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怪疾

章节目录 第六节书房情动

    绣夏一早上没敢往正屋去,更衣净面都是让扶朱去。扶朱倒是很愿意g这个活,欢天喜地的带着两个小丫鬟往正房去了。从正房回来就拖个腮傻笑:“夏姐姐,世上怎么有二爷这般乖的,你不知道我给他套外衫,二爷耳根都红了,用过早饭就在小书房看书,什么《孟子》《老子》的,太乖了,我站在一边看他认认真真,我心都要跳出来了,这世家公子的腌臜不知听了多少,倒出了二爷这样一个不染淤泥的白莲。”

    绣夏在一边不答话,扶朱越说二爷的好,绣夏越觉得自己不堪。扶朱的话像一把隐形的大锤一样敲打着绣夏,绣夏被她一句句敲打进地里,h土遮住了口鼻,她捏着衣袖,一阵一阵的窒息。

    绣夏甚至大不敬的想二爷为何这般好,他若坏一点该多好,绣夏这龌蹉的心思反而在她心中轻淡一点。绣夏又想她到底是怎么了,是最近太累了吗?还是那安神的汤药有反噬,她许是喝多了汤药,脑袋不太清醒了,所以才会有那些异于常人的举动,才会做那些乱七八糟的梦。

    又或许她只是见到二爷太开心了,她只是第一天才会这样,以后都不会了。一定是这样的,她以后一定不会了。

    “夏姐姐,南书房今个儿是你当值?”扶朱突然抬头问绣夏,绣夏点头,心中却在想要不还是和扶朱换换,扶朱一定是愿意的。“二爷从外面带了不少书。出门前让把书理到南书房去呢。”

    “二爷出门去了?”绣夏口气中不自觉的带了些惊喜问,心中松了一口气。扶朱回答:“没错,二爷这么久才回来,自然要出门和别的公子爷们聚聚的。”

    绣夏脚步轻快地走在前面,几个小厮抬着书跟在后面,她身上有一GU淡淡的药香味,清晨凉爽的夏风吹动她腰间的绣花帕子,上面的粉蝶像是要振翅飞了一样。

    打头的那个小厮痴迷的看着她俏丽的背影。绣夏的身材很好,杨柳腰不自觉地轻扭,自己也不知道的带了些娇媚。她在这府中战战兢兢,谨言慎行,却偏偏诱人而不自知。

    绣夏让几个小厮把书放在地上,她一部一部的掏出来。这些书有的已经很陈旧了,上面密密麻麻都是二爷的批注。绣夏蹲在地上随便翻了几本。二爷的字刚劲有力,和他温和的外表倒有点不符。但是他的字也是好看的,带着金戈铁马,大漠长沙的壮阔。

    绣夏将书架上角落里的灰尘揩了去。把平日里二爷看不到的书都放在上面。这书架颇高,绣夏从外面搬了一个小梯子,踩在梯子上摇摇晃晃的把书往上抬。

    她的外衫小了,平日里倒看不出来。但是她现在一高抬胳膊,便露出一小截baiNENg的柳腰,她的腰上还有两个浅浅的腰窝。青翠sE的外衫衬着雪白的肌肤格外动人。

    南书房的门被吱丫吱丫地推开了。绣夏回头,是二爷。二爷冲她点了点头,笑着说“今个儿是夏姐姐当值呀。这外面飘着老些柳絮,甚是烦人。”他一边说一边将门关上了。

    绣夏不知为何,有点害怕他关门,害怕与他独处一室:“我去库房将那纱门拿来吧!这样以后二爷以后在书房读书的时候,也不用关门了。”绣夏想从梯子上下来。离开这里。她想了个借口,便想出去。

    “不碍的,待会让几个小厮去做就行了。还劳烦夏姐姐快些将我这些书整出来。”林书澜不紧不慢地关上门,笑着说,他生的白净俊朗,此刻含了笑望过来让人觉得温和但也不失威严。

    到底是换血三代才能养出来的大家公子,在温和也让人觉得温和不可触犯。这种人就是和你平坐在一处,你也能觉得你们是不一样的,就像狮子和h狗一起犬坐,狮子还是狮子,h狗也还是h狗。

    绣夏僵在椅子上,点了点头:“二爷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不是出门吃茶去了吗?”

    “季莫兄家中临时有事,他先回去了。我在外面呆着没甚意思,便也回来了。回到府里看今天天气凉爽晴朗,便想来南书房临几张帖子。”林书澜一边说一边往檀木桌前走。

    书架与那檀木桌离的很近。绣夏站在梯子上,看他一步一步过来,他的姿态是好看的,游云闲鹤的洒然,松柏玉石般的挺拔。可绣夏却看的步步生寒,她脸sE苍白,浑身也抖了起来。绣夏感觉到了,自己,自己下面又流水了。</br></br>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