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辣激情 > 苏米亚战歌

章节目录 苏米亚战歌(第五章)(04)

    第五章「西欧决战」#4

    神圣俄罗斯帝国,波兰佔领,华沙。

    名震欧陆的无敌皇女──菲亚罗曼诺娃,此刻正遭逢前所未有的大危机。

    塔吉雅娜固然希望能将「本国派与领内派极有可能爆发全面战争」来形容此

    等危机,然而她所剩不多的幽默感负担不起这点玩笑,理性过头的大脑最终给予

    的解释是为直白的「人与二老婆办事被大老婆撞个正着」。然而这还不是最惨

    的,更糟糕的是大老婆对瞬间僵住的人和二老婆冷冷地送出一句:

    「忙之中打扰,尚请见谅。您们请继续。妾,等着。」

    卡拉姆金娜家的第一千金艾尔琳,就这么盛装打扮坐於休息,面无表情地

    挥起扇子、盯着床上的菲亚。

    塔吉雅娜在一瞬间捕捉到伊萝娜夫人不悦与失望的神情,以及人兼具惊惶

    与歉疚的脸庞。理的推断,现在的情况应该是──迫於强烈的精神压力而无法

    再战。

    「我们结束了。艾儿,请你稍事避。」

    「为何」

    「女仆们将为我们整理,这些你不需要过目。」

    「菲,您无需避妾。下人,即刻带走此人。」

    艾尔琳目光冰冷地射向揪住床单挡於胸前、趴坐在床的伊萝娜。伊萝娜不甘

    示弱地与之直视,沉默数秒后说道:

    「菲亚,你是如此温柔,何以没能感染此人」

    「伊萝娜,别说了」

    「菲,您无需应拉脱维亚之流。」

    「艾儿,你也少说两句」

    被两位互瞪的老婆大人夹在中间的菲亚,实在是希望许久不见的两人能成

    熟些──但或许正是因为够成熟,才懂得利用她这个一家之当掩护、把枪口对

    准彼此。

    「菲亚,所谓的拉脱维亚之流,可是替你生了三个宝宝呢。」

    「伊萝娜」

    「菲,您有蒂娜便好,赘子只是徒增麻烦。」

    「艾儿」

    眼见两人都没退让的意思,菲亚莫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两眼一翻,在旁边

    静待老婆大人们吵个过瘾。

    「菲亚,蒂娜的母亲一年见她几次面有我这个二妈多吗」

    「菲,您明白妾事务繁重,蒂娜亦能体谅。」

    「菲亚,蒂娜的二十场生日宴会,有十六场是我负责呢。」

    「菲,亲情价值非表象之物足以撼动。相反,视表象为价值,实在悲哀。」

    「菲亚,看来有人在为自己的冷血找藉口了。」

    「菲,妾所言为真,妾所行为您,无需理会此人挑拨。」

    「菲亚,不如问问蒂娜,谁才像是她的母亲吧」

    「菲,妾」

    就在两人吵得正起劲之际,走廊传出一记轻快的呼唤声,又一位玛塔率队也

    无法拦阻的女人闯进房内。

    「菲──人家跟你报告一件好消息啧」

    一进门就见到盛装打扮的艾尔琳,强烈的生理性厌恶瞬间席卷穿着苹果绿衬

    橄榄绿春季时装亮相的萝琳,表情丰富的脸庞一翻,萝琳直朝艾尔琳摆出生动的

    怒颜。艾尔琳对萝琳展现出来的无礼视而不见,双手交叉轻覆於大腿上,对准伊

    萝娜的炮口继续开火。

    「菲,妾对於血缘的」

    「喂──别对我视而不见」

    「菲,妾对於」

    「就叫你不准不理我」

    「」

    「臭女人给我转过头来」

    啪──艾尔琳脸色骤变刹那,在一旁担忧着的菲亚明显听见了大老婆优雅

    冷漠的理智线断裂的声音。

    艾尔琳抛开了过分讲究的礼仪,怒气沖沖地起身指向门口的萝琳骂道:

    「妾妾最厌恶你这种不知羞耻、素无教养、名不见经传的下流母猫」

    如愿以偿激怒对手的萝琳撩起狰狞的微笑,下巴上扬、双手扠腰、挺起饱满

    的胸部,趾高气昂地呛:

    「母猫也强过你这个本国的老处女啦你有办法像母猫一样替菲排解压力

    吗你有办法像母猫一样让菲打自内心愉悦地叫出来吗」

    二度躺着中枪的菲亚将目光从两人身上移开,一边着装,一边给暂且从前

    线退出而一脸苦笑的伊萝娜轻声安抚。

    就伊萝娜的立场来说,萝琳不啻是个麻烦,但是敌人的敌人勉强可以算是盟

    友,这里她也就暂时放下对萝琳怀抱的敌意。

    两道尖锐的吵闹声马不停蹄地传来。

    「妾和菲乃是完美的柏拉图式爱情,非为尔等无谓的纵欲」

    「哈菲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你身为妻子却规避房事而且居然大言不惭

    地谈论爱情」

    「你满脑子净是房事本国谁不知道你是为了攀权」

    「谁像你既病态又洁癖地不给菲碰领内谁不知道你仗着家族瞧我们菲

    不起」

    「此乃谣言艾儿啊妾、妾是为了菲,巩固她在本国的势力」

    「说的比唱的好听咧还有我说,你在那边妾来妾去是妾什么意思的菲

    都还没登基就在那边妾妾妾是谁攀权攀到脑子坏掉啊」

    「呜菲您快将此人赶出去」

    「说不过人就逃避了吗哈哈哈哈」

    「噫噫──菲」

    此时菲亚已换好衣服,在伊萝娜的鼓舞下恢复平日威严。她对温柔可人的

    伊萝娜留下淡淡一笑,旋即扳起脸孔、顺应呼唤快步介入叫骂着的两人。

    首先是突破艾尔琳较常人更严谨的个人空间、极近距离端起目标柔顺的下巴

    ,垂首对那张因生气和害羞动摇不已的高贵脸蛋说道:

    「艾儿,这里不是本国,我无需为了迎公爵处处顺从你。如果你在这里无

    法跟大家好好相处,也不能为我放下身段的话,还是本国吧。」

    「咦迎顺从为何您要这么说何况妾妾是为了见您才来的。」

    两人所受的教育程度差太多了──并非高低之分,而是领域的差异。

    菲亚深知卡拉姆金娜家代代皆以准皇室成员做为子女们的培育方针,造就

    许多直到离家才开始学习「世俗之事」的千金大小姐,艾尔琳就是此等制度下的

    完美作品。然而艾尔琳的情况又稍微不同,因为出嫁的对象是已获封皇女领的

    菲亚,加上本人在和本国交界有段差距的皇女领交圈有着严重的水土不服,

    最终独自留在本国,因而持续受到娘家照顾。

    当时菲亚一心专注在筹备对大英的战争准备,她尊重艾尔琳的决定后就一

    直没放在心上,反正两人相处起来也很麻烦,艾尔琳严重过头的洁癖让菲亚十

    分头疼。现在想想,也许当初还是该强制艾尔琳适应新环境才是。否则今天遇到

    萝琳事小,改天当她发现原来有很多人都对「完美的自己」心怀不满甚至於嘲笑

    她,没崩溃也会产生心灵创伤吧。

    艾尔琳难得露出的害羞表情加诸在这层想法之上,使菲亚内心产生了动摇。

    「艾儿──」

    「菲」

    话声未落,菲亚即因着艾尔琳突然鼓起勇气的呼唤转调问道:

    「──什么事」

    艾尔琳粉白的双颊漾着若有似无的红晕,双眼透出迷人的湿润光泽,樱色双

    唇微启,难掩紧张的声音随着金色的目光射向耐心等候的菲亚。

    「妾,不是很懂您所说的然、然则,本日造访是为了和您商讨」

    「要跟我商讨什么」

    「妾,希望能待在您身边」

    艾尔琳所不知道的是,她单纯想从娘家独立出来的举动,稍后同时令明斯克

    的两栋豪宅鸡飞狗跳。此刻的她只放心接受菲亚宽阔的肩膀所给予的拥抱。

    安抚完艾尔琳,菲亚身一转,气盛凌人地盘着手、歪着屁股的萝琳朝她嫣

    然一笑,声音甜甜地扬起:

    「菲人家跟你说喔──」

    对待心爱的菲用幸福的微笑就能搞定,至於闲着没事自个儿送上门来的本

    国千金大小姐嘛,胸有成竹的萝琳不禁在心里狡猾地笑出来。

    而在一旁静静看着所爱安抚两个女人的伊萝娜,理所当然也在脑海中悄悄拟

    定同时向两方开战的计划

    塔吉雅娜下达二级命令系统修正令的两个小时内,专案小组及特种部队刚获

    准出击,部队还未离开华沙,「某犯人」就悄然拜访正焦躁不安地等候人「协

    调完毕」的塔吉雅娜。

    地点乃是骑士团驻华沙临时总部,来者正是发型似狼、一身雪白装扮的白发

    女子。

    「嗨,我就是自称特使的嫌犯,逮捕我吧」

    门卫没有传来入侵通报、武装女仆亦无异常报告,严密等级就连「青斗篷」

    都无法轻易闯入的总部,居然会任由此等打扮特立独行之人恣意闲晃还是

    在两个小时内由布拉提斯拉瓦赶至华沙

    若非维安出现严重漏洞,就属

    「告诉你一件好事,那就是我们在相对意义上是你们的盟友喔」

    「显现给我看。」

    「显现」

    「奇蹟。让我知道你是」

    白发女子挑高一侧眉毛,对这话题感兴趣似地盘起手臂道:

    「我以为在这个地方闲晃已经是种奇蹟了说。」

    「不排除内应所为。」

    「也是。那么这样好了,你随便说一个地点,我把你送过去如何」

    塔吉雅娜眉头深锁,表情锐利到彷彿肉食动物将要猎食目标似的,对一派悠

    闲的白发女子说:

    「戈尔」

    话才说到一半,四周忽然洒落白金色光亮,塔吉雅娜惊觉脚下陷於柔软的红

    毯,空气也在瞬间变得清香无比,眼前的白发女子更是缩水般变成睁着水汪汪的

    圆眼睛、抱着书本呆愣地望向她的女孩。大脑将这位女孩与皇帝陛下的爱女安

    娜薇拉奥芙娜划上等号的瞬间,塔吉雅娜一个眨眼,又到了位於华沙的临时总

    部。

    「基宫。」

    一度中断的讯息在激动不已的情绪过去后方才连结完毕。

    身体没有异状,代表不是幻觉。那么,此人真的是

    「一如你所想,我们之间存在着阶级之分。」

    「所以亚伯拉罕诸教」

    「呐,你可曾想过,有朝一日人类的科学技术能够洗涤三千年前模糊不清的

    诸多情报时,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

    「呜」

    ──信仰在动摇。

    尽管身为「现世务实派」的塔吉雅娜并非狂热教徒,对於信仰的根源仍然抱

    持敬畏之心。对她这种人来说,信仰只是个不断精神能量的泉源,而非困於

    神学与科学之争的议题。一旦连如此纯净的信仰本质都遭到质疑,那么世上那些

    与丑陋斗争毫无瓜葛之人,岂不平白无故失去在任何时候支撑着她们的精神支柱

    到了那时

    「塔吉雅娜,抱歉耽搁了不少时间,我咦」

    菲亚开门踏进两人所在处旋即愣了下,当她转头确认那扇理应连接个人寝

    室与隔壁栋走道的房门时,白发女子已替她关上门扉。

    「殿下,这位是」

    塔吉雅娜尚未脱离冲击而显得乾涸的声音并未说完,菲亚就对面前女子瞪

    直了双眼、近似呻吟地道出:

    「克莉丝汀娜」

    神圣俄罗斯帝国,波兰佔领,采迪尼亚。

    波兰第一军第五独立战车大队的四十辆坦克在破灭的侦察阵地所升起的黑烟

    中冲破烟雾而出,引领着在后方待命的野战部队直奔西北方的奥得河岸,那

    规模庞大的英军侦察阵地。与此同时,后方两支俄军步兵中队藉由掩护进行侦察

    阵地的再构筑,预定进驻阵地的炮兵部队也已就绪。

    昨天以前,增援此地的波兰军还和英军隔着奥得河互轰,尽管对手贵为大英

    本国军、炮阵战绝非一个曾经是其从属国的波兰能够应付的对象,她们的注

    意力却几乎被另一方的俄军精锐部队吸引过去,扔向波兰阵地的炮弹与飞弹根本

    不算什么。

    但是,英军却在一夜之间冒着豪雨般的轰炸强行渡河,於奥得河东侧建立起

    侦察规模的炮击阵地。

    受命强攻渡河英军的波兰军派出她们精锐的野战特务大队,打算趁英军阵地

    尚未稳固之际彻底捣毁,然而俄军的行动却严重打击了她们这批盟军的士气──

    无视波兰军正强攻英军阵地,对该域发起不分敌我的轰炸。

    尽管英军先锋遭到毁灭式打击,渡河部队却有增无减,其动员规模彷彿整个

    重装师都将东移般;炮兵前仆后继地在岸边佈阵击、工兵逐次推动萎缩的防线

    向前进,在轰炸中强行渡河的机甲部队更是将阵地周遭的波兰军尽数驱逐。显然

    英军铁了心要夺取采迪尼亚。

    虽然就结果来看,俄军的密集轰炸起了相当大的作用,对於事先未获通知而

    士气受挫的波兰军而言却很不是滋味;当英军机甲部队渡河展开攻击,波兰军防

    线更是轻易被打得支离破碎,连带着俄军前线的侦察阵地也遭殃。

    仅仅一晚,集结於奥得河东岸的英军已达旅团规模,阵地构筑之快,让与之

    对阵的俄军第二十机甲师团深感不安。波兰军因而再度领命出兵。

    第五独立战车大队──数个月前还被誉为波兰国防军「抗俄新星」的贝娅塔

    中校所率领的坦克集团,如今讽刺地位居俄军之前打头阵。

    「阿尔法四号车、贝塔七号车、贝塔八号车信号消失只剩三十二辆了」

    「艾塔领头车失联二号车、玛莎士官长代为指挥」

    「报告中校妨碍尘用尽本车又被锁定了」

    面对那即便是临时搭建亦高耸得令人望而却步的英军阵地,无数弹雨覆盖住

    的天际宛如要将大队一打尽般,在向着阵地冲锋的众车官兵心中蒙上了巨大阴

    影。

    为了佔领祖国的混帐王八蛋献身而死──以这群还算有点爱国心的军人来说

    ,这屈辱可真她妈的大着。

    然而屈辱越大,有时反而越能激发人的求生意志直至极限;倘若再加上天赐

    的良运,那么岂只大难不死,活着去几乎可被视为国家英雄看待──思及至此,

    贝娅塔满是恶汗的脸庞扬起扭曲的逞强笑意,发狂般下达命令:

    「给我一路紧急避前进咱们还有反应装甲和自动炮塔,没在怕的啦」

    「是」

    和只有步兵战车做掩护的步兵队相比,待在移动式铁棺材里究竟是幸还是不

    幸呢对於将死之人而言,到头来并无任何差别吧。

    第五战车大队就在自杀式突击中迎来覆灭的下场。

    波兰先锋战车队消灭之后,大英第十二重装师麾下机甲红团精兵尽出,冒着

    俄军轰炸和铺天盖地而至的波兰军展开交火。

    「机甲红团史塔布斯营让叛徒瞧瞧本国军的威力」

    「机甲红团莎拉柏特营以绝对武力消灭敌军」

    「机甲红团布札特营必死之志、陷阵冲锋」

    「天佑女王天佑王女殿下」

    「大不列颠重装师团,前进──」

    更先进的步兵战车、更先进的重型坦克、更先进的步兵装备及战术──当英

    军开始反扑波兰军攻势,一切彷彿早已安排好似的尘埃落定。然而,正当波

    兰军前线遭到无情摧毁的同时,采迪尼亚东方天空出现了成群机队。

    「前段坚持住侧翼火力补强撑下去空援已抵达」

    「利用缺口夹击英军突出部大家撑住空援已抵达」

    「上前应战不许退缩俄罗斯的混帐王八蛋来增援啦」

    「拿出波兰人的志气保卫国土为奥蕾西亚将军阁下一战」

    「杀啊啊啊啊啊啊──」

    机甲红团遭受预期外的反抗力量,但她们没有因此乱了阵脚。进攻部队的前

    段继续狠咬波兰军防线,后段配侦察阵地展开防空火。

    后方并未传来空军增援的消息,眼前是僵持的战线以及俄军师级战机群。担

    当先锋部队的三个精锐营深知其下场将与先前覆灭的波兰战车大队如出一辙,攻

    势反而更加猛烈。

    「为营队献上热血为红团献上勇气为女王陛下呈上性命」

    「反正横竖都是死,给我狠狠地打打到斯拉夫狗一辈子不敢妄想与女王陛

    下为敌」

    「前进前进──」

    采迪尼亚的激战以英军侦察阵地夷平、机甲红团精兵遭围成为转捩点,英军

    放弃强攻俄军阵地、完成全师团渡河之任务,转而援救被波兰大军围困的友军。

    俄第二十师团本阵仅受炮阵战带来的轻微损伤,自南方佈阵的波兰军则是由

    於二度进行机动战而伤亡惨重。最终,波兰军无法在短时间内围歼被迫採取守势

    的大英三个机甲营,后续来援的机甲青团打破面对奥得河的波兰军防线,成功救

    出疲惫不堪的机甲红团。

    随着机动战落幕,波兰阵地迎一名自炼狱战场归来的指挥官──满头是血、

    狰狞猛笑的贝娅塔中校。

    是大难不死必然发疯还是失去部下因而崩溃又或者纯粹是被激烈的战斗

    吓到精神失常

    在那些置身事外的闲言闲语中狂笑着直到身体再也支撑不住倒下的贝娅塔,

    心中要比任何人都清楚。

    ──降临了。

    天赐的良运,降临在自己身上了。

    一度由於败北而全军归降於俄罗斯之下、以为就此沉寂的升官之路,如今随

    着她的英勇事蹟加上九死一生摇身变为康庄大道管她祖国舔的是大英还是俄罗

    斯的脚趾,名唤贝娅塔的新星这次真的要高挂星空、成为引领祖国的北极星啦

    「嘎哈哈哈哈」
Back to Top
TOP