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玄幻 > 娱乐圈灵异八卦周报

章节目录 第93章

    :“所以,你这两天一直在做这些噩梦?”

    “不是这些,是这个。”孟斐很坚定地回答道,“虽然记不起来了,但我很确信,我做的噩梦是同一个。最近只要我稍稍不留神就会陷入半梦半醒的状态,然后就会开始做那个噩梦,我现在真的是睡也不是,不睡也不是,哦不对,就算是我想不睡,那个梦也不会答应。”孟非苦笑道。

    梁舟斟酌着说:“你有没有考虑过诸如中邪之类的可能性?”

    “考虑过。但是你说我中邪……谁能让我中邪呢?”孟斐很困惑,“小船,我今晚就在你这儿休息一晚可以吗,有人陪着也许会好点。”

    梁舟拍拍他:“行,还有如果你明天身体不舒服就不要去了,我和碧凛也足够了。”

    孟斐却摇摇头,他已经躺在了梁舟的沙发上,两个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说话也含糊起来,但还是很努力地表达意见:“不行,我要去……”

    “你不必……”

    “我要去……”孟斐说,“我感觉……我必须……得去……”这话才说完,已经又睡了过去。梁舟赶紧将他手里的杯子接了放到旁边,再看孟斐的睡容,眉头轻轻蹙起,呼吸也有点急促,果然还是被魇着了吧。梁舟也没办法,只能去找了被子枕头给他盖好垫好,然后就只能随他去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梁舟觉得孟斐到了这里以后似乎发梦发得更频繁了。

    这间豪华包间自带阳台,梁舟心事重睡不着,只好推门出去想散散心。

    鹿丘虽然也算个旅游县城,但是人气并不旺,宾馆阳台看出去是当地一座名山叫作幽山,梁舟在che的时候拿了底下的宣传册,知道这里盛传鹿神的传说,所谓幽山,其实当地人称之为呦呦山,这个呦呦就是鹿的鸣声,这座山古来以此命名,可见这里至少在古时候是有很多鹿存在的。

    很多鹿……梁舟的眉头微微动了一下,他努力想要把夜色下那条蜿蜒的曲线看得更清楚些,然而缺少灯光的帮助,所能看到的只有黑乎乎的一片广阔区域。

    鹿神吗?梁舟想到了封胥被仙君英华和魔君长鸣打赌的第一世,标志着一切缘分开始的正是两头山中鹿,一头母鹿,和一头小鹿……

    第二天清晨,简泓明拿到了手下调查的消息,最终确认了贾卓伟的家乡是在幽山中的一个神秘小村落。

    “那个村落里的人听说都会些本事,他们对外自称是鹿神的后裔。”简泓明说。

    碧凛闻言嗤之以鼻:“笑话!”

    梁舟碰了碰孟斐:“小孟,你还好吗?”

    孟斐的黑眼圈更深了,因此不得不戴上一副大大的墨镜,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状态看起来还行。孟斐低声说:“没事,你不用担心我,小船。”

    碧凛又上下打量了孟斐一番说:“本君现在一指头就能戳死你。”

    梁舟心里真是好生佩服简泓明,居然能喜欢上这样一个无时无刻不在想打架的人。

    四人没有退房,直接背了登山包进山。大巴士把他们送到山脚下,四人自己登山上去。幽山人气不旺,所以连门票都没人收,他们顺着石阶逐级攀登,走了没多久就发现石阶到头了,不知是谁特别没诚意地树了块警示木牌:前方没路,不回去后果自负。

    梁舟眺望高处,隐隐约约能看到半山腰好像有建筑存在,至少看到了一个卫星天线的大碗,他们四人不是游客,自然不会顾忌有路没路,便拨开枝叶,沿着山径继续往上攀。越是走,梁舟越是不安,尽管对于行走在山中的人来说,这座山和那座山的区分并不会特别大,但是梁舟越走越是觉得这座山就是那座山,是那座前世一切缘分开始的山!

    此时碧凛和简泓明走在最前方,梁舟走在当中,孟斐则落在了最后。梁舟担心他会不慎失足,总是走几步就回头看看他有没有好好地跟上来,结果发现孟斐的脸色越来越差。

    “你没事吧?”梁舟问,忍不住喊前面两人,“咱们休息一下吧,小孟状况不是很好!”

    碧凛和简泓明走了回来,碧凛冷冷地打量了孟斐一番说:“怎么那么弱!”

    简泓明正在掏水掏吃的忙着伺候碧凛,一看就是个全能男票,梁舟看着他们便想起英华,一想起英华就心里惆怅,有意避开说:“我到前面探探路,就回来。”

    简泓明一面削苹果一面说了句:“别走远,落单了容易被各个击破。”

    碧凛喝着水说:“被袭击的时候记得喊救命,本君有空会来救你的。”

    梁舟摆摆手,表示知道了,拨开树丛往前走。走了没几步,突然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回头一看竟然是孟斐跟上来了。孟斐紧走了几步追上来说:“我跟你一起吧。”

    梁舟说:“你怎么不好好休息?”

