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玄幻 > 我的皇妃是只喵[星际]

章节目录 第47章

    己的定位一向很清晰,平时任性归任性,但在关键时刻,他是那个最不想要拖奥唯后腿,也最不能容忍自己拖奥唯后腿的人。他知道现在是奥唯的关键时期,知道奥唯对这场仗有多么的重视。虽然奥唯没有告诉他这场战争爆发的内情,他也没有刻意去问。但他从奥唯特地将他带到前线,又百般放心不下地一遍遍嘱咐他要时刻戴着戒指的行为来看,池天猜测这里面的内情多半跟自己有关。所以,他更加不想要成为干扰奥唯,让他分心的那个因素。这也是他刚刚主动向奥唯提出建议的原因,那可是他耗费了好多脑细胞才想到的办法。

    奥唯不知道他媳妇心中这些为他着想的感人心思,他只是单纯地对于池天今天反常的行为感到意外。他拉着池天的手,一把将他拽离床沿,拉到了自己的怀中,手指刮着他的鼻子,问:“今天怎么这么乖啊?”

    奥唯觉得池天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他心里应该还是想要跟他一起去外面,不愿意一个人闷在这里的。但他既然说了看他,由他决定,那么他便打算好好地利用一下这次机会。

    就在奥唯想要开口趁火打劫地向池天提出“你亲我一下,我就同意带你出去”之时,突然听到基地内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

    一阵长长的警报声过后,基地发出了“敌军出动”的广播。

    奥唯登时放开池天,径自走到了门口,按下了墙上的电子锁。自动门刚刚开到一半之时,奥唯便心急地踏出了一只脚。但当他另一只脚刚要抬起之时,那一瞬间他突然停顿了一下。

    随后,电光火石之间,在池天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奥唯已经转身快步走到他的面前,不由分说地拉起他的手,带他走到了门外。

    池天感受到手被身前人紧攥的力度,没有多说什么。二人一路无言,快步走到了会议室。

    推开会议室的门,奥唯看到莫多、路能、蓝再中士已经聚集在那里。三人看到他出现,都焦急地叫了声:“殿下!”

    奥唯眉头不自觉地皱起:“什么情况?”

    莫多迅速整理情况汇报说:“一分钟前,我们的远程摄像头侦测到敌方阵营有出动机甲。”

    奥唯顺势问道:“他们出动了多少?”

    莫多:“五架机甲。”

    “……”奥唯震惊地抬起头,望着莫多,难以置信地发问道,“只出动五架?”

    莫多冲他慎重地点了点头,然后又补充一句:“而且领头的机甲还是联盟大皇子的专属机甲。”

    “他们到底在搞什么?”

    奥唯心中充满疑问,说出这话的瞬间,突然想起了刚才池天的提议,随即命令道:“把远程追踪镜头放大,对准洛森的机甲。”

    “是。”蓝再中士执行奥唯命令放大追踪镜头的同时,忍不住有些担忧地向奥唯询问道,“殿下,我们不派机甲出动吗?”

    “不急。”奥唯双手环在胸前,注视着被追踪镜头拍下的画面道,“这五架机甲翻不起什么大浪,比起盲目迎战,我们先搞清楚他的目的比较重要。”

    而后,奥唯在追踪画面中,发现洛森的机甲在到达某个地方后,停了下来。奥唯命蓝再中士调出了17区域外的地图,奥唯敏锐地注意到洛森将机甲停在了两军营地的中心位置。

    下一秒,透过远程摄像头,奥唯在追踪画面上看到了洛森专属机甲的额头上亮起了一闪一闪的黄灯。那是请求通讯的信号灯。

    在科技相当发达的大星际时代,两方交战之时,一方有所动静,必定会令对方有所察觉。但在战时,交战双方不仅会在己方通讯上做层层复杂的加密处理,还会在通讯上做出对敌方造成干扰的系统。这是为了防止敌方能够黑进己方的通讯系统,通过利用、扰乱等一系列行为,对战势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

    所以在交战之时,敌对双方想要进行通讯是十分困难的。这也是对方不得不采用这种最原始低效而又危险的方法的原因。

    不过正是如此,奥唯才能看出了对方想要跟他交谈的迫切愿望。他在心中暗叹一声,果然被他猜中了。洛森带着仅仅几架机甲前来,意在和谈,这也与他的想法不谋而合。

    此刻,望着显影屏上联盟皇子驾驶机甲闪着通讯要求的几人,全部怔在原地。路能诧异地问莫多:“他们这是想要做什么?跟我们通讯?”

    奥唯没有耽误时间,当即召唤了一声:“龙衅!”

    莫多没顾得上回答路能的问题,谨慎地转向奥唯问:“殿下,您要做什么,真的要出去接受他的通讯请求吗?”

