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玄幻 > 娱乐圈灵异八卦周报

章节目录 第97章

    界那边我自然会摆平,西方净土孟斐会帮我们摆平,妖界有游……前代妖王帮忙,人间正道说穿了不还是听天界调配,所以我才冒昧前来打扰陛下。”他这“陛下”两字喊得很平静,听不出任何除了字面意思以外的别的意思,没有讽刺、没有威胁也没有谄媚,就像是喊一个人的名字,不偏不倚,中正平和。

    天帝闻言笑了一笑:“你想让我下令,天界从此不再找你们两人的麻烦?”

    英华说:“以陛下的贤明,想必早已知道英华仍是天魔之身……”他的话点到即止,但是也足够表达清楚。英华事后回想,才觉得自己当初与碧凛那一架打得莫名其妙,输得也莫名其妙,他仿佛就是一个闪念间便漏过了碧凛的一招,被打下云端。如今回过头想起来,委实不见得不是天庭的安排。如果真是天庭某只手将他推向人间,让他遇见梁舟、遇见小黄、遇见那些事……那就说明所有一切其实都在那只手的预料之中。不说预料到结局,但至少是预料到开端,监测着发展的,换言之,这位天帝什么都知道。

    天帝笑了起来,他往后靠坐在沙发上——这张沙发据说是天帝他老人家有回在收看人间的电视剧时候看到,觉得中意叫人去搞来的。天帝说:“万事万物皆有因有果,解铃还须系铃人,当年那一位英华闯下的祸,如今自然要你这一位英华去收拾。”

    英华眼睛微微一眯,知道自己的想法被验证却仍是不由得心中一凛。这位天帝外表看起来不具威胁性,然而果然是天界众仙之首,这份气魄和智慧无人能及。

    天帝说:“英华,你应该听说过一句话,卧榻之侧岂容酣睡。如果今天换你来坐我这个位置,一个足以颠覆三界的魔头跑来找你谈判,希望你相信他不会搞事,不要找他的麻烦,你是答应呢还是,不答应?”最后三个字说得既轻且慢,却没来由地带出了一股森然杀气。

    英华默默地坐了片刻:“我知道您不信任我……”其实在知道自己就是天魔后,连英华自己也不敢相信。他在这些年里,一直乖乖地呆在仙妖边境,每天做着练兵烧饭教小妖精读书做好事这些事,他从来没有对谁生出过仇恨,更没有过失控的时候,对于仙君英华来说,这一切是自然而然,然而换了一重身份,突然就变得难以让人信服了。

    他如今已成了一个隐患,隐患存在,人们便不得安眠,总会想办法将之连根拔起才能完全放心。一个能毁天灭地的魔头现世,换成他,大约也是不放心的。

    英华说:“我明白了。”他待要站起身来,却见天帝做了个“坐”的手势。

    “年轻人,不要这么心急,朕话还没说完呢。”天帝悠悠地说道,“虽然你身体里有天魔心,但是当年天魔出世所带的毁天灭地的杀意却被当年的英华上仙带走了,巧就巧在这位上仙的法力来自于人世的善与爱,是天魔心的最大克星,加上他在人世间的数千年流浪,那颗天魔心携带的杀意早已不再纯粹,而是带上了红尘俗世的浓墨重彩……”

    英华茫然地听着,有些不明白这位天帝要说什么。

    天帝轻声说:“红尘啊,有毒。”

    英华幸好是没喝水,不然此时就要一口水喷出去了。

    天帝说:“凡人们寿数常不足百,却比仙人们活得精彩多了,朕的上一任管束仙人极紧,不许仙人接近凡间俗世,正是因为常有仙人入了凡间便中了那儿的毒,轻者乐不思蜀,耽误了修行,更有些仙人,情愿舍了仙根,也要留在人间,与些凡人双宿双栖。然而,人就是这么奇怪,越是禁止越是好奇心重,越是不让去做的,就越是想做,所以老天帝归寂,朕自上任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解禁。”天帝说着仿佛想起了很久以前的往事,把眼神投向了十分遥远的地方。

    “一开始的时候,自然受到了无数人的反对,短时间内也出现了大量仙人涌往人间的事,弹劾的奏章写了一封又一封,天庭动荡不休,但都被朕压下了,朕赌得就是堵不如疏,时间长了,总能各归各位,重归平衡,于是,慢慢地才有了现在这般的仙庭。”

    英华虽在边界镇守,却也知道现在的天庭严松得当,气氛开明之外仍有秩序。有些仙背后说起来总说如今的众仙素质高,不然以天帝那个和稀泥的能力,管得好才怪,现在想来,如果没有人在暗中引导,又怎么可能有如今这样的开明局面。

    天帝说:“说穿了无非就是手上无枷锁,心中有规矩。”