    孟斐却摇摇头:“不能坐,坐下来怕又睡着了做那些梦。”

    梁舟担忧地看着他,然而也只好点点头:“行吧。”

    这里虽然已经没有铺好的石头台阶了,但还是能够依稀看到有小路存在,是那种人踩出来的小径,可见这座山里确实是有人居住往来的。梁舟和孟斐沿着某条小径走了一阵,突然发现前方出现了一座小小的祠堂样式的建筑物,走过去一看,发现那是一座神庙,庙的门楣上挂着一块牌匾,写着“鹿君天尊神庙”六个大字。

    梁舟联想到这里鹿神的传说,心想这鹿神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在此处这么有名气?他推开庙门,发现里头空间不大,但是打扫得很干净,正对大门摆着一张供桌,后方供着一尊神像。那是个金身泥塑的神,只见他结跏趺坐于莲花台上,左手平展置于腿上,掌心向上,右手竖直在胸前,掌心向外,是一个典型的佛教佛菩萨结印的姿势,然而再往上看,却是个鹿头,着实让人摸不着头脑。

    梁舟疑惑,这不佛不道的到底是个什么神?

    “无畏印……”孟斐却忽而在一旁喃喃自语,梁舟转过脸去,只见他脸色苍白,不过是一天两夜,竟然面颊凹陷下去一块,瘦了一大圈。

    “无畏印?”梁舟对佛教不太精通,疑惑道。

    孟斐却突然手脚并用,爬上了那供桌去看,把梁舟吓了一大跳。

    “小孟,小孟快下来!”梁舟一面喊一面回头看,就怕突然冲出来一群山民,把他们当成亵渎鹿神的罪人给揍一顿。孟斐却不听不顾,他趴在那神像上头也不知道在看什么,总之从下往上细细看了一个遍,随后才失魂落魄地坐在那供桌上说:“这是……不空成就佛的佛像啊……”

    “啊?”梁舟赶紧掏出手机来搜索,也难为这儿还有信号,很快不空成就佛的形象便出现在他眼前,结跏趺坐,左手平置,右手施无畏印,百科说不空成就佛有成就一切行为的大神通,然而那个鹿头又是怎么回事?

    孟斐失魂落魄地坐在那儿半天:“原来这儿是不空……是我,本来是我的道场,可是现在不是了……”

    就像普陀山是观世音菩萨教化众生的道场,五台山是文殊菩萨讲经说法的道场,幽山原来曾是不空成就佛的道场,只是不知何时,被一个不知哪里来的鹿神所取代了。

    ☆、第111章 50.4英华再见

    外头突然传来了一声惊雷声, 把梁舟吓了一跳。碧凛的声音遥遥传来:“站住!”然后是一阵阵术法爆开的声音。

    梁舟猛然跳了起来:“冯乐水他们出事了!”

    孟斐似乎受的打击太重, 整个人浑浑噩噩的, 梁舟想去拉他起来,他却跌跌冲冲的,外头又传来了碧凛的呼喝声, 梁舟一急之下只能扔下孟斐:“我先过去帮忙,你记得快点过来!”说完推开门就跑了出去。

    刚刚还是晴空万里的天上突然聚集起了一堆一堆的乌云,然而白云也还在, 这些乌云就像活的一样, 展开了对白云的围追堵截, 梁舟这辈子就没见过这样的“风云变幻”,明明看不到人也见不到血, 却莫名能够感受到那种生死搏杀尸横遍野的惨烈。

    他跑到刚才离开的地点发现碧凛和简泓明都已经不在了。几棵大树被斩断倒在地上, 简泓明刚刚削的水果掉了一地, 两人的登山包也被不明原因地扯碎,地上一行血迹往密林深处蔓延过去。梁舟心道不好, 这一定是简泓明被人偷袭,碧凛救援不及,如今追着去了。

    在来这里之前, 梁舟心理斗争得很厉害。一方面理智让他相信老贾是幕后黑手,另一方面情感又让他不相信老贾会做得这么狠。老贾和自己和英华有什么仇呢, 何必要做到这一步?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一天这个问题得不到解答,一天梁舟就没法真正把老贾放到敌对的位置上。尽管怀疑如今英华落在了老贾手里,他还是抱着一种可以协商的心态来的, 他总想着,跟老贾好好说说,也许只是一场误会呢,直到现在他看到了眼前这一幕。

    心里像是有一把火在烧,梁舟感到自己身体里有一股阴冷的力量在四处乱窜,等到意识到的时候,杀马特的白发已经再次飘扬在了风中,额头的火焰痕迹仿佛第三只眼睛缓缓睁开,在梁舟的眼前出现了一片弥漫着黑气的山林。黑气就像是纱帐一般笼罩了这一带的整座山头,丝丝缕缕地从土壤中、溪涧里、草木之中散发出来,特别是在山顶可以看到建筑的位置,形成了如有实形的黑帐。

    是那里没错了!梁舟纵起身形,如同一只矫捷的猛兽,向着那里扑去。

    与此同时,在黑暗之中,有人慢慢睁开了眼睛。

    英华有一些茫然,这里是哪里?他想,我现在,是谁?

