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影帝的情债

章节目录 第64章

    说吧。”

    “那个……”郑濂在杨瑾的身旁坐了下来,他歪着头看着杨瑾,有些拘谨地向他询问着,“我们从前见过吗?”

    “我总觉得你很熟悉,不是因为你救了我,是在你救我之前我曾见过你,那个时候我就觉得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

    杨瑾只是笑了笑,把手中的书放到旁边,“是吗?不过应该没有吧。”

    这一镜到这里就结束了,等到薛峰一喊卡,叶明川连忙从兜里拿出手帕给唐逸擦了擦脸,一边擦一边说,“你刚才哭得吓死我了”

    唐逸不太明白他这感受,问他,“怕什么呀?剧本里不是都这么写的吗?”

    叶明川摇摇头,“不知道,一看着你哭,我就又害怕又心疼。”

    薛峰看着他们俩这腻腻歪歪的模样,在一旁感叹道:“啧啧,这光天化日的你们两个也不臊得慌!”

    叶明川丝毫不在意,转过头对着薛峰挤了挤眼睛,问他,“您是不是想嫂子了?要不我打个电话让嫂子过来探班?”

    薛峰瞪着叶明川,“滚滚滚!我眼睛都要被你们两个闪瞎了。”

    叶明川美滋滋地带着唐逸往休息室那边走,一边走还一边跟唐逸说,“我们不管他,我早上带了点汤过来,你现在喝一点,中午我带你出去吃西街新开的那家火锅。”

    第105章 第一百零五桩情债

    叶明川带着唐逸去了西街那家新开的火锅店, 这个季节来吃火锅的人并不多, 但也不是没有,三三两两的坐在外面的厅子里, 各吃各的, 听见外面有人进来也不会抬头。

    这个地方离影视城近, 所以有明星过来也并不奇怪, 门口的服务员看见他们两个时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吃惊的模样,就像招待普通客人一样把他们两个领到了一桌靠窗的位置前。

    火锅店倒也有包间, 但是都是那种装得下十几二十几个人的大包, 叶明川也不可能和唐逸两个人去开那种大包厢, 服务员把菜单递了过来,叶明川知道唐逸喜欢吃什么,叫了一个鸳鸯锅,把他平时吃的那几样都点了下来, 然后叶明川把菜单放下了,问对面的唐逸, “还想吃其他的吗?”

    唐逸摇了摇头,“没有了。”

    叶明川把菜单递给了服务员,“那就这样了,多谢。”

    “好的客人。”

    不一会儿, 服务员便把锅先给端上来了,唐逸拿着漏勺将辣锅里面的花椒辣椒之类的调料都捞了出来,而叶明川则跑到前面去拿酱料。

    等他把两碗酱料都调好了,准备拿回去的时候, 他身旁的一个年轻人忽然低声叫了起来,“你你……你是叶明川?”

    幸好他的声音不大,周围也没有人,叶明川笑了笑,点了下头。

    年轻人的脸上满是激动的神色,他手脚都有些不知道该放哪儿了,他问叶明川,“那个我女朋友可喜欢你……了,你能给我签个名吗?”

    这个年轻人其实想说的是我女朋友可喜欢你和唐逸了,但话到了嘴边又觉得这样说可能不太好,所以又把另一个名字给咽了下去。

    “现在?”叶明川低下头,他一手端了一只装满酱料的小瓷碗,想要腾出手给年轻人签名就得把手上的东西给放下,而且他也没看见这个年轻人的身上带了任何可以用来书写的工具。

    年轻人也愣住了,他张着嘴,“啊……”

    叶明川对年轻人笑着说:“我坐在那边靠窗的位置,你过去找我就行了。”

    年轻人连忙向叶明川道谢。

    “没关系。”说完,叶明川端着两个小碗稳稳地往唐逸那边走了过去。这个时候桌上的菜差不多也已经上齐了,叶明川把酱料放到唐逸的眼前,又将他把桌上的一次性筷子掰好,然后开始把菜下到了锅里。

    没过一会儿,年轻人果然带着他的女朋友一起过来了,女孩表现得明显要比那个年轻人激动许多,她看到叶明川和唐逸坐在一起的时候,眼睛都在放着光。

    最后叶明川和唐逸不仅给这女孩签了名,还和他们俩还合了影。临走的时候,女孩有些害羞地问叶明川,“那个叶哥,这照片我能发到网上吗?”