    英华猜测着:“您是希望在我身上留具枷锁吗,只要不过分,我可以接受。”

    天帝却摇摇头:“不用留啦,当年的英华上仙已经替朕完成了这一步。”

    远在人间的梁舟还不知道自己被人拿出来说了又说,只是打了个喷嚏,心想英华洗澡怎么那么慢。

    天帝道:“以当年天魔出世之时的锋锐杀意,即便是那时候的英华上仙举累世之善意与爱意也无法完全封印,更何况他将大部分的法力都用于封印你的天魔心,所以只能靠散去修为,抽空仙根中的法力来慢慢消磨那些杀意,你可以想象一下那个过程有多么痛苦,就像是有数千把钢刀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你的身体内部横冲直撞,要把你凌迟处死。”

    英华忍不住握紧了拳头,梁舟竟然替他受了那么多的苦……

    天帝道:“以这样的能量,他本来是无法转世的,他的三魂七魄都碎成了一地沙粒,但巧合的是,你那时候居然流下了一滴泪,他就是靠着这滴泪的支撑硬生生在数千年间轮回了十三世,一次次地被撕裂再一次次地聚合起来”他说着,伸手在空中轻轻一拂,便露出了一面水镜,那上面翻滚的正是梁舟每一世转世的场景。

    英华看到了橘猫游艇,它真的从很早以前就守护在了梁舟身边,但是它也没有办法缓解梁舟的痛苦。由于天魔心被强行剥离的那股强大的能量,梁舟的三魂七魄被切割得七零八落,比一只朝生暮死的蜉蝣还要不如。英华看着游艇带着那些忠心耿耿的老妖守护着梁舟,看着他好不容易凝实了一点的魂魄又被一次次地打散,于是从头再来,再被打散,再来……等到看着他终于能够投入轮回的时候,英华都忍不住松了一口气,然而随之而来的却是更为凄苦的命运。

    梁舟轮回的每一世都过得无比凄惨。一世他是先天残疾,出身于贫苦人家,受了无数的苦楚,五岁不到就死于继母的虐待;又一世,他好不容易长到十多岁,被奸人所害,竟然连具全尸也无……天魔心自带的杀意给他带来了人世间最为凄惨、最为痛苦的命运,誓要将他同化,然而他却一世一世一世地挺了下来,坚持到了这一世。

    人性,究竟是善还是恶?前世的长鸣与英华曾经有此一赌,一者赌善,一者赌恶,最后的结局却是两人心中都有了个大致的结论,那就是人性善恶或许无法以先天来做定论,而是通过在后世的经历中渐渐涂抹,开花结果,然而上一世的英华也是这一世的梁舟却证明了,总有些光明的灵魂即便身在深渊,遭遇种种不公,亦能挣扎着放出光芒,照亮他人。就像第一世被虐待而死的幼童用自己不多的口粮喂给了孱弱的小猫,第二世的商人之子被山匪害死,在死前仍然帮助他人脱困……快意恩仇很痛快,但是坚持温柔的灵魂却更难得。

    天帝说:“他这一世的父母其实是我安排的……”英华发现这位天帝居然使用了“我”这个称谓。天帝说:“这两人皆有着数世功德,再修行一世便可脱胎换骨,飞升登天,他们自愿走这一趟,即便如此,天魔心的杀意仍然消耗了两人的寿数。”

    英华想起自己曾经查到过梁舟给他母亲治病的事,没想到背后还有这样的故事。天帝说:“我很……佩服那位英华上仙的毅力,因而曾在他幼年之时看望过他,给了他一点助力,这一世,他能够平安长大,直到与你相逢,我也很欣慰。顺便说一句,琼英仙子他们的行动并没有经过我的授意,如今他们几个也吃了亏,相信不会再来找你们的麻烦。”

    英华懂了:“梁舟,就是您为我设置的枷锁?”

    天帝看着英华,笑了一笑:“如果你这么想,那就是了。”

    英华认真地点点头,他站起身来:“那您大可以放心,我将永远不会成为三界的敌人。”英华想起在能力者节目中的小楼幻境,虽然当时他是为了保护梁舟不被那些仙人控制的能力者所伤才打造了那个幻境,但他真的很愿意和梁舟两个人就那样一起离群索居,生生世世。

    “梁舟不是我的枷锁,”英华想,“他是我的家,是我愿意生生世世守护的地方。谁会亲手去打破自己家的安宁呢?”英华挥了挥手,“拜拜。”然后从云层一跃而下。

    ***

    “轰隆”一声,梁舟被雷声惊醒过来,看向窗外,瓢泼大雨从天而降。他赶紧跑到窗边关窗拉窗帘。明明是雷暴连连,但是一旦关起窗,剩下的便似乎只有温馨了。

    “吱呀”一声,浴室的门终于打开了,英华缓步走了出来。

    梁舟看着他,不知为什么,脸就红了起来。怎么回事?他想,这都烧烤过多少回的老夫老夫了,怎么还会脸红心跳呢?