    耳中听到的是脉脉的水流声,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逐渐凝聚了四散的神智,意识到自己是在一个洞中。

    英华爬起身来,努力回想之前发生了什么但是记忆只到自己在家中见到了一个闯入的人以后就没了后续,而他此时太阳穴一跳一跳地疼得厉害。

    到底发生了什么?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英华伸手打亮一撮火苗,而后惊讶地发现这个山洞的洞壁上竟然绘制着一幅幅色彩斑斓的壁画。壁画风格古朴,显然已经存在了许多年,他一打眼就看到了一头美丽强壮的鹿。

    “鹿王本生?”随后英华马上反应过来,这壁画上虽然同样画了一只传奇的鹿,但并不是鹿王本生图,因为那上头画着的是一只母鹿。

    《鹿王本生图》出现在莫高窟第二百五十七窟,是以佛教的“舍己救人”为题材的作品,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曾经有一部上美出品的动画片《九色鹿》讲述的就是这个故事。据说释迦牟尼佛的前世是一头九色鹿,它常常在遇到困难的人面前出现,帮助人们渡过难关。有一个溺水的弄蛇人在危急时刻被九色鹿所救,活了下来。他允诺九色鹿不会将它的存在告知任何人,却被利益所打动出卖了九色鹿的行踪,不仅如此,他还装出再度遇难的样子,将九色鹿引了出来。故事的结局是九色鹿用神力击退了想要取它漂亮皮毛的国王和士兵,弄蛇人也得到了应有的下场,体现了善恶有报的天道。

    这只母鹿背后的故事又是什么呢?

    英华就着火光,一路跟着壁画看下去,看到了这样的一个故事。在很久以前,这片山林中曾有一只开了灵智的母鹿,这只鹿因为机缘巧合,偶然得到了智慧的火种和修炼的机缘。一开始,母鹿并不知道自己得到了多大的造化,每日里还是像其他普通的鹿一般过着自由自在的日子,但是渐渐的,它开始觉得自己和周围的那些鹿格格不入起来。母鹿开始思考一些玄之又玄的问题,例如自己是什么,从何而来,往何而去,开始思考水为什么往低处流,太阳为何每天东升西落,树木又为何春生冬枯,而它的同伴们每天除了吃喝和繁衍,根本没有思考过一点类似的事情。

    母鹿在这山林里越来越觉得寂寞,直到有一天它看到有人跌落山涧。那是一名老人,母鹿见他满身是血,倒地不起,不由动了恻隐之心,它衔来林中的野果喂这老人,又去找来野生的药草为老人治伤,老人因此保住了一条命。

    “谢谢您,您真是这林中的守护神。”

    母鹿听懂了老人的话,第一次感到了震撼。守护神是什么意思,母鹿其实不太懂,但它下意识地就明白这是在夸奖它的话。有了这一次的经历以后,母鹿仿佛找到了自己存在的价值——其他鹿是不会懂价值这个东西的。它开始在林中穿梭,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生灵,有时候是将迷路的人带出山林,有时候是将掉下鸟窝的小鸟放到大石上,以免被毒蛇吃了……母鹿在做这些事的过程中,渐渐地懂了许多东西,它的智商已经不再是一只初开灵智的野兽,而是更接近于一个十来岁的人。

    某一天,林中来了一个奇怪的人,这个人赤着脚,光着头,嘴里哼着歌在山野间漫步。母鹿很好奇,就跟着这个人走了一段路。它发现这个人一路上将死亡的飞禽走兽尸体埋入土中,为它们哼唱奇怪的歌谣,途中他们遇到了一只落单的小豹子,也许是父母已经不在了,小豹子颤颤巍巍地行走在林中,周围的一切风吹草动都能把它吓个半死。

    母鹿一见着这只小豹子就生出了恻隐之心。太可怜了,刚刚生育过一只小鹿的母鹿心想,失去了父母,小豹子很难在这危机四伏的丛林中生存下去。

    母鹿很快发现周围有几只豺狗盯上了小豹子,就在母鹿想要出手将那些贪婪的猛兽驱赶走的时候,它突然发现自己动弹不得了。那个赤脚光头的人不知何时盘腿坐在它的面前,眼前放着一只木头做的东西,一面敲击一面口中念念有词。

    豺狗们向小豹子发起了攻击,小豹子吓坏了,拼命地逃跑,而那几只豺就像玩弄耗子一样将它团团围在当中,不出一会儿,小豹子就发出惊恐的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