓最喜欢的模样与她沟通。

    推门而进,里面是装修精致的汤池,假山怪石,绿植花草,美不胜收。

    绕过八宝琉璃屏风,就是青山最着名的药浴汤池。

    而那乳白色的香汤池中,正泡着一位美丽少女。

    少女乌发如云,冰肌玉骨,一双眸子紧闭,听见有声音,她也没有睁开眼睛,而是懒懒的道:“阿致,你慢死了,我都快睡着了。”

    乔至州没有说话,而是来到少女趴着的石壁上坐下,捻起少女一缕发丝放在鼻尖轻嗅,神情满足。

    (大哥来了,大哥来了,我终于写到大哥了,呜呜呜呜呜)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