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玄幻 > 我的皇妃是只喵[星际]

章节目录 第44章

    得多。

    今天下午在格斗室外,奥唯感觉到池天是真的生气了。自那时起,他便突然明白过来,这样下去一味地限制他的行动是行不通的。即便他是半哄半骗,并没有采取强制的手段,可最终结果是一样的,已经引起了池天的反感。时间久了,只怕他会产生更强的逆反心理。今天的池天,便在他的多加阻拦之下,被逼得爆发了。

    但若是让池天自由行动,不管是在王宫里还是在军部,他都不放心。池天曾跟他讲过自己在妹妹婚礼上,被逼得被迫变成猫身的事给奥唯听。奥唯和他的意见相同,认为帝国里有联盟二皇子的内应。而深埋在帝国的内应到底有多少,到底是什么人,他们却不得而知。

    奥唯虽然急切地想要查到他们,以避免池天日后再遇到同样的危险,但此事毕竟事关他的身份秘密,奥唯也不好大张旗鼓地去查,只得暗地里进行。但进展却是十分地缓慢,至今也未能查出他们的内应。

    所以,奥唯不得不把池天带在身边,让他呆在自己时时刻刻可以顾得上的地方。不想限制得太过,倒是引起了老婆的反感。他想要适当地放手,让池天能够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尽可能自由地活动。奥唯想来想去,也唯有把池天交给路能他们了。即便是在他负责的帝**部里,奥唯能够相信的也只有白奇、莫多、路能三人了。

    如今看到池天这么高兴,奥唯不禁觉得自己做了个无比正确的选择。第二天一早,奥唯感觉池天跟着他去军部时的步伐都轻快了不少。

    老婆的开心指数直接影响着他今日的心情指标,奥唯为此也受益颇多。临近下班时,在等着池天从训练场回来的时候,他正坐在办公桌前思考着,趁着老婆心情好,晚上要不要尝试点新鲜的姿势。

    同一时间,训练场里,池天刚刚结束了今天给路能做专属陪练的工作。

    经过下午几个小时的实战对练,路能对这位逆天的王子妃有了新的认识。他眼睁睁看着池天连续链接机甲的精神网三个小时,最终还能生龙活虎地从机甲上跳下来。这精神力深不可测啊……但对此路能也不无担忧。

    训练结束后,路能忍不住对池天说:“你不用这么拼,一直使用精神力跟我对抗。如果因为这样把你累坏了,殿下该心疼你了,也会怪罪我的。”

    池天笑着摇了摇头:“如果不用这种方法的话,那我就无法打赢你,也就起不到陪练的作用了。如果你因此输给了联盟,奥唯会怪罪我的。”

    路能一时哑口无言,他蓦地觉得这两口子的感情真是太……感人了,各种意义上的感人。

    一个月后,终于到了军事演习,与联盟举行友谊对抗赛的日子。奥唯在首都外交专用停机坪上接待了来自联盟的代表——二皇子洛尼。

    洛尼走下飞艇,一见到奥唯,便面带微笑地向他走来。站定在他面前,自来熟地向奥唯伸出了右手,意味深长地打招呼道:“殿下,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又见面了。”

    作者有话要说:  我嗅到了要搞事情的味道(⊙o⊙)

    第63章

    洛尼向奥唯伸出右手, 意味深长地打着招呼道:“殿下, 没想到这么快, 我们又见面了。”

    “是啊。”

    奥唯语气寡淡地随便应了一句,在联盟和帝国两方护卫兵的注视下,他也伸出了右手, 礼节性地回握了洛尼。但他抬头对上洛尼似笑非笑的眼神, 回味着他刚刚的话, 私心里是再也不想见到这张脸的。

    紧接着,洛尼说出的话更是让他反感到了极点。洛尼探着身子, 略过奥唯动作夸张地朝着他的身后左右扫视了几眼, 然后用十分自来熟的语气问:“你那寸步不离一直带在身边的夫人呢,今天怎么不见他?”

    奥唯听他突然提起池天的名字,脊背僵了一下,脸色霎时沉了下来。他抽回跟洛尼握着的手,没好气地提示他道:“这好像不关贵国代表的事, 我没必要向你解释说明, 也希望你能认清自己的身份,别再关心些自己不该关心的事。”

    奥唯说出这番话之时,脑袋里一直在飞速运转着,思索洛尼话中的隐藏信息。他会知道自己一直把池天带在身边, 一直是有人把他们日常的行程泄露给了他。而这个泄露给他信息的人,一定就在自己的身边,不是在王宫中,就是在军部里。洛尼跟他说这些绝不是为了逞一时的口舌之快, 一定另有深意。

    奥唯望着洛尼的眼神充满了探究和警惕,自见到他的那刻起,他阴沉的脸色便没有放松下来过。而洛尼这边,从见到奥唯开始,便一直在有意无意地用言语激怒他。此刻,他正用挑衅的眼神回望向奥唯。