    他们心中都清楚,这个距离,远程交谈是无法进行的。这也是联盟大皇子洛森要来到双方中心点,发出通讯请求的原因。在双方信号被层层加密过后,他们若想恢复通讯,只能靠近在一公里的范围内,让两架机甲的波段重合,做同步共频调整。

    奥唯知道莫多在担心什么,他淡定地分析说:“对方冒着生命危险,在这个时候只带了很少的人,主动请求通讯。我身为帝国皇子,这次的领兵负责人,没有躲在这里的道理。”

    莫多看出了奥唯有心要去,知道自己拦不住,但还是忍不住焦急地提醒道:“正是因为这个行为太不寻常,所以殿下才更要小心,其中可能有诈。”

    莫多说的也有道理,但奥唯心中隐隐觉得,这次的通讯和谈将会成为改变战局的关键。他不能因为过于爱惜自己的生命,而眼睁睁地放过这个机会。

    奥唯斟酌了一下,道:“这样吧,让龙衅先以自动模式前去,我留在基地。我们也派同等数量的四架机甲,前去接触。”

    路能自告奋勇地说:“由我去吧。”

    “好,你挑三个精英随你同去。”说完这话,奥唯便对龙衅下令道,“把通讯频道共享到我的终端上。”

    一分钟后,五架机甲火速离开了基地,龙衅将驾驶视角切换到17区基地的显影屏上。

    行驶了大约15分钟,在距离联盟大皇子的机甲快到一公里之时,奥唯用终端向龙衅下令:“调整波频,与对面机甲进行同步。”

    就在他话音落地之时,一道黄光忽然晃过屏幕,不知从哪发射过来的一束粒子炮,扫过了龙衅的主视野区。

    第68章

    在粒子炮一晃而过的黄光里, 奥唯和莫多站在17区基地的显影屏前, 紧张地不约而同地喊了声:“路能!”

    隔了大概两秒钟, 沙沙作响的基地联络频道里,传来了路能的声音:“殿下,莫多, 我没事, 这束粒子炮袭击的对象不是我。”

    奥唯冷静下来, 仔细想了一下刚才那道黄光是在龙衅的主视野看到的,那么这束粒子炮的袭击对象应该是龙衅前方的某架机甲, 也就是……

    龙衅的主视野被一团粒子炮发射后带来的□□所笼罩, 他完全看不清当前的情况。想到这里,奥唯登时回过神来唤了“龙衅”一声。

    不等奥唯将下面的话问出口,智能机甲龙衅便自作多情地抢先回答道:“主人,我也没事。”

    “……谁问你有事没事了?”奥唯有点无语,然后对龙衅下令道, “向刚才发动攻击的地方发出探测, 找到那个远程狙击手。”

    伴着奥唯的话音落下,龙衅主视野前的烟雾逐渐散开。奥唯在终端链接着基地的显影屏上,看到了此刻龙衅身前的景象,心底蓦地一沉。他看到带有联盟前方带有皇家标识的机甲腹部整个拗了下去, 再稍微往上一点点,这架机甲的驾驶员就会没命。

    从机甲上的标识来看,这架机甲的主人明显就是联盟的大皇子洛森。但那个躲在远方伏击他的对象,就在他的专属机甲龙衅刚刚赶到的时候, 便向洛森发起了攻击。

    这种情况,要说巧合未免也太牵强了。这个挑拨离间的作战手法,十分眼熟。挑起这场无谓战事的联盟二皇子,刚刚才在帝国的土地上,使用这种卑劣的手法,扔了一口大锅给帝国。

    在他们可能和谈的关键时刻,竟然给他搞了这么一出,只怕事态会朝着更加难以想象的糟糕方向发展。想到这里,奥唯的后脊不禁渗出了一层冷汗,之前设想好的策略恐怕都要毁于一旦。

    莫多的脸色跟奥唯一样难看,他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显影屏。半晌发出了一句感慨:“幸好殿下没有亲自驾驶龙衅过去。”

    此刻,留在现场的路能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提醒几位跟他一起随行的下属:“都绷着点神经,警惕对方的动静,保持备战状态。但不要冲动,只要敌人不动,我们就不能做率先发动攻击的一方。”

    路能的脑袋虽然不似莫多那般机灵,但在帝**部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尤其他跟随奥唯多年,对他这位老大在作战策略方面的心思洞悉透彻。他从申请带队去接触联盟的时候,便揣摩出了奥唯的意思。他知道奥唯是想利用这个机会跟联盟和谈,所以他绝不能在这个重要关头轻举妄动,破坏了唯一的这一点有可能不刀兵相戈的希望。

    电光火石间,三人在脑中各自思忖了一番,大致理清了当前的状况,并对下面的局势发展做出了判断。

    在他们准备静观其变的时候,终于看到了对面联盟机甲的动作。当他们看到联盟的一架架机甲陆续飞离原地,以为联盟要冲上去不分青红皂白地向他们发动攻击时,却意外地只是看到他们在面前一闪而过,直奔向刚刚发动攻击的埋伏方向。

    路能感到松口气的同时,连忙通过联络频道向奥唯请求下一步指示:“殿下,他们走了。从离开方向来看,他们应该是去追那架袭击联盟皇子的机甲。我们要不要追上去?”