    “洗完了?”梁舟问。

    “嗯。”英华点点头,走过来,突然将梁舟打横抱了起来。

    梁舟吓了一跳,简直满脑袋的问号。

    “等等,你干什么?”

    “做丨爱。”英华淡淡地说。

    他俩总是用烧烤来代替那个词,彼此都觉得这样似乎就不会那么有羞耻感,英华突然这么一本正经,梁舟有点方。

    梁舟努力想要扯开话题,说:“你怎么洗那么久?”

    “去天庭走了一趟。”

    梁舟一下子抓紧了英华的手臂。

    英华却笑了起来,低下头亲了亲梁舟的嘴唇,他说:“小船,你以后可就责任重大了知道吗?如果你哪天敢离开我,我可是连三界都能毁了的。”

    梁舟:“我……”这家伙说得什么乱七八糟的情话!

    英华又说:“小船,除了第一次,你知道我以前跟你做的时候都是收敛过的吗?”

    梁舟:“???”

    英华说:“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收敛了。”

    他曾经与他失之交臂,两败俱伤,也曾在水镜中看着他一次次地被撕裂又一次次地被拼回,无数次地毁灭,稍有差池他们便再也不可能见面,现在,他们终于能够走到一起,从今往后,他都不会松手。

    魔是邪恶,魔是执着,魔是自私自利……做一个魔的伴侣,得有心理准备。

    望着身下似乎累晕了过去的恋人,英华轻声说着,“小船,不许你离开我。”

    “嗯……”身下的人却忽而轻轻地哼了一声。

    英华愣了一下,一时不知道梁舟是在说梦话还是真的在回答他。梁舟疲惫地睁开一条眼睛缝说:“你够了啊,真要被你玩死了……”他努力地伸手拍了拍英华的手,“不会离开你的,乖。”英华的心到此才算是真正放了下来。

    他将梁舟搂进怀里,枕着雨声睡了过去。

    ***

    三个月后

    “小船哥,人来了。”刘榴的声音从蓝牙耳机中传来。

    “收到,你走小路先到目的地等着,我一路跟随。”

    “是。”

    挂断电话,梁舟猛地一拉油门,摩托车风驰电掣地飞了出去。

    “英华,等会收工我们要赶一个时尚派对的颁奖礼,晚一些还有一个饭局……”宋飞说到一半,突然听到了一阵清脆的铃声。

    英华看向身边的手机,宋飞说:“行,回头来找你。”扈嘉祥寿数已尽,重归地府,英华正儿八经地接手了这个躯壳这些事宋飞或许不是全明白,但至少他很欣慰,英华回来了。宋经济如今已经脱离了棒棒,成立了一个私人工作室,就带英华一个人,倒也过得挺好。去他娘的棒棒!宋经济想,这才是老子要的人生,他想着,在嘴里叼了一根棒棒糖替代香烟,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

    那头,英华刚接起了电话,里头就传来了一个娇滴滴的声音:“魔君,妾身是XX公司的玉儿……”

    英华想了半天都没想起来这是个谁。

    那头,女妖已经哭哭啼啼地嚷起来了:“魔君,求求您,妾身知道错了,妾身再也不会随便掳人回家吸阳气了,您能让梁舟大人别再跟拍妾身了吗,妾身真的再也不敢了……”

    好容易把这个给解决了,英华刚刚挂断,电话又响了起来,这次接起来竟然是天帝的声音。

    “那个,英华啊,”天帝咳嗽了两声,“你跟梁舟说说,九天玄女看BL漫画只是私人爱好,不要拿来报嘛……什么?她还写过朕的同人?还是跟鬼王??报,给朕狠狠报!”

    英华又接连接了几个电话,才终于消停下来。他打开手机中某个客户端,点进了关注的公众号。

    “娱乐圈灵异八卦周报”这个平台由于许久没更新,已经没剩多少粉丝了,最新一条微博还是挂的雨幕工作室停业整顿的公告,虽然写着“我们还会回来”,但是看起来已经死透透了。那条微博下面不多的回复满是嘲讽,其中自然少不了万事通的水军。

    英华看也不看,单手轻轻在屏幕上拂过,就像是风吹过湖面,等到涟漪消去的时候,屏幕上已经赫然变了个样。“三界八卦周报”的大V号满满当当有着好几百万的粉丝,每一条微博下面都有好几万的回复。

    “惊爆!九天玄女竟是BL界大手无色不欢小仙女,天帝X鬼王人气作品即将上市。

    妖王一周挨妖后几顿揍?三界八卦周报告诉你。

    令人惋惜,某当红小生对同剧组另一明星暗下毒咒,竟在片场被打回原形。”

    每一条都是人气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