    叶明川笑着对女孩指了指唐逸,女孩立马明白了叶明川的意思,一双眼睛亮晶晶地望着唐逸。

    反正到现在几乎是全天下都知道他是和叶明川在一起了,也不需要在乎这些照片传出去会有什么影响了,叶明川夹了一块羊肉放到了唐逸面前的小碟子里,唐逸也点了头,“可以啊。”

    “谢谢唐哥!”女孩笑眯眯的跟着自己的男朋友一起离开了。

    叶明川和唐逸不知道的是,这个女孩算是唐逸cp后援会中元老级的人物了,她转身没走几步就把刚才拍下来的照片发到了微博上面。

    要知道,从除夕那天晚上叶明川在微博上发了一张照片后,他们两个已经很久没有给cp粉们发过糖了,今天终于又看到他们两个坐在一起吃着火锅,而且还是整整九张照片,有叶明川给唐逸夹菜的,有他们两个在说笑的,还有几张和一对男女的合照。

    叶唐cp粉们觉得今天自己的牙都要被甜坏了,这几张照片的甜度实在是太齁人了,他们觉得他们此时应该需要点枫糖cp的苦水来缓一缓。

    而可怜的唐叶cp只能缩在阴暗的角落里,咬着手帕,暗搓搓地看着叶唐cp粉们欢天喜地,幻想着他们终会有翻身的那一天。

    《暖风》拍摄的进度也很快,下午的时候先是拍了叶明川和唐逸的戏份,剩了点时间,薛峰又把两个小演员叫过来,试了试他们的演技。

    郑濂自从那次在街头与杨瑾谈话后,就经常会一个人过来找杨瑾,他总觉得他和杨瑾像是一对多年不见的老朋友,心里有什么烦心的事就都想告诉他。杨瑾什么话也不需要说什么,只要坐在一旁把他的话听完,郑濂就会觉得心里轻松不少。

    可是杨瑾却从来没有半分的轻松,他这短短的前半生,杀过人,贩过毒,伤天害理的事都干了不少,以后的下场多半是好不了的。杨瑾自从跟着帮里以后就没盼着以后还能有什么好日子过,他只希望将来抓自己的那个人不要是郑濂。

    即使郑濂不记得他了,他也不希望自己有一天会狼狈地出现在他的面前。

    《暖风》中扮演杨瑾和郑濂小时候的两个小演员现在也被薛峰调|教的差不多了,这两个孩子本来就挺有灵气的,现在演起戏来更是像模像样的。

    今天下午叶明川和唐逸的戏份已经拍完了,但他们两个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留在了剧组,看着这两个孩子演绎着杨瑾和郑濂小时候的人生。

    小杨瑾坐在天桥上,两条腿悬空搭在下面,脸上微微带着笑,只是看起来他并不是很开心。

    他的身后跑过来一个小男孩,穿着灰色的破旧衣服,他在杨瑾的身后停了下来,小心翼翼开口问他面前的男孩,“小瑾,你怎么坐在这里呀?”

    “没什么,走累了。”杨瑾回过头,对着郑濂微笑,他看到郑濂的时候,眼睛里都仿佛是带着星光。

    “哦。”小郑濂跑到杨瑾的身边,也坐了下来,他把手里刚买的包子递给杨瑾,跟他说:“那我陪着小瑾。”

    两位小演员的表演非常到位,虽然偶尔也会ng的时候,但比众人想象中的已经好太多了,叶明川也非常满意了。

    最近这段时间微博上又流行起了付费提问,圈子里不少明星都开了付费提问的这个功能,定价有高有低,最高的几十万,最便宜的几块钱,叶明川觉得挺有趣,所以也跟着潮流一起玩了一把。

    叶明川不差钱,他的问题都不贵,定价九块九一个,所以向他提问的网友尤其的多,并且这帮网友们是什么样的问题都敢提出来。

    “老公你什么时候才能离开唐逸那个小妖精跟我回家啊?”

    “男神你一晚上几次啊?一次多长时间啊?”

    “男神你和唐逸一起的时候,谁上谁下啊?”

    “那个我就想问一下,润滑油什么牌子的最好?他们说开塞露就不错,是真的吗?”

    ……

    叶明川非常不愿意告诉这些网友,他和唐逸到目前为止,还依旧是纯洁的柏拉图恋爱关系,这委实是个令人心碎的故事。

    把这位问题挑挑拣拣的,最后也没剩下几个有营养的,他回答了一个关于《暖风》什么时候能上映的问题,又回答了一个关于他和唐逸是否能永远在一起,借机给网友们又洒了一波狗粮。

    而其他那些谁上谁下一夜几次的问题叶明川则通通都给无视了,那已经是他的伤心事了,这些人还要在他的伤口戳几刀,这到底是人性的丧失,还是道德的泯灭!