    “不,”奥唯不假思索地说,然后告诉路能,“你们也立即离开,现在就撤回来吧!”

    “可是殿下……”路能犹豫地说,“我们现在这样一声不响地离开,我担心他们会误会刚刚偷袭联盟皇子的人是我们派去的。”

    虽说看联盟刚才的反应,还算理智,并没有迁怒于他们。但因为此次接触意义重大,所以路能行动起来慎之又慎,他想把所有可能引起变异的因素全都隔绝在外。

    听了路能的话,奥唯便立刻洞悉了他心中的担忧,当即开口打破了他的顾虑说:“不会的,如果真的误会是我们干的,他们现在不会掉头去追远处伏击的人,而是会在第一时间攻击近处的你们。况且要是真的误会,也不是我们现在靠嘴就能说清楚的。快回来吧!”

    伏击的人来路不明,又在暗处,奥唯担心还会有藏在别处的疯子向路能他们发动攻击。经过刚才那一束粒子炮的偷袭,他们今天跟联盟的接触是完全告吹了。现在比起和谈,还是路能和他下属的安全更加重要。

    奥唯总觉得这里面藏着什么事,但至于到底藏着什么,他现在还看不清楚。不过通过这次的事,他是彻底感受到了,联盟大皇子对他们并无攻击之心。只要有这一点共情在,那么他往后的预备策略大概就可以顺利地开展了。

    二十分钟后,路能带着三个下属以及龙衅的空机返回基地的时候,奥唯接到了白奇的视讯请求。

    这一次,白奇给奥唯带来了突破性的消息。他在视讯中向奥唯一一汇报了他留守在帝国,负责的两项事务的调查结果:“经过信息部一天的努力,终于找到了那天在机甲训练场和精神力测试中心的监控摄像。果然如你预料的那样,确实有人在外鬼鬼祟祟地偷窥。还在我们进去精神力测试中心的时候,偷偷将门半掩着,窃听我们在里面说话的声音。”

    “这就对了。”奥唯轻笑一声道,如果当时没有人在外面偷窥,那这个事情可就圆不上了。

    而后,他望向视讯那端的白奇,顺势问道:“那个偷窥的人呢,找到了吗?”

    白奇毫不犹豫地回答说:“当然了,我已经将他控制住了。”

    随后,他又再次神色得意地向奥唯汇报说:“另外,我在那个刺伤联盟二皇子的帝国士兵的终端上,发现了一个诡异的跟踪器。不知道是谁安在上面的,估计本意是想掌握他的行踪,但却意外地给了我们一个可以突破的线索。我调出了隐藏在他终端之下的追踪器,换了十几种复制重现的路线的方法。最后,终于让我复刻出了他近一个月的行踪。按照他只有下士的阶衔来说,其中有几个去处是非常可疑的。最终……”

    不等奥唯开口,站在一旁等待突破性信息的莫多都听不下去了,他不耐烦地打断白奇道:“行行,停!你这会儿都说几个‘最后’、‘最终’了,快直接说结论!”

    白奇难得看到莫多也有着急跳脚的时候,本想揶揄他两句,但他余光瞥见奥唯也是满脸的凝重神色,于是便不再绕弯子,直接说出了结论:“这个刺杀联盟二皇子的下士,曾在刺杀事件发生的前一天,去过兰爵的儿子兰斯在首都星开设的一处高级会所。”

    大家都听出来了白奇这段话中的言外之意,莫多在提出质疑的同时顺势往下追问道:“你只是查到他去了兰斯的会所,并不能断定他在里面接触了兰斯,更加无法判定他是接到了兰斯的授意才去刺杀联盟二皇子的。”

    白奇难得地听了莫多的这一连串质问,还面不改色,不仅对答如流,他还掌握了用反问掌握主动的技能:“如果只是这一点,我当然不会把锅扣在兰斯身上。不然别人还以为我白小爷多小气呢?在格斗场上把人打趴还不完,还要夹带私怨搞栽赃陷害!”

    望着白奇一脸不屑一顾又信誓旦旦的表情,奥唯觉得十分难得,配合地往下追问道:“白神探,你还发现了什么?”

    “嘻嘻嘻。”白奇被这个“神探”的称呼叫得心花怒放,这会儿他完全丢开神探的矜持,抛开抽丝剥茧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