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金牌游戏人

章节目录 第31章

    照进来,他们还从没在这么明亮的地方做过,所以直到这时谢易恒才注意到,对方的腰线比原来收紧了,甚至还出现了隐约的腹肌轮廓,在被阳光赋予了一层淡金色的皮肤下微微起伏。

    手在人腰间流连,又附身在上面落下一个个亲吻:“去健身房还是挺有成效的。”

    丁绪勾住人的脖子往下拉,其实是想让人给自己遮遮羞:“要做赶紧的,叽歪什么!”

    四周是粉刷成灰白色的墙壁,身下是桃木纹的办公桌。感到自己越来越多的皮肤暴露在阳光之下,丁绪本能地想抬起胳膊挡住眼睛,手却碰到一个笔筒,更加羞得无地自容。

    还好是高层建筑,窗户对面没有在阳台上吃西瓜摇蒲扇的老大爷。

    谢易恒今天力气特别大,还好几次没控制住声音,丁绪因此气得咬了他好几口。

    践行活动进行了一个多小时,谢易恒才心满意足地直起满是勋章的上半身。“你家钥匙,带在身上么?”

    “裤子口袋。干嘛?”丁绪用眼神示意自己的裤子在对方脚边。

    “能不能……收留我一段时间?”

    “怎么了?”丁绪坐起来。

    谢易恒跟他并肩坐在桌上,搂着他腰:“我走了以后,白天咱们就见不到了,晚上也不能在一起的话,怕你想我。”

    丁绪难得没反驳,眼睫动了动。虽然工作时间也不经常见面,但偶尔也能一起吃个午饭开个会,空闲时爬一层楼就能看到对方,而以后却不能在一栋楼里工作了,想想都觉得寂寞。

    谢易恒揉揉人的脑袋,换了个语气说:“下午我先回家,和朋友一起搬点东西过去,然后给你做饭。想吃什么?”

    “唔……咕咾肉。”

    “行~”

    “这么乖巧?干脆不用上班了,做我的全职保姆吧。”

    “什么待遇?一夜给上几次?”

    “草,你还讨价还价上了!没问你要房租呢!”丁绪一把把人从桌子上掀了下去。

    晚上丁绪回家,给开门的人很眼熟,丁绪楞了一下才想起这个人是酒吧见过的那个Annis。

    “Edward,你媳妇回来了!”Annis抱着个枕头,回头冲着厨房嚷道,声音大得恨不得整个楼道都听见。

    丁绪赶紧关上门。他认出Annis怀里那个枕头是谢易恒常用的那个,又看着对方抱着枕头进了自己卧室,把老谢的枕头放在自己的旁边。

    Annis回头看他,眼神跟邀功似的,他站在门口讪讪说:“额,那个,我换个衣服。”

    换上睡衣来到客厅,他看到Annis在沙发上坐着,Florie也在,两个人专心地拿逗猫棒调戏着绒绒,不知疲惫的绒绒也非常配合地挥舞爪子。看见丁绪出来了,Florie站起来跟他打招呼说:“嗨打扰啦!Edward的东西我们都收拾好了,晚上就在你这里蹭饭了噢。”

    “好啊,今天麻烦你们了。要喝点什么?”装模作样地问了句,才想起自己冰箱里只有可乐。

    “没事的宝贝儿,他们爱喝的柠檬苏打我已经买了,你过来拿下。”穿着招财猫围裙的谢易恒忽然从厨房里探出头来。

    丁绪冲他们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就往厨房走去。一进门就看到拿着锅铲的谢易恒挤眉弄眼:“待客的架势很有女主人的风范哦。”

    “大媳妇好好做饭,男人说话不许插嘴。”丁绪在对方屁股上掐了一把。

    给两位客人拿了柠檬苏打之后,他又从客厅折了回来。“要我帮你做点啥?”丁绪叉腰看着台子上的蟹啊贝啊之类的,头都大了。

    “不用不用,你别割着了手。”

    “看不起人!”丁绪赌气地抓过一把活虾,开始粗暴地掐头剥皮,五分钟就剥了一盘虾仁出来,然后又拿了尖刀去挖鲍鱼,一刀下去画面有点恶心,他扁了扁嘴还是忍住了。

    在丁绪的神助攻下,热菜一个接一个地出锅了。Annis和Florie簇拥在餐桌边欢呼:“哦!终于又吃到Edward的菜了!感觉像回到了大学!”后者说着还拍了照发到朋友圈。

    丁绪一坐下绒绒就窜上了他的腿,一个礼拜没见,看上去它还挺想二爸爸。主厨入座以后他们就动起筷子,熟人之间没什么寒暄祝酒的餐桌礼仪,一双筷子直往嘴里扒拉。

    谈话中丁绪听说Annis也准备和他的女朋友结婚了,而Florie刚谈成和一个国际啤酒品牌的合作。对比之下只有谢易恒胸无大志,他说等这段时间过去了再考虑找工作的事,暂时只想给自己的媳妇当煮夫。丁绪发现他只有在人前才喜欢这样占口头便宜,也没纠正这个奇怪的称呼。

    说到这里Annis一拍脑门“Edward,你还记得John吗?他现在在亚马逊混的可好了,最近正好在招市场总监,比你们这个抠门公司待遇好多了,你要不要去试试?”