    在场的联盟和帝国两方的护卫,感受到二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纷纷将手暗自摸到身侧的配枪处。这里仿佛不是接机迎宾区,而是明天的对抗比拼现场。护卫们都蓄势待发,只等着主君一声令下。

    尽管奥唯在听到洛尼提到池天的瞬间,便很想就地打爆他的头,可他作为帝**部的最高指挥,明天军事演习和友谊对抗赛的负责人,不能在这个时候做出对联盟代表失礼的举动。

    他转头冲向身后的莫多,交代他安排接待一事,同时他也是在说给对面的洛尼听:“联盟的二殿下和选手代表长途跋涉来到帝国,我们不能怠慢。稍后我还有事,你先带人去休息,安排侍从妥帖照顾。”

    说完这话,奥唯转身就要离开,他真是一刻都不想跟这个心机深重的皇子呼吸同一片空气。然而,不等莫多答话,便被洛尼抢先打断道:“不急,请殿下留步。”

    奥唯在心里“啧”了一声,蹙着眉头转回了身。

    洛尼神色放松,表情不咸不淡:“我有事要跟大殿下商量。”

    奥唯看着他那一脸笃定的表情,不知道心中还憋着什么坏。他本能地想要远离,于是故作轻描淡写地推辞道:“二殿下如果有什么事,不如等明日再找我商量。我想你今天长途跋涉一定累了,明日军事演习和友谊赛结束后,晚上帝国会专门设宴款待殿下与贵国选手,到时再进行商量也不迟。”

    奥唯本以为他拒绝之意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了,没想到却遭到洛尼的当面否决。他看向奥唯,干脆道:“不,殿下,等到明天就迟了。”

    说到这里,他故意停顿了一下。跟奥唯对视了几秒,他挑着眉头,用饶有兴致的表情看着奥唯说:“有些事情,殿下也不希望在人流纷杂的宴会上,被当众提起吧。譬如说您的夫……”

    “莫多!”

    不等洛尼将最后一个字说出口,奥唯便开口用更大的声音盖了过去:“带二殿下去接待区的会客室,其余人交由你的属下安排。”

    这一次,奥唯没再多做停留。交代完莫多,他抬起腿大步流星地走向了接待区大楼。

    五分钟后,奥唯在帝国的外宾接待会客室里,再一次见到了洛尼。当簇拥在二人身边的护卫全部散去,会客室里只剩下他们二人。洛尼开门见山地说:“我是来跟殿下做交易的。”

    奥唯直觉他下面所说的话,多半是自己不会接受,也不想听的。于是,他先发制人地拒绝道:“我们之间可做的交易早在三个月前,我窥视到你处心积虑的密谋之时,已经做完了。现在我想我们已经没有再深入交易,往下继续的必要了。”

    “不,恰恰相反。”洛尼手指把玩着左手尾指的戒指,忽地抬头冲着奥唯微笑了一下,用异常笃定的声音道,“正因为我们有了上次的愉快交易经历,我才有信心我们这次也会合作得很愉快。”

    在奥唯思考他还会耍出什么花样之时,洛尼直接向他揭开了谜底:“我想向你借下你身边的那只小猫。”

    奥唯斩钉截铁道:“不可能!”

    洛尼继续摆出一副谈判的姿态:“我会保证他的安全,也会替你藏好他的身份。我只是向你借他一阵子,等我达到我的目的,我就会把他毫发无损地还给你。”

    尽管奥唯极力想要在他面前不表露出激动之态,但他还是忍无可忍地冲他咆哮道:“不可能,你想都别想!”

    洛尼没有急,而是继续用循循善诱的语气,冷静地试探奥唯道:“如果要你用帝国的和平来换呢?”

    “你什么意思?”奥唯知道这是谈判的惯用伎俩,他不会这么轻易地跟着对方的节奏走,“你唬谁呢!”

    洛尼抬头似笑非笑地望着他:“你不听我说完吗?”

    奥唯冷笑着反唇相讥:“你再在这里胡说八道,我就将自己珍藏的关于你的两段视频直接发给你的父王,看你还有没有心思跟我在这说这些痴人说梦的话。”

    洛尼轻哼一声,信誓旦旦地说:“你以为我这几个月会傻得什么都不做,就敢站在你面前跟你要人吗?”

