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玄幻 > 超能技校特困生

章节目录 24 忘乎所以

    次日,日上三竿,李牧秋仍在呼呼大睡。

    她的梦里,不再是恐怖,不再是阴森,反而变得有些,不适合描述。

    终于挣扎着从梦境中醒来,看清周围的一切,她突然觉得很失落,感觉十分的空虚,梦里迤逦的场景不再,世间真实不如虚妄。

    她撇撇嘴,倒下又睡了,想要重温一会梦境,却总觉得不是那个味道了。

    百无聊赖的爬了起来,看手机才想起,今天是周末了。

    一整天都没有课,李牧秋望着手机呆。

    磨蹭了一会,终究还是起来了。

    早饭是吃不上了,去吃个早午饭吧。

    当她随意的洗了把脸,扎个马尾,穿着T恤短裤,在镜子里照了照,对自己的形象十分满意。

    一个人在宿舍总会很无聊,她穿鞋的时候,现自己的鞋子要烂了,那廉价的人工用廉价的胶水粘在一起的鞋底,就像她廉价的父母制造出的廉价的她--不是身体有病,就是脑袋有病,迟早要出问题。

    李牧秋看着鞋子又起了呆。

    廉价是廉价,可是没有这廉价的一切,她就得光脚板了。

    就像没有她廉价的父母不负责任的把她生出来,她也没机会体验人间。

    来都来了,凑合过呗,还能去死咋的!

    李牧秋看着那霍开的鞋底,突然很生气。

    书中的黄金屋和颜如玉都跟她没有关系,就像家里的肉和糖也跟她没有关系。

    她好恨,凭什么她不能有点好东西?

    别人不给,那她就去偷,去抢。

    说做就做,李牧秋在道德边缘疯狂试探。

    在宿舍挑了一圈,最后挑了一双粉红色的拖鞋穿了出去。

    她也是很服设计师的。

    果然用心做设计的产品就是不一样。

    虽然现在是夏天,但是那拖鞋鞋面上,竟然有一圈粉红色的鸟毛。

    李牧秋贼拉风的穿着鸟毛拖鞋出了门。

    她大摇大摆,带着愤恨的眼神看路边橱窗展示的美好和高昂。

    要不是有保安拦着,她真想把衣服从模特身上扒下来给自己穿上。

    当然,她不知道,只要脸皮厚,其实可以免费试的。

    李牧秋不懈的打量着那些模特,心想等自己有钱了就把整条街的衣服都买下来。

    她掐指一算,还早得很,原本要上三年的学,她才过了一个星期,就经历了这么多磕磕绊绊。

    她不禁惆怅,什么时候,才能赚到钱啊~

    李牧秋流连忘返。

    有心人却早已注意到她。

    属于猎魔协会信息部的人,即刻把李牧秋的位置报道给肖野。

    天知道肖野本来想等着李牧秋看完书蠢蠢欲动的时候勾搭她。

    谁知李牧秋这么能睡,他守了半天没守到。

    肖野不是一个有耐心的猎手,他更像是守株待兔的柱子,等着眼瞎的兔子撞上来。

    反正他条件够优越,不怕闪不瞎兔子的眼。

    下一个拐角,肖野看见李牧秋慢慢走了出来,他摆好姿势,打算来一个“真巧。”

    可那李牧秋愣是瞧都没瞧他一眼,只认真的盯着橱窗,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

    他尴尬了一下,只好主动打招呼:“hi,李牧秋同学,你怎么也在这啊?”

    李牧秋抬眼看到肖野,像看到了饭票一样,没忍住笑意在脸上蔓延。

    “hi,野同学,你怎么在这里?”

    她假装热情的回答,一心只想从对方的钱包里掏饭票。

    肖野坏笑着问道:“昨天的书好看吗?”

    李牧秋一脸赞叹:“真好看,你那还有别的吗,我都看完了。”

    大大的问号出现在肖野的脸上。

    这个女人都不会害羞的吗?

    肖野对自己产生的质疑,又问到:“这么快,你有仔细看吗?”

    李牧秋两眼光:“当然啊!”

