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笑迎天下

章节目录 笑迎天下第28部分阅读

    间,却又能远眺到天昭湖的景色。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如今就算是寒冬腊月,那些附风清雅的公子小姐,书生商人,每天也会有那么十几趟人马上门。原先的茶棚,多加了镂空的围栏。冬日里会将厚厚的竹帘子放下以挡风寒袭入,亦坐满了赏雪景的游人和不急于赶路的行人。

    原先的小院落,如今往马市方向的荒地和翠竹林多增宽了一倍有余,在不破坏竹林原始风貌的条件下,设计巧妙地隐入了竹林中。而原先旧有的五间小木屋、小回廊和大门,已改建成木制结构的两层楼阁。木屋仍旧做为大伙儿的住处,只是二楼多添了五间住人的屋子。小回廊的底层仍是茶棚进出后屋厨房的通道,只是靠着小院落的一面,添了阻挡客人视线的厚实木墙,将茶棚与小院落彻底地隔绝开来,以保有生活的隐私。上面一层则是观景台,接连着大门一面和住屋,连成一线。只能从小院落里头的木梯上去。在上边,视野更开阔,天昭湖的美景更是一览无余。原大屋子的后边,扩建了另一个小院落,大多屋子都是住人的里屋。大屋子成了整个屋子的中心点。

    “六出飞花入户时,坐看青竹变琼枝。如今好上高楼望,盖尽人间恶路岐。”云扬奶声奶气地端坐在二楼的观景回廊处,手捧着诗集,念着忘尘叔叔教他的诗词。

    “啊啾哇,好冷什么鬼诗情画意,什么破诗,回去算了。”一阵寒风呼啸掠过。云扬嘀咕着,吸着鼻子,搓着冻僵的小手,赶紧跑回二楼的里屋。

    “你在搞什么鬼啊”飞雪无语地看着云扬那冻僵的小脸。“嫂子罚你背诗念书,又没罚你出去吹冷风。着凉怎么办”

    “姑姑,我爹回来没有”云扬吸着鼻子,希翼地望着飞雪,冷月现在是他唯一的大救星。娘这两年变得好恐怖

    “我上楼的时候,他刚好进门。”飞雪没好气地看着笑逐颜开的云扬。他今早在药房里瞎捣鼓,冷月去扬城给一位病人看病去了,又不在。也不知他捣什么东西,药房里飘出好大一股异味,熏得大伙儿眼泪鼻涕流。幸好不是触及必死的毒气,只是很刺激的催泪药而已。嫂子明明警告过他,不准冷月不在的时候进药房瞎胡来,他小家伙偏偏不听。这不,趁着嫂子忙着算帐本,偷溜进药房,兴致勃勃闹出那么大的事出来。嫂子罚他在屋里背诗三天。这可是最重的惩罚了,要知道云扬和她一样,认字习字还算勉强撑得过去,一听要背那诗啊文章就头痛。

    云扬笑呵呵地扔下手里的诗集,其实他也就拿着作样子,除了忘尘叔叔这几天常念的刚才那一首,其它全不识得。他大多数字都没认得呢,娘罚他背诗不是要他小命嘛“我去找爹”

    虽然大多数时候爹听娘的,起不了多大的靠山作用。

    “咯咯”婴儿的小木床上一个粉妆玉雕的小家伙吃力地朝天蹬腿,翻身想坐起来。婴儿肥的小笑脸立马让云扬停下了脚步,两眼直发光地跑上去抱她,狠狠地亲了一口那粉嘟嘟的小脸,一阵奶香味。“笙儿醒了”