    “……”奥唯的望向他的眸光暗了下去。

    洛尼:“父王已经知道知道了他的存在,当然更加深入的部分,我并没有让他知道,只是有限地把安全有效的部分透露给他知道了一些。”

    正当奥唯想要往下追问的时候,突然听到洛尼反问他:“最近你的精神阀值提升了不少吧?果然守着这么一个宝贝就是得天独厚,羡慕羡慕。”

    奥唯心中一惊,他连他精神力提升的事情都知道。这样看来,至少军部里就存有他的内应。

    不等他往下深想,便听到洛尼用一种夸张的遗憾语气说:“可惜可惜,我本来还想着兵不血刃地向你借下那怪物,来帮父王解决一下晚年身体垂暮之苦。想着哄得了他的欢心,得到继承人之位,便将他还给你……”

    洛尼边说边打量着奥唯的表情,当他看到一直隐忍着的奥唯眉头立起,面部肌肉紧绷,已有爆发之势,便适时地改变话术,哈哈大笑了几声,缓和道:“我开玩笑的,大殿下,别那么严肃嘛。帝**部谁不知道你是妻奴,我怎么敢当着你的面,打你夫人的主意呢?”

    他的话颠三倒四,奥唯已经不愿意去区分真假。他不愿意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冷冷道:“我要是你,现在就没心思开这种无聊的玩笑。你有这时间和余力,不如好好想想明天要怎么排兵布阵,才不至于让联盟输得太惨。”

    离开会客室,奥唯用拨通莫多的通讯,在视讯里交代了他几句后,没有再回军部,而是直接回了王宫。今天一早,奥唯直接从王宫出发,来到迎宾区这里。

    所以,池天被他单独留在了王宫。这会儿,听完洛尼这番似玩笑非玩笑的疯话,奥唯心中对池天的挂念愈发重了,他只想马上见到池天。

    当奥唯回到王宫时,看到池天正在他寝宫的花园里给小鸟喂食。那一刻,午后的柔和的阳光洒在池天的周身,落在他掌心一撮金色的小米上,一闪一闪的。

    然而,它们的闪亮都比不过池天转头看到奥唯时,眼中闪烁着的光。

    “怎么这么早就回来啦?”池天眼中闪着皎洁的光,关切地询问奥唯,“迎宾还顺利吗?”

    奥唯被他眼中的光,嘴角浮起的笑,猛地晃到了一下。此刻的他,无比珍惜这样家常的对话。他抬起手臂,在池天浸在阳光下的柔软发丝间揉了两把。但却全然忘了池天刚刚向他发问的两个问题,只是一味地低着头,眼错不眨地望着他。

    晚餐的时候,奥唯吃到半路,毫无征兆地开口问了池天一句:“明天的演习,你想去现场观看吗?”

    然而,他的话音刚落,还不等池天思考出答案开口回答。奥唯便好似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自顾自地答说:“还是不要去了吧,在家看电视直播也是一样的。”

    池天抬起眼皮扫了一眼坐在对面的奥唯,半晌,他意外地顺从答说:“好,听你的。”

    从今天下午,他见到奥唯回家的那一刻起,便发现了他有些不对劲。他猜测致使奥唯情绪产生波动的原因,大概是与那个突然到访的联盟二皇子有关。

    这天晚上,奥唯少见地没有磨着池天跟他欢爱。他只是在入睡的全过程中,把池天紧搂在怀里,温情地相拥而眠。池天在奥唯温暖的臂弯中,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他们是被连番轰炸的通讯提示音吵醒的。奥唯接起莫多发来的视讯,立刻一秒清醒,从床上弹坐起来,“什么?”

    莫多在通讯那端紧急汇报道:“今早迎宾就餐区,联盟二皇子遇刺,受伤情况不明,现在已经紧急撤离了首都星……”

    第64章

    奥唯顿时睡意全无, 表情凝重询问视讯那端的莫多:“怎么回事?”

    “现在白奇和路能在调现场的监控摄像, 更详细的情况要等他们看过录像之后才会了解。”莫多皱紧眉头疑惑道, “但是看守迎宾区的士兵都是我们精挑细选后安排过去的,他们个个都是素质极高的专业人士,不该发生这种状况的。”

    确实不该发生, 奥唯也难以置信。他刚才从莫多嘴里听到后的第一反应便是不可能, 但是此刻, 他脑中浮现出昨天与洛尼谈判时,他脸上那副势在必行的表情。他的心底闪过了一个异常可怕的猜想, 背脊蓦地渗出了一层冷汗。

    奥唯收回心底泛起的可怕思绪, 想着先掌握现在的情况要紧。于是,他向莫多发问道:“现在是什么状况?”

    莫多一一道来:“事件发生在大家脑袋还没转换过来的清晨,守卫的士兵也只有昨晚轮值的那两个。事件发生后,他们第一时间联络了我。我命他们调度迎宾区的备用医疗机器人过去为联盟二皇子做简单的伤势处理,稳定下来伤情之后, 再将二皇子转到帝国皇家医院深入治疗。但我的下属刚刚开口跟他们传达这方面的意图, 便被二皇子的属下毫不客气地拒绝了。他们在没弄清楚事实的情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