    肖野皱眉,捂嘴,思考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一般来说,这种限制级的书籍,大部分的妹子看了也会假装没看,一小部分看了假装没看懂,但是像李牧秋这样不但说自己看了,还追着他要续集的妹子,他倒是真没遇见过。

    难道村里的妹子都这么野?

    他不禁出了疑问。

    李牧秋看着思索的肖野,上前一步,撒娇道:“野同学,你可以请我吃饭吗?我忘记带钱出来了。”

    肖野连忙点头:“可以可以。”

    两个人互相觉得对方是傻逼,简直太好骗了,开开心心的走进一个饭店。

    肖野连点了五六个菜,他想,也许自己得再大胆一点,李牧秋这么野,说不定早就经历了很多,对男女之事,说不定已经有了经验。

    吃到半饱,他放下筷子,问道:“秋~你最喜欢里面哪个恶魔啊?”

    李牧秋疯狂扫食,头也不抬:“都喜欢。”

    肖野微微一笑,接着问:“没有最喜欢的吗?据说喜欢路西法的最多,因为他会在床上铺满玫瑰。”

    李牧秋抬起头,不屑道:“那有什么,我也能在床上铺满玫瑰啊,我还能铺满一个房间呢!”

    说完,李牧秋突然灵光一现,她觉得自己可以去卖花,一朵玫瑰3块,十朵玫瑰三十,三百,三千,三生三世,十里钞票······

    肖野不懂她哪里来的胜负心,怎么突然就装起逼来了。

    他明明,是在说床上的故事啊!

    肖野开始怀疑,这个女人,说不定是同性恋或者无性恋什么乱七八糟的。

    场面开始失控,李牧秋不是他擅长解的题。

    肖野托着腮,沉思。

    半晌,想到,只要对一个女人极致的好,没有女人能拒绝。

    他用拿起筷子,打算给李牧秋夹菜。

    当他的筷子离李牧秋面前的盘子还有o.o1公分的时候,李牧秋突然站起来,把那个盘子端了起来,然后兴奋的把盘子里剩下的肉往自己碗里倒。

    一边哈哈笑道:“你也觉得这个很好吃啊,哈哈,但是被我吃光咯,在我碗里,都是我的了,呸呸~”

    看见李牧秋最后还往碗里吐了两口唾沫,肖野整个人石化了,他感到一点恶心,甚至压抑不住自己想要拔腿狂奔的脚。

    他突然想哭,感觉自己太难了。

    这是什么女人啊?

    肖野石化了半分钟,李牧秋得意的把碗里的肉都干掉了,差点就被别人夹走了,还好她反应快。

    不愧是我!

    李牧秋打了个饱嗝,抚摸自己滚圆的肚皮,斜靠在椅子上,看店外一只长着胡子的丑猫冲自己“喵喵”叫。

    李牧秋:“喵喵喵?”

    丑猫:“喵呜,喵呜,喵呜~”

    李牧秋哈哈一笑,觉得这猫的胡子长得真喜感。

    “喵喵~过来~”

    一个熟悉的声音,李牧秋抬头,看见林春竹打开了玻璃门,那丑猫一骨碌溜了进来。

    原来是叫她开门啊!

    李牧秋恍然大悟。

    再看林春竹的时候,怀疑他修了猫言猫语,怎么能听懂猫说话。

    林春竹远远瞥了两人一眼,头也不回的开门走了。

    李牧秋感觉心里有点失落,她看着那个远去的瘦削背影,脑袋里冒出了一大串不可描述的文字。

    傍晚,肖野丢了半条命一样跟在李牧秋身后。

    他在不停的怀疑人生,他感觉到了痛苦,他不想再继续,但是胜负心又让他没法说放弃。

    这世上就没有他搞不定的女人,不就是口味重吗?

    他可以忍!

    两人貌合神离的并排走着。

    李牧秋视力好,远远看见墨白跟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在街上疯狂的奔跑。

    “怎么回事,墨白,你在追什么?”李牧秋对着墨白喊道。

    肖野一下子来了精神:“墨白,哪里有墨白,墨白在哪?”

    说完,当他看到墨白的时候突然心里一沉,拉住李牧秋,低声道:“别喊了,那个好像是她哥。”

    李牧秋回过头“哦”了一声,她现肖野眼神里竟隐隐有一丝担忧。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