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辣激情 > 苏米亚战歌

章节目录 苏米亚战歌(第五章)(05)

    第五章「西欧决战」#5

    克莉丝汀娜,俄帝玛丽安娜四世及英王伊莉莎白十四世的爱情结晶,一位曾

    集万千宠爱於一身的天之骄女,让身为大皇女的菲亚年仅十一便被全盘否定的

    「俄罗斯的安娜」法令偏宠者。但是,此人却在十岁生日的那夜遭到皇族御用的

    安赫玛托娃家所背叛,命丧伊利芙娜护卫长之手。

    这女孩曾经是菲亚憎恨不已的对象。

    自幼接受王道教育、战战兢兢地走在充满荆棘的皇族大道上,这一切全是为

    了当帝母大人离开帝位之际,能够化身人柱、维持国家运作,成为祖国之母。然

    而这个目标、这些努力仅仅因为一项法令失去意义──获颁安娜之名并被列为皇

    位继承者的,却是个虽然聪明、但才华与努力都不及她的皇妹克莉丝汀娜。

    然而,菲亚的憎恨尚未成熟,克莉丝汀娜却戏剧性地凋零了。

    她顿时成了失去复仇目标的空皮囊,呆滞在贵族们的恶意所造就的悲剧前。

    和贵族们那牵扯到庞大利益──多年后她才知晓为何这起暗杀能带来此等利

    益──的行为相比,自己的恶意实在太小家子气、太微不足道了。

    和自己年龄相近、想法亦相去不远的小家子气皇妹,也因为葬身於这股巨大

    的恶意,使菲亚对她的恨意转变成怜惜。

    「即使克莉丝汀娜即位想必也驾驭不了这样的祖国」──感叹油然而生的同

    时,亦带来全新的计划与方向──「必须打造一个不受贵族左右的皇权」。

    那么问题来了,该如何在吸收贵族资源的同时,让对方心甘情愿地屈服於脚

    下呢

    答案是「成为她们的人」。

    「两国都不看好的同盟果然无法结成,我方和大英的情况将会急转直下吧。」

    札里斯卡娅家,年方二十五的叶莲娜女爵。

    「新的安娜不晓得会被藏匿多久,此刻正是扩张势力的良机。」

    费拉托娃家,年方二十四的艾丽欧娜女爵。

    「已取得莱蒙托娃家与别林斯卡娅家的信赖,相比苏米亚和艾妮雅两位殿

    下,选择我们是理所当然的结果。」

    乌拉诺娃家,年方二十的莎夏女爵。

    「祖国唯有强者能领导。亚历珊卓二世曾经将祖国带上颠峰,下一位能者必

    然只有我们的菲亚一世啊」

    莫洛托娃家,年方二十二的玛丽娜女爵。

    「──您无需质疑,亦无需担忧。只需按照您现在的步调走在王道上,契机

    必将来临。届时将由我塔吉雅娜,率领众人助您登极称帝」

    哪怕只是十来岁的小姑娘,一旦在有志者面前显现出王者的资质,便已成为

    众人之。此后不久,更是在中央一带形成备受众家青睐的「第一皇女派」。

    即便帝母大人选出新的皇位继承者,菲亚亦不曾忘记那位挑起自己的激情、

    使她体认到现实的恶意并决定与之对抗的女孩。

    克莉丝汀娜伊莉莎白耶芙娜罗曼诺娃──此人正是她那隐藏於王道之下

    的激情泉源。

    无数个依循既定之路而行却辗转反侧的夜晚,菲亚梦见的不是正逐渐成形

    的王者梦想,而是始於心头的情感。克莉丝汀娜十岁的身影美丽地烙印在她脑海

    中,伴随年纪增长而不断修正的幻想则是在内心茁壮。

    无法用「初恋」一言以蔽之、却又令自己魂牵梦萦的克莉丝汀娜,就这样伴

    随着十一岁的菲亚来到四十一岁。

    而今,站在第一皇女骑士团华沙临时总部的大厅内,菲亚竟然看见了她心

    中正值二十后半的克莉丝汀娜的幻影。

    斯人已逝。

    不可能是她。

    尽管深明这些道理菲亚仍然瞪直了双眼,呻吟般对眼前的美妙幻影发

    出沉寂多年的信号。

    「克莉丝汀娜」

    「菲亚皇姊,贵安。」

    这次幻影不再眨眼消散,甚至对她的话语做出应。