    叶安也同样在微博上开了付费提问,一个问题一万元,不算便宜,但比起其他的明星,这个价钱倒也不贵。

    ——“那个安安,你和叶明川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你对自己的未来有什么打算?”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她只回答了这两个问题,网友们看了她的回答之后,经过自己的脑补,竟又是一出大戏,不过叶唐cp粉和蜂糖cp粉还有小部分的唐叶cp粉却是对叶安粉丝的脑补进行了极度的嘲笑。

    搞笑呢!人家叶明川和唐逸恩恩爱爱的,什么时候跟你扯上过关系,你们家粉丝的戏也是够多的。

    说实话,叶安的回答都挺装逼的,但不少中二期的网友还就吃她这一套,叶安之前因为肖腾的那些事掉过一批粉丝,她也在娱乐圈里沉寂了一段时间,但后来《深宫几重》上映的时候,又为她重新揽回了一波粉丝,再加上现在肖腾比从前更大力地捧她,她现在在娱乐圈里的地位已经隐隐有超过之前的趋势。

    ————

    今天叶明川和唐逸要拍《暖风》中的结局部分了,虽然距离杀青可能还要有一段时间,但心里还是会有一种不舍的感觉。

    杨瑾坐在天桥上,像他小时候的那样,将两腿悬空,搭在那里,听见身后有脚步声传来,他也没回头,只是淡淡地问了一句,“你来啦?”

    郑濂在他身后问他,“嗯,你怎么会坐在这里?”

    “没什么,走累了就坐下来休息一会儿。”杨瑾的回答还是和小时候一样。

    郑濂没有再动,只是在他身后劝了他一句,“这里危险,你还是赶紧起来吧。”

    第106章 第一百零六桩情债

    “是吗?”杨瑾转头望了郑濂一眼, 见郑濂还是站在原地, 没有半点想要过来的意思。

    他又转过头,望着远方, 那些林立的高楼是这座城市里最冷漠也是最温暖的存在, 他们像是高大无比的巨人, 冷眼看着城市中的人忙忙碌碌, 生生死死,而在他坚硬冰冷的外壳下面, 是温暖又柔软的内脏。

    杨瑾收回了视线, 将脑海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清了出去, 他垂下头望着天桥的下面,那里有无数的汽车在飞快的行驶着,也不知道是看了多久,他忽然想着如果一个人从这里跳下去, 即使摔不死,也会被那么多急速行驶的车辆碾成肉饼。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间想起这个, 只是想到了便想到了,他也没有办法。

    杨瑾仰起头望着天空,现在已经是傍晚了,橘红色的霞光映满了西边的半个天空, 长时间看着一个地方让他的眼睛变得酸涩,他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下是一片很好看的阴影。

    他很早前就知道再也不会有人陪着他,他从送走郑濂的那一日便已经知道, 以后的路只能靠他自己走下去了,他从不曾后悔过,到现在也只是觉得有些遗憾罢了,没能看着郑濂,和他一起长大。

    晚风拂过杨瑾的脸庞,他好像是叹了一口气,声音轻轻的,被风吹去了远方。

    局长在电话里对郑濂说:“郑濂,我们查到疯子白的消息了”

    疯子白是一个外号,从三年前开始他就出现在了警察的视线当中,他多次参与贩|毒却从来没有被抓捕过,因为他在贩|毒的时候总是喜好穿着一件白色上衣,戴着白帽子,和警察打起仗来常常都是一副不要命的模样,所以警局给他取了个外号叫疯子白。

    “现在你身边有其他人吗?”局长在电话里小声地问郑濂。

    “局长您等一下啊。”即使知道杨瑾听不到也看不到,郑濂还是对着杨瑾的背影露出了一个抱歉的笑容,一个人先下了天桥,找了一个没有人的,相对安静一些的角落里,这才对着电话那端的局长说道,“局长您接着说吧。”

    “你刚才和谁在一起?”局长问。

    “一个朋友。”

    “那个叫杨瑾的?”局长又问。

    虽然不知道局长是怎么知道杨瑾的名字的,但郑濂也没有多问,只是接着局长的话嗯了一声。

    杨瑾听着郑濂的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远,直到他的耳朵里只剩下了各种汽车的鸣笛声,他脸上的笑容又扩大了几分。

    他刚才隐约在两人的电话里听到了疯子白的名字,然后郑濂就躲开他跑去了下面。事实就是这样,就算郑濂有事没事的喜欢往他身边跑,他也已经不是从前那个总是黏在自己身边的小傻子了。

    现在警局估计是已经查到了疯子白的身份了,杨瑾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应该赶紧离开这里,从此以后再也不要和郑濂见面了,可是他已经太累了,他不想要在过这种生活了。

    从前他不知道支持着自己在泥沼中挣扎的是什么,直到他又一次见到了郑濂,支撑他一直走下去的那根骨头好像一下子被抽走了,他走不下去了,太疼了,他只想倒在路旁的花丛里,好好睡上一觉,即使那里面还有许多尖锐的刺。

    杨瑾脸上的表情明明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