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玄幻 > 猎你

章节目录 第31章

    “又谁招惹你了?”沉母看他臭脸就不顺眼。

    沉时煜没回,谁也没看。

    “我跟你说话呢!”沉母将筷子一拍。

    “行了行了。”沉父开口阻止沉母继续发脾气。

    沉时煜在这个时候抬头看向父亲,还是没吱声。

    沉父被看得莫名,沉时煜张了张嘴,忍了忍,还是没说话。

    “有屁就放!”沉母没忍住,“啪”的一声拍了他一下。

    沉时煜到底还是个没受过打击的小孩,一下两下就被弄毛了,但这个事儿他又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一双眼睛四处飘荡。

    终于在对上沉惜愉的时候像是找到了救星,他说:“你你你,你来说!”

    沉惜愉眼皮都没抬:“哦,他谈恋爱了,他害羞不好意思说。”

    “这孩子。”沉妈妈又一掌拍上肩膀,沉时煜被沉惜愉惊的没反应过来,承沉母这一下,没控制住,向前一突。

    “你看,”沉惜愉向他扬了扬下巴:“看他怂的。”

    “哪家姑娘啊?”

    “什么啊!”沉时煜几乎尖叫破音,下午一下午的沉默而塑造的形象毁于一旦,他涨红了脸,气的,但沉母以为是臊的。

    一家子其乐融融,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

    沉惜愉没弄明白这里面的猫腻,但她不是个没脑子的,这事儿一想就不对劲,主要是那个小姑娘码打的太彻底了。

    晚上沉时煜摸进她房间之前,她又觉得这事儿没那么简单的样子。

    “你什么意思?”沉时煜的质问永远像他人一样不拐弯抹角的。

    沉惜愉裹着浴巾,发尾滴水,水珠顺着肩胛处划过肌肤,向下流去,被浴巾吸收。

    “一个即将坠入爱河的男子汉,是不能随便进姐姐房间的。”沉惜愉赤脚在软垫上踏了踏,在沉时煜炸毛前再次开口:“你也能去谈个恋爱了,姐弟恋什么的。”

    她看着沉时煜的眼睛意味深长的。

    沉时煜是个刚直的,不是蠢的,所以沉惜愉这言下之意,他一下就听懂了。

    可惜听懂了没用,他一腔心思用在游戏上,也没见游戏打的多好,所以也不知道是不是契机没到位,反正他下的心思没啥用。

    因此第七天,沉父被人带走时,他像个傻逼似的蹲在大学门口蹲人,然后人家姑娘早不在这儿了。

    ......

    卫东风那天见到快一周没见到的魏择煵,两个人还是相看两厌的,魏择煵情绪不高,状态阴冷,卫东风情绪算好的,所以俩人倒是奇怪的并未针锋相对。

    魏择煵说了一些对他而言非常莫名其妙的话,他懒得搭理,俩人没对峙多久,他就转身准备回家了,然后被魏择煵扔过来的东西冲到小腿,他没有防备,猛的一下半跪下身去。

    他保持着这个姿态侧头看过去时,魏择煵毫不收敛恶意的回视。

    “长点出息吧!”魏择煵先开口:“给你铺了那么好的路,别盯着眼前半块儿软玉犯傻。”

    他没回,但也就是在这一秒,他意识到魏择煵之前对他说的一切或许都是真的。

    这并不是一个他现在可以靠自己就能很好解决的麻烦。

    没在这时候想那么多,他站起身子,转过头,一步一步的踏远。

    到家的时候,楼底停了辆不该出现在这儿的黑色房车,本来也没想那么多,他的小腿被魏择煵砸的隐隐泛着疼。

    路过房车的时候,那个车门像故意的似的,猛的一下打开。

    门边再次刮蹭到他小腿上被魏择煵砸到的那处儿,他趔趄了一下,烦躁的看过去。

    与车里的人对视了一眼,那是个女孩子,精装玉扮的,打扮的精致到不像真人。

    眼睛极漂亮,看到他的时候,甚至散了光。

    他更烦了,头偏向前方,与司机对视那一眼,他眉头一皱,快步回家。

    那个司机是之前给魏择煵撑伞的魏叁,卫东风见过,印象还不浅。

    拐过电梯口时,两边直咧咧的站着一排人,黑色西装,戴着墨镜,面无表情。

    还好他们平均身高一米八,而卫东风有一米八八,比他们都高了一些,再加上不算差的心理素质,所以他没有太怵,相反还在心里吐槽:怎么扫黑除恶没把这家给扫了?

    走到门口时,门果然大敞着。

    他走进去,状态还算淡定,在看到被堵着嘴跪在地上的卫父,卫母,卫叁姐一系列人之前。

    .........

    看到卫东风的时候,那群人像是看到了救星,卫父企图挣扎。

    魏家保镖凶残啊,一脚下去,人老老实实的了。

    卫叁姐眼睛通红,视线有意无意瞥着卫东风大腿,见他走路姿势还是不正,担心极了。

    对着窗户坐在软椅上的人背对着他,那椅子是沉惜愉选的,包括椅子上配套的东西,粉色的坐垫,蓬软的靠垫,此时都被丢在一边儿地上。

    “你懂礼貌吗?”那人视线看向阳台上沉惜愉挂着的内衣裤时,卫东风有点上头,大步走过去,两边的人看他和魏择煵如出一辙的脸,甚至有的还在震惊中。

    所以谁也没反应过来,卫东风抬起腿一脚踹上椅子靠背,猛的一下向前一蹬。

    男孩子力气大,加上他故意用力,坐着的那人又根本想不到他敢那样,所以狼狈的摔在地上时,他都没反应过来。

    卫东风在这件事儿上的优势在于,他可以先跟你耍心眼,但因为阅历不够或者成长环境没到那个高度,以及他涉世不深耍不过时,他就跟你动手。

    况且在魏择煵身上,以及周围黑衣人的表情中,他猜测,坐着的那个人只能吃下这口闷亏,所以那一脚他踹的干脆果断。

    然后他捡起地上的抱枕,拍了拍,又比反应过来的保镖快一步扶起靠椅。

    这一下实实在在落了那人的面子,但他并不是沉时煜,根本没跳脚,只是表情有些不善。

    在卫东风回来之前,魏程磊就观察过了,这个房间里女性生活痕迹不算小。

    浴室摆台上的耳钉,口红,门口鞋柜的鞋子,甚至阳台晾晒着的衣物可以证明,这个房子最近都有女孩子生活。

    床头柜里拆封的安全套也明摆着,这颗大伯十几年前遗落在外的精子,活的并不寡淡,也是,就凭这张脸。

    真是高估了,魏程磊看了一眼被捡起来拍干净摆放在椅子上的抱枕,即便这话只敢在心里过过瘾,他也仍然暗自吐槽,和魏择煵一样被女人下套,怪不得都是大伯的种。

    他瞥了一眼卫东风,卫东风站的直直的,他又回忆了一下卫东风刚刚的状态,暗自庆幸,这人软肋比魏择煵明显太多。

    可能是比魏择煵那个疯子好对付一些。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