    作者有话要说:

    丁丁:老纸没有那么软,老纸不可能一推就倒!

    作者:我知道的啦,你躺是因为你乐意!

    第44章 第四十四章

    谢易恒还没想过转行的事,听到这个建议,下意识地去看丁绪,但对方没什么反应。就在这短暂的空当,Florie追问了句:“哦?方舟很抠门吗?那么大的公司……”

    “哦,你以为呢?”Annis朝谢易恒努努嘴,“你问他,好不容易找了层关系上苹果的推荐,十几万的费用都不给批……”

    谢易恒一惊,赶紧冲人使眼色,Annis一脸迷茫地闭了嘴但是晚了,丁绪听到了。

    “公司没批费用?为什么?”丁绪放下筷子看着旁边的人。

    Annis看自己朋友表情微妙,便替他回答道:“咳,Edward这不是走的旁门左道吗,钱送出去了未必能办成事,老板们就不想花这个钱。”

    “那钱是哪儿来的?”丁绪的目光步步紧逼,谢易恒眼观鼻鼻观心。

    这下Annis也很吃惊地看着谢易恒:“啊?不会吧?我以为你后来就没弄了!”

    在三人的围观下,谢易恒的脸上浮现出一点难为情的神色。丁绪眼中精光一现,威胁地竖起食指:“你又不老实。”

    谢易恒见对方又有不高兴的趋势,赶紧把人食指抓住了,握在手里安慰地搓:“不是说了嘛,是给你的礼物,自己掏腰包才更有诚意。”

    餐桌另一侧的两位好友发出惊呼——厉害了我的Edward,一送礼物就是十几万?

    谢易恒没有理睬鬼叫的两人,他满眼都是自己的小恋人,小心翼翼地继续说道:“正好打算搬进你家黏着你,就把我那套公寓租出去了,对方预付了一年的房租,钱不就有了?”

    丁绪啼笑皆非:“那要是我根本不答应你住进来呢?”

    “那就……那就自己找房子住。”谢易恒不满地朝两位好友抬抬下巴,后者无辜地摊了摊手。

    得了吧,根本就是苦肉计,他咬定了自己会心软!

    丁绪抽回了手,除了受宠若惊之外,还有许多复杂的情绪不知该如何表达。直到送Florie和Annis离开,他都有些心不在焉,临走前两位损友还一个劲地用眼神提醒谢易恒,你的媳妇可能在闹别扭,好生哄着。

    关上门回过身,谢易恒发现绒绒已经先自己一步去哄人了,丁绪正抱着绒绒玩举高高的游戏,嘴角边带着一丝浅笑。但两人目光对上时,丁绪马上就把笑容收了起来。

    “长本事了你,一下让我欠你这么大一个人情。我可还不上。”丁绪不时转动着漆黑的眼,显得有些不安。

    原来是自尊心在作祟了,谢易恒轻易看穿了青年,在他身边坐下,不由分说地把人的手重新握住:“礼物什么的,只是说着玩的。我只是希望尽自己的努力,让我们的项目回归它应有的人气……”

    “是你自己想要那么做的,还是做给我看的?”丁绪很平静地看进他的眼睛,“我问你,当你看到咱们游戏出现在首页推荐的时候,你就真的没有感觉?”

    谢易恒哑然,他是提前一天就知道了推荐位谈妥的事情,而那段时间他满脑子丁绪的事情,揣摩他在做什么,看到这个会怎么想,有没有可能原谅自己……毫无心思品尝其他事情带来的快乐。

    失落在丁绪脸上一闪而过:“好吧,就算你单纯为了我也罢,我明白你的心意。不过既然这样的话,Annis说的去亚马逊工作的事,你认真考虑一下吧。”

    谢易恒本来要伸出手拥抱,听到这句动作一滞:“你是认真的?”

    “为什么不可以呢?你原来也做过电商,还有人脉,平台也不错。这是你自己的事,你觉得合适就好。”

    丁绪说的心平气和,但谢易恒心里还是没谱。他一直都觉得不管去哪家公司,对方会希望和自己继续做同行,而他自己究竟想要的是什么,一时间也想不清楚。

    正在沉吟挣扎之时,他感到脸上被人轻柔地摸了摸,抬眼正对上丁绪和煦的微笑:“发什么呆?洗澡睡觉,明天我可还要上班。”

    “还上什么班呀……”谢易恒抓住人的一角不让走,眼睛一亮,“哎,难得我闲了,不如咱们出国浪几天去。”

    “出国?说走就走,你有签证?”丁绪只当他是玩笑。

    “那就去个免签的地方?塞班什么的。”

    “你有钱?一个没地方住还要借宿的人。”

    谢易恒正要解释我也是有存款的,丁绪已经毫不犹豫地钻进浴室并迅速地关上了门,以防对方直接跟进来。听到门上锁的咯嗒声,谢易恒故作凄凉地叹息了一声,倒在沙发上一边玩手机一边对路过沙发靠背的小灰猫说:“绒绒啊,以后你娶了老婆千万不可以丢工作,在家里没地位哦。哎?特价机票往返只要999?”