    「这怎么可能」

    菲亚眼中的惊愕传染给有过同样记忆的塔吉雅娜,却没有在名唤克莉丝汀

    娜的女子眼中激起一丝涟漪。这也是当然的,国葬的角有着和参与葬礼的皇族

    及贵族相同记忆的话,那也未免太离奇。

    不过话说来,现在这情况也奇怪到非人智足以解释就是了。

    离奇的源头──克莉丝汀娜丝毫不担心该怎么让对梦魇不甚瞭解的两人弄清

    楚现况,事实上就算是梦魇使用者大概也搞不懂她之所以存在於此的原理。所以

    她做了个动作──不可视的、近似於弹手指或者撇嘴的概念──使菲亚与塔吉

    雅娜一瞬间「接受」了现况,并将特定资讯植入其记忆中。

    硬性修补。

    一种简称为「红」的系统管理员专司领域下的系统工具程序,「白」则可以

    执行该程序的过往本。

    直接操作记忆情报优先度的手段。

    「我的名字是,白翡翠。人格特质、核心记忆与克莉丝汀娜伊莉莎白耶芙娜

    一致,基於方便,你们可以视我为克莉丝汀娜。」

    既是克莉丝汀娜、亦非克莉丝汀娜,姑且视为克莉丝汀娜的存在体,一个眨

    眼便将菲亚和塔吉雅娜从忙碌嘈杂的总部带进静谧无声的总部。窗户外头的昏

    灰天际登时化为死寂的暗紫色。

    「这里是模拟空间,受邀进入的只有你们两人和我。在这里,不必担心情报

    以任何形式泄露出去。」

    尽管已透过「某手段」理解此人现身於眼前之原理,没能摆脱情感因素的

    菲亚依旧无法融入白翡翠的谈话节奏,此刻她仍沉浸在「克莉丝汀娜竟然还活着」

    这股微妙的惊喜感之中。

    但是,白翡翠并没有因此停下动作,各项情报接二连三在菲亚与塔吉雅娜

    脑中紮根,而且熟悉到彷彿才刚亲身经历过似的。

    白翡翠双手插进大衣口袋内,对神情严肃起来的两人悠然说道:

    「玛丽安娜费奥多拉妮契娜,如今正与代称为斑彩石的程序处於作状

    态。该系列乃是仿我等系统管理员而制造的精密程序,机能层面而言已十分接近

    我等。作目的,不消说正是为了迅速击败敌国。」

    立於菲亚身边的塔吉雅娜敏锐地问道:

    「我想系统管理员应该不具政治立场」

    白翡翠皮笑肉不笑地颔首。

    「我等存在之意,是为了维持这个世界的自然运作。」

    「所以,是因为玛丽安娜四世借用人类不该接触的力量,导致你现在出现在

    人类面前──这样没错吧」

    这则是颔首后轻轻摇了摇头。

    「玛丽安娜费奥多拉妮契娜,的确逾越了不该触及的界限。致使我找上你们

    的,则是斑彩石一众的目的。我恐怕她们的目的和我等职责背道而驰。」

    「维护世界和平、破坏世界和平,简直是老套的青少女故事情节。」

    「哈哈。现实生活不就是这样一个老套的故事吗」

    确实如此。

    小时候天真地以为世上只有善恶之分,长大了才体认到原来二分法不适用於

    真实会;然而随着见识增多,却又忽然可以用善与恶来划分每一道複杂的路,

    实在地依从某项标准的相对位置玩起是非题。

    这个世界──确切来说是人类会──就是这么一个由简入繁、再化繁为简

    的套娃游戏。

    「那么,你是希望当玛丽安娜四世进入皇女领之时,我们能配你予以逮捕」

    「不是这样的。我只需要你们隐密的中继点,以便我的姊妹出入。并且,

    当我们因故将冲突带往模拟空间以外──意即你们所在之现实,能够立刻派人处

    理。」

    塔吉雅娜点了点头。

    「中继点与快速反应部队。确切规格是」

    「你们会知道的。比起那件事,菲亚皇姊」

    从白翡翠自我介绍以来就在两人身边保持沉默的菲亚闻言,散沙般的意识

    迅速集中投射到白翡翠的面容。望看那张和想像中如出一辙的美丽脸庞,本该应

    个声的她喉咙又哽住了。白翡翠对此不以为意,确认对方难以口头应便迳自说

    下去:

    「我希望能化解您心中的疑虑,然则非为硬性修补。不知您是否愿意和我独

    处片刻」

    无需人指示,多少推测得出大概的塔吉雅娜识趣地离开此处。话虽如此,

    当她离开大厅、踏足静悄悄的长廊,窗外那股死气沉沉的天色犹似嘲笑般告诉她

    其实也没地方好去了。

    塔吉雅娜只好伫足於无意义的空间中,以枝微末节的琐事打发无意义的时光。

    空中舰队。

    打从这玩意出现於前线以来,其真实性已不容投入国以外的首脑们粉饰太平,

    甚至当此一兵器大显神威的报导如雪花般在各国传开,坐拥该兵器但并未涉入战

    争的两大国──美国与中国所属的舰队亦相继登场。

    无论是为了争取国际舞台话语权、外交干涉力抑或抚平国内对俄英两国军事

    力的恐惧,由雷克斯全面技术支援的空舰战斗群逐一亮相,连带着该公

    司所组织的「舰队技术师团」亦正式浮上台面。空中支援组四人、地面支援组

    一万二千八人,完全编制且融入各要国军事体系下的雷克斯部队,总数已超

    过十三万人。

    然而,直到俄英在奥得河展开猎杀对手舰队的行动,外界始终无法得知堪比

    航空母舰的巨大船只是如何飞上天、如何违抗重力运作着。事实上,就连掌管俄

    罗斯空军与空天防卫军的头号人物──阿札洛娃元帅亦不明其理。

    所有资料全部被列为一介元帅都被排除在权限之外的限定等级,唯一能入手

    的就是装备报告、任务日志与技术师的笼统情报;即便想尽办法溜进该舰队的驻

    留机场,眼前等待的却是陛下直属的一级命令系统部队。哪怕贵为空军元帅,也

    无法在任务外接近这些空舰。

    那么,实际上这玩意对战局的影响力有多大呢无论俄军还是英军答案是一

    致的──「必不可或缺」。

    以白俄罗斯、安妮女王两个同级的「护卫舰队」来看,每支舰队共可分为三

    个战斗群,力舰一艘、护卫舰二艘、驱逐舰六艘、侦察舰四艘共计十三艘。不

    论防禦武装,整支舰队可携带一六十架无人攻击机,连同无人机搭载的飞弹总

    数为一四一六枚,其中更有八五六枚为新锐舰载飞弹。

    俄方对这火力评价为「足以在短时间内使我军精锐机甲师团失去战力」。

    英方军官的评论则是「即便是无敌重装师也难以抵挡的毁灭性战斗力」。

    更令人头痛的是,空舰总是躲藏在防备完善的陆军防线之后,一般正攻法根

    本无法给予伤害。只要有稳健的补给,这个看得见、摸不到、又对战线带来极大

    震撼力的怪物就会不时跑出来捣蛋。

    当前双方针对彼此空舰採取的应对方法大同小异:一旦某个任务空域同时出

    现两艘以上的敌方空舰,就派出搭载防禦性武装的相同舰数迎击。雷克斯的傢伙

    不知为何能让这种东西飞起来,与之相比,准确度高到吓人的拦截飞弹似乎就不

    是那么地吸引目光了。

    当然,在背后支撑着这一切、使魔法能够顺利施展出来的,始终还是金钱。

    换言之──

    「──左右战局之关键,在於本家。为助菲,妾从今日起肩负本家和西方

    军之连系,你二人务必尽力配。」

    身着绿松石色为、金色为辅的羽饰大礼服,气势磅礴地坐在人外出的皇

    女寝室中央、以堪称完美的优雅仪态说罢,艾尔琳扬起浅浅的笑意准备迎接如涛

    似浪的讚许──不料室内一片寂静,两位受邀而来的女士眼中一点也看不出崇敬

    之意,不如说还燃起了令人不安的紫色火焰。

    满心期待地来到人寝室,却在门外遭遇彼此,还撞见一票从帝都到此散发

    过分贵气的金锦女侍团阵仗,伊萝娜与萝琳当下明白发来请柬的是何许人也。她

    们是对彼此颇有成见,既然这本国的大小姐学不乖,将之搞定再来一决胜负也不

    迟。

    伊萝娜嘴角悄悄地扬起后放松,起身朝摆出正宫姿态的艾尔琳行礼,接着两

    手交叠於腹部上说道:

    「既然是为了菲亚,我们理所当然会配。」

    艾尔琳宽心的微笑、萝琳不悦的挑眉同时显现,伊萝娜没给两人处理情绪的

    时间继续说下去:

    「同样的道理,也请您为了菲亚配我们当前的任务。」

    「伊萝娜,但说无妨。」

    伊萝娜平和的脸庞洋溢出丰沛的幸福感,以一种想要和艾尔琳分享的喜悦神

    态述说:

    「请您服侍菲亚。」

    「妾正是为了辅佐菲而来。」

    「不,是请您彻夜陪伴菲亚。」

    艾尔琳自以为听懂了意思而点头。

    「如有必要,妾愿意牺牲睡眠时间陪伴菲。」

    「我的意思是,请您」

    在一旁听着的萝琳实在受不了艾尔琳那似懂非懂的反应,啪地一声站了起来,

    两手扠着腰、缠着几层淡紫蕾丝的半裸胸部一挺,神气活现地夺声道:

    「叫你跟菲做爱啦这样听的懂吗」

    艾尔琳与伊萝娜双眼一瞪,前者难掩惊恐,后者则是忍不住在内心为立陶宛

    的小野猫喝一声采。

    「怎么样,不是为了帮助心爱的菲才来华沙吗该不会连菲想抱你这点

    小小的愿望都满足不了吧」

    给萝琳这么一激,艾尔琳白扑扑的脸蛋迅速红了起来。

    「简简直下流」

    「哦你在说菲下流吗」

    「说你」

    「这就怪了,我跟菲做爱,你却只说我下流」

    「是你用肉体勾引菲,耽误国事」

    萝琳脸上笑意加深,一手掩着嘴巴刻意噗嗤地笑出声道:

    「大小姐,你没做过爱,怎么知道一场的时间会不会耽误国事」

    绿羽华服衬托的鲜美苹果越发红润,艾尔琳不服气地呛:

    「妾读过专业书籍,不必亲身体验也略知一二」

    「喔哦专业书籍啊哈,我知道了你是不是趁公爵不注意时,偷偷看

    着色情杂志自己来呀」

    「才、才不是」

    「那就是看着色情小说,让旁边的女仆摸你的小豆豆啰」

    「不是这样」

    「欸,想不想知道菲都怎么摸我们呀她的技巧很棒喔」

    「住口」

    「给菲强壮的肉棒凶狠地插着,加上揪紧阴蒂熟练摆动的手指,一下子就

    爽到乱七八糟了呢母乳什么的当然也是有多少喷多少」

    「嘎」

    碰──继意义不明的嘎声之后,艾尔琳红到爆炸的脸蛋彷彿烧起来似的,整

    个人呈现当机后的呆滞样。女仆们连忙上前搀扶,又是挥扇又是拭汗的,不一会

    儿就给擅自上前的萝琳强势驱散。稍微恢复神志的艾尔琳一见到萝琳那对若隐若

    现的美乳在眼前晃动,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

    况且要是她没看错的话,萝琳那两颗覆着蕾丝的乳头似乎是湿润的

    「我说艾儿啊,你还没有性经验吧」

    「不、不许你用这个称呼」

    艾尔琳想以坚定的语气抵抗步步逼近的萝琳,可是声音却参杂着懦弱。萝琳

    那覆於紫色蕾丝下的双乳继续放大。

    「你不用这么害怕呀好歹我们爱的人都是菲,我是可以传授你几招哦」

    「几招什么」

    没错,距离一拉近,那贴着光滑蕾丝的乳头确实在泌乳。

    艾尔琳相信即便是皇女领的贵族多少也懂得基本礼仪,放任乳汁流出一事基

    本上不会发生。换言之,几乎可以确定眼前这女人──正处於兴奋状态。

    「让菲爱你爱到爱不释手、爱到彻夜把你压在床上干、爱到用她的宝贝精

    液把你体内灌个饱满的闺房秘技。「

    碰──

    二度当机的艾尔琳没能静待神志恢复,诡计得逞的萝琳已动手解开她的礼服。

    伊萝娜则是挡在萝琳身后,替小野猫挡下大名鼎鼎、如今却束手无策的金锦众。

    对礼服设计涉猎颇深的萝琳不出两分钟就解开艾尔琳胸部以上的双重羽饰及

    四重装饰,整个上半身轻盈起来、胸前又一片清凉的艾尔琳一惊醒,萝琳已

    将那对脱离蕾丝、前端湿答答的美乳贴了过来,就在艾尔琳雪白的乳房上柔柔地

    垂降。

    母乳及乳房触感传至大脑的瞬间,艾尔琳极度羞怯地迸出尖叫。

    「呀啊啊啊啊啊──」

    可是叫声非但没有如她所愿劝退对方,反倒使萝琳倍感兴奋地舔舌。

    「艾儿,你真的不想取悦菲、让她开心吗」

    「不不许那样叫取悦菲这」

    「你不想看菲在你怀里流露出幸福的表情吗」

    「这个妾」

    「我呀,认为这世上没有比那片刻更幸福的事情喔。只有菲与我,沉浸在

    纯粹的快乐中」

    ──岂只是想,被对方用极其陶醉的神情形容,更是妒嫉得不得了。但是再

    怎么羨慕,都不能表现出来,不然可就违背了从小接受的教养。

    话虽如此艾尔琳打自内心压抑已久的羨慕情感全然写在脸上,而这模样

    悉数为萝琳所捕捉。

    萝琳坏心地笑了出来。

    「没关系哦只要艾儿肯点头,我就把最棒的方法传授给你。」

    「呃」

    慌乱中无暇顾及的双手分别被萝琳十指交扣、紧密握住,胸部又被那软得过

    分、奶水更是多到夸张的乳房贴紧,显然无法负荷的艾尔琳正欲三度当机──微

    颤的嘴唇却被萝琳吻个正着。

    「呜嗯」

    无法用「初吻」一言以蔽之、却又令自己不得不在意的萝琳之吻,就这样打

    开了艾尔琳未曾碰触过的禁忌大锁。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