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特传】【冰夏】说了再见

章节目录 12完

    几乎是在冰炎皱眉的瞬间,被唤出的烽云凋戈以一个优美的弧度在空中拉出一条红线,攻击范围内的鬼族立刻起火燃烧,连哀鸣声都未发出便已化为灰烬。

    残存余烟未消散,欠打的嗓音细微却又清晰的传了出来。

    「早在五百年前就不存在的药师寺夏碎又回来了吗?真是有趣。」

    「安地尔!」冰炎愤怒的一吼。

    「呵呵,只是打个招呼而已,不用这麽紧张……」安地尔的声音随着黑烟消逝,但冰炎咬牙的神情却并没有因此而松懈,一直到夏碎安住他的肩膀。

    「是因为记号的关系吗?」

    「……是,但事情也没有这麽严重--」

    「冰炎。」不等冰炎讲完,夏碎便打断了他。明明在这情况下一无所知的自己应该要感到害怕的,但他却是非常镇定,与其说是害怕身上的记号会使自己陷入危险,更不如说是在担忧自己会成为冰炎的包袱,「那些术法看起还满有趣的,可以教教我吗?」

    晶莹的紫眸认真而闪烁,而冰炎想也没多想的就一口答应。

    要是夏碎永远不会在使用术法而也不开口想要学习的话,他才会觉得奇怪呢。

    於是,隔了一日,冰炎就带着夏碎在图书馆里搜括了一系列的相关书籍,包括术法、幻武兵器等其他学科的资料都有。他的教学方法很简单,就是让夏碎自己先看过一遍,然後有不懂的地方再由他讲解一遍。而就是像是五百年前一样,夏碎的资质在平均人之上x1收的也快,通常讲过的事情都不需要冰炎再讲第二遍,自己就能够融会贯通。特别是在咒术这方面。

    「如果能够想起我们以前一起念书的事情就好了。」有天在教学的休息时刻,夏碎一边捧着茶杯喝茶,一边望着对面的冰炎若有所思的说。

    「为什麽突然这麽说?」冰炎从蜜豆N的铝箔包後露出眼,挑眉问。

    夏碎住在黑馆也已经过了三月有余,黑馆的房客从一开始的惊讶到现在也已经逐渐接受,而安地尔也遵守着一开始打个招呼的说法,除了最先的那只鬼族外,没有再来犯。

    他们可说是度过了三个多月宁静的生活,b起以前黑紫袍搭档的惊险生活来说跟本是无法想像的。

    任务狂冰炎很罕见的这个月都没有接任务,仅仅只是陪在夏碎身边。除了念书以外,还带着夏碎去了一些他们以前常去的地方看看,也顺便将赖在黑森林玩得不亦乐乎,连家都不回的小亭给带回来。

    「主人!」小亭看见夏碎的反应第一个是尖叫,第二个是狠狠扑进夏碎怀中。让习惯和人保持一点距离的夏碎有些不知所措。

    但很快他便接受了这个类似nV儿的存在,他俩感情升温的速度甚至超过当初和冰炎。

    三人行的生活就好像回到了五百年前的高中时期,但其实也不全然如此。

    「只是觉得有些遗憾。」

    「你真的想记起来?」冰炎问。如果夏碎真的有意愿的话,他可以想想办法。

    孰料夏碎却摇了摇头。他伸手抚上静静躺在x前的幻武大豆。冬翎甩现在之於他,与其说是下属兵器,不如说是引领他的老朋友。

    「现在也很好。」夏碎浅浅的微笑着说,「至少你们都还在。」

    「哼,你那时候过世前和我说的不是永别,而是再见。」冰炎说。

    那时候的他因为夏碎一句话,为了那不知何年何月何种形式的再会,一直小心翼翼的保留着周遭的原样,包括小亭和黑馆房间,甚至是夏碎的私人物品。所以当然,他们都还在。

    「那麽,我应该算是有说话算话罗?是不是该有什麽奖励呢?」

    如果说夏碎这几个月来一点改变也没有,那绝对是骗人的,至少会耍嘴皮和腹黑这方面有了明显的成长。虽然外表看起来依然是充满气质且彬彬有礼。

    「有。」冰炎拉扯嘴角,露出有些不怀好意的笑容。

    他微微向前倾,在夏碎的唇上嚐到了一点点属於茶的甘甜。

    他们淡淡的亲昵在夏碎也怀着好感度的前提之下,变成某种心照不宣的默契。

    似朋友、似情人、似家人。

    是牵伴着彼此永生永世的情感。

    「冰炎,能够再见,真是太好了。」

    END</br></br>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