    “咯咯”小娃儿看得出来刚五六个月,一见亲人抱她就咯咯地笑起来,露出两颗洁白的小门牙直流口水。两小手攥着云扬胸前的发丝不放。

    “给我啦你这样抱她会不舒服。”楼下的嫂子就是担心睡了半个时辰的笙儿醒来会大哭,才让她上楼来看看。

    “才不会笙儿噢”云扬笑眯眯地嘟着嘴,跟妹妹在那儿挤眉弄眼,逗得她兴奋地咯咯大笑。

    “笙儿肚子饿了,让我抱她去找嫂子。”飞雪轻拍着手,一副准备抢人的架式。

    “我抱笙儿去。”云扬抱紧妹妹,无视姑姑想硬抢的眼神儿。比起怕见到娘黑青的脸心情,还是妹妹的笑脸诱惑力更大。

    “你自个都还是一小屁孩,万一抱不稳笙儿,摔着怎么办”飞雪不顾云扬的白眼,伸手硬抢。

    姑侄俩拉扯间,云扬怀里的笙儿不耐烦地放声大哭起来。

    “不哭哦哇哇哇”云扬逗着妹妹,让她瞬间破涕而笑。好可爱云扬双眼兴奋得弯成了心型。

    飞雪更不用说,一个劲儿地傻笑,着迷地盯着那张天真无瑕的小笑脸。真的好可爱云扬小时候没啥吃的,脸蛋儿尖尖,一点小婴儿肉嘟嘟的感觉都没有。

    “你们吵啥”门口传来冷冷的童音。姑侄俩立马噤若寒蝉,没了声音。他们怎么忘了隔壁屋里有位冷血魔头在睡回笼觉。

    “睿儿”飞雪和云扬小声地喊道。别看这位小祖宗才刚满两岁。那稳重的性情,酷酷的小模样超冷。出生的时候就是个不爱哭的娃儿,众人逗他不耐烦时,才敷衍性哭上两声。笑脸嘛,从没见过。冷月整天咕哝着这位小祖宗长着一张僵尸脸。打他足岁学会趴趴走路起,除了嫂子生气打他屁股的时候哭过,在其他人的面前从不掉半滴眼泪。简直是嫂子和冷月冷酷绝情一面的综合体,外加他爷爷紫千凌的那种君临天下的高贵霸气,除了嫂子和冷月,以及笙儿,家里几乎没人敢给他脸色看。而且他超重的起床煞气更是堪比冷月,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云扬怀里的笙儿笑呵呵地向睿儿摇着小手。

    紫令睿冷冷地半眯着眼睛,小小的打着哈欠,对云扬不紧不慢地说:“哥哥,把妹妹给姑姑抱。”

    “哦”云扬听罢,心生可惜地乖乖将怀里的妹妹让给姑姑。

    飞雪乐颠着抱稳小侄女,然后问站在门边的睿儿。“刚刚我拿了些刚出炉的点心在嫂子那儿。睿儿,要不要一道去”

    “我要回去补眠”紫令睿淡淡地轻应着,没啥特别的表情。转身,迈着小短腿准备回自个的屋子继续补眠。

    “睿儿,睡多多不好和哥哥一道去娘那儿吃点心去。爷爷等会儿就到了。”云扬小跑着过去,硬牵着弟弟的小手。睿儿向来早早就上床睡觉,早上又是最晚起床的一个。每天晌午还非要睡上大半个时辰,时不时还会打磕睡,就地睡上那两三刻钟。往往一天下来,见着他都是在闭眼睛睡觉,都快成了一睡神了。若不是爹说没啥毛病,大伙儿都快担心死了。

    紫令睿轻睨了一眼被哥哥牵住的小手,再看哥哥一点放手的意思都没有。小小地叹气一声,伸着小懒腰。“走吧”

    “好”云扬没怎么在意弟弟对他的不敬态度。

    “睿儿,等会儿吃完点心,跟哥哥一道去药房跟爹认草药好不好”

    紫令睿干脆利落地拒绝:“不要”他对那些难闻的药草不感兴趣,亏得哥哥和父亲整天蹲在里头。

    “那跟哥哥学习字”

    “不要”他只想睡觉。

    “下五子棋玩九宫格打小弹珠”云扬叽叽咕咕念个不停。

    “认字”紫令睿败在云扬念叨之下,回以答案以绝噪音。若说这世间有什么让他害怕的,那就是哥哥的念叨功夫。他只要开口滔滔不绝,就不达目的绝不罢休。这个时候,往往他的冷眼冷面冷语功夫都派不上用场了。

    飞雪抱着笙儿走在那俩兄弟的后头,窃笑不已。平时里,明面上是冷性子的睿儿占了上风,但往往一场说话下来,最后结果都会顺着云扬的意愿进行。

    雷小月在大屋子那儿,正聚精会神地核对着帐本。出远门谈生意的半个月今早刚回来的忘尘和无双,让她硬押着在旁边帮忙。三年的时间,足够让青涩的毛头小子长成了稳重的高大小伙,身子在两年前一下子拔高,如今俩人与冷月有着一样高挑的个头。一年前,忘尘的身体养好了,合着与无双开始在扬城、京城两地的附近走动,渐渐开始学做生意。忘尘不会武,无双的武艺虽跟着子影和冷月学了三年,足以应付一流的高手。为了安全起见,雷小月还是让岩风跟着他们出远门。

    “外公,你那么闲,帮着打个算盘行不”忘尘忍不住向闲闲坐在一旁吃点心的肖将军抱怨道。外公每年都上这儿来住上个月,这次看来不住到春暖花开他是不打算回肖家寨了。

    “我一大老粗哪懂这些精工细活的道道来者。”肖将军惬意烤着炭炉子,泡着热茶吃点心。

    “忘尘,别趁机偷懒不干活。”雷小月看着这些帐目,抬头白了一眼正忙里偷闲的忘尘一眼。今年的帐目算是比较清楚的,这些掌柜训练了两年,总算在记帐方面上手了。账本比往年多了一些,不过也快核算完了。一想到前两年乱成一团的帐本,她就抓狂,整整花了一个月重新整理过。

    茶棚的事有铁柱兄妹三人和飞雪照看着,铁柱跟在她身边学了两年的厨艺,又彼有这方面的天赋,如今已有她九成水准,她也没什么可教他的了,剩下的,就靠他的努力琢磨。打今年初春起,她几乎全放手让他们去操办。

    正好紫千凌掀帘子进屋,凌风和宵风跟在后头,提着两叠刚收回来的帐本。

    肖将军看到紫千凌,习以为常地给他添了一杯热茶。

    紫千凌看着快抓狂的儿媳妇,凌厉的俊脸扬起一抹笑意,慈爱地道:“小凌,不急于这一时半会儿,过来喝茶歇口气。”

    北辰国经过三年的休养生息,国泰民安,国库渐渐有了余银。若星励精图治是一方面,小凌从中提供的建议更是最大的成因。若不是她只对挣银子感兴趣,又有他阻止若星,若星非下圣旨封她做官不可,整天说可惜了儿媳妇治国安邦的才华。

    其实紫千凌和紫若星哪知道,雷小月是将唐朝开元盛世的一些治国安邦法子,综合着北辰国的国情,加以修正说以紫千凌听。“民以衣食为天”,在这方面,不但雷小月意识到,紫千凌和紫若星也心知肚明,因而在农耕方面做了彼多的努力。

    这个儿媳妇好是好,就是太拼命了点。凡事总要做到她满意才肯罢休。最让紫千凌乐不拢嘴的是,这个儿媳妇肚子很争气,一口气生了两个小孙儿,差点就一年抱俩,看来生上十个八个不成问题。

    雷小月若是知道紫千凌此刻的想法,非气昏不可。若不是冷月那急色鬼,在生完睿儿后,不小心又让她怀上了笙儿。还生,再让她生,她拧断冷月的大脑袋。

    “一会儿就核完了。”凌风和宵风手上的,只好留到明日再看。

    话音刚落,云扬牵着令睿,飞雪抱着笙儿进来。

    “娘”云扬呵呵笑着,再看到屋内的其他长辈,乖巧地打着招呼:“爷爷,曾爷爷,忘尘叔叔,无双哥哥,凌风叔叔,宵风叔叔”长长地念了一串。

    紫令睿跟在哥哥的身旁,淡淡地点点头,算是打招呼。

    大伙儿显然也习惯了他的冷性子,没多加责备。

    雷小月叹气地推开眼前的帐本,起身接过飞雪怀里的小女儿,到大茶几边与大伙儿坐到一块儿。合着飞雪从炉子上倒到木盘里的暖水,用布巾给小女儿擦脸。这股活泼劲到底似谁呀与睿儿那小子绝然相反,精力旺盛,常常半夜闹腾要起来玩。

    云扬就着那盆暖水和布巾,顺道给弟弟擦脸洗手。

    忘尘和无双见状,纷纷扔下手里的活儿蹭到大茶几边坐下。凌风和宵风也在另一边的小茶几坐着自个泡着暖茶喝。

    “让我来抱抱”紫千凌探着大手,想抱抱小孙女。五个月不见,原先皱巴巴的小脸,如今长得水灵灵,粉嫩嫩的,甚逗人喜爱。说来就叹气,睿儿这小家伙根本不喜欢他抱,他一抱就给他这位亲爷爷摆脸谱,一点逗孙儿的乐趣都没享受到。幸好还有云扬这个乖巧的孙儿,否则他定要气疯。

    雷小月将蹦个不停,没半刻安宁的小女儿扔给她爷爷。

    “笙儿,爷爷疼哦”紫千凌眉开眼笑地逗着小孙女。让肖将军看着那个羡慕,暗里安慰着自个道。再过三年,飞雪那小妮子也长大了,再忍忍。

    “谁抱都赏笑脸,哪天让人拐了去都不知道。”雷小月淡笑着,笙儿爱笑的性子只怕最似云扬。看着拿点心喂睿儿吃的云扬,才七岁而已,俨然以大哥哥自尊,宠弟弟妹妹成瘾。

    “爱笑才好”紫千凌拿了一块小点心,逗着小孙女。

    “对了”紫千凌从怀里掏出一个荷包,递给正安静吃着点心的无双,笑容可掬又夹着丝丝冷意道:“若霏给你的。”

    无双让嘴里的点心呛着,瞪圆了眼珠子,盯着那如同毒蛇猛兽般的刺绣荷包。那位小姑奶奶真是跟他杠上了。不过是一年前初次到京城,碰巧救了偷溜出府又遇上登徒子的她而已,有必要缠他到这个程度吗偏偏她又是冷月最小的妹妹,想躲都没处躲。正心喜这次她没有跟着她父亲跑来这儿,看来还是逃不过。

    紫千凌板着冷脸,他的小女儿是骄纵蛮横了些,无双这家伙也没必要视她如同毒蛇猛兽般。若不是儿媳妇不许他插手他们之间的事,他还真想将小女儿嫁给王公贵族世家子弟。

    “云扬,你今早弄了什么,将药房弄成那样。”冷月从通往另一个小院的门走进来,见屋里坐了一大群人,怔愣了一下。“都聚在这儿做啥”

    说着走到小凌的身边坐下。

    “怎么冻成这样”雷小月往木盆里添了些热水,给他暖手。虽说他一向体温都是冷冰冰的,但现在嘴唇都冻紫了。

    “没事儿,一路上都下着雪,怪冷的。”冷月不是太在意,暖手后将其放进被炉里,握着小凌的暖手不放。

    大伙儿正嘻嘻笑笑着,东南西北闲聊天。子影提着竹篮子走进来,她后面跟着一脸傻笑的岩风。

    屋里众人看着笑得一脸怪异的岩风,他这是怎么啦

    “子影怀了孩子,两个月了。”冷月说。他刚才就是一进门,就被岩风拖去厨房给子影诊脉,才晚了些过来。

    “咦”众人惊讶出声。

    “岩风,快点挑个好日子成亲才是正事。”紫千凌忍不住念叨道。这俩人啥时候凑一块儿去了。

    “王爷”岩风如以往般作了揖。

    “怀了孩子就该轻重不拈。这等活儿让他们男人做就好。”雷小月起身将篮子放到大茶几上,扶着子影在她身边坐下,有些忧心。冷月说过子影和岩风的身体,基本上与孩子无缘,现在居然怀上了,不能不说是一大惊喜。这孩子可来得真不易

    子影的面具在紫千凌第一次来过家里之后,就去掉不戴了。如今冰雕似的绝美脸上,恙着幸福的淡笑。

    “姨有宝宝了啊”云扬惊呼着,将小手搁在子影的肚子上。

    睿儿彼感兴趣地盯着子影的肚子,娘怀妹妹的时候,他还不太懂事。

    你现在还不是一样不懂事。众人看着那小大人似的睿儿腹诽。

    外头,雪花依旧飘舞着,却带不走屋内的幸福暖意

    半年后,在冷月的精心调理之下,历经怀孕痛苦的子影,在被折磨得疲惫力尽之后,八月怀胎早产诞下了一个体重过轻的小女儿,总算是保住了这个孩子。在冷月细细瞧过之后,说身上没落下什么病根子。大伙儿提心吊胆了半年,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这个小女儿子影取小名琴儿。琴儿的百日酒也是子影和岩风的大婚之日。

    无双则在琴儿出生的一年后,做了紫千凌的上门小女婿。两年后,飞雪和忘尘成了亲。

    肖将军在飞雪和忘尘的大喜日子上,取笑着大伙儿,来来去去全成了亲家。他说这话的时候,万万没想到,以后的那些孙子辈更是亲上加亲,辈份全乱了套,幸好成亲的儿孙中彼此间都错开了血缘关系,否则紫千凌和肖将军只怕是欲哭无泪。

    the end</br></br>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