    绒绒仿佛也嗅到了这个人类身上的穷苦气息,眼睛都没动一下就高傲地走开了。

    这时浴室里突然传出一声尖叫。

    谢易恒从沙发上弹起来,奔向浴室的门却打不开,只能隔着门问:“怎么了?有老鼠?蟑螂?被电了?手机掉坑里了?”

    门呼地一下被人从里面拉开,□□的丁绪拿着手机在他眼前晃,晃了好几下谢易恒才看清这是对方的朋友圈,有一条状态是《思无涯》的海报。

    “我爸点赞了!”丁绪笑成了一朵怒放的大红花,“我发的咱们游戏海报,他刚刚给这条状态点赞了!啊啊亲爱的我爱你!”

    丁绪跳起来挂在人脖子上,对着脸就是吧唧吧唧两大口。谢易恒还从没受到过这种待遇,整个人都被亲得傻愣了,好半天才说出一句:“傻死了你……”

    “我不管,我高兴!那我们就去旅游,按你说的办。拿我手机跟林安请假去!去吧去吧。”

    谢易恒应承着接过手机,目光开始在对方光溜溜的身体上乱跑,身体某处正逐渐变得兴趣盎然,而回答他期待的是一道被重新关上的木门。

    好吧,他咽了咽口水,重新回到沙发上拨通林安的电话。

    “喂?这么晚找我干嘛呀?”等待音不过三声,林安略带调戏的声音就飘了出来。

    谢易恒脸如锅底:“干嘛也不是找你约炮,美什么。”

    “操!你特么……”林安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对这个渣男的嗓音印象如此深刻,“你把阿绪怎么了啊?”

    “没怎么啊,我在他家,他正洗澡呢。”谢易恒故意把“洗澡”两字说得和浴室里的蒸汽一样暧昧。

    “啧,无耻老贼。”林安一听就知道两人复合了,对丁绪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谢易恒恢复了胜利者的微笑:“哎呦,奸计没得逞挺遗憾?”他能猜到林安背地里说过不少劝分的话。

    “过分了啊。怎么,这么晚打电话就是来跟我炫耀的?”

    “瞧你说的,我有那么没品?我就是替我家宝贝儿跟你请一周的假,明天我们去塞班度蜜月。”

    “项目刚公测,你俩闪的倒是快,老子这会儿还加班呢!得,假准了,赶紧滚滚滚,省得闪瞎我们狗眼。”

    听到浴室的门开了,谢易恒嬉笑着道了句谢就挂了电话。丁绪穿着件大T恤,光着两条小细腿,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过来直接跨坐在人身上:“谈妥了?你又欺负林安。”

    谢易恒不失时机地把手伸进T恤下摆,兴奋地发现青年竟是真空,大脑登时一片空白:“嗯……啊……妥了……”

    康样子丁绪心情是真不错,慢条斯理地帮人解开衬衫扣子,皮带扣子,几乎剥了个精光……最后一脚踹进浴室。

    “小子,今晚你可过不好了……”谢易恒从浴室里传出的声音带着火。

    丁绪耀武扬威地喊了回去:“怕你哦!”

    塞班岛之旅就是一场任性的度假,没有日程安排,两人活动范围不超过海滨酒店周边一公里。白天就在海边瘫着,碧海晴空椰子树像一幅巨大的画,虽然千篇一律,但确实能让人身心放松。虽然丁绪不会游泳,偶尔也会跟着谢易恒下海,温暖的海水拥抱着两人,淹没了水下的亲密无间。

    两天下来谢易恒的皮肤就由蜜色转为了小麦色,丁绪不经晒,露出的部位被晒得红红的,又痒又辣。当晚谢易恒以此为由,把人按在两米宽的大床上,先从头到脚涂了一层芦荟液,然后又没忍住在人身上发泄了一些多余的体力。

    好几年没出门旅游的丁绪破天荒地发了条朋友圈,八张配图是风景照,一张是两人白花花的上半身。三分钟后他哥哥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正在躺椅上吸冰镇西瓜汁的丁绪看了下来电人,差点掉在地上。

    “电话给我,我还欠你哥一个解释。”

    丁绪看了看谢易恒伸过的手,想了一下还是自己把电话接通了:“喂,干嘛。”

    “你和那个姓谢的在度假?!”丁威语气凶神恶煞。

    “对啊。哥,上次那就是个误会,我们好好的。”丁绪看了一眼躺在旁边的人,把事情前因后果娓娓道来。

    丁威不怎么买账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