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玄幻 > 男频文中的恶毒女配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黑化初期(重要)

    全程王惠然噤声像个小媳妇跟在凤别云身后。

    待危险移除,凤别云才有心思处理王惠然,她说道:“油起火时,若是拿水浇会造成爆炸,我以为这是王小姐会知道的常识。”

    王惠然意识到自己的无知后羞愧低头,她道:“对不起。”今天大抵是她活到现在最难受的一天,在朝歌那曾受过这种委屈,她行事妥当不曾出错,更不曾像现在这样对着一个小辈道歉。

    忙活了一天也没个成果,还差点烧了屋子,飢饿夹杂着无助感,王惠然开始抽泣起来,娇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麻,我我只是饿了”

    凤别云情愿王惠然回怼,也不想她这般哭哭啼啼,倒不是真有意要欺负她,看她这副自命不凡的高傲模样,想教她做人道理罢了。

    说实在凤别云谈不上讨厌王惠然,只是看她吃鳖的模样很有趣,再来王惠然是额外的角色,她并不存在于原着中,所以凤别云才会格外关注她。

    然而现在却没了欺负她的兴致。

    她叹了一口气,简单煮了碗竹笋汤,装进瓷碗放在桌上:“呐,给你喝。”

    【崩坏值】:50+5

    王惠然先是彆扭小声说:“谢谢。”她不曾这么饿过,顾不得礼仪捧起碗仰头喝汤,这是她活到现在嚐过最好喝的竹笋汤。

    “这竹笋滋味不错吧。”凤别云撑着脸看着她吃的颇有滋味,忍不住就想逗弄:“这竹笋是外头竹林挖的,新鲜得很。”

    王惠然顿时觉得难以下嚥,生理性的乾呕着。

    凤别云补了一句:“骗你的。”然后她头也不回起身离去。

    又过了一阵子,阿福派了几个下人去伺候王惠然。

    凤别云回家后去找了阿福,让他派人去打点王惠然的起居。

    原想问阿福这个世界有没有“树懒”,想了想还是算了,问阿福并不安全,万一阿福走漏风声,李玄贞就会发现她“选择性失忆”,原本担心忘记剧情而写下的剧本,现在看来也不用了,因为黑框会提醒。

    安排完王惠然后,她回到院子将写满拼音的剧本给烧了。

    关于树懒的事情,在日后也得到解答,原来这世界真有树懒,是来自西方的稀有珍兽,当然这也是后话了。

    她躺在浴池边发出舒服的叹息声后,半身沉入水中,下意识开口:“李”想到李玄贞还没回府,她改口叫唤:“小荷,进来给我洗头。”

    小荷没有回应,她身上带了些寒意,凤别云睁开眼时,看见身后的人是矇眼的“李玄贞”愣了一下:“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不久之前。”李玄贞单膝下跪拿着皂角轻轻搓揉着她及腰长发,很快皂角的香气瀰漫整间浴室,凤别云享受着他的伺候昏昏欲睡:“以后沐浴更衣这些事就让小荷来做。”

    李玄贞动作停顿了下,他微微垂头,几缕发丝垂下脸庞:“小姐,可是我哪里伺候不好。”

    之前是碍着不能擅自增添角色,所以一直没有婢女,她身边全部的杂事都交由李玄贞处理,现在她从不能说,你一个大男人,我用着尴尬,于是她说道:“小荷是我的贴身婢女,我用着她顺手。”

    李玄贞又问:“小姐我哪里用着不顺手了?”

    看来李玄贞是准备打破砂锅问到底,凤别云有些疲倦,也不想跟他多言直接挑明:“你一个男的我用着不顺手。”

    “之前可以,为何现在不行?”

    凤别云急中生智编了个理由:“那是之前在朝歌我害怕其他女人觊觎怀信哥哥,所以我才不找婢女,勉强用你,现在回来锦官,我知道小荷是个安份的,所以用着才顺手,况且要是被怀信哥哥知道你给我沐浴更衣,他会难过的。”

    穆怀信、穆怀信,左右都是穆怀信,隐藏在内心的烦躁感再次翻涌而上,他时常能感受到凤别云对自己的依赖,可是每当他以为能再靠近一些时,凤别云就将他推的更远。

    在她眼里自己不过只是个玩物,利用完了就随手摆在一旁,不过没关係,只要不要抛弃他就好。

    他太早缴械,以至于让凤别云看到了自己的真心,才让凤别云有机会将自己的真心踩在足下反复蹂躏,即便痛苦,他还是必须向她摇尾乞怜,像是饮鸩止渴,一些目光、一些触摸就能让他感到满足,满足同时又感到更大的空虚。

    平静的海面下是翻涌的暗潮,他迫切渴望着凤别云,然而凤别云的目光自始只有穆怀信一人,叁言两语中总脱不开穆怀信。

    他平静说道:“所以小姐这是不需要我了?”

    【好感】【李玄贞】:65-35

    【踩雷值】:300+300

    【警告】:踩雷值大于500。

    这不是废话吗?她有眼睛当然知道踩雷值大于五百,重点是大于五百会发生什么才是。

    凤别云看着黑框突然剧烈浮动的数值,也不知道他哪根筋不对,突然就失控了,又因黑框的警告,她不敢多言,就怕刺激李玄贞。

    凤别云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给了一个模稜两可的回复:“那就要看你这次的表现,你若伺候我舒服,就留你。”

    李玄贞抚着她的长发,他拿起湿润的发尾,吻了一下,殷红的唇瓣上沾染了发稍上的花香:“定当竭尽所能。”

    李玄贞细心将一寸寸长发仔细擦乾,泡的差不多,凤别云缓缓起身,突然头有些晕,她抓住了李玄贞:“先别动,我泡晕了。”

    等她缓过来后,如同往常,李玄贞矇眼为她更衣。

    她正坐在椅子上伸脚让李玄贞穿鞋,李玄贞却将她的脚举起,从脚踝处一路吻至小腿,吓得凤别云往后一缩,只是脚踝却被李玄贞死死的攒住,李玄贞还带着眼罩故而看不到凤别云错愕的脸庞,他说道:“小姐不是要我伺候?”

    他面上表现的云淡风轻,心里却开始翻涌。

    你还在为穆怀信守贞吗?

    可你的贞洁早已给了我。

    【好感】【李玄贞】:30-10

    【踩雷值】:600+100——

    题外话——

    首-发:yuzhaiwu.pw (po1⒏